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棠梨落满裳

更新时间:2019-06-12 19:57:50

棠梨落满裳 连载中

棠梨落满裳

来源:微小宝 作者:和气的小道姑 分类:其他 主角:云芷梨王妃 人气:

经典小说《棠梨落满裳》由和气的小道姑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芷梨王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若我的命,便是做你的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去我房里吧,我那里还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嗯,我可以教你化妆啊!”竹柔颜献宝一样勾住云芷梨的手臂,笑容明媚极了。   “好啊!”云芷梨喜出望外。羡慕的看着竹柔颜淡淡的,却明显高手所为的化妆技术,实在是受经年教养的束缚,才没有失态的跳起来。当然喽,哪个女人能无视美妆的诱惑呢?   两个人好的仿佛连体婴儿一般,一路欢声笑语的拐过回廊,然后消失在月门之内。只是,她们的嚣张到底是刺激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池瑾然的侧妃,熙和。   手里绞着帕子,熙和冰寒着一张脸望着竹柔颜她们离去的方向,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胸腔里像是装了一尊熔炉一般,火焰呼啦呼啦的烧灼着她的五脏六腑。   是可忍孰不可忍!平日里受竹柔颜的打压和迫害,现如今当着外人的面竹柔颜还是这么目中无人!都是池瑾然的女人,就一定要逼着她要和她撕破脸纠缠到底吗?   呼吸,呼吸……   将喉咙的腥甜拼命咽下去,熙和勾唇笑的人浑身发冷,“去,找人调查一下,和竹柔颜贱人在一起的那女人是什么身份……”   躲在熙和身后,被侧妃娘娘的气势吓得面无人色,拼命降低存在感的丫鬟终于躲不过去了,然后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就脚下飞也似的跑了。   冷哼一声,熙和回了自己的院子等消息去了。   熙和有一个习惯,在她心绪不佳的时候,习惯抠东西。而且在她不开心的时候,还喜欢让别人陪着她一起不开心。就比如现在,熙和身子歪在临窗的榻上,屋子里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   用茶盖磨着茶杯,发出呲呲的声响……那种声音,简直百爪挠心一样的难受和恐怖。丫鬟婆子们跪在地上,一个个脸色青白神情扭曲,手指纠结着抓着大腿,指甲能够抓破衣服刺进肉里去一般。   “娘娘。”   在丫鬟婆子们望穿秋水一般的期盼中,去调查云芷梨身份的丫鬟终于回来了。一听到声音,熙和终于睁开眼睛,将手里的茶杯一丢,挥手让她们退下去。   简直是逃出生天!不过两息,一屋子的人便退了个干干净净,甚至最后出去的那个人还好心的关上了门。   “说。”熙和压着眉间的急躁,迫不及待的说到。   “那人名叫云芷梨,乃是皇商之女……”   听完了丫鬟的汇报,熙和颦着眉,屈指在桌子上一点一点。不知过了多久,眉头突然一松,面上浮现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王爷可在府中?”   “在的。”丫鬟跪在榻边,轻轻的帮熙和捶着腿。   腿一动,丫鬟便松了手,熙和理了理自己的鬓发,伸手寄给丫鬟,性质浓浓的说到,“走,去给王爷请个安。”   书房。   池瑾然手里拿着一本书,身子无骨一般倚在椅子里,双目无神的看着窗棱外的天空。   这个姿势他已经摆了很久了。池瑾然,他其实只是在发呆而已。没错,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呼吸脑子能转七八个弯儿的池瑾然,他任时间流逝居然是用来发呆了。   身子很倦怠,一根手指也不想动。目光涣散着,突然就莫名其妙的迷茫起来。于是,就发起呆来,   砰砰砰。   书房的门被敲响,外面传来了小厮的声音,“王爷,侧妃有事求见。”   神思归拢,池瑾然疲劳的摁了摁眼角,再小厮又一次出声的时候才答话,“进来。”   熙和接过丫鬟手里的莲子羹,一个人进到书房里。屈身行了一个礼之后,贤惠体贴的站到池瑾然的身边,“王爷,妾身听说您在书房待了大半天了,可是一点儿东西都没有进?这可不成,您是王府所有人的依靠,您可要顾惜着自个儿的身子啊!”   接过莲子羹喝了一口,池瑾然心里生出一波暖意来。在肩上按摩的柔荑上轻拍了拍,池瑾然微笑着说,“你有心了。”   美目流转,熙和蹲在池瑾然的膝前。池瑾然看去,竟是满目愁容,“怎么了?”   “……王爷,您可知云芷梨这个人?妾身先前也是不知道,没想到竟是不打不相识。”   “什么意思?”   “就是今天早上……”熙和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夸大其词的说了一通。无非就是云芷梨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对她恶语中伤,顺便贬低了整个王府。熙和咬牙切齿的低吼,“说说妾身也就罢了,可是云芷梨分明是不把王爷您放进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王爷您不能放过她,还有云家也该……”   “够了!”池瑾然突然一声断喝,将手里的碗重重地磕在桌子上。眼若寒潭,紧紧的盯着熙和。   眼泪挂在眼角,那张泫然若泣令人动容的脸突然变得僵硬,就像是干涸住了,变得龟裂的泥土地……熙和僵硬着脸,不自在的强笑,“王爷,您怎么了?妾身可是说错什么了?”   “到此为止,本王不想多事。”言尽于此,池瑾然收回目光落在书上。熙和只能尴尬的快步离开,只是到底不甘心,便回去央求她的父亲帮忙。   “哎呀,父亲父亲,您就帮帮女儿嘛,好不好?”熙和拉住媛父的手臂不停的摇。   媛父头晕脑胀万般没奈何,“不行不行!为父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儿啊,你再不是小孩子了,休要再无理取闹。”   说完就甩开熙和的手,匆匆忙忙的说有事在身,转身跑了。留下熙和一个人站在原地,气的眼眶发红也无能为力。   而在王府里,敏氏同样的不开心。   女人年华易老青春有限,统共不过那么几年,如果不能在这几年里做出轰轰烈烈的事业,想来白发苍苍之际一定是悔不当初的。   可是,作为一个侍妾,要是得不到夫主的喜爱,她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敏氏满脑子胡思乱想,歪在榻上唉声叹气非常苦恼。   “夫人,您怎么了?”服侍敏氏的丫鬟快要被敏氏的叹息折磨死了。   敏氏瞧也没瞧她一眼,继续叹息。   “是不是因为王爷?”丫鬟眼尖的看见敏氏眼珠子动了一下,浮现一抹会心的笑容,上前说到,“夫人不必忧心,奴婢有一个办法……给王爷下点药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