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墨染之泪1

更新时间:2020-08-22 13:43:06

墨染之泪1 已完结

墨染之泪1

来源:落初 作者:胡伟红 分类:其他 主角:安静小鹿 人气:

主角是安静小鹿的小说《墨染之泪1》此文是胡伟红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全新中国奇幻风时尚进化《墨染之泪》!桃子的掌心有一颗小小的滴泪痣。有一天,痣说:你要幸福。于是,在桃子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位骑着机车的王子,他们一起住进了一座廉价却温暖的城堡。有一天,痣说:你会辛苦。于是,桃子穿上水晶鞋变成了真正的公主,可接踵而至的是冷漠的猜忌、伤人的背叛,以及费解的谜团……在桃子的面前出现了一张越收越紧的网,被困在网中的不光是友情和亲情,更有一份桃子宁可用生命去交换的王子的爱。2011年盛夏,《默染之泪》用优美的文字和超凡的想象力带给你心灵的震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OFDARKINFECTIO

Ihavebeenlookingforsomeonetoshedsomelight

Notjustsomebodyjusttogetmethroughthenight

Icouldusesomedirectio

AndIwanttodoisfindawaybackintolove

Icannotmakeitthroughwithoutawaybackintolove

AndifIopenmyheartagai

IguessIamhopingyouwillbethereformeintheend

TherearemomentswhenIdonotknowifitisreal

OrifanybodyfeelsthewayIfeel

Ineedinspiratio

Notjustanothernegotiatio

AllIwanttodoisfindawaybackinto

展晴雯见到宁浩的时候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宁浩挂彩的样子,脸上到处是红肿和淤青,连头发都沾了灰尘,乱糟糟的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本来说好要在中心公园附近见面的,谁知道约定的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宁浩的身影才出现,迟到了还不要紧,重要的是他的样子明显是刚刚和人打过架,狼狈极了!展晴雯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宁浩了,打他的电话一直关机,她还担心周末他都不会出现,幸好这个家伙没有忘记先前的约定。

宁浩的摩托车在展晴雯面前停下来。

“喂!你......你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打扮?”展晴雯本来还想因为他迟到的事情发火,一看宁浩的样子,怒火已经消了一大半。

宁浩擦了擦嘴角,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没想到竟然带着血,看来嘴巴里面也被牙齿顶破了,他皱着眉毛,样子比平时凶很多。

“我在和你说话!你这家伙耳朵聋了是不是?你迟到了很久!该不是因为和别人打架迟到的吧?”

“吵够了没有?用眼睛看看就猜到了!”宁浩有些不耐烦地回答,“一看就知道我和别人打过架。”

他并不想把怒气都洒在的身上,尽管她也姓展,尽管今天和他大打出手的家伙是她的哥哥,尽管把他们一家人逼上绝路的正是展家,不过.....对于她,在不知不觉中,宁浩早就改变了初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展晴雯什么都不知道,也根本无法想象宁浩身上发生的一切,不过她还是发起了大小姐脾气。

“你在跟谁讲话!是你自己迟到,你居然还敢这么凶?”

“我迟到了,你可以不用等我。”

“宁浩!你是混蛋!”展晴雯举起手朝宁浩的胸口打去,没想到却被他抓了个正着,他稍一用力,她就疼得哇哇乱叫,“放开!放开!快放开!”

宁浩的眼角处也挂了彩,红肿的地方不时传来疼痛感,他想起梦魇一般不停出现早脑海中的点击声,想起葬礼上那悲伤的音乐,想起展千羽高大挺拔却让他无比厌恶的身影......此刻站在他对面的人却有着一张任性但美好的容颜,他是恨她的吧?当初接近她不正是因为她姓展吗?

展晴雯痛苦的皱着眉,精心化过妆的脸也有些扭曲了,她一边挣扎一边冲宁浩喊,被抓住的手却怎么也都抽不回来,最后她急得快哭了。

周末来公园散步的人特别多,看到这样的争执都以为是情侣之间的吵闹,谁都没有放在心上,看几眼就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宁浩觉得心烦意乱,展晴雯的叫声终于让他乱糟糟的思绪回到了眼前。他松开手,取下车把车上的头盔,却不想再说什么。

展晴雯揉着被抓痛的手腕,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从小到大根本没有人这么对过她,除了宁浩这个混蛋!可是……不管他怎么欺负她,怎么对她凶,怎么对她耍无赖,她都没有办法真正生他的起。那种奇怪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他们明明是不同世界里的人,明明在那么复杂的情况下相识,还曾经发生过那样暖味的事情……现在他们到底算什么呢?

“喂!你要到哪里去?”

宁浩已经跨上了摩托车,展晴雯顾不上胡思乱想,一把抓住他的衣角:“今天我们约好的,你想一个人溜掉是不是?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有事情。”

“那……”展晴雯咬了咬嘴唇,她不想总是在他面前放下原有的高姿态,她那么骄傲,那么高贵,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偏偏被眼前这个无赖又叛逆的家伙吃定了!

宁浩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他刚刚经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却丝毫无法宣泄内心的怨恨。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却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他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我们下次再约时间。我一定会找你的。”

“不要下次!”展晴雯任性地不肯放开手,“你迟到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我不会再生气了,你把我抓痛的事情我也不会放在心上,不过当成交换条件,你必须带我一起走。”

宁浩眯起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展晴雯。他明白她是什么样的女孩,也明白自己

让她改变了多少。这个刁蛮的公主已经慢慢放下高傲的身段,可是越是这样他的内心

就越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究竟了沦陷的是她,还是……自己?

“你不问我去哪儿吗?”

展睛雯摇摇头:“去哪儿都没关系,反正你得带上我!必须带上我!你以为你自

己是什么人?可以说丢下我就丢下吗?你忘记我是谁了?”

“怎么可能忘了你是谁……”宁浩看似凌厉的眼里弥漫着一层拨不开的迷雾,

像被雾气笼罩的海面,丝毫感觉不到那深藏在海底的暗礁,他意味深长地说完,将备

用头盔递给她,“想跟着的话就上来吧。”

“就知道你不敢丢下我!浑蛋!展晴雯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高兴地接过头

盔。

临近中午,阳光显得明媚。公园门口棉花糖摊位前挤满了小朋友。宁浩的摩

托车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一个小女孩正举着粉红色的棉花糖开心地笑着。她对旁

边的同伴说:“那个哥哥长得好凶啊。”

展晴委转过头,隔着头盔冲小女孩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她搂在宁浩腰间的手臂

又收紧了……

桃子站在“星期六”酒吧门口,盯着那块时尚又暧昧的招牌发呆,因为是白

天,这里显得没那么热闹。灯箱和周围的彩灯装饰物都没有点亮。不过还是有音乐从

里面隐约传出来。透过大大的磨砂玻璃门可以看见接待大厅里的服务员,还有一条装

潢别致的走廊通向里面,周围摆放了很多色彩夸张的雕塑。走廊的地面铺着金灿灿的

玻璃板,配上幽暗的灯光,顿时让通过这里的人产生说不出的暧昧感觉。

怎么一定要在这种地方打工呢?桃子并没有因为安哲一没有将这事告诉自己而

生气,可当她来到酒吧门口,在这儿站了两分钟之后,心底立刻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

觉。

不管安哲一在这里负责什么样的工作,桃子觉得都不会是件好事。眼下她得找

到他,可是她实在没有勇气走进去。

摩托车引擎声由远而近。宁浩习惯把车停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尽管这附件不

允许停靠车辆,勉强停下来说不定还会有被罚款的危险,可他就是固执地每次都按照

自己的想法做事。他觉得有一些事是不可以妥协的,就像有一些习惯若干年都不会改

变一样。

桃子站在“星期六”酒吧门前犹豫不决的时候,展晴雯挽着宁浩的手臂出现在

她的视野里。桃子像见到了救星一般兴奋,赶紧走了过去。

见到那个身影,展晴雯立刻预感到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你怎么也会来这儿?我正发愁要怎么进去呢!真是太好啦!”桃子双手一

拍,笑眯眯地望着宁浩和展晴雯。她才不管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太关心

展晴雯的事情,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现在立刻进去找到安哲一更重要。

宁浩扫了一眼桃子,立刻认出了她,可是还没等他说话,展晴雯就连珠带炮的

轰炸开了:“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各走各自的路,各过各的桥!如

果你非要和我扯上什么关系,那么下次就不要指望我帮你从家里混出来!”说完便

拉起宁浩朝门口走。

“我……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桃子急了,想上前拉住她。如果就这么让她走

了,自己怎么办?

展晴雯对她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就是让你什么都不要说!”

“我只是想就去。”

“那就和我们一起进去吧。”宁浩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一脸焦急的桃子。

“你是要找安哲一吧?他就在里面。”

“真的吗?真的吗?”桃子高兴起来,几步追上他们。“我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自己真的不敢进去。你能带我进去那实在太好了!谢谢!谢谢!”

展睛雯气鼓鼓地抗议:“你怎么搞的?为什么要带她一起进去?”

宁浩阴郁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反问道:“为什么不能带她进去呢?”

“你就是要跟我作对!”展晴雯绷着睑,嘴噘得老高,“她是我家里的人,所以

由我说了算!”

“那好。”宁浩的心情原本就不好,他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再吵闹下去,于是

挣扎了一下,抽出被展晴雯挽住的手臂,语气平静地说,“你可以自己先进去,我要带她去找我的朋友。这样我们就谁都不会影响到谁了。”

“宁浩!”展睛雯直跺脚。

站在一旁的桃子却充满感激,而且她也对宁浩有了新的认识,最初见到他的时

候觉得他尽长得不错,但是脸上总挂着邪邪的笑,给人一种不正经的感觉,可她

毕竟把房子借给了安哲一,她觉得他还算是个好人。之后虽然见过几次,都和走马灯

似的并没有太多接触。今天桃子还是第一次见宁浩这么认真地讲话,而且还是对刁蛮任性的展家小姐!这还真是让桃子刮目相看!如果是一般的男孩子,知道展晴雯的身份

份,一定会对这位大小姐毕恭毕敬吧?说不定还会拍她马屁,千方百计地讨好她

呢!现在看起来,宁浩还真是个男子汉!

宁浩将视线转移回桃子身上,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走吧。”

“呃……谢谢你!”桃子赶紧跟上他。

展晴雯已经气得要发狂了,倒不是因为宁浩的态度,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和

她作对了,只是这次是因为桃子的事,这让她觉得实在没面子。

可是看着他们两个人即将走进“星期六”的背影,展晴雯的内心又起了激烈的

斗争,难道真的和宁浩分开行动吗?那今天她出来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乖乖待在家

里呢。要是现在跟上去,那就证明自己再次妥协了,为什么每次让步的都是她!这让

展晴雯格外生气!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宁浩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对她干依百顺,也许她

就不会喜欢跟他在一起了吧。

见到客人来,里面的服务生热情地来开门。宁浩走在前面,桃子小心翼翼地跟

在他后面,距他一步之遥,服务生礼貌地招呼着:“欢迎光临!”

展晴雯还站在原地,心里一个劲地念叨着:“到底要怎么办跟}上去?还是转

身走掉?”

就在这时,已经进门的宁浩转过身来,挂了彩的脸越发显得邪气。他眯起眼

睛,像是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思,故意说:“怎样?如果你突然改变主意了,我随时欢

迎。”

这个混蛋!他就是喜欢这样!

展晴雯抬起头,大步走上前:“这是你求我的!既然你一定要向我发出邀请,

那我就勉强接受好了。”

他把她逼到绝境,又总是在后面留一天出路。这就是他们两个人奇怪的相处方

式。

桃子看着展晴雯几步走到自己身边,稍稍侧了一下身让出路来给她走。展睛雯

却毫不客气地从她身边撞了过去。只有在宁浩面前她才会稍稍收敛,对其他人,展晴

雯永远是那个高傲的千金小姐!

东海经贸大厦一楼前台。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姐并不知道这位外表看起来儒雅

安静,却一脸怒气的男孩到底是谁,他一通过电子旋转门就气势地走过来对她

说:“帮我联系你们总经理!”当然展千羽也可以直接冲上去,但是这是他这么多年

来第一次来这里,他很想用最短的时间见到自己的父母,然而他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

他们。

前台小姐很有礼貌地询问:“先生,请问您具体找哪位经理?还有您是否已经

预约过了?”

“展静展总经理,如果莫经理在的话也可以,告诉我,他们在几层?”此刻展

千羽精致的面容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而早上和宁浩大打出手造成的皮肉伤还未来

得及处处理,如果不是蓝琦突然晕倒,也许他还要和那个素不相识的混蛋小子纠缠个没

完,可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他的脑海中只有蓝琦口中讲述的那些往事,那些他不曾

知道,被隐瞒了四年的往事。

因为气愤,展千羽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握紧的拳头却分外有力,他本以为逃到

国外,一些都可以随着时问的流逝淡化,那场意外也可能慢慢地从他的记忆中消失。然而他错了,那并不是什么意外!她居然还活着!而他做了四年的懦夫,像个傻瓜似

的,完全被人操纵着!

“对不起。如果您没有提前预约,我没有办法安排您和总经理会面。”前台小姐

一脸抱歉。

展千羽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今天他是完全颠覆的一天。从早上见到蓝琦

宁浩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讲告别那个儒雅安静的自己。而此刻他那沾满了灰尘

的白色衬衣更说明了这一点,其实他早就该这样了,像一个男子汉一样承担起所有的责

任,承担起他所做过的事。展家所做过的事,即使不能一并承担,至少白己的人生应

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因为前台小小骚动,不远处的保安人员注意到了展千羽的存在。当然从

他进门起,他在整座东海经贸大厦就算是“可疑”人物了。虽然来这里洽谈业务的

并不全都是知名人士,但像展千羽这样脸上带着明显的伤痕,服饰也不整洁的实属罕

见。所以他的出现自然已经引起了保安人员注意。

“我不是让你安排!我是在问你经理室在几楼?”展千羽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强

硬。他并不愿意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如果在几十分钟以前,在他没有听完蓝琦的话

前,他也许会选择这么做,然而现在,他就得说出自己是展家人,对他来讲是一种

耻辱。

是的。他真真切切地觉得羞耻。

前台小姐是刚到刚不久的新人,而且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展氏财团的

地盘上工作,也会遇到这么让人头痛的事情。展千羽的要求对她来讲,无疑是过分

的,甚至是荒唐的,然而她并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整座大厦里人世展千

羽的人恐怕不超过十个。

面对接待小姐的瞠目结舌,展千羽只能愤愤地在接待台上捶了一拳,然后径自

跑向电梯。他准备一层一层地找,总有办法找到,不是吗?可他还没来得及按下按

钮。两个保安人员就凶神恶煞地冲了过来。

“就是他!他一定是哪里不正常,或者是存心来捣乱的。”前台小姐委屈地指

着展千羽,“他一直嚷着要见经理。”

其实就算她不描述,保安人员也大致听到刚才他们的对话。展千羽的声音大

得整个大厅都能听到,他们之所以没用第一时间过来制止,是因为他还没有做出什

么不雅的举动。是展千羽的拳头彻底激怒了保安人员。他们终于确定,这一定是不

识相的疯子,尽管是个长相俊美的疯子,但在东海经贸大厦里绝对不允许出现这样的

人!

“你们放开我!听到没有?快点儿放开!”展千羽被两个保安人员架了起来,

两只手臂根本没有办法自由活动。他们想把他拖出去,展千羽却一直挣扎。当然

这也是在他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除了刚才和宁浩大打出手之

外,他竟然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被“袭击”了两次。

大厅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边安抚前来商谈业务的客户,一遍尽量使骚动降到做

小。说实话近几年再展氏财团的地盘上确实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滋扰事件,以至于连保

安人员都有些兴奋,他们终于有事情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另一个工作人员找来了保安住人,这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一

脸严肃,像是整座大厦的命运都交到了他的手上,而展千羽正是会毁灭这里的“匪

徒”。

“叫你们经理出来,我找他有事情!放开我!我真的有事情!”展千羽拼命挣

扎,却怎么也没办法挣脱,加上手臂被反扣着,根本使不上力气。

保安主任带着几个人赶过来,一见展千羽带伤的脸便先入住地将他列为“坏

人”的行列。

从背后扳住展千羽手臂的保安人员气喘吁吁地询问顶头上司:“别看他长得文

质彬彬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是把他轰走,还是?”

主任皱着眉上下打量了展千羽几眼,一指电梯:“先把他带到保安室,然后报

警。”

几个人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将展千羽扭进电梯。

与此同时,花町市国际机场。

司机刚把车停稳,展静和莫涛便急匆匆地打开门走下去。四十分钟前,展静

突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展东海的主治医生告诉她,董事长已经联系好德国的一家

医院,马上就要乘专机启程,前往德国治疗。

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父亲不仅多病情一直保密,现在又秘密联系好了

医院打算自行离开,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行!她一定要阻止父亲出国!

尽管还不能肯定什么,但是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太不寻常了。她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

生……

安哲一帅气的身影退出包间,关上门之后他倚在走廊的墙壁上,不自然地松了

松系在衬衣上的领结,他一身服务生的打扮,白色的制度衬衣,黑色的西装长裤,黑

色的皮鞋。当然头发上还被喷上了他最讨厌的啫喱水。这里的一切他都觉得有点儿讨

厌,除了那微薄的收入。想到这儿,他有些自嘲地露出笑容,自己硬是要装英雄好汉

拒绝了那个人寄来的钱,现在算是“自食恶果”吧。不过他并不后悔。这些年他都是

一个人过来的,到了这个时候,凭空冒出来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忏悔?那个

混蛋!

就在他刚想收起托盘回操作间的时候,一只大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紧接着宁

浩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喂!臭小子!在偷懒是不是?”

安哲一才回头。桃子就扑了过来,直接冲进他的怀里:“怎么可以只有我不知

道你出来打工的事情?你看,你竟然穿成了这样!”她有些抱怨地扯着他的衬衣。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安哲一又惊又喜,他扶着她的肩膀,毫不犹豫地在她

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还没来的及告诉你呢!可你神通广大啊,这不,你自己就找

来了。以后我还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了你?”

桃子一撅嘴,坚决抗议道:“你绝对不可以有事情对我隐瞒!”

安哲一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温柔地连声应着:“好,好。”

她仍然抓着他的衬衣,却忘了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画圈圈,当然也忘记了这会儿

正在一家陌生洒吧的走廊里。她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还一个劲地娇嗔着:“你发

誓!”

“好。我发誓!”安哲一摆明了一副照单全收的架势

这让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展晴雯又嫉妒又羡慕,大小姐脾气终于发作起来。

她一把将宁浩拉到自己身后,冲到两个人面前大声提醒到:“喂!我拜托你们行行

好,我都快恶心死了!还有你这个……”

她想指着安哲一说“流氓”,可是还没等说出口,目光就与安哲一那略带寒意

的目光碰到了一起。灯光幽暗的走廊里,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中似乎带着意味声长的寒

意,尽管不凌厉,可还是让展睛雯把那两个字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我怎么了?”安哲一松开桃子,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面带笑容地问道。

展睛雯丢给他一个白眼,违心地回答:“没什么,你得衣服挺帅的。”随后挽

住宁浩的手臂嚷嚷着,“我们快点儿找位子坐吧,我渴死了。”

还没等宁浩回答,一个领班打扮的女人走了过来,见安哲一搂着桃子,还一副

和客人闲聊的偷懒样子,立刻面带不悦。

“你是新来的吧?知不知道自己在工作?”领班指着安哲一责问道,“你这样

做是要被扣薪水的。”

桃子赶紧甩开安哲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识相地走到宁浩和展晴雯身

边,像是故意要和他划清界限,希望这位苛刻的女人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

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给安哲一添麻烦。

安哲一笑嘻嘻地道歉:“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领班年纪并不算太大,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见安哲一长相英俊,而且态度

也蛮好的,竟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她那显得暧昧的眼神让桃子有些不舒服,特别是她

竟然还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安哲一找了一个包间带他们进去,展晴雯点了东西。桃子虽然是第一次来这种

地方,不过因为刚才那女领班的事,她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根本没心思满足好

奇心了,宁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翻着一本杂志,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安哲一笑眯眯地来到桃子的身旁,在她撅得老高的嘴巴上亲了一下:“怎么?

还在吃醋啊?你看,我赚钱这么辛苦,你以后一定要对我好一点儿。”

桃子一个劲地闹别扭,无赖地嚷嚷着:“那你不要在这儿打工啦!不要总是让

人吃豆腐!”

安哲一帅气地打了一个响指,信心满满地说:“放心吧!我卖艺不卖身!”

一旁的展晴雯差点儿被水呛到。

这时安哲一才注意到宁浩,半开玩笑地问:“喂!你这是被谁修理了?”

宁浩懒得理他,支吾了一声:“忙你的去吧。小心一会儿又被教训。”

展晴雯这才想起来,赶紧问安哲一:“你们这有药箱吗?我要帮他处理一下上

口。”

“拉倒吧!”宁浩把杂志丢在桌子上,指着自己的脸问,“这也算伤?别大惊

小怪了!”

安哲一把托盘拿在手里。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是啊!还没毁容呢,这算

什么啊?鼻子、眼睛、嘴巴一样都没少!没事!”

宁浩抓起杂志扔向他,杂志一下子砸在门上,安哲一一溜烟跑了出去。

见他生龙活虎的样子,桃子总算放心了。她想,这样多好啊!要是每天都能看

到他,自己也会每天都可以像现在这么高兴了。她能每天都溜出来吗?想到这儿,桃

子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正和宁浩扭成一团的展晴雯。

展晴雯非要仔细看看宁浩脸上的淤青,宁浩誓死不从,两个人又闹起了别扭。

她往他身上扑,宁浩摆出一副自卫的样子。

“你干吗?少打我的主意!”展晴雯一转头,发现桃子正看着自己,赶紧停止

对宁浩的攻击,严正警告道,“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不然下次休想让我帮你!”

“好好好!我保证不说!”桃子赶紧讨好般地回答,然后小心翼翼地询问,

“那……以后我想出来的时候你都会帮忙吧?”

展晴雯想了想,然后丢给她一句话:“你干脆不要回去了!就这么逃跑吧!”

她实在不想整天带着这个大麻烦,可转念一想,又补充道,“今天不行,今天家里

知道你是和我一起出来的。你逃跑会连累我的。下次,下次你筹划好了就不要回去

了,和你那位白马王子浪迹天涯去吧!看!多浪漫!啊!痛啊!浑蛋!”

展晴雯还没说完,宁浩就揪着她的耳朵让她闭嘴。这主意实在馊得可以,不

过她本来就是开玩笑。就凭展家的财力和人力,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估计也会被抓回

家,白痴才会把她的话当真呢!

桃子沉默了几秒钟,若有所思的样子让展晴雯好奇。她伸出手在桃子面前晃了

晃:“你傻了啊?”

桃子两眼发亮,很认真地对她说:“那你能帮我逃跑吗?”

展晴雯两眼一翻,转头钻进宁浩的怀里,咬的他鬼哭狼嚎。

展千羽在东海经贸大厦被关了足足四十分钟,其中一个不知死活的的保安人员还

自以为是伸张正义似的打了他一拳,直到警察赶到,了解情况之后将人带走,而此刻

的展千羽已经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那儒雅高贵的形象也彻底朝覆了。他不

再安静,更不不再冷静,他觉得今天自己完全改变了。

在展千羽被带走十分钟后,展静和莫涛乘坐的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展静的脸比

下雨前的天空还要黑,莫要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们赶到机场的时候,那班飞往

德国的航班已经起飞了。他们甚至连展东海的面都没有见到。

保安主任邀功似的站在一楼的入口处,等着展静和莫涛归来。东海经贸大厦平

时难得出什么乱子,而今天来捣乱的人又指名道姓要找两位经理。如果他的英明举动

真的替两位展家的大人物挡下了一场灾难,职么以后的“钱”途自然不用说了。想到

这儿,他一阵窃喜。

电子旋转门,展静黑着脸走进来,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有节奏的叩击

声。

保安主任赶紧跑过去,点头哈腰,将近180厘米的个头在展静面前竟然还矮了半

个头,他毕恭毕敬地说:“总经理好。”

展静一摆手,根本不打算理会他。径自朝电梯的方向走去,那冷傲的面容犹如

屹立千年的冰山,完全捕捉不到一丝表情变化。她高贵,她倨傲,她甚至不经常用

眼睛看人,然而在面对展家未来局面的时候,她仍然觉得不安——这个家到底会变

成什么样子?

“副总经理好。”保安主任又对莫涛鞠了一躬,见两个人的脚步都没有放慢

的意思,他锲而不舍地跟了上去,“那个……刚刚有人来捣乱,指名要找两位经

理。”

展静和莫涛几乎同时停住脚步。两个人又很有默契地对望了一眼,他们想到的

无疑是同一件事情,可是……怎么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今天宁家不是才举办过葬

礼吗?而且听说宁家实际上已经没有可以出来主持大局的人了,旗下一直在反抗的公

司也在同一时间瓦解,收购计划很顺利地完成了,这家蕴藏着大量未知财富的公司已

经完全属于展氏财团了,只差正式签订合同。难道会在这个时候出差错吗?

展静的目光充满了疑问,而莫涛当然第一时间就读懂了她的意思。他果断的摇

了摇头,表示这件事情做得很小心,绝对不会留下什么证据,更不会有什么麻烦。

保安主任看得一知半解,可又不敢贸然插话,只能等着两位经理开口。

莫涛看了看四周,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多人进出,他低声音询问:“是什么样

的人来找我和总经理?具体形容一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还没等保安主任开口,展静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心烦意乱地掏出来,发现

是个陌生号码。尽管担心眼前的事情,但又唯恐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只能按了接听

键。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声音,展静才听了几句,脸色就变得更加阴沉,如果说刚刚

她那张面容犹如雷雨到来之前,那么现在就已经电闪雷鸣了。

展静只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马上到。”然后便挂断了。

莫涛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询问道:“是谁打来的?又出什么问题了吗?”

“真是乱成一团了!这都是怎么搞的!”展静一边恶狠狠地抱怨,一边转身朝

门口走,莫涛赶紧跟了上去。

才走了几步,保安主任有些不知所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经理……”

展静回过头,迎上一张献媚的笑脸,她伸手扶了一下眼镜,一字一句地说:

“你——立刻收拾东西给我滚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电子旋转门。

保安主任顿时呆在了原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