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皇叔有疾,卿可医

更新时间:2019-06-12 12:53:54

皇叔有疾,卿可医 已完结

皇叔有疾,卿可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潇冰 分类:女生 主角:楚容若白叶 人气:

主角是楚容若白叶的小说《皇叔有疾,卿可医》此文是潇冰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今上小皇叔,端王殿下身中奇毒,路遇娇俏可人小医女~一眼相中,为求名医,以身相许!白叶表示,小女子怕怕,皇叔请放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叶姑娘?”就在白叶观察对方的时候,李岳忍不住出声叫了她一下。她回神,上前在一侧的铜盆之中净手。既来之,则安之。饶是她心中如同雷鼓一般,面上神色已久平静自若。接过一旁丫鬟递来的帕子擦干了手,白叶缓步走到床边。 “我先与……病人诊脉。”她原本想叫端王殿下,只想李岳只表明过自己是端王府的管事,并未说过病人就是端王殿下。因此,说话略微磕巴了下,语调也有些生硬。 再低头看去,只见床上锦被之中的人浑身紧绷着微微发颤。那唯一露出来的手却是青筋暴起,只怕也难以松开让她诊脉才是。正在她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时候,那只苍白透出血管手却是缓缓松开,伸到了床边。 白叶一愣,连忙搭手过去。她垂下眼帘不敢四处张望,只盯着跟前那只手。见着掌心残留的指甲印记,和指下微微颤抖的手腕,不由佩服起这位端王殿下了。 端王是旧疾,她一边诊脉李岳就在旁说清楚了端王的症状。李岳话中的意思很是清楚,知道白叶定然是治不好端王的,只要求她能够帮端王减轻痛苦就可以了。 白叶诊脉之后,又检查了一下端王的四肢。这是一个比正常人要消瘦许多的男子,只看他蜷缩在床上的模样,都能知道他身形高大,只越是如此,看着他忍耐痛苦的模样就越是让人心酸。 特别是当那年轻的脸庞从入瀑一般的黑发中露出来时,白叶盯着那被咬出血迹的双唇,苍白到近乎透明一般的脸庞,还有那紧紧闭着的双眼。一时间,临行前兰嬷嬷耳边的低语在她脑中回响。白叶只觉得天人交战一般,半响才狠下心道:“我有办法给王爷减轻疼痛!” 李岳闻言大喜,却又忍不住怀疑:“白叶姑娘需要什么?” “王爷常用的药油就好,若是有针囊的话,就再好不过了!”白叶说着卷起端王的衣袖,然而她毕竟还未曾全然长开,个头小了些。端王纵然是有些配合他,只拿钻心剜骨一般的疼痛也让他无法做出更多的动作。 白叶干脆脱了鞋子爬上床,给端王卷起衣袖,仔仔细细观察他的四肢的关节,指尖在上略微摸索就确定了穴位用力按下去。 李岳吩咐人去取东西,回头见着白叶竟然爬上了王爷的床先是吓了一跳,又见白叶动作颇有章法,揉按的地方皆是端王以前犯病之时所针灸的穴位,这才放下心来。 看起来,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是真的有些本事的。 他没有出声,只悄无声息地站在一侧,看着床上那个娇小的身影神色专注的给端王止痛。 药油和针囊很快就送来,白叶略微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就见一旁有人影连忙过去,拿着帕子给她细细察汗,她略微讶异,抬头一看正是之前给她递帕子的侍女。 侍女见她看过去,只低声道:“姑娘有何需要只需吩咐奴婢就是。” 白叶点了下头,趁着药油涂上去药力最强的时候,帮着端王揉按推拿,感觉到手下紧绷的躯体渐渐放松,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效就好。 …… 驿馆西苑最为舒适的房间之中此时气氛却是有些压抑的,兰嬷嬷带着那位端王府管事寻白叶已经回来了,只简单说了一声白叶去了东苑给病人看诊就不在言语。 薛如银这些日子里被兰嬷嬷调教得苦不堪言,她自幼在老宅懒散惯了,又因为体弱大家都纵着她。此时从头开始学规矩,正是难受的时候。此时端坐在侧,就不由拿着眼神示意红果开口问问兰嬷嬷。 红果这些天也没少受兰嬷嬷磋磨,然而看着薛如银的眼色却还是战战兢兢开口。 “兰嬷嬷,白叶她……” “只希望她知道进退,莫要给府上惹麻烦才是。端王殿下,岂是好相与的。”兰嬷嬷突然开口,吓了红果一跳,倒是薛如银胆子大些,闻言直接问道:“这话怎么说?” 兰嬷嬷这才回头看了过去,见薛如银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心中不由叹息了声。 “也罢,如今走到此处,姑娘也当明白些京中的情形了。”兰嬷嬷缓缓开口,“今上登基两年有余,除一位同胞弟弟之外,只有一位皇叔在侧辅佐……” …… 药油被那苍白泛青的皮肤一点点吸收,而床上的人也没有再维持之前蜷缩的状态,四肢跟着缓缓舒展开来。白叶舒了一口气,头也不抬地吩咐道:“准备热水,我要净手给王爷针灸。” 她之前要针囊之时,李岳就猜测到这个小姑娘是会针灸的,如今听闻这话一点都不见诧异,热水很快送过去,白叶净手之后打开针囊,略微摩挲了里面的银针片刻,然后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 李岳也不敢催促,只看白叶之前因为疲累还微微颤抖着手见见稳住,然后银针缓缓刺入端王体内,由着那一只小手轻捻慢调。 六六三十六支银针,被白叶一根一根缓缓扎下,等到结束之后她自己都忍不住瘫坐在了一边,若非一只带着馨香的手过来给她擦拭汗水,只怕一时半会儿她直接都回不了神。 “王爷……”一开口,她声音就嘶哑无比。白叶被自己吓了一跳,略微调整了下才又开口:“王爷体内的疼痛如今算是控制住了,只是他之前出了汗,衣服和被褥全部浸湿,需要更换,另外还要有人守着时时喂些水,避免脱水……” 她说着看向之前给她擦汗的侍女,“劳驾搭把手,我有些脱力了。” 侍女见端王在白叶的医治之下已经入睡,这会儿也露出了笑容,过去几乎是托着白叶起身到了床边,又蹲下身子给她穿了鞋子,倒是让白叶有些不知所措。 “若非姑娘施以援手,只怕王爷且有得难受呢,厨房那边准备了宵夜,白叶姑娘随我去隔壁吃些东西,顺便歇息下吧。”侍女说得妥帖,白叶也知道为了避免端王的病症反复,只怕这些人也不会轻易放她回去的,因此只笑着应了,又道:“我出来许久,怕我同屋的小姐妹等着我不能休息,还请托人去传句话,就说这边已经无大碍,我留守在侧照应一二,晚上就不回去了。” 这话正应了李岳的心意,他笑着道:“白叶姑娘放心在此,定然不会让薛家那边担忧的。” 针灸之术是白叶前世家传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想着学医把这家传的手艺发扬光大。帮人减缓疼痛也是前世她常用的手段,只是这位端王殿下的病症,却不像是病。 反而更像是毒。 白叶心中一紧,连连摇头让自己把这点猜测抛出脑外。她是大夫,端王是病人,仅此而已。至于病人为何得病,并不是她所能够关心的。 针灸之术不能长久,最多半个时辰,这银针就要起出。 “银针起出之后,大约还是会有些疼痛,但是比之前要轻微不少,依着端王殿下的……心性,应当能够忍受才是。”白叶说着缓缓起针,并未注意到手下的病人缓缓睁开了双眼。 “多谢大夫了。”那人开口,虽然是道谢的话,然而那气虚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冷漠,白叶下意识望了过去,只觉得一瞬间,自己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一般。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漆黑、幽暗、冰冷、深不见底一般,白叶太过于意外,以至于忽略了男子那一瞬间的神色变化。 “你是……”端王眉头微蹙,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李岳。 白叶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那种被盯着的感觉让她心有余悸。 “这是薛府上的一个婢女,会些医术,懂针灸。之前王爷病发,就是白叶姑娘给王爷诊治的。”李岳连忙上前回话,看着还在床上的白叶,连忙示意一旁侍女扶她下来。 王爷的性子,可不是那般柔和的。这床上,他病得昏迷不醒时还好,若是醒来了……只希望王爷看在白叶姑娘给他诊治的份上,不要发火才是。 端王目光微微收敛,半响才道:“那确实应该多谢这位白叶姑娘才是。”他说着又看向坐在床边穿鞋的白叶,不由勾了下唇角,“你叫白叶,是父母给起的名字,还是主子赐名?” 白叶一愣,有些不明白这位端王殿下究竟想要做什么。她略微扬了扬眉,谨慎道:“这名字是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用的。”至于父母给的,还是主子赐名,说真的她也不知道。 端王微微扬了扬眉,然后伸手过去,“我这胳膊上的银针,还要留着吗?” 端王这话让白叶微囧,被突然醒过来的端王吓了一跳,竟然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王爷稍等!”她又擦了擦手,这才站在床边细细把针给起出。 银针起出没有多久,熟悉的疼痛感就从骨头缝里滋生了出来一般。端王眉头微皱,却还是又跟白叶道了谢。 “让白叶姑娘费心了。” 白叶客气了两句,又跟李岳交代自己就在隔壁,这才匆匆退了出去。一出房门,她就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转而又笑着摇头。 细究起来,这位端王殿下没有说出一句难听的话,反而很是客气有礼,连着对她年龄过小的疑虑都没有表现出来,真是不知道她在紧张什么。 只是回想起那一双眼睛,她却还是忍不住有种心悸之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