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暗蚀

更新时间:2019-09-26 06:11:15

暗蚀 已完结

暗蚀

来源:落初 作者:白开水 分类:奇幻 主角:巫布赫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暗蚀》的小说,是作者白开水创作的奇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以物易物吧。  用脆弱的血肉之躯,换取人类永远无法获得的力量。  契约达成的一刻,这游戏也就开始永不停止的运转。  ********************************************  这是一本以巫妖和恶魔做主角的伪黑暗向的游记类小说。乍一看是很恶俗的黑暗侵蚀光明的老套故事,无论角色的物种还是故事的主题都不是故事的重心。鄙人能力有限,写不出天下制霸的大气磅礴,也玩不来宫庭争斗的阴谋。这只是由一个个虚构的角色所经历的小故事串联起来的小说,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没有荡气回肠的场面,它只是一个奇幻爱好者构思的虚拟世界。故事基调有点阴暗,喜欢喜剧、搞笑风格者慎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贾拉迪的大宅位于小镇西面,是米维拉最高大最奢侈的建筑群,宏伟程度远超镇长官邸。

科恩才一回府就接到了由管家传达的命令,他的父亲、贾拉迪家族现任族长的急召。

“父亲,听说你找我。”作为本镇最大的纨绔子弟,科恩彬彬有礼的样子一反平时表现的轻浮。然而迎接他的是一记掌掴,力道之大,足足让科恩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我上次对你说的话忘了吗?”甘德尔·贾拉迪一向肃穆的脸带了几分怒气:“我说过不许再去找维克多·伍德的麻烦!”

科恩双手垂立,不敢去摸已经肿起的面颊,更不敢反驳。

埃里克这混蛋,收了我的钱居然还敢打小报告。

一想起昨天为了堵口特地叫阿莫德多给了点酬劳,科恩不由在心里怒骂。

“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查明他父亲的身份了,不是我们贾拉迪家能惹得起的,你若是再敢动他,小心我把你从家族里除名!”

“父亲!”科恩大惊。他是家中独子,父亲如此决然,难道伍德真是什么大人物的私生子不成?

“是谁?伍德的父亲……”他不甘啊,平白无故冒出来的山村小子,不但抢了自己学院第一的头衔,还让他被父亲威胁要除名。

“费尔南德斯·门德尔。”甘德尔的回答让科恩的脸色比刚才听到阴影公会总长的名字还难看。

“塔兰大公……居然是塔兰大公?他怎么敢……”话还没说完,科恩又吃了一记掌掴。

甘德尔怒气冲冲的看着不知长进的儿子,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后嗣,整个就一笨蛋!

“闭嘴!你这白痴,别给贾拉迪家惹祸。”听到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甘德尔低斥捂着脸的科恩。

叩门声响起,之后是管家的声音。

“大人,巴菲·苏维尔先生拜访。”

“请他进来。”瞪了一眼科恩,甘德尔对他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别忘了,讨好费舍尔才是你任务。”听到来自身后的叮嘱,科恩撇了撇嘴角,含糊的应了一声。返回自己的寝室后,他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还是觉得不解气。

真没想到,那个总是一副穷酸相的伍德居然是门德尔公爵的私生子。这可是机密中的机密,若流传出去……

想到这儿,科恩也开始有点害怕了。

如果没有魔法协会,像塔兰这种面积不大的小公国在西亚联盟里连说话的分量都没有。从费尔南德斯当上公爵那一刻起,一切都变了。他娶了阿尔贝雷希特大帝唯一的女儿,远嫁的诺丁公主。

短短二十年,因为有南陆最强帝国的支援,塔兰从一个贫穷小公国迅速成长为在联盟里数一数二的经济大国,靠的完全是一层裙带关系。如果被人发现费尔南德斯与别的女人纠缠不清,还生了一个儿子,盛怒的诺丁帝国说不定会派兵把整个公国都灭了。

听起来似乎有点匪夷所思,但科恩知道被冠有大帝称谓的前诺丁皇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被他灭掉的国家已经排到两位数。即使这位血腥大帝已经退位多年,只要公主一回去哭诉……

越想越心惊的科恩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做法有多可怕。公爵既然敢冒如此大的风险,他一定非常喜欢那个女人。如果阴影公会的那两名杀手真的成功了,贾拉迪家一定会遭到来自公爵的报复吧。我还是把精力投到冒险者考试上算了……

一想白天去找费舍尔的结果,科恩更加沮丧。

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父亲要想尽办法的讨好费舍尔那糟老头。只听说是被流放的晶曜贵族,不就是个炼金院长嘛,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利用价值。

按照父亲的吩咐,科恩对费舍尔提出要要拜他为师,这老头开出了极其苛刻的条件,居然要自己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冒险者考试,否则一切免谈。

“该死的,是谁规定当冒险者还要考试?!”

作为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科恩也只有炼金上有点小天赋,其他的才能皆为零。像他这样的能力,别说是在万中选一的冒险者考试里取得好成绩,就是第一关也过不了。

“不行,我得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混到最后一关。”在寝室来回渡步,科恩苦苦思索要如何应对两天后的考试。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小小的米维拉镇人口突然暴增,参加考试的人从南陆各地蜂拥而至。由于考试地点一向选择偏远地区,加上这一届的考试原本就选在塔兰南部,当公会临时宣布修改考点也没引起太大的争议。

报名的当天,维克多一大清早就赶去冒险公会,发现那里已经挤得人山人海,原本还算宽敞的公会大厅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这次坐在接待席上的不再是俏丽可人的维娜,而是换成了米维拉的名人——阴影公会的分会长埃里克,那颗光头在人群里格外显眼。

埃里克身后站着巴菲,锐利如刀的眼神把每个报名者都看得心惊胆颤。当维克多来到埃里克面前递交报名表的时候,巴菲把视线从人群收了回来,专注地打量站的年轻人。

从头至脚,最后落在胸前的秘银徽章上。

“进阶法师?”

[是。]不卑不亢,维克多目不斜视的使用舌棍做答。

“真是少见呐……”一个无舌者也报名参加,负责第一拨审查的巴菲在心里加上一句。

对使用吟唱和语言为主的神职者与法师来说,声音是无法替代的基础。虽然有无舌者克服了这个天堑,成为了高阶教会职员或大法师,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大部分无舌者都无法逾越不能发声所带来的一系列麻烦,继而终其一生都停留在之前获得的位阶上。

眼前这位,就不知道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

一旦达到高阶,几乎无一例外的,所有法师都会把身心都投入到魔法方面的研究,而无心去考冒险者之证。身为进阶法师,为什么会想要参加佣兵团的见习法师才要的冒险者资格?

[学无止尽。]

维克多将目光投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它知道坐在接待席上的埃里克只是表象。真正的负责人,是那个留着奇怪山羊胡的男人。

在巫妖的直视下,巴菲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出于人类和杀手的本能,他总觉得这名年轻人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是让他本能感到畏惧的。这想法让巴菲对维克多更加好奇,让他害怕……这种形容还真是有点自折身价呢。

“咄!”地一声,埃里克在新填写的报名表上盖了个红戳:“你通过了,伍德先生。去第一组报到吧。”

接过盖过章的报名表,维克多头也不回地走向考官所指的区域。

“盯紧这家伙,我总觉得他是来找事的。”巴菲对埃里克小声叮嘱。

这次的冒险者之证考试绝对不能出差错,毕竟……那一位也参加了。哪怕是无舌者,也不能放松警惕。

大厅的靠墙角放置着一排新添置的木椅,除了一名老者外,其余均是年轻人,三男一女。

“又多了一个……”年龄最小的一名看到有人朝他们一角走来,向身侧的人低声提醒。

没有理会这几人投射到身上的关注,维克多拣了距离他们最远的一张椅子坐下,掏出一份带着发黄的地图,视线散射在不过肘长的皮制卷轴上。

红发少年好奇伸长脖子一打量,发现那是一张塔兰公国的简易地图。

“萨拉奇,不要沉溺于自己的好奇心。”四名年轻人中,有着一头金发的男子柔声劝戒。

“是。”收神、并腿,少年转开视线,再不看一眼。

这一个极少有人注意到的小动作被维克多发现了。虽然目光散射在地图上,不代表它的注意力就全部投在那里。

军队的人……特殊而独特的姿态,让巫妖回想起了一些属于它生前的记忆。

压下不悦感,它再次把精力投入到地图上。

冒险者之证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这个冒险者必须的考试每三年才举行一次,失败者不但要面临长达两届的禁考,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加上每次的主考官的喜好不同,善恶程度也有差异,使得考试的标准每界都有不同。

仔细了解了有关考试的一些资料后,维克多有些担心,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它不知道自己能否一路过关斩将到最后。但为了能进入晶曜学院,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它可不想待在这小镇给费舍尔做免费的徒弟。

虽然来参加的人数有好几千,但真正获得参考资格的,只有十分之一。

报名是第一波筛选,身体不适或能力太低人的在这里就会被淘汰。考试过程中如果死亡数量太多,会影响到冒险者公会的名声,考官们会在正式考试前把没有能力的人涮掉。

被挑选出的考生按照能力强弱被分成三个小组,最强的一组,稍次的二组,最差的三组。每个组之间的数量差距也大,一组总共就九个人,二组有二十七人,三组最多,数量过百。

结束了报名筛选,巴菲宣布给获得资格的考生半天的时间,用来购买考试所需的物品和休息。午饭过后,就起程前往第一个考场。

亡灵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维克多自然也不用去做一般考生的准备,它正在思考刚才看到的怪事。

报名者中明明有一部分能力不错的,却被涮掉,而入选的大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新手,和冒险公会所说的‘寻找隐藏在民间人才’的宗旨完全不符。究竟这所谓的冒险者考试是以什么为标准的?

一双灰色的鹿皮靴出现在视角边缘,靴子的主人正是两日不见的维娜。原本俏丽的脸上布满寒霜,目光也没有以往的柔和。她狠狠地瞪着维克多,表情之凶狠足以已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看你的样子,礼物已经收到了。]在消除达沃任务的当天,维克多花了十枚银币,让街头的乞丐替送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到冒险公会。里面装着一只带血的手指,青色的蛇型刺青让维娜在接到匿名礼物之后就辞去了接待员的工作。

她认得,那是爱玛的手指。

“你这混蛋,居然如此嚣张……”维娜紧握双拳,大有冲上去找他拼命的架势。

[嚣张?我只是正当防卫罢了。杀手对失败的任务目标斥骂他嚣张,真是前所未有的奇闻啊。]

由于冒险公会里没剩几个人,维克多和维娜的‘对话’几乎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除了一直关注它的巴菲。他远远站着,目光没有从巫妖身上离开过。

[维娜小姐,我至今都没有动你,第一个原因是你并没有亲自执行暗杀。第二个原因嘛,你心里很清楚。真正的狼要来了,我觉得把你留给他们更适合。]

维娜面色一白,气得浑身颤抖。

[怎么,你想在这里动手?想想自己的身份,阴影公会的埃里克可还没走哦,若他知道你和你同伴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分会长大人可是比谁都想割断你的喉咙呢。]虽然以它的力量要对付维娜这种角色很容易,但维克多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它拿手的都是邪恶与亡灵类的法术,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岂不是暴露自己亡灵的真面目。

为了掩饰身份,维克多甚至没有亲自动手杀费莉,把她丢给剑蛛就是不想让尸体沾染上亡灵的气息。傀儡尸固然能掩饰不死生物特有的死气,可亡灵法术却无法消除。只要有冒险者把尸体带回米维拉,镇上的光明教会立刻就能查出她的死因。在所附身的‘伍德’身份强硬到连教会都不敢动之前,它不能冒险。

“你最好小心点,在我亲手杀了你之前,别被其他考生干掉。”恶狠狠的抛下这句威胁,维娜离开了。她也注意到了巴菲打量的目光,由于维克多使用的是舌棍,极容易被发现对话的内容,不能久待。而她选择在冒险考试中下手,则是因为考试期间杀人不算犯法。

果然是同伴,头脑都一样的简单……

凝视着维娜离去的背影,维克多冷笑。

无论是费莉,还是爱玛,加上这个叫维娜的女人,就她们这点本事也敢冒充公国势力排第三的杀手组织。

要不是为了引出真正的霜狼,顺便观察晶曜的动静,巫妖早在两天之前就把她连同另一个同伴清理掉了。

一直在关注维克多的巴菲眼见找麻烦的维娜走开,转头瞥了一眼放置在桌上的便携式记时器,魔法沙砾已全部漏完,他向一旁的埃里克微微点头。

同是会长却小了很多级的埃里克立刻吹响手中的银哨,清亮的哨声提示参加考试的考生们,时间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