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极品小冤家

更新时间:2020-03-15 11:31:25

极品小冤家 已完结

极品小冤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称象 分类:女生 主角:玄舞权筱柔 人气:

《极品小冤家》为称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不管以后如何,至少这一刻,他们俩很幸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厅的时钟嘀嘀嘀嘀的走着。洗手间传出有人冲凉的水声,涑簌簌,门突然打开了,玄舞穿着睡裙披着外套走出来,现在是晚间十一点多,一整天没吃东西的玄舞进入厨房,拿出2打包辣白菜包面煮。泡面的香味很快弥漫整间房间,嗅到香味的端木均表从药房沿着香味来到厨房的桌子上,玄舞放了一大碗面在桌子对面,端木均表二话不说马上狼吞虎咽吃完它。玄舞吃了两口看着他一动不动,上辈子是饿死鬼吗?吃的这么猛,那么烫的汤也喝完了,这下很满足的拍拍肚子,也是吧,今天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还一口气打了那么多人,回来还给自己做了一个看似简单的手术,是很累很饿了。“干嘛老是盯着我,你的不吃了吗?”端木均表坐直了身体看着玄舞。“没,没有”玄舞马上恢复表情,继续吃了两口。两人突然沉默了,端木均表见这个气氛挺尴尬的,看了看玄舞,见他的衣服换了,突然找了个话题想和她聊聊,“你的伤口不能碰水啊?”“放心,防水的胶布不会怎样的。”玄舞理智气壮的说,“好,好,”端木均表有种有话要说却说不出口一样,点点头不敢直视玄舞,玄舞见他这个表情,直接表明了,“有话就直说吧,想知道什么?”端木均表已经静下心,想着玄舞给那个站在背后给他一刀的人,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双倍奉还,口气是那么狠,是她真正的本性吗?还是,她纯碎是讨厌这一种人。“你是怎么知道,天籁”玄舞看着端木均表这一张严肃认真的脸,真的是小看她了吗?黑势力最大不就是是紫竹帮,紫竹帮最大的劲敌不就是天籁,看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呵呵,天籁,这么有名的黑势力之一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是问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帮,是怎么知道人就是天籁的人?”端木均表看玄舞的答案不是自己索要,在一次激动的看着玄舞。见他如此认真,玄舞也不想在逗他,也认真的看着他“想知道吗?”“什么?”端木均表见玄舞认真的表情真是是畏惧三分,看来她身上真的有很多部位人知的秘密。“紫乔云的父亲不是病死的,是一种慢性毒药,发病很慢,病人本身每天会有发病一次,就像有上万只蚂蚁在样痛苦,而我们知道就是病人病的很重。时好时坏,医生也查不出的,就是一种罕见的病,支持的住的话可以活多两年,不行的话就半年不然就是一年,不会多了,”一旁的端木均表听得有点晕了,知道天籁和云的父亲有什么关系???一双眼睛瞪得比平时还大,看着玄舞,“很好奇吧,我知道天籁和紫乔云的父亲死有什么关系”端木均表点点头,看着玄舞,玄舞继续说道:“下毒是为了把紫竹帮最大的首领给免掉,接着进行黑势力最大的首领的位置,天籁最想不到的就是为什么紫乔云会那么厉害,即使他爸爸不行,他同样可以把紫竹帮撑下去,还是黑势力第一”“因为我认识天籁的头,农心。”玄舞说到农心,口气放狠许多,看来也是和对方有仇一样。端木均表见状,马上问道“我是知道农心,怎么?”“他的名字就是和我现在最喜欢吃的泡面一样,认识他就是在超市买泡面的时候,那个家伙竟然和我抢我最爱的辣白菜,”玄舞说着拳头握的很紧,看来辣白菜对他很重要啊,一旁听的端木均表听到为了泡面而生气,真的是超无语的。马上鄙视了玄舞一眼,用鄙视的口气看他说她,“俗。俗,俗。”“什么?”玄舞看了端木均表一眼,竟然说她俗,那里俗了,端木均表见玄舞会因为一个泡面的名字生气,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不就是泡面吗?和你认识他,然后和云的父亲有什么关系”“就是因为他,我才调查他,才知道这个,你不懂吗?亏你还是紫乔云的兄弟是他父亲半个儿子,他的死的那么冤了,你还说我俗,不是我今天大发慈悲告诉你,估计你这辈子都不知道,还有,天籁要杀你,不过就是要引紫乔云投降,要知道,农心就是最会把人家最懦弱最害怕那一面拿出来用,这一点也是我研究出来的”“你研究还是真是仔细啊。”端木均表觉得玄舞说出的话信度很低,还是不太相信。玄舞看人的心事是很准的,知道端木均表不信她的话,也只能表示无语了,端木均表应该是觉得我是因为泡面才去调查农心,其实,他要是在认真点我会告诉他,这种慢性药不是说要买要有就能得到的,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哪里我,农心为什么会有,是我和他换泡面的给的,这个白痴。“好了,送你出去,顺便把我的车带回来,走”玄舞自我分析完,马上起身像停车位置去。很快车又在这条左拐右拐的道路转,十分钟左右,来到了市中心的酒吧停车场内,端木均表把玄舞卸下后,把车拐去了紫乔云家,表面上觉得玄舞的话不可信,这个毕竟也是自己帮个爸爸的生命,怎么也得和紫乔云说,云的分析很强,说不准可以算出什么来。玄舞一到停车场,刚刚启动锁,后面却出来了一大帮人。站在最前的是头儿,一个高大威猛,脸上有道疤很浅,不仔细看都不知道,凭气息都觉得不是很友善。玄舞真要看车门的时候,转了个身,是农心,天籁帮。“听说你今天帮端木均表挨了一刀啊,怎么?你们是……“农心一幅嘲笑玄舞的样子,虽然认识玄舞,但他并不知道玄舞真正的身份,只是觉得就是个小女孩,单纯的高中生,富贵子弟的大小姐罢了。“今天,没有要和你抢辣白菜,什么风给你催来了“玄舞回答农心的话,说句白的,连紫竹帮都怕的负能量,看来这个天籁是没有去好好打听他本人吧。“干嘛要插入我们中间”农心一个激动,一手掐住玄舞的脖子,没有是农心做不出来的,即使是将玄舞给绑架了,他都敢。玄舞见这个动作好熟悉,好像上次才给端木均表这样掐住吧,怎么那么喜欢掐他的脖子,是没被掐过还是真的以为她好欺负,玄舞依旧好似面不改色,邪笑一下,好气的说道“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放开你的脏手”“什么,口气这么拽”农心沙湖加深了力道。玄舞依旧是单手握住他的手腕,慢慢使劲,把农心的手扯了下来,紧紧抓着不放松。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虽然矮了点,但还是令农心发寒,手腕慢慢给农心带来疼痛,他想扯下玄舞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扯不下拉,玄舞是哪里来的力气会这么大,一个大男人也不能那他怎么样,农心的手下见自己老大被一个看似弱小的女人紧紧扣住,竟胆怯的退后几步,玄舞瞄了一眼后面几个人,这下还真讽刺农心道“看来你的手下挺会做人的嘛,见自己大哥被抓,个个都不敢轻举问望重啊”“赶快给我放手,你这怪人”农心咬咬牙,还是不能解脱。玄舞狠狠将农心甩出去,后面一群的手下马上接住农心,玄舞不禁笑了笑,农心不服气的站直身体,拉正衣服,对玄舞再次走进,气势汹汹的两拳鲁莽的直接上去,谁知玄舞左躲右闪躲过了,还是笑着农心,摇摇头。“有种单挑,不要光躲。”农心真是个急性子,就是这么沉不住气才会老是输。“躲,呵呵呵呵,这么没有水准的拳手是往哪里挥啊”“你,·······”农心被气得谁不出话。玄舞以最快的速度瞬间闪过农心的眼前,一下进了自己的车里,拉下窗,对着农心嘲笑道“下次要找我,记得要带几车辣白菜给我啊”农心还没来得及说,玄舞的车一下飞快的开了出去,剩下车尾的排气给他们几个嗅嗅。来到紫乔云家的端木均表已经把刚才所有和玄舞发生的事和云说的一清二楚,反应很大的紫乔云一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什么,农心那个卑鄙小人”“别激动,云,我重点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玄舞那家伙会知道,是怎么知道的?太多可疑了。’“从她开始知道紫竹帮最畏惧的负能量开始,她的话不得不信的”云慢慢坐下来,在这个空无有一人的公寓里,三百多平方的公寓里,紫乔云的声音还是回荡着。“她是为了一个泡面的牌子而去调查这个人,不觉得可笑吗?这话也真?”“均表,可能就是那个泡面,才让她那样也是有可能的,玄舞这个冷人捉摸不透的女人,在学校是势力是多么大,他知道我父亲已经过失,她知道一感觉就是天籁的人要抓你,这绝不是简单人会知道的,还有负能量,还有她有说过,她后面的那股力量,不要逼她启动,不然她可以铲平紫竹帮,就不要说天籁了”端木均表仔细研究紫乔云的话,,慢慢深入分析,还是听了云的话,端木均表才能给玄舞疑心,不然真的很难去怀疑一个会为了泡面的牌子去调查一个人。“你有问玄舞,为什么有那种药吗?是在哪里到的?”紫乔云不会放弃任何关于自己父亲的线索,即使是假的也要天调查真相。被问到这个问题的端木均表瞬间愣住,轻轻摇摇头,“没有,我觉得那个理由很荒谬就没有搭理她了”有点失望的答案,紫乔云原本绷着眉头更加紧了,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拍拍端木均表的肩膀“没事,下次再问问好了”看着紫乔云失望是表情走出大厅,回到房间,端木均表也跟着失望着,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想着如何帮云分忧。是的,紫乔云的父亲对他真的影响很大,现在在英德看来不是单纯调查出谁是真正的校长,而是先好好调查这个叫做玄舞的学生会会长,是事情的巧合还是她根本就知道的,她到底是知道多少,她是怎么样的人,谁才是她最信任的人,因为她的敏感度很大,一眼便可以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会随便相信谁的人,只有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才可以知道更多,唯一知道就是她现在对一个叫做权筱柔的格外爱护,可以知道她认识她并不是很久,估计也是刚开始,能不能让紫乔云利用到还不知道,因为这个单纯无知的女孩还不知道真正的险恶是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