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她遇见她的国

更新时间:2020-01-13 18:03:21

她遇见她的国 已完结

她遇见她的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何媚 分类:女生 主角:明白俊 人气:

主角是明白俊的小说《她遇见她的国》此文是何媚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自古红颜多祸水,每个人都希望有着自己的知己。人生如能有一知己,此生也就无憾了。但茫茫人海,想寻一知己也是十分困难的。但她却跟其他不一样。她究竟有着什么不一样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大汗,瞧来我是捅了个大纰漏了。情急之中我立马把话茬主导权踢回给了纳兰文博:“纳兰老大,你出外修行了六年确信到过不少有趣的地方吧,你给我们讲讲吧。”

纳兰文博竟然不接招,还忙不迭推讲道:“也没什么需要讲的。”

眼瞧场景又冷了下来,我心里焦急,于是乎做出格外夸大的惊讶神情,尖声道:“怎么可能什么也没说呢,一定是你不愿意讲是不是,是不是!”

我认账我是展现得有那么一点过于夸大,在座各位都全部都脸上无法忍受得了的掩住耳朵,上官鸿飞飞道:“行了行了,你别叫啦。二师哥,你就快说说吧,不然她得吵死了啦。”

“好吧,那讲些玩意儿呢,令我想起来啊。哎,有了,就讲讲我刚到山下那年在虢国观夸父祭的事吧。那时我正经过虢国国都金乌城,那庆典的场景甭提有多盛大了。第一天,虢国皇亲领着百官于临古寺向如来祈福和祭祖,盼望他们能庇护虢国吉祥如意、黎民生活安乐,临古庙外也被黎民围得人山人海,祈福之声震彻云霄。接着是男娃跑马大会,任何二七以上四十以下的男子都可参与,至后的胜者会得到皇亲丰厚的赏励。紧接着是女子孔雀舞秀,年纪悄悄的姑娘都可以全身力道以赴,据讲最优异的往往会被皇亲瞧中。再下来是全城庆典,晚上还能有篝火派对,前一些日子跑马大会和孔雀舞秀时瞧对了眼的人们还会伺机互相交换信物。”讲到这儿,纳兰文博开心自得起来,“那一日晚上上我收到了几个姑娘送的香囊呀。唉,哪个令我这样有吸引力呢。”自得之情溢于言表。

听了这番话,我心下明朗:第一日是正经八百的拜神,紧跟的是男女看亲大会,至后一日是相亲结果汇报演绎。恩,一定是特别有味。于是乎我雀跃道:“夸父祭是在什么时候啊,我们不就在虢国吗,你们领我去瞧一瞧吧。”

西门吹雪拍一拍我的头,道:“夸父祭是在八月的前几天,到山下三十里便是虢国的第二大城幽冥都,尽管拜神的隆重不比国都,不过后一些日子的活动倒也哗闹非凡。我们不可以领你去,八月半便是老师的寿辰,我们一定待在山谷做预备,其时能有各路豪杰来贺寿,我们不可以丢了雪狼谷的薄面。”

即便这样不可以领我去,还告诉我离我不远的地方立马就将过节了做什么,不是有意吊我胃口吗。我不依不随随便便放过,继续要求他们领我去玩。

这时,做到边上始终不吱声的宇文春木水大喊了一声:“我还没有烧饭呢。”讲着跑了出来。

纳兰文博立马从床的上面跃了起来:“他那么折腾确信赶不上干好,我得去帮帮他。”讲着也到外面去了。

上官鸿飞飞口里喊着“我也来协助”也去了。

我将目光移向西门吹雪,西门吹雪笑呵呵道:“白门,老师讲我伤情恢复之后还得静养一会儿。唉,的确是遗憾啊,若是不病我一定领你去。”

的确是个阳奉阴违的玩意儿,我白了他一眼也离开了。呵,用过饭之后我继续磨,不达意图不能罢休!

下午,雨顿了,气候却没完全变好,空气奥热。

我没精打采地倒在云游斋的藤榻上,要死不活。

方才用过饭后我费尽心机游讲上官鸿飞飞和纳兰文博这俩个比较适宜领我去观夸父祭的人,可任我怎么游说,他们仍然不为所动。眼看着外出无望,我心目中的那股不畅快更甚早晨——现在的我是怀挽盼望又倒霉盼望落空,这一种情状对人的报复一般均是比较强烈的。

那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我依旧没精打采地倒在云游斋的藤榻上,要死不活;宇文春木水蔫茄子一样地漂了进去,顶着一张菜色脸,俩小眼眸紧紧注视我。那时候我还没有感受到他会是我的上帝,瞧见他这鸟样子自然令我非常不爽,自然,任何一个平常人瞧见他这一个鸟样子应当都可以不爽的,况且我心情还格外非常坏。我是这样冲我的上帝吼的:“宇文春木水!你有屁就抓紧放了,不要紧就立马从我前面消逝!”

我的上帝没那神通,平地消逝的活计干不来,所以只能选择前者。他开腔道:“白门好姊姊,我有事要和你商讨,仅仅是方才看你非常心烦的样子,始终都不好意思开腔。”

我站起来就将走:“那么我麻烦你绝对别好意思,不在乎是什么事我绝对是帮不上忙的。”

宇文春木水跑过来紧紧扯住我,鼻涕眼泪都下来了:“白门好姊姊,你现在对我怎么这样淡漠啊,曾经你可是山中对我最好的人啊”

你瞧,这件事情儿的确是不怪我,我就是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猜到我的上帝会是这样一幅怂样啊。瞧他哭得难过,我也想哭鼻头了:死狗日的竟然把鼻涕眼泪都揩我身上了,反正衣裳用不着你洗是的吧。我头疼不已,用劲地把他从自己身上拉开,可他又立马扑了上来,发现来硬的难以开溜,我只能安抚他道:“不要哭不要哭,好姊姊就是心情有那么一点不怎么好,不是有意冲你动气的啊。我不到外面去了,我就在这一个地方听你慢慢讲,行吧?”

一轮软话后来哄得他停止了啼哭。于是乎,我又坐回了藤榻上,宇文春木水抽呛着拽了张板凳做到我边上。我讲道:“你有什么情况就讲吧,我洗耳恭听。”有了上一回的阅历,这一回我早已干好了慷慨赴死的预备。

宇文春木水开腔道:“我想让你替我……呃……替我出出办法……呃……该送什么给老师做寿辰礼品。”

我一听,感受到宇文春木水无聊透顶:“嗨,我还认为多大的问题呢,随便送些玩意儿不就完了吗。”

“那可不行,这就是老师的古稀之年啊,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送个玩意儿哪怕。”

我又给他出办法:“你不是非常专长烧饭吗,那么就做个精致点的菜行啦。”

宇文春木水又是一阵晃脑,把我的办法给否决了。他跟了他老师这么多年了也不明白该送什么,我又为何会明白呢,所以俩个计策被否决后,我一拍藤榻把手道:“别送了!”

经我这一骂,宇文春木水娘们儿似的哭诉了一堆堆,大意是这样:昨儿个晚上去给大师哥送药时听到师哥们在互相显摆礼品的事,在那之后就格外震惊地明白他们三个人都早已备得贵重玩意儿在手,只待老师寿辰那一日掏出来溜须了;宇文春木水发现了他们的野心,自然在礼品的事上也不可以怠慢,再思来想去没有什么贵重玩意儿可送,于是乎便把全部都盼望寄托在我,盼望我能给他施以援手。

听他说完,我说道:“那你师哥们均是送的什么玩意儿啊?”

“他们都不想说,只肯泄露是从山外买回来的。”

“那你也自己去买一个不就得了。”

“我也想啊。可是老师不令我随便到山下,他讲我武术还太浅,怕我到外面去了被人欺凌。”

我漫不经心:照这样讲没武术的人不是都不可以外出了?他大致是怕你太愚昧了,会被别人骗走。就在这个时候候,我发现了菩萨给我开的那扇玻璃窗。我正色对宇文春木水道:“你是否是确实想买礼品给你老师?”

宇文春木水坚决的晃晃头。

我察看了下一边必定没有其他的人后,聚到宇文春木水的耳畔声音悄悄讲道:“那我们俩个悄悄地到山下去买,你二师哥不是讲山外三十里有虢国的第二大城吗,那一个地方确信有你想要的玩意儿,好姊姊陪你一块儿去,保藏买来的礼品让你老师中意。”宇文春木水显然不是一块儿外出的理想人选,再即便这样没得人令我挑,也只能将就着了。

宇文春木水被我一轮话讲得有那么一点动心,傻傻傻得想了一会儿,有那么一点踌躇地讲道:“可是,可是老师不令我到山下啊。”

说服行动初见作用,我赶忙添柴:“不打紧的,我们买了就立马回来,你老师瞧见你这样有孝心,一定不会怪你的。”先把人骗到外面去再说,到那时再想计策拖到夸父祭。

娃子就是好骗,只言片语的宇文春木水就给我给说服了。这傻狗日的笑得合不拢嘴,貌似早已礼品在手了一般,把我也给说笑了。

我寻思了一下,又说道:“买礼品可要很多钱的,你有钱吗?”

“我有那么一点碎银钱,够当川资的了。那一面林子里有很多自在果,听说是非常贵重的中药,去年马老大摘了一些到山下去卖,得了很多钱呢。我多摘一些,换了钱买礼品啦。”

外出旅游我始终是轻装上阵,现在人数凑齐川资也可以了便所有行了。接着首要的事就是确立我在远行团中的主导地位,我语重心长对宇文春木水道:“此次外出总得有一个几天,一段时间中若是有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听好姊姊的话,这一个你能承诺吗?”宇文春木水头点得跟麻雀啄米一个样子,看来到这一步,这娃子早已完全以我马首是瞻了。

得到了令我中意的答复,我又开始进行下一项活计:必定外出时间。鉴于这娃子过度单纯,心里面有那么一点情况别人非常容易就能瞧出来,为免节外生枝我立马下了明日就起身的下定决心。宇文春木水自然不会不同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