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离落红颜未醉

更新时间:2019-02-12 10:48:18

离落红颜未醉 连载中

离落红颜未醉

来源:掌中云 作者:瓦猫 分类:女生 主角:云锦绣冷严萧 人气:

完结小说《离落红颜未醉》是瓦猫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锦绣冷严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废物!背着本宫,你究竟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一个耳光,她被打的口鼻出血,渣姐趁机加害,让她一命呜呼乱葬岗!再睁眼,锋芒乍现,浴火归来!渣男前任带着丹药新欢欺上门,她嗤笑:“这种垃圾,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一纸休书,甩在他脸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逆天萌宠威震百兽,通天神器震慑九天!丹药在手,医决我有。踹你鬼哭狼嚎,哭天呛地!抽你薄情蛇蝎,矫情狗男女!只是……她如此强悍,还有人不要命的黏上来?“听说你把我睡了千万遍?你想怎么死?”他绝色狠厉,一朝苏醒,反手将她扣进怀里。她横眉冷对,银针对准他的某处:“听说你背着我出了轨?你想让我怎么弄死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香荷眼底露出阴冷的嘲笑,只要云江彻底废掉,云家滚出凤鸾城,她倒要看看,云锦绣这条咸鱼,该如何翻身! 不仅仅她,无数嘲讽,鄙视的目光,如针一般,刺到云家众人身上。 还真是没用啊,赚不到钱却只能用自己的手臂来抵,云家这下子,是彻底废掉了! “这个够不够?” 清淡的声音突然响起,云江下切的手倏地被人抓住。 一个小玉瓶出现在众人视野,那玉瓶成色普通,小小一瓶,十分不起眼。 云江身子一颤,蓦地睁开眼睛:“锦绣……” 云锦绣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并未多言,只抬起眼睫,凉凉的看向苏香荷。 苏香荷不惊反笑:“锦绣,小玉瓶可是不够的,当然若你这里面装着稀世珍宝,就另当别论了……” 苏钲眼底滑过一丝阴鸷。 那小废物还是忍不住,将归元丹拿出来了吗? 归元丹乃是三品丹药,有聚气凝华之效,今天这场戏,总归是没有白演! 苏香荷亦冷笑起来,只要归元丹出现,云锦绣就死定了! 众人越发的不屑,这个废物,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哈哈哈,里面不会是装着仙露琼浆吧,废物!赶紧打开!我们等着大开眼界呢!” “嘿嘿,说不准是颗价值百万金币的高阶丹药?” “丹药?这个废物若拿得出丹药,我就现场表演吃翔!” 苏家鉴宝师神色轻蔑的将小玉瓶拿了起来,漫不经心的打开玉瓶,向瓶内看去,接着猛地睁大眼睛:“这是……丹药!” 全场哗然? 丹药? 真的是丹药! 不可能! 一个废物手里怎么会有丹药? 众人的神色瞬间精彩,尤其是那个说现场表演吃翔的。 苏香荷故作吃惊道:“难道是严萧哥哥休妻时的那颗……” 冷严萧脸色蓦地阴沉下来,云锦绣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拿出这枚丹药来让他难堪! 苏钲心中笃定了似的给那鉴宝师使了个眼色,冷冷笑道:“就算是丹药,也抵不了一百万金币,不过丹药却是稀有之物,云江,你若当着众人面从我胯 下钻过去,此事便一笔勾销,如何?” 一语落,全场哄笑。 胯 下之辱自古便是奇耻大辱,这云江若当真钻过去,云家祖宗的颜面都要被丢尽了! 云家众人更是白了一张脸,只觉那一刹,每个人的讥笑都像是个响亮的巴掌抽在脸上,火辣辣的。 云锦绣冷眼看着苏家一众人丑恶的嘴脸,隐约的察觉到,前面,有着更大的陷阱。 云江身子颤抖,眼睛血红:“士可杀不可辱!” 苏钲冷笑:“既如此,行鞭刑!” 云江脸色大变:“你们要干什么?” “云伯伯,云凌打伤了苏家子弟,还放火烧了药草堂,如此恶行,不教训一番早晚成为世间祸害,爹爹不过是替您管教一下罢了。”苏香荷掩唇娇笑。 云江尚未反应过来,便听一声惨叫传来,惊恐看去,云凌身上已然出现一条血淋漓的口子。 血光四溅,皮肉翻卷。 云修再看不下去,大叫着:“住手!我爬,不要再打了!” 那鞭子缀满了倒刺,加持了武力,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血光四溅,惨不忍睹! 云修老泪纵横,这孩子父母去的早,他失去了儿子儿媳,如何能再失去自己的孙子? “这孩子就算有错,也轮不到你们来教训,我自卸手臂还罪便是!”云江脸色狰狞。 苏钲冷笑:“我们也非不通情理之人,你们既然拿出丹药,便不必自废手臂,云江,你还不钻过去?” 周围人跟着起哄,讥讽铺天盖地砸来。 云江明白了,苏家根本就是想羞辱云家,哪怕他们拿出一百万金币,也会面临同样的羞辱。 看着刑架上血淋漓的云凌,云江缓缓的捏紧了拳头,悲凉涌上心头,他目露绝望。 天要亡云家啊! 云江身形颤抖。 不知道要挣扎什么,可他如何能看这些孩子受委屈? 自尊,不要也罢了! “我爬……” “大伯!”云凌目呲欲裂,嘶声大叫! 苏香荷只觉一阵阵的畅快,眼见云江还在犹豫,心中一狠,突然出脚向云江小腿骨踢去。 云江仓皇之下,竟然中招,眼膝盖一弯,就要跪倒下去,可下一刻,身子突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量轻轻推开。 正等着看云江出丑的苏香荷,突然意识到不对,下意识的后退,可下一瞬,一道身影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眼前,紧接着锥心刺骨的剧痛陡然传来! “啊——!” 惨叫划破喧哗,现场陡然凝滞,接着陷入诡异的惊怔中! 刺入视野的是,森森的白骨——那是苏香荷的腿骨,生生的自肉中刺了出来。 而云锦绣一脚踩在那条断腿上,风扬起她垂落腰间的长发,额前刘海吹散开来,露出那张白皙的,沾着几滴鲜血的小脸,冷幽幽的眸子,寒潭似的直直看向同样震惊的苏钲:“以命换命,公不公平?” 寂静。 所有人都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只能僵硬的看着。 谁都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就连离苏香荷极近的冷严萧都没能发现。 云锦绣是个废物啊! 她怎么可能一击就断了苏香荷的腿? 这、这不可能! 可眼前血淋漓的一幕,就算难以置信也不得不相信! 苏香荷已经痛的快昏厥过去,她惊惧的尖叫着:“严萧哥哥,我好痛!” 冷严萧倏地回过神:“云锦绣,你……” “滚开!” 极度不耐烦的,云锦绣甩了一句。 冷严萧脸色倏地难看到了极点. 苏钲终于清醒过来,待看到腿骨已断的苏香荷时,暴怒几乎让他失去理智:“孽畜!本候命你马上放开香荷!” 云锦绣不松反将指尖对准了苏香荷双目:“放了云凌,否则,弄死她!” “你敢!”苏钲爆喝! 云锦绣扯了扯唇:“试试?” 指尖又近了几分,苏香荷惊恐的睁大眼睛,此时此刻,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云锦绣周身弥漫的杀意。 不可能…… 云锦绣自从伤了经脉,就变成了废物,一个废物,怎么可能一击折断她的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