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佣兵的复仇

更新时间:2019-02-08 12:15:12

佣兵的复仇 连载中

佣兵的复仇

来源:落初 作者:赵三更 分类:其他 主角:龙奎谢千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赵三更原创的其他小说《佣兵的复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龙奎谢千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第三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受到核武器的洗礼,军阀们凭借因核辐射而拥有了超能力的变异佣兵瓜分了所有土地,亚洲大陆彻底分裂。龙奎,那个身披血光甲,手握七把刀,曾以一己之力屠城三座,斩首十万的佣兵之王,当他厌倦战争准备和妻子归隐时,妻子却被人残忍杀害。曾经的战神重新拿起了他的七把刀,发了疯般在亚洲大陆上一路砍杀,寻找杀妻仇人的蛛丝马迹。可龙奎每接近凶手一步,心中的谜团就加深一分,他渐渐清醒的认识到,凶手似乎正在酝酿一场足以颠覆整个亚洲大陆的惊天阴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付狙击手首先要了解他的狙击手法,一定周期的活动规律击败狙击手,不外乎三种可能,一是拼耐力,二是火力吸引,三是靠运气。

龙奎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父亲教他对付狙击手的方法,心中便有了计较。

他看向身后那队躲避在房间各处的杭城军,决定让他们当诱饵使狙击手暴露位置。

龙奎用手势示意他们匍匐来到自己身边,压低声音对他们说:

“虽说咱们现在只要一露头就会被那个狙击手爆头,但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你们几个听说我……”

“都听清了吗?”龙奎虎着脸问。

这些杭城军虽然也知道龙奎这是让他们当肉盾,但看龙奎的架势,如果不乖乖听话,估计立马就会被龙奎宰了,横竖都是死,不如奋力一搏,于是纷纷点头答应。

“上。”

龙奎一声令下,数名杭城军便走门的走门,跃窗的跃窗,分散开朝屋外跑去。

龙奎则微微探起身,双目双耳全力观察四周的动静。

不一会,这些杭城军就跑了个干净。

这就尴尬了。

龙奎不由苦笑,狙击手的目标原来是我吗?

一声枪响在龙奎耳边响过,他身旁桌子上的水杯被打了个稀碎,龙奎赶忙把探起的身体俯了下来。

水杯是被子弹穿过前方的窗户击碎的,也就是说狙击手在正对着我的方向,我所在的房屋前方有栋二层民居,狙击手现在最有可能躲在视野最好的二楼里。

得找些东西阻碍狙击手的视野,我才有机会发动反击……有了。

龙奎将手中砍刀缓缓插入身下的木质地板里,臂上加力砍刀猛的向上一扬,数条木板竟被龙奎的怪力生生撬了起来,穿过前方的窗户径直朝对面民居的二楼飞去。

龙奎心想身在二楼的狙击手为了躲避木板的攻击此时只能逃往楼下,便马上朝对面民居的一楼飞奔而去。

龙奎一脚踢开二层民居的大门,进来一看,哪里有狙击手的影子,正当他狐疑之际,前方的空气中突然有一股细密的气流向自己的脸上压迫过来,龙奎连忙低头躲过朝他脑袋射来的子弹,接着双腿用力蹬地,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方的窗户射了出去。

这狙击手经验老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他定是在二楼攻击我之后便窜到了这栋民居的后面,这条老狐狸,看你这次往哪跑。

可当龙奎穿过二层民居的窗户来到民居后面时,却又扑了个空。

四周看不到狙击手的影子,他面前的空地上,只有一个血红色的不明物体。

他弯腰捡起一看,竟是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龙奎皱了皱眉,刚想把心脏扔掉,却发现心脏中心处竟有一道裂痕,裂痕里似乎藏了什么东西。

龙奎把心脏掰开,见这颗心脏中竟包了一张羊皮纸。

龙奎将羊皮纸取出,见纸上有字,念之大惊失色:

“好色之心,黄浦江。”

读着羊皮纸上的字,龙奎的思绪不由飘到了八年前的那个雨天,那个初经人事的少年,那个风骚放荡的女人,那颗血红的好色之心。

龙奎看看手中掰作两半的心脏,这是当年自己从那个女人胸口剖出来的那颗吗?肯定不是,八年了,不可能保存的如此新鲜,这颗心像是刚被人剖出来的,是那个狙击手所为吗?

龙奎把心脏随手一扔,羊皮纸则放进裤口袋收好,这时负责攻占西成区的其他杭城军陆续向他聚拢过来。

赵团长已死,龙奎只得自己整理了一下部队,带着他们朝项楚所在的南城区进军。

黄浦江,沪城吗?

南城区。

刘汉和谢千觞已经在南城区前等候多时了,可龙奎仍旧迟迟未到。

“三弟,你二哥怎么还没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刘汉一脸担忧之色:“真是急死为兄了。”

“刘城主莫急,你都不会出事何况龙奎兄弟呢?”谢千觞喝着酒说:“不过说来也怪,以他火急火燎的Xing格,他应该是第一个到达会和点的人,这回还真有点邪门。”

“谁说不是呢,这二弟迟迟不来,为兄心里说不出的担忧焦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让为兄有何面目苟活于世……”刘汉说到动情之处,竟挤出了几滴眼泪。

“城主真乃重情重义之人!小的佩服的五体投地!”一旁的刘苟怠赶忙捧起了臭脚。

“……你们俩适可而止吧……看的大爷又想吐了。”谢千觞连忙灌了口酒压住心头的恶心,忽的眼前一亮,喜道:“你俩别嚎了,你们的二城主来了。”

只见龙奎带着一个团的杭城军来到了会和点,众人马上前去相迎。

“哎呀,二弟,想死为兄了……”

“赵团长死了。”

“啊?哦……无妨无妨,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二弟你没事就好。”刘汉紧紧握住龙奎的双手:“二弟,你可想死为兄了!”

龙奎厌恶的把刘汉握住自己的手甩开:“继续进军吗?”

“……对,二位贤弟,烦劳你们继续带领一个团的兵力分别从绍城南城区的东西两面进军,为兄则带军向南城区正面直接发起攻击,咱们兄弟三人给项楚来个三面夹……哎,为兄还未说完,你们……气死老子了!”

龙谢二人懒的听刘汉啰嗦,直接带兵走了,可把刘汉气了个够呛。

南城区的巷战开始了。

防守南城区的六百绍城军都是项楚从老家渝城带来的亲兵,虽人数不多,但作战英勇,因此战况格外惨烈。

这些亲兵都是用枪老手,枪法奇准,几乎可以做到弹无虚发,而且他们毫不惧死,弹尽粮绝之际便化身为一个个人体Zha弹,给杭城军造成大量伤亡。

杭城军虽然在赢了几场战役后缴获了大量的Qiang支弹药,但缴获的数量远远不足以装备全军,大多数佣兵拿着的还是砍刀巨盾,这无疑在巷战就中吃了大亏,很多时候只能变成守军的活靶子。

刘汉率领的五个佣兵团仗着兵力优势,进军时受到的阻力最小,可龙谢二人各自所在的佣兵团却连一支步枪都没有配备,只得凭借二人的奋力厮杀艰难进军。

从西面进军的龙奎带着一队杭城军行至一个狭窄的巷口前,见巷口的尽头有四名守军架着机枪蹲守,便让手下顶着巨盾向守军发起冲锋,自己则翻身跃上巷子两侧的屋顶,在屋顶上向巷口的守军飞奔而去。

待巷口的守军注意到屋顶的龙奎时为时已晚,龙奎手持偃月刀从屋顶上如战神下凡般跃下,一刀就将一个机枪兵连人带枪斩为两截。

其余的三个守军连忙用上了刺刀的步枪还击,龙奎扭头闪过一把刺刀,左手顺势抓住枪杆向后一拉,将步枪抢过刺入了身后前来偷袭的守军眼眶之中,接着在用一记上踢踢碎了身前守军下巴的同时将右手偃月刀猛的横扫,把冲来的最后一个守军的脖子砍断了一半。

从东面进军的谢千觞让张团长带领部队肃清小股敌人,自己则专攻守军的据点。

此时的他已用闪电般的速度闯入了守军设在一个超市中的据点内,守军见谢千觞闯了进来无奈之下只得和他近战,六名守军端着六支上了刺刀的步枪气势汹汹的朝谢千觞杀了过去。

谢千觞双手持剑,双脚迈开滑步,滑到第一个守军那斩下了他的右臂,滑到第二个守军那斩下了他的左腿,第三个斩左臂,第四个斩右腿,第五个斩头颅,第六个连斩五剑,斩下了守军的躯干。

看着地上两具残缺的尸体与四个哀嚎的守军,谢千觞很是满意自己的行为艺术剑法。

南城区在杭城军的三面夹击之下,除项楚的城主府外,其余地区终于被打了下来,刘汉命人清点伤亡人数,竟减员一千多人,七千大军顿时变作六千,让刘汉肉痛不已。

刘汉命令部队将城主府团团围住,一只苍蝇都不许跑出来,接着下令全军休整一小时,一小时后对窝藏在城主府里的项楚发动最后的进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