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为你打破次元壁

更新时间:2019-10-07 05:52:11

为你打破次元壁 连载中

为你打破次元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南川南 分类:其他 主角:齐修远郝 人气:

《为你打破次元壁》作者:南川南,其他类型小说,主角:齐修远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古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曾遇到过一生伴侣,两人分别身为天之楔与天之锁,但造化弄人,结局竟是生离死别。 几千年后,天之锁终于转生,遗失记忆的漫漫打破次元壁;醒来的英雄王再无顾忌,罔顾时间与神明! 即便不再记得你的名字,但就算穿越时空也要来寻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 画风突变

之后的几天,路漫漫一直被禁锢在这间房间里。但是那些奉命看守自己的守卫也很无聊,无聊就会嘴碎,叽叽呱呱地乱聊,路漫漫很快就得知自己被抓来后,铁碎牙那笨蛋也被抓了,只有斗鬼神侥幸逃脱。

只要斗鬼神没被抓,她就不着急,她知道斗鬼神肯定会回来救自己的。

路漫漫每天都很闲,奈何出不去,只好四处探索这个房间。这似乎是那天那个变态的睡房,豪华奢侈的大床,数量惊人的衣柜,里面的衣服要么是红色,要么是紫色。此外,每面墙上都有一面尺寸惊人的巨大落地镜,路漫漫站在镜子前啧啧赞叹着,这是一个多么自恋的变态呵。

她原本以为,变态就会尽变态的义务,天天对自己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但郁闷的是,那个变态自从见了自己第一面之后,就再没出现过。

难道是自己长得太丑了?路漫漫跑到镜子前面,捏着自己的脸蛋上下左右打量,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也不至于丑吧,那变态不也说长得不错吗?

她放下手臂,懒懒地走回床边,心里不由得想到,他一定是一个变种的变态。抓了自己,却又不理不睬,让她连进行交涉的机会都没有。

路漫漫好几次试着冲出去,都被护卫用棉被裹着扛回来了,她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还是天生牙呢,连几把普通的刀剑都打不过。

以后一定要跟着斗鬼神学那个超帅气的苍龙破,到时候就算是依样画葫芦,至少也比现在只能束手待毙来得强。

当路漫漫第三十二次被扛回来时,那个门卫终于忍不住说:“天生牙大人,你就好好呆着吧,丛云牙大人交代过你不能出门。”

路漫漫从床上爬起来,有些惊讶地问:“丛云牙?丛云牙在哪里?”

门卫比她还要惊讶,张着嘴反问道:“你来的第一天不是见过了吗?你还扯断了丛云牙大人的头发!”

路漫漫一张脸震惊成了一个囧字:“……你是说丛云牙就是那个红衣紫发的变态?”

门卫立刻像被喂了一只苍蝇般闭了嘴。

路漫漫走回床边坐下,抱着脑袋理了一下思路:自己被丛云牙给绑架了?她瞬间又记起丛云牙还抓了铁碎牙。心里不祥的预感逐渐升腾,路漫漫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傻坐着了。

“喂喂,你能不能帮我叫一下丛云牙?你告诉他我绝食饿得晕了过去。”路漫漫戳戳开头那个和自己说话的护卫。

那个护卫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是每天都吃光了的吗?还让我们跑前跑后地给你找零食?”

路漫漫尴尬了一下,然后爽朗笑道:“兄弟,开个玩笑嘛。你看丛云牙把我关起来,又不来找我玩,我走了他都不一定知道呢,你就让我出去吧!”

门卫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丛云牙大人现在是在找那个叫斗鬼神的,要不然肯定会来找你的。”

路漫漫一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在犬夜叉里,丛云牙就不是个好东西,估计在这里也差不了多少。

见不能说服护卫,路漫漫只好另想办法。扫视了一遍整个房间,将目光落在摇曳的烛火上,她勾起嘴角轻轻笑了一下。

路漫漫没有再闹腾,守在门口的护卫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把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点,就听到屋内传来夸张的呼救声:“救命啊!着火了!着火了!”

门卫刚打开门,就看到路漫漫连忙丢掉手上扇风的扇子,跑了过来,一脸焦急地道:“哎呀不好了!丛云牙大人的床和衣服都要被烧掉了!”

护卫:……你确定不是自己在贼喊捉贼?

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许多,护卫们忙着灭火。路漫漫跑又跑不掉,只得被一个护卫带到了丛云牙的面前。

丛云牙披着紫色的大氅,高高在上,他眯着眼看着路漫漫的小脸,慵懒地说道:“你倒是会想办法,这种事情也敢做,不怕自己会死得太快?”

路漫漫站在原地,不卑不亢,见识过齐修远那样的渣男,定力似乎增长了许多,她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我做什么了,我不就是很想见你么?”

丛云牙的确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微微一笑道:“是吗?你见我是要说什么呢?”

路漫漫浅浅一笑道:“你把我抓过来了,却不肯花心思在我这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

“呵呵,想要我花心思的人太多了,为什么我要答应你?”丛云牙的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眼眸带笑看着她。

路漫漫知道,那是看好玩的宠物的愉悦。

“因为我不是其他人。我是天生牙。”

天生牙、铁碎牙、丛云牙,这三者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一辈子不能解脱的关系。虽然分别对应着不同的力量,但是相辅相成、相生相克。如果不是为了这一份特殊,路漫漫不确定自己现在还能不能活着。

丛云牙看着路漫漫,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改变,只是很久都没再说话。

如灌注了水银的空气填满两人身边的空间,四周一片宁静,却让人觉得呼吸不畅。

良久,丛云牙终于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丛云牙吗?”

路漫漫抬起头,摇了摇。就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天生牙,她自然也不知道丛云牙名字的来由。

丛云牙看着她,眼眸中玩弄的笑意不知何时逐渐淡了,而是多了一些看不清读不透的情绪。

终于,他挥了挥手:“你去吧,从今日起,不会再将你禁足,只是你不得尝试离开这里,否则你会付出比你所能想到的更可怕的代价。”

路漫漫笑了笑,后面几句话真是多余,自己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估计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抓回来了。

看着路漫漫走远,丛云牙才用手撑住额头,回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一段对话。

“为什么我最后才得到名字?”

“因为地,是人和天之下的东西。好了,你自己选一个名字吧。”

“这个。”

“这个?‘丛云牙’?”

“嗯,丛云牙。”

“为什么选这个名字?”

“因为云是在天上的。”

“所以?”

“……我喜欢天生牙。”

这一路回去倒也没被为难,估计大部分人都知道自己是天生牙,所以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但要是知道身为天生牙的自己没有一点实力,铁碎牙又是如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丛云牙看起来似乎很厉害但可惜是个变态,她突然觉得这些手下们有点可怜。

她真想拍拍他们的肩膀告诉他们,这坑爹的“天下霸道三剑”,或者简称“牙氏一族”,除开名声响亮点、血统高贵点,其实就是个毛线,毫无可信度。

不过一念及他们曾经无耻地绑架自己,她还是决定让他们继续蠢下去好了。

路漫漫每天闲着没事,在丛云牙的宫殿里到处走来走去,为自己以后跑路做好前期准备。

不得不说,丛云牙身为一方霸主,的确很懂得享受生活,虽然只是一个地主,但他的这宫殿、这享受,比起皇帝也差不多了。除开专属的议事厅和监狱不能进,路漫漫基本上横行无忌。

但自从撤消了对她的禁足之后,丛云牙来看的时间也越发多了,而且在这过程中将变态的本色演得淋漓精致,让路漫漫恨得咬牙切齿。

有时她还没睡醒,就会被叫起来给他梳头,路漫漫睁着惺忪的睡眼,看着他那一头如锦缎的波浪长发,就想一阵猛扯,叫你臭美,让你变成秃子!

“你再敢弄断我的一根头发,试试看。”丛云牙端详着镜子里自己的美态,极具威胁力的话却是对着路漫漫说的。

路漫漫吓得抖了一抖,刚冒出来的恶念就这么被扼杀在萌芽中。罢了罢了,要是只梳个头就能放过她,也算是谢天谢地了。

“我今晚要回来休息。”丛云牙看着路漫漫老实了,才接着说道。每次让这小东西给自己梳头,都要扯断好多头发,也太难调、教了些。

路漫漫全没意识到不对劲,很自然地顺口一问:“哦,那你回来睡,我睡哪里?”

“你想睡哪里?”语气里带着淡淡的不悦,丛云牙从镜子里瞪着路漫漫。

路漫漫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有点没明白过来。如果她没记错,这位大人不是高度的洁癖患者吗?难道会愿意和自己分享一张床?

“这张床,难道还不够你睡吗?”他转开眼眸,虽然不再盯着路漫漫,但依然在等着她的回答。

路漫漫继续拿起梳子给他梳头:“咦,这么久你都没回来睡过,我以为你有别的房间呢。”

丛云牙稍微动了动,把头转回来,美艳的双眸看着她道:“怎么,你吃醋了?”

路漫漫瞬间囧了囧,只想无语问苍天:他到底是从哪个字听出吃醋了啊?难道变态的脑回路都这么惊人?

“呃,不,我只是有点疑惑而已。”

丛云牙站起身,在镜子前面转了一个华丽的圈:“没关系,老实地承认吧,我不会怪你的。”

不,这原本就不是真的,我为什么要承认啊,别强行扭曲别人的意志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好不好?

路漫漫放下梳子,直直地躺到床上,很想装死。

走到门口的丛云牙却突然停住脚步,回眸一笑:“白天的时候可以多睡一下,晚上我可不会让你休息哦。”

路漫漫(= =|||):这画风突变是要怎样啊!这令人浮现联翩的句子真的没问题吗?他该不会突然开了窍,丧心病狂地想要这样那样了吧!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坐立难安了,如果比武力值的话,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要么准备一点安眠药之类的,可是她到哪里去找安眠药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