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农门小悍妇

更新时间:2019-02-21 22:29:00

农门小悍妇 已完结

农门小悍妇

来源:掌中云 作者:轻语 分类:女生 主角:鱼笑柳曼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门小悍妇》的小说,是作者轻语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作为怪物被研究多年的鱼笑,一朝死去,再次醒来,身在异世。手握灵力,绝世之貌,异瞳黑眸冷看众生。 穷困潦倒,看她咸鱼翻身! 奸人暗害,看她全数奉还! 异能大开,另加外挂种田! 斗恶霸,斗巫师,斗贱女! ...... “你,你这是扮猪吃老虎!” “我本来就是老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木架垮了,鱼笑也狠狠的摔了下来!燃烧了一半的木材滚得远远的,似乎是怕烫着鱼笑。鱼笑躺在空地上,浑身还捆着绳子,在她的周围长出了嫩绿的小草,在燃烧的痕迹下,显得异常怪异。 如果可以,鱼笑甚至想控制植物去扇大巫一巴掌,不过她灵力不够了,刚才调动野草自救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灵力,她现在虚弱得站不起来,再说这么多人看着也不能做得太夸张。 周围村民静了几秒,看着这怪异的奇迹,看着那随风轻摇的嫩色小草,似乎不明白结实的木架怎么会倒塌,不明白地里怎么会突然长出小草。 这是神迹啊,难道是神明在说这件事情不对,不应该烧死异瞳者吗? 村民小声的议论着,有些恐慌有些畏惧,但并不敢说什么,毕竟大巫还没有说话。 柳曼璎终于挣脱人群跑到鱼笑身边,半抱着地上的鱼笑哭泣。 然而两个相依为命的女人,并没有得到同情。人性自私,人们只是害怕,只是恐慌,只是担心会不会天罚,会不会继续洪灾泛滥。 鱼笑一脸平静的看着,村民的畏惧,大巫的失态。 不是说上天选中的她吗?呵! “这……”大巫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 “咔擦!”惊雷一闪。 突然,天象巨变,云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乌云密布! 村民彻底的慌乱了起来!难道刚停了几天的大雨,又要开始下了吗?难道神明对于这个祭品真的不满意吗?之前推倒祭台的青草,现在漫天的乌云。 一滴雨水滴落到鱼笑的脸上,她笑了!这可不是她能做到的,或许上方真的有神明吧!天都在帮她呢! 不管人们怎么恐慌,大雨还是倾盆而下,滴落在烧红的木材上,噗嗤作响! 大雨很快就停下了,仿佛这一场大雨,只是为了给这火热的气氛,降降温! 村民站在大雨里,没有一个离开,他们全都望向中间的大巫,此时每个人的眼里不在坚定,有的只是恐惧,惊慌,下意识的等待着大巫的决定。 大巫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是村民的大巫,她是能沟通神明的大巫。如何不满的她,也不敢在胡来,她信天命,也只能顺天命! 鱼笑在雨水的冲刷下,并没有继续狼狈,洗干净的脸庞美丽异常,望着大巫的眼神似乎在说。你信神,那我就给你神迹! “既然上苍惜命!放异瞳者下来吧!”大巫开口说道,不知为何声音显得苍老了许多! 村民没有人反对大巫的话,多年的听从已成习惯。没有人去深究为什么大巫选中的祭品神明不收!没有人敢去质疑大巫! 只是从此以后,他们知道,这个女孩,这个女孩是神明庇护的女孩! 鱼笑并不想理会这些,她只知道,她终于活下来了! 看着离去的大巫,她还知道,她很记仇! 所有人都离去了,柳曼璎又哭又笑的解开了鱼笑的绳子,似乎是怕鱼笑生气,又说出尖利刻薄的话。 柳曼璎小心翼翼的说道,“阿笑,我们回家吧!” 此时鱼笑才仔细的打量了面前这个女人,柔眼柳眉,薄唇微张。因为过度劳作,才三十几岁的年纪,岁月却在她脸上留下了许多痕迹,即使这样,也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这般模样,都是为了这个鱼笑吧,鱼笑心中一软,扯扯嘴角说道,“柳姨,我们回家吧!” 对于鱼笑这样温情的回应,来不及等柳姨欣慰,开心。 体力不支的鱼笑却晕了过去! …… 鱼笑猛的睁开眼,入眼的是破旧的房屋,是鱼笑和柳姨生活了十年的房屋。她提起的心松了一口气。 她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上辈子的生活。 梦见研究人员常年不断的提取她的血液作为研究。 当然,那些研究人员很小心,她的每一滴血都很珍贵。 好不容易她才找到了结束这场噩梦的机会。她毫不犹豫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看着那珍贵的血液缓缓流淌,鱼笑咧着嘴笑了,她很开心! 她并不是太懂什么叫生活,什么叫感情。 她在实验室里,她不能接触任何尖锐不安全的物品,唯一能让工作人员放心给她的,也就只有书,所以她真的看过很多书,真的很多。 看过的,她都还记得! 她记得,她这算是穿越吧。 …… 鱼笑摇摇头,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她穿越了,她有了新的人生。 她不知道隐隐约约跳得有些快的心脏,是不是在表达兴奋的心情。 她终于脱离了以往噩梦般的生活。 她还好好活着! 怎么能不兴奋! 没有实验室里冰冷的器材,没有牢笼一般的金属墙,没有瓶瓶罐罐的不明液体。 怎么能不兴奋! 打量了一下四周,看起来随时有可能坍塌的土胚房。四周没有任何看起来值钱的东西。 这就是鱼笑和柳曼璎,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吗?可真是有够贫瘠了。 她怀疑这个家里最好的东西,就是盖在她身上的棉被。微凉的夜里,散发着蓬松的温暖,阳光的气息。 鱼笑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心跳也渐渐慢了下来。伸伸胳膊,她很满意,胳膊上也也没有奇奇怪怪的仪器了。 深吸一口气,忍不住矫情的感叹,这是自由的气息啊。她的瞳孔纯粹得犹如此时的黑夜,有些妖异,却意外的漂亮 其实她想得很简单,她只是想活着,不受任何看管,不受任何威胁,舒心自由的活着。 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看,好好活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没关系,她会让一切都变得好起来的。 掀开被子,鱼笑准备下床看看。两只脚刚落地就摔了出去。 “碰”撞到了小凳子上的水杯,一地水迹。 鱼笑疑惑的低头看了看她的脚,酸软无力,就像研究人员为她注射了麻醉剂一样。 这样的认知,让鱼笑脸色有些难看,她在祭天之前落水了,本来就很虚弱。 既然没力气起身,所幸就坐在地上。也不去管水渍会不会浸湿她那许多补丁的衣服。 月光透过窗户,鱼笑清晰的从地上的水迹,看到她自己此时的模样。 十来岁发育不良的模样,不知是不是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看起来有些瘦弱。黄毛丫头这个词能很好的形容她现在的状态。 掀开遮住眉眼的刘海,一双大大的杏眼有些微微凹陷,樱桃小嘴苍白无色,巴掌大的小脸平静得有些吓人。 很漂亮的黄毛丫头嘛! 不得不说鱼笑的神经构造或许真和常人不一样。这样的情景还有闲情一脸平静的研究脸蛋漂不漂亮。 这个时候,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阿笑!”音量不小的一声喊! 柳曼璎跑过来,一脸惊喜又心疼的看着摔在地上的鱼笑。赶紧上前小心的把鱼笑抱回床上躺着。 柳曼璎很瘦弱,微红的眼眶看起来似乎哭过。抱着谈不上什么重量的鱼笑,也有些吃力。 “阿笑,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过于激动的柳曼璎,紧紧的抓着鱼笑的手不肯放开,似乎放开鱼笑就会消失一样。 “阿笑,怎么不说话,有哪里难受吗?摔到哪里了?” “我没事。”鱼笑开口简单的回应。 这样太过亲热的接触,让鱼笑有些不习惯,微微皱了皱眉。 看见鱼笑皱眉,柳曼璎赶紧放开手,常年面对敏感容易发脾气的鱼笑,柳曼璎有些小心翼翼。“阿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想吃点东西吗?要喝水吗?” “柳姨,我没事!”看着明显不放心的柳曼璎,鱼笑想到了快被烧死时,柳曼璎的眼泪,还是顺从的按着记忆叫了一声柳姨。 不知是鱼笑的平静,还是鱼笑漆黑的眸子。突然触动了柳姨的神经,她勾着嘴角微笑,却又无声的流着眼泪。 阿笑这次醒来,没有发脾气,没有委屈,没有吵闹,柳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不免心疼,想来这孩子这次真的被吓到了! 在鱼笑看来,柳姨这样的表情委实有些怪异。 “阿笑乖,都是姨没用,我们很快就有银钱了。姨就去镇上给你请大夫,买你最喜欢的吃食。” 桃溪村的村民世代种植药田,普通的头疼脑热都会自己处理,严重一点的病症,就只有找大巫了,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巫医,大巫的地位可想而知。 所谓镇上,其实要翻过三座大山,除了个别的学子,求学而出,村民们几乎一辈子也没有出去过,因为他们不想去探究山的那边有什么,老实且封闭的生活着。 柳姨轻轻的拍着鱼笑的手背,安慰着鱼笑,眼泪一直无声的流着。反正阿笑看不见,没事,哭过就好了,她不能倒下,她还要照顾阿笑。 “为什么哭?”鱼笑很疑惑,并不明白柳姨哭什么。 她伸出手接下一滴泪水。她记不清她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或许是从来没有。 柳姨却愣住了,就像播放碟片的时候卡住了,表情夸张的定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伸出颤抖的手,在鱼笑眼前晃了晃。 “你……你……你的眼睛,能看见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