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睥睨天下尽妃颜

更新时间:2019-02-21 22:28:28

睥睨天下尽妃颜 已完结

睥睨天下尽妃颜

来源:掌中云 作者:锦鲤 分类:女生 主角:安木槿君临天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锦鲤的原创小说《睥睨天下尽妃颜》,主角安木槿君临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现代王牌特工,制丹药修念力,虐渣男,骑庶妹,斗妖神成为天下帝姬;他是紫雄大陆最尊贵的王,睥睨天下无人能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说好的平等交易呢?怎么就全被他吃抹干净了? “诶诶诶,别咬我!” “诶诶诶,别钻我被窝啊!” 某王眸色如水:“上来,自己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子的手中起了一个空气漩涡,能够防止屋外人的神识穿透禁制察看,伪装出中年男人的声音怒喝道:“滚。” 与此同时,一个巴掌打在安木槿浑圆挺翘的雪丘上。 “嗯啊……嗯……嗯嗯……哦” 安木槿随之发出一长串娇媚不已的呻吟,心中空虚更胜,忍不住往男子身下蹭,虽然脑子被情火烧得糊涂,心中却形成一个棒状物的印象,只有那个才能解救自己。 门外人听到安木槿的呻吟,只觉得酥麻到了灵魂里,光是听声音他就忍不住石更了,可以想象屋内战况之激烈,醉逍遥果然名不虚传,竟然比自己见过的顶级美人还高上十倍。 打住,不能再想了,主子还没找到。 “打扰了。” 门外人苦逼地念着加强版清心诀,只能委屈自己的小兄弟了,留下一两黄金告退。 安木槿脑子里烧得糊涂,根本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事,一双皓腕死死吊在男子宽厚结实的背上,呻吟不止。 男子刚毅俊美的脸崩得越发冷艳,脖子却开始胀红,那红色还蔓延到了耳根,轻咳两声,将安木槿从身上扯下来往床上一放。 随手一指,一道金色剑光从指尖发出,穿透王胖子眉心,王胖子随即化作了烟灰,好霸道好厉害的剑气! 安木槿单手凭空一抓,指间出现一颗墨绿药丸,“吃了它。” 说话间将丹药放入安木槿唇中,感受到手下红唇的软糯忍不住地按了按,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手。 丹药入口即化,不过几息时间,一股清流从安木槿喉中开始奔向全身,洗漱过燥热骚动。 很快,安木槿的神智回笼过来,坐起身,就看到床前披着黑裘的男子,向她道:“怎么了?” 男子一头柔顺的头发,身材伟岸壮硕,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眸子如浩瀚星辰细细注视着安木槿,但眼中又如漆黑一片的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两人四目相对,安木槿心中不禁一颤。 此人身上带着无限的威严,眼神中透着难以抵挡的杀伐之气,睥睨天下的霸道和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让人不得不来不心生敬畏。 一想到自己刚才春.药发作,在这男子身上的作为,安木槿就觉得臊得慌,但是这股羞涩之意,很快被她平复。 作为现代王牌特工,她可是以无节操收满天下美男后宫著称,怎能在此时露怯。 安木槿诱人的红唇漾起一个另人目眩的笑容,一根青葱雪指撑起脑袋,星眸微睨,那姿态配上仙气容貌,简直像是女王驾临,通身华贵气度之下,连红纱装扮都没了先前的妩媚性感,变得尊贵无匹。 “谢公子相救。” 想到自己眼下处境,这么一个陌生男人,对自己却比那些美名其名曰家人的东西更好。 家里是狼窝虎穴,这一次能够下春.药把她丢到醉逍遥来,下一次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 换了她的灵魂芯子也难以预防,毕竟是修炼世界,凡人的计谋策略力量再大,没有一个靠山依靠的情况下,失去性命不过是念力强者一个念头的事情。 虽然这具身体是公认的废材,十八岁还是零念力,十四岁的安沫已经是人境三阶带金属性了。 听起来两人只是三阶之差,可是这三阶…… 记忆中的念力体系,天地人三境,每一境都是十阶,进入天境六阶就能不老不死,到达顶级的念力修为拥有千载寿命不说,还可随意往来于三界之中,搬山倒海不过弹指间的事。 安木槿看这神秘男子,能够抵挡住自己美色.诱惑,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做到君子风度,没有趁人之危,毕竟她是一个大大的废材啊,可见这人心性家教都是极不错的。 道谢时,安木槿也就下了床,星光熠熠地眸子中流露出一丝柔弱,行了一个标准的万福礼致谢,一举一动雅韵天成。 “多谢公子相救,不知公子名讳?” 而黑衣男子并没有回答,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深不见底,让人猜不透摸不着。 “你呢?” 安木槿心中一跳,敛起长眉道:“安侯府嫡长小姐安木槿,你呢?” “我?呵呵。” 清脆却又不失威严的声音裹着飘渺云意,不食人间烟火…… 安木槿很好奇眼前的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然而他这样是显然不愿意回答,她自然也就不好再问。 安木槿心弦一颤,抬起头来,男人已消失在空中,正如他来时一般,不带任何痕迹…… 连王胖子的尸体也化作青烟消散,如此修为,至少也是人境八阶了。 既然黑衣男子已走,此地不宜久留。 安木槿按照原身之前的记忆,朝着安侯府的方向走去 —— “主子,你真的在里面!” 方才长青一直找不到他家主子,但总觉得晃眼是见黑衣男子进了这屋子,于是他就一直在屋外徘徊着,结果他家主子真的是从里面出来的。 然而…… 刚才屋里的一切,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听见自己的护卫这样说,黑衣男子斜长的剑眉微微一皱,脸瞬间沉了下来。 “奴才什么都没看见。” 是啊,本来就什么都没看见,他只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啊。 里面那动静,就让他这个在外面听的人,都觉得火热撩人,更别说是里面的翻雨覆云了。 长青跟在黑衣男子身边多年,男子常年不近女色,就连皇上要给他纳妃都屡次被拒,而这一次他家主子不仅近了女色,还搞出这个大的动劲,长青很好奇这里面的女子到底是怎么的独一无二 —— 看着这一路的小摊小贩,各自吆喝着招揽生意,看着街上行人脸上满足的神情,安木槿很肯定,这个在紫雄大陆,名叫古平国的国家很是繁荣昌盛。 至于安侯府门前,在门外站着的管家见她回来了,瞠目结舌的盯着她,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他才听安沫身边的婢子说,她们已经让人把她先奸后杀,怎么这人又回来了,还一身的狼狈样子。 要知道王家公子可是这瑞京城里出了名的大色鬼,哪个女子在他手上能逃过劫数,特别是像安木槿这样的废材,更是一万个不可能。 “大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见着管家这样大的反应,安木槿不禁暗暗觉得嘲讽可笑。 “我怎么可能不回来呢?我死得这么惨,当然要找你们索命啊。” 安木槿一字一句说得真真切切,她面无神色,语气却是无比的郑重,即使她声音很轻,却让人更觉得骇人。 管家惶恐的看着她,不知作何是好,最后只能看着她一袭修长优雅的身影大步流星的进入安侯府的大门。 “什么!安木槿回来了?” 听着守门家丁的通报,安沫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放下手中的莲花茶盏,立刻起身朝着大门方向匆匆走去。 一个落在王胖子那样的禽兽手里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活着回来,这不可能啊。 安沫刚走到庭院中的院门前,就看见安木槿仍然是那一身风尘颜色款式的一群,但神色却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若无其事。 “你不是死了吗?” 安沫细长的黛眉轻轻一挑,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愤怒之色,她想尽办法想要她死,她竟然又阴魂不散的回来了。 见着安沫这样,安木槿脸上露出了一抹如木槿花一般灿烂的笑容,天真无邪,纯洁美丽。 “好三妹,求求你放过我吧!” 安木槿本就是个美人胚子,笑得自然好看,但是眼神中还是带着以前的呆滞且愚蠢的目光。 安沫见她还是一副懦弱的样子,心中的担心和忌惮也少了几分。 她眼珠子一转,本是带着诸多复杂表情的脸上,挂上了虚伪的笑意。 “竟然大姐平安归来了,的确值得庆贺,不妨三妹带你去一个地方如何?” 说着安沫便笑眯眯的走到安木槿的身前,拉着她的手准备将她带走。 别说是安沫了,就连安沫身边的婢子们都带着笑意,像是要等着看一出笑话一般。 安木槿自然是知道,这后面一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她,她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死去了的废物傻子了,也就不会再被她骗着。 “三妹,我可不去了,我身上疼得很,我想回去美美睡一觉。” 安木槿故意在脸上挂出了困意,撅着嘴傻乎乎的开口。 “睡什么觉啊,等咱们去了再回来睡好不好。” 面对眼前傻乎乎的安木槿,安沫也拿出来一丝丝的耐心,对着安木槿哄道,面上仍是带着笑意。 “我就是想睡觉,哪儿也不想去。” “……” 经过两人一番拉扯,安木槿仍然不愿意跟着她走。 安沫此刻也已经失去了耐心,她狠狠的瞪了安木槿一眼,眸子里带着威胁和恨意,接着有轻瞥了一眼在周围等待吩咐的家丁们厉声喝道。 “你们给我把她绑到地牢,干脆喂铜梵兽得了。” 语气中的愤怒可见一斑,这府中除了安侯爷夫妇,就是安沫最大,谁让她得宠呢。 “是。” 家丁们连声回应上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想要压她?再不是,她安木槿好歹也是这安侯府中嫡长小姐吧。 “慢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