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见鬼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9-08-12 23:21:56

见鬼的爱情 已完结

见鬼的爱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晏雨语 分类:其他 主角:筱琦姐徐子岳 人气:

《见鬼的爱情》是晏雨语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见鬼的爱情》精彩章节节选:他说:“季纯月,我爱你,你为什么不肯回头?” 他说:“季纯月,只要你想,我就一直在。” 一个是她少年时代深深喜欢的男人,一个是以干哥哥的身份,陪伴在她左右的男人,一个轰轰烈烈,一个平静如水,他和他,谁才是她最后的归宿与选择?当爱情被偏执扭曲,当沉默撞上疯狂,她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干麻一直看我?”我受不了他这样猛看,直接开口问他。“没。只觉得你吃东西的时候,很可爱。”他喝一口茶,黯淡的对我笑。“喔!”我冷淡的回应短短一个字“喔”之后,继续享用我的美食。在这个大饭厅里,只有我跟严义两个人的空间里,格外的安静。他品尝他美味的茶,静静的看着我吃饭。而我,也静静的享用美食。并没有发现,外头来了一堆人。热闹吵杂的声音,引起了我跟他两个人。“有人。”我嘴里还咬着一块美味的小蛋糕,看着他。“我去看看,你在这别动。”他象是在哄小妹妹,摸摸我的头交代我后,正要走向大厅的方向时……“哈!哈!哈!”远处,传来非常雄厚的笑声。而脚步,也渐渐靠近这里。“听说,我儿子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一个身穿都是黑衣裳,旁边带了一大堆的“小弟”,人还没到这里,声音就已经先传到。“伯父好。”我擦擦嘴,站起来有礼貌的打声招呼。“儿子阿,怎么不告诉我你今天要带女友回来,这样我也可以早点回来陪你们吃饭。”这个男子,说话的声音非常宏亮。他是严义的父亲,叫严鹰。严义的父亲再介绍他的名字时,不停的说他的鹰是老鹰的鹰。好像是怕我不知道一样。“爸,你这样会吓到她。”严义看我一动也不动,连话也不说。“哎呀!你爸高兴阿,第一次看你带女友回来,你老爸还以为你是同性恋,还想找个媒婆帮你相亲。我看,现在不用了!”他的父亲,很好客。开口闭口,都是笑呵呵!从近来到现在聊天,都没有停过的笑声。“欸,我不是你女友,干麻不跟你爸说。”我小声的再严义耳旁说道。什么我是他的女友?这误会,会不会太深太深了。他再不帮我解释清楚,我看我跳到黄河,用再贵的沐浴乳怎么洗也洗不清。“这样的误会,不是很好。”他的笑容,非常奸诈。我以为他会帮我解释,我竟然笨到把一个希望托付给他。结果他竟然回我这句,还不停的附和他父亲。这对父子是怎样?一个比一个还怪。“那,爸我带她上楼睡觉。您老人家也早点休息。”我看着他,用那诡异的笑容拉着我,跟他爸道别。上楼那段路,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远。楼梯不就是那几阶,可是现在的我,好像腿被大象附生,重的不得了。每要上一阶楼梯,就好沉重。“今天,你就委屈点睡这吧。”他在说什么?用看的、用想的也知道这是他的房间,要我睡这?有没有搞错。“欸,这是你的房间。我要睡客房,麻烦带我去。”我手交叉,非常不客气的对他说。谁要跟他睡?他会不会太超过了!才刚认识不到一天,应该说几个小时不到而已,就要我跟他睡?“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他怎么还那么轻松的回我?“我想太多?那你干麻不带我去睡客房?把我带到你房间,你还说不是我想太多。”愈来愈不爽他那种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就不能正经一点吗。“第一、我爸回家,他现在认定你是我女友,如果让我爸知道给你睡客房,明天肯定会被他问一堆事情。第二、我不会跟你睡。你睡我的床,我睡沙发。这样还有问题吗?”霹哩啪啦,他解释的一大串,讲的头头是道。“知道了!”我不屑的表情回应。走向那非常大张的双人床,这就是有钱人。“阿……”整个人扑倒的方式,往床上扑过去。好柔软的床,果然是有钱人。“晚安。”他躺在沙发上,没有看着我说。“欸……”“我不叫欸,我叫严义。”我还没说完,他就先插嘴。“干么插嘴,讨厌。”最讨厌插嘴的人,不会听别人说完,再发表自己的意见吗?干么那么急的说出口。“那你要说什么?大小姐。”他的口气,依然没变。“我叫纯月,季纯月。”他都跟我说他的名字了,没理由他不知道。“可以叫你月吗?叫两个字、三个字太麻烦了!”这个人,怎么这么随便。月?只有他这么叫过我。可是,以后再也听不到他叫我月了!再也不……“随你便。”我侧躺着,看着外面的月光。还是一样的皎洁明亮。“你,为什么不回家?你没有家吗?”在我们沉默好一段时间,他冒出这句话。我还以为他睡着了,一直没开口。家?对我来说,只是给供我吃、供我住的地方。我才不想回那个家。人家家里,永远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只有妈妈。爸爸呢?谁知道。也不知道他今天是跟哪一个爱人住在一起,隔天又不知道跑去找哪个地下爱人玩,在隔天不知道哪个不要脸的女人抱着小孩要来认父亲。什么家?不要也罢。“对。我没有家。”我没有说实话,我说谎了!我最讨厌人家对我说谎,这次我自己却做了这件事情。我对人说谎。“你不想说就算了!不勉强。”他真的可以去当算命的,他知道我再说谎。可是他没撮破,也许他只有这一点比较好。“或许……等我们比较熟,就可以跟你说。”是我不想让他失望吗?我也不知道。直觉跟我说,可以告诉他,但时机未到。“我会努力等到那天的到来。”他笑笑的两声,带有期待的笑声。“你还是学生吧?感觉你跟我一样大。”不知为什么,冒出这句。我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问这个。“嗯!我休学了!”他很冷静的说出“休学”这两个字。怎么会有人想要放弃学业?像我再怎么讨厌上课、讨厌学校,我还是会想要把学业念完,毕竟钱不是花我的,也不是我赚的。“为什么休学?你讨厌念书?”好奇心点燃了我。“不!是学校拒绝收我。”他干笑两声,是个尴尬的两声。拒绝?怎么会有学校拒绝?他们不是很爱赚学生的钱?只要有学生来,管你考试考几分,照样收你入学。主要原因,就是你有“钱”。怎么会有学校拒绝?“恩……”睡的真舒服!果然是好床。我果然不适合当女生,一大早睡醒,伸一个超级大的懒腰。“你醒罗!”严义开房门,走进来。他这么早起?“嗯!你这么早起床唷?”是他昨晚都没睡,还是真的就这么早起?“是啊!一大早起来,就看到你那非常“美”的睡姿。”他说到那个美字的时候,笑的非常的狡猾。“你是女生耶!哪有人睡姿,睡成那副模样。”啧!不是说很美,干么还吐槽我。“是、是、是!我是女生,你是男生。我肚子饿了,可以吃早饭了没?”我抓抓头,懒的听他说这些废话。“可以了!大小姐。”他非常无奈的摇摇头,补上这句“你简直把这里当成你家了!”“这样很好啊!你爸听了一定很高兴。”我用非常美丽、漂亮的笑容回应他。谁叫他一大早就要这样吐我槽,现在换我还给你了吧!非常开心的下楼,准备去迎接我那美味的早餐。而我,也忘了今天还要上课的日子。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着。“电话?”我摸摸口袋,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思璇!”“喂!璇,怎么了?”“怎么了?是我该问你,你怎么了吧!你怎么没来上课。”思璇的恐怖大审问,开始。“上课?”还在状况外的我,反问思璇。“我的大小姐,祖奶奶。今天是礼拜五,上完才开始放假。你怎么自己今天开始就自动放假?你有没有要来!”我知道思璇现在一定是在柔着太阳穴,跟我说话。“没有。”回应的非常快,一点犹豫也没有的脱口而出。“如果,以后跟你说话,回话的速度有这样快就好了!”我又知道思璇她快昏倒了!“帮我请假!详细情形,下集待续。”一样非常快速的回答,因为我已经闻到美味早餐的味道,肚子已经咕噜咕噜的叫了!“下集没说,你回来学校就等着分尸。再见。”这句话,讲的非常严重。我知道我下次回学校,一定要一五一十的报备。否则我连我的尸体都会找不到。“早餐、早餐。”刚刚才被审问完,一秒的时间都还没过去。我就已经把刚刚电话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看着满满桌上丰盛的早餐,我就知道今天我又有口福了!上帝果然没有倦怠我。上帝,我爱你。以后我会固定每天时间祈祷的,只要你能让我吃到美味的东西。我什么都答应。“早!”一个莫名年轻的男子,非常主动坐在餐桌前。“早!”我跟严义一口同声的冒出这个字。我已经猜测到,那个莫名男子的表情!是非常讶异,非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不!是看着严义。“义,她是谁?什么时候交的女友,我都不知道”那个莫名男子指着我,却是跟严义说话。表情还是那种非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都起来了啊!咦,虎,你也来了。”严义正准备解释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老爸来的正是时后。我该说,他老爸也是会算命的吗?怎么时间抓的刚刚好。“虎?”听着刚刚严义的老爸,说那莫名男子的名字。“我叫虎。严虎。”严虎?怎么感觉,好俗的名字。这年头,还有人取这种名字!“你是严义的……弟弟?哥哥?怎么刚刚说话方式不像。”我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没有血缘关系!他是我爸收的干儿子。”不是严虎回答,是严义。“喔!”“昨晚睡的好吗?”“他们”的老爸,还是一样,笑声没有停过。“怎么可能没睡好。”我听到严义噗哧的笑一声。“笑什么,小心憋再心里得内伤。”我再严义的而旁,非常邪恶的对他说。“哀唷!一大早就这么甜蜜。老爸,我们还是先闪好了!”是他,虎。该死的家伙,还不知道我的脾气,竟然这样对我开玩笑。“用餐吧!别客气,尽量吃。”他们老爸没有说什么,还是一样用那非常宏亮的声音,大笑。“爸,她当然会尽量吃。”该死的,今天是惹到谁了!尽然都这样针对我。“好的,伯父。”眯着眼,狡猾的笑容回应。脚底下,不忘回击。“你,小心点。”再严义耳旁,小小的警告。“噗……啊!痛死了”怎么这么恶心,还这么浪费。竟然把吃的东西给吐出来。“你怎么了啊?义。”敢整老娘?试试看我的厉害。“你干么,义?”严虎还在状况外。他从刚刚就非常认真的吃美味的餐点,当然没空看严义这边。怎么可能会知道我跟他,所发生的“趣事”。“没,没有。”严义笑笑的回应严虎,不过手还不忘去摸摸那红肿的大脚丫。“小心一点嘛!”假装没我的事,好心的递一张纸巾给严义。“你……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他用非常白目的眼神,对我说那句成语。自以为念过书,很厉害吗?吃完那美味又丰盛的早餐,接下来……就是要回祤翔哥的家,拿回我的东西。“欸,可以载我去一个地方吗?”严义非常悠哉的坐在沙发上乱转电视,两脚还翘再桌子上。“去哪?”他抬头望着我,手里还是继续转电视节目。“就载我去一个地方。你不方便的话,我自己过去。”没有多说什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没必要他知道。“知道了!怎么说话态度还是一样,真是的。”他站起来,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他是把我当成什么了啊?我又不是小孩,干麻这样摸摸我的头。只有小小孩才会需要这种动作。“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还以为他会请司机载我来,没想到他这个人这么好。亲自骑机车载我到祤翔哥的地方。叮咚——叮咚——“哪里找?”这声音是魏爷。“魏爷,是我纯月。我来拿我的东西。可以帮我开门吗?”喀喳——大门开启“小姐,您昨晚跑出去。大少爷跟徐少爷两个人很担心,在外面找了一整晚都找不着您,现在您回来了,我可以去通知大少爷了!”一进房子,魏爷开始像管家一样,报备事情。“不!不要通知祤翔哥。”我赶紧阻止魏爷去告诉祤翔哥。既然都要离开,那就潇洒的走。我不想要带任何情感离开。“我的东西给我吧!魏爷,谢谢你的照顾。我要先走了!请你别跟祤翔哥说我来过,谢谢。”话是这么说,离别时眼睛还是不听我的话,流下眼泪。“怎么又哭了!”严义递给我安全帽。“我泪线发达不行吗!多管闲事。”我知道严义关心我,但是我不想要让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不想。我要变的更成熟、更独立。我要成为一个大人。“现在呢,去哪?”“不知道!”我轻松的丢了这句给他,让他想。“不知道?”我知道他对我似乎很头痛。问题是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他不喜欢,他可以马上走人,我也无所谓。“去我家。”忽然想到,我至少有两天左右没回家。不知道家里那位美丽的公主,还健在没。报了地址给严义,他很快的就知道我家的方向。废话,我家这么好找。认识我的人,一下就知道我家了!前面一家7-11,隔壁一家全家,再过去一点一间中油加油站,旁边就是警察局。多安全的一个地区,永远都不怕有抢劫、小偷,也不怕饿肚子。“谢谢。”对严义非常的感谢再感谢,但除了两个字谢谢以外,想从我这边得到什么好处是不可能的。转身望着我那美丽又可爱的家。“滚!给我滚。我不会承认那个孩子是他的,给我滚。”发生什么事情?我看着从小就被我称为美丽的公主,一夕之间成为老巫婆。不……是变回原本老妈的职位。“你不想承认也没关系,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一个对我来说是个丑不拉机的女人,手里还抱着应该还没满周岁的小婴儿,非常狂妄的对我老妈说话。“啪”一声,非常响亮又清脆的巴掌。是我打的,是我。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任还是第几个地下爱人,来这个家里找我老爸要来认儿子。“你是谁?凭什么打我。”老女人,被我打了还这么大言不惭。“凭我是这家的女儿,这家的大小姐,这家的千金。是你手上“不好的人”的大姊。不过我不会承认他是我弟还是我妹。”想跟我比气势?门都没有。“你说谁是不好的人,谁啊!”老女人一样不甘示弱。“妈,我不是说不要再让这种人进来了吗?为什么就是讲不听。还要来气自己,还要来害自己的耳根子不能休息。”我才懒的理这种地下爱人,直接对着我妈说。“是她硬要闯进来,我也没办法。”妈就是心肠这么软,难怪被那家伙吃的死死的。不管那家伙在外面偷吃还是玩女人,妈只要念他几句,他就有办法回上百句,口水都能淹没整个家庭。只差在没有引起家庭风波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