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醉梦君生忆

更新时间:2019-02-21 22:32:47

醉梦君生忆 连载中

醉梦君生忆

来源:掌中云 作者:汤火火 分类:女生 主角:阮卿竹墨宁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汤火火原创的女生小说《醉梦君生忆》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阮卿竹墨宁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是阮家臭名昭著的废物,人人厌恶,唯独权倾朝野的逸王殿下对她誓死纠缠,倾心相待。殊不知世人眼拙,废物实为逆天神医!他是她的夫,欺他就是辱她,害他就是伤她,人若辱她、伤她,她必除之后快!龙有逆鳞,狼有暗刺,她就是他的命,谁要是动了他的命,他定灭其满门,诛其九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棋呢?”她淡淡问了一句。 昨日虽然没有发卖了听棋,但她还是让人把听棋关进了柴房,饿上两天,那丫鬟嘴上服软快得很,心里却是冒着怨气的,她还就要好好整治一番,顺便也杀个鸡,儆个猴。 “回小姐,听棋在柴房里待着。”她声音无悲无喜,但是神情间露出淡淡忐忑。 小姐一夜之间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完全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阮卿竹闻言,看了她许久,直到见她脖颈上留下一滴汗来,才收回了目光。 开始用起早餐,只是那心情,终究是没那么好了。 用膳完毕,阮卿竹便带着听画一起出门了,经过了昨夜,她深感周遭的不平静,作为漩涡中心的,怎么也得有些自保的本事,要不然,被人阴了也无法反击,只能乖乖受着! 所以一出门,阮卿竹便带着听画直奔百草堂。 阮卿竹虽从小便受冷落,但该有的东西,阮府也不曾短缺,所以这些年下来,积蓄还是有上一些的。 阮卿竹将所有的银子都带出了门,两人乘马车上了街,没多久就到了街角。 马车一停,听画率先下了车,阮卿竹一身白衣,轻纱掩面,只露出一双清澈灵气的眼,一出马车的刹那,顿时惹得众人纷纷望去。 这是哪家的小姐? 姿容气质这般高贵迷人? 淡定地接受那些火热的注视,阮卿竹慢步走进了大堂,迎面而来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一身暗红色锦袍加身,满身浓郁的药草气。 被那扑鼻而来的药草气味惹得一顿,阮卿竹有些讶异地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 这人身上有浓重的药草气味,一看就是多年亲近草药之人。 “小姐,怎么了?”听画见阮卿竹停下了脚步,疑惑地问了句。 阮卿竹收回目光,走进大堂。 “这位小姐,可是来抓药?”台前的药徒见了一身白衣的阮卿竹,立马上前热络开口。 阮卿竹点点头,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药徒接过去一看,看着那纸上列地密密麻麻的药材,满脸笑意一顿,浮上一抹惊讶。 这么多药? 药徒看了眼那单子上的第一样药,顿时就犯了难:“小姐,这其他药倒有,但不知这雪蟾草是何物?” “你不知道雪蟾草?”阮卿竹一愣,一阵玉珠相撞之声响起,带着一阵脆响,一满是皱纹的老掌伸了过来。 “师傅。”药徒顿时恭敬喊了一声。 阮卿竹仰目望去,一满头白发的老者正接过那单子。 老者一扫那药单,眼底顿时闪过一丝诧异。 “雪蟾草……”他目光颇为奇异地看了一眼阮卿竹,转口道:“雪蟾草长于高山悬崖,难以采摘,百草堂中没有。” “那就先拿有的。”阮卿竹了然点头,接着说道:“堂内若有针,也请给我两套,九针之中除了毫针要三幅之外,其他都要两幅。” 一听这话,老大夫顿时一愣,九针,那可是医者才听得懂的行话,难道这姑娘还是个大夫? 药徒点点头去了,阮卿竹坐在一边慢慢等着,听画一脸云里雾里地看着她:“小姐要针做何?府上不是有绣花针吗?” 阮卿竹闻言失笑:“我要的针和绣花针可不一样。”说完便眯着眼朝门外望去。 街上似乎愈发热闹,炙热的阳光照下来,打在青苔石阶上,让人心情也如那骄阳一般,明朗起来。 药徒的动作很快,分门别类的药材立马就送过来了,阮卿竹拿着他手上的那几套针,除了一副毫针是金的以外,其他十八套针全都是银的,她细细看了两眼,心中暗叹:果然不愧是京中第一的药堂。 小厮报了个数,听画一听,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五百两?!” “这不就是几套针嘛?这么贵!” 阮卿竹高挑眉头,看着小厮心虚地转过目光去,才了然开口:“这针打磨地仔细,但却还有分毫之差,想必打磨地匆忙,最多也不过就是三百两,小哥开价五百两,不怕坏了你们百草堂的名声?!” 她清冷的质问声听得小厮满脸一红,掌柜的提过,这针价格便是三百两至多,他看这小姐衣着鲜丽,年纪轻轻,起了些私心,但现在看来竟然是个行家? “小姐可不能这么说……”小厮心虚。 阮卿竹也无意羞辱他,淡淡开口:“最多三百两,可以我就要了。” 小厮连忙呼气:“行,三百两。” 听画目瞪口呆地看着阮卿竹将身上的银子全都递了出去,顿时一脸肉疼。 那可是整整三百两!小姐这么多年存下的所有积蓄啊! 阮卿竹却一点不会舍不得,俗话说得好,贵自有贵的道理,这几套针,随便拿出一套,都比她爷爷收藏的那套针要来地好,至于银子,她还愁赚不到么? 她面色愉快地付了银子,走出堂外。 身后,正包着药的药徒身形一顿,目光望着阮卿竹的背影,眸光一闪。 大街上,人声鼎沸,阮卿竹一路被听画不断的碎碎念念得头疼不已,鼻尖忽然闻到了一股清香,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 清风楼? 听画瞧了一眼:“小姐,这是茶楼。”她还想继续说几句,抬眼就见阮卿竹大步走进去,顿时急忙跟上。 “这儿的茶不错。”阮卿竹叹了叹,刚要寻个位子坐下,就听身后传来一阵笑语。 “这清风楼的茶啊,最是醇香,乔姐姐别心情不好,那阮卿竹不过是个七品小官的女儿,哪里有乔姐姐的身份高贵?”阮卿竹乍听见自己的名字,顿时转头望去。 只见一身白衣的乔双晗在几位小姐的簇拥下走了进来,那面容在其中,如开在花群中的牡丹,艳压群芳。 阮卿竹瞳孔微闪,往后挪了一步,门外却忽然起了阵风,一个照面,阮卿竹脸色的轻纱便被吹落。 那绝美的五官露出,明眸如星辰,白肤若凝脂,黑发如乌墨,一身白衣遗世独立,宛如一个高冷清贵的仙女,看得所有人呼吸一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