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权谋:断袖王爷假面妃

更新时间:2019-06-12 12:40:55

权谋:断袖王爷假面妃 连载中

权谋:断袖王爷假面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Fufu 分类:女生 主角:韩芸熙千夜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Fufu的原创小说《权谋:断袖王爷假面妃》,主角韩芸熙千夜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越的小日子有点忙。 臭屁王爷的贴身助理?好吧好吧,给钱就行。 本体哥哥的暗恋情人?好吧好吧,不乱来就行。 邪魅大魔王的俎下鱼肉?好吧好吧,不白吃就行。 喂,别太过分哦,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咩? 小心惹毛了本小姐换张脸溜之大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 一个灵巧的身影穿梭在夜幕之中,游走于屋顶之上。 这可以算是韩芸熙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檐走壁了吧。清风拂面四周静谧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韩芸熙真打算把整个京城的屋顶都跑一遍。 不过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 只见韩芸熙如一只翩然的蝶轻落在一栋外观华美的建筑物的屋顶上,未发出一丝声响。她警惕的四周观望仔细聆听,当确定屋顶十分安全时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屋顶,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怀柔王家的屋顶! 怀柔王是何许人也?韩芸熙以前不知道,不过自今天下午之后她大概永远都忘不了京城有这样一号人物了。 想到白天在福满楼和凌皓那个大善人聊得正欢乐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悄悄给大善人传了一句什么话,大善人便丢给她一袋银子让她在福满楼的客栈好生住下,匆匆交代了几句别瞎跑好好休息之类的话便借口有事先行离开了。 银子嘛,收了。救急用的嘛,总有一天还给他。 福满楼嘛,住了。东西那么好吃,还有点舍不得离开。 不过,韩芸熙会照做的也就到此为止,能干涉她韩芸熙私生活的现在也就那怪老头师父一个人。韩芸熙正思考着要不要在京城好好逛逛的时候忽然对大善人的去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大善人的言谈举止与气质风度绝对不是普通人,能一句话就请动大善人还让他那么激动的人一定不一般。 打定主意,韩芸熙便在福满楼住了下来,在房间换了一副平凡女人的面具,便偷偷溜了出去。 之所以换女人的面具是因为女人是弱者,不容易引起人怀疑,而且以女人八卦的天性来看,这个身份很容易融入女性团体中打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其次就是跟踪大善人嘛,看他身边那么多侍卫保镖的肯定不是什么路人甲,绝对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还是精明一些,不然被发现就不好了。 七拐八拐,凌皓大善人的轿子在一座精美的府邸前停了下来,院内的门丁见到来人立刻恭恭敬敬的将他迎了进去。 韩芸熙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座华贵的府邸,府邸的牌匾上写着怀柔王府四个烫金大字,四周守卫十分森严。从府邸的华美程度来看,这个怀柔王也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这么好玩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这可是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啊~韩芸熙当即深入市井去探听这个怀柔王的消息。 怀柔王,何许人也? 二十五年前,大宣王朝一统中原之前当今天子凌政和其拜把兄弟千毅曾征战四方。相传两兄弟感情极深,尘埃落定大宣国一统四方后千毅自愿请命为臣,誓死辅佐拜把兄长凌政为大宣国天子。凌千两家共建大宣,大宣盛极一时。然两年后,丞相千毅却突发疾病与世长辞,千氏整日闭门不出终忧郁而死,独留下年幼的千夜澜一人。凌政不忍千家独子孤苦,便将其收为义子,万分宠爱。 这是说书先生说的,现场情况是上至五十岁大妈下至五岁女童,听到怀柔王这个名号的时候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花痴、钦佩、赞叹的表情,连偶尔路过的公子们听到她们在谈论怀柔王都无奈的摇摇头自叹望尘莫及,最让韩芸熙忍无可忍的是有几个老少爷们在听到怀柔王的名号时居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韩芸熙疑惑了、好奇了、兴奋了。这个怀柔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照众人的话总结下来就是美貌与智慧并存,财富和权利兼备啊!不过传言一般不可全信,这真人到底如何韩芸熙决定自己来一探究竟。 于是,这次夜探怀柔王府的计划便孕育而生了。 不过当停在怀柔王府最高的建筑上俯瞰时,韩芸熙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怀柔王,在哪里……”  放眼望去如绵延山峰一样的亭台楼阁让韩芸熙有些眼晕。正在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打听清楚就贸然行事时一对婢女的谈话引起了韩芸熙的注意。 “兰儿,你在这里做什么呢?还不快把东西送去,别耽搁了贵客。” “是。” 韩芸熙勾勾嘴角,在胸前画个十字感谢一下上苍,然后悄悄尾随两个婢女找到了怀柔王的所在地。 不得不承认,这个怀柔王还真有情调呢。 面前名为听雨轩的二层阁楼精致无比,从一楼透过门向里望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美轮美奂的摆设,随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二楼比起一楼来更显得清幽素雅许多。曼罗轻纱顺着房檐的四角垂下,随着清风的摆动使屋内的景色若隐若现。二楼的窗子设计的也十分精巧,有种现代落地窗的味道,打开窗子二楼就变成一个名符其实的观景阁,合住窗子这二楼就变成了一个私密的空间,屋内古琴、文房四宝等附庸风雅之物齐聚,即使观景累了也有舒适的软榻供主人休憩。再有听雨轩房檐的四角都是由精致的琉璃瓦制成,而悬挂在檐下的垂帘竟都是由小巧圆润的夜明珠制成,夜明珠随着清风的摆动发出叮叮的清脆声响,好听极了。 该死的有钱人啊……这日子过得快乐似神仙啊!这些夜明珠随便一颗就可以让普通人家吃上半辈子!真是太奢侈了! 正当韩芸熙在心中痛斥怀柔王的奢侈行径时,一声“奴婢告退”打断了她的思绪, 片刻后二人的身影映在青纱曼上,韩芸熙凭借绝妙的轻功几个轻巧的跳跃便飞身落到了阁楼屋顶的瓦片上。 “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搞什么鬼。” 韩芸熙贼笑着从腰间抽出一个东西,然后轻轻一拔,此物就伸长到原来的两三倍那么长。 “哼哼~老古董们想不到吧~就算不在你们头顶开个洞只要有了这个特制的潜望镜你们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暴露在我面前啦~” 得意一笑,韩芸熙找个一处不易被发现的死角然后轻轻掀开一片瓦片,把潜望镜的一端慢慢探出一些,伏在另一端静静观望屋内的景象。 当看到一个月白身影的时候,韩芸熙呆住了。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倾国倾城?这样的字眼似乎显得有些苍白…… 惊为天人?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形容男人似乎有些不合适…… 韩芸熙有些郁闷了。 想当年她在穿越之后除了些许忧伤之外其实还有点点窃喜,因为能穿到这么个美人的身上实在也算是三生有幸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韩芸熙发现,以往见过的美人儿跟自己现在这张脸和这个身材真的是没法比,她还曾暗暗想过如果穿上小龙女那身衣服那自己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仙女下凡啊。 后来,师父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将自己出神入化的易容术传授给了她。下山后的日子,每日都佩戴着面具度过,不过韩芸熙一直认为十分有这个必要,不然造成个什么交通拥堵或者踩踏事件之类的事故就不好了。 不过现在,韩芸熙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 韩芸熙有些不自信了。 韩芸熙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要那么说了。 韩芸熙现在真恨不得拿起镜子仔细照照。 可是现在韩芸熙只能看着那一袭白衣,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那如玉白皙的皮肤,那精致到无与伦比的侧脸的主人猛地拥住了大善人…… 慢着,猛地拥住了大善人? 韩芸熙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发现美男子和大善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抱在了一起! 这……这是什么情况! “大哥,好久不见。”美人的声音传来,韩芸熙忽然觉得如沐春风,全身的细胞都放松了下来。 声音,好好听哦…… “是啊,三个月了。”大善人的声音响起,将韩芸熙的思绪拉了回来。真是,猪头吗?这个时候居然在犯花痴!韩芸熙暗骂自己一通,然后急忙俯下身,便看到大善人正深情拥抱着美人。 OMG大善人你在干嘛在干嘛!怎可公然猥亵美人!韩芸熙猛地捂住自己的双眼,又偷偷留了个缝隙继续偷瞄。 “听闻大哥昨日便回京了。”美人不说话了,不知为何韩芸熙却感受到了浓浓的醋意。 “路上有些小事耽搁了,以后一回来便来看你。”大善人放开美人,目光坚定的许诺了什么。 美人笑了,韩芸熙觉得拿着潜望镜的手抖了抖。 “大哥不在,小弟很是寂寞啊。”美人离开大善人的怀抱,转头指了指。 “哈哈哈,你不在,大哥我也是心痒难耐啊。”大善人爽朗一笑,字里行间的意思却让韩芸熙情不自禁的咬住了手指。 “好,大战三百回合。”大善人也笑了。 于是两人慢慢向软榻的方向走去。 OMG!神啊!上帝啊!佛祖啊!安拉啊!瞧我发现了什么!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怀柔王居然是个GAY,而且还是个受! 韩芸熙的内心尖叫着,正在脑中YY着各种虐恋情深的情节,忽然一个失神,手中的潜望镜就这么直直的掉了下去。 “咣当”一声,金属制的潜望镜与黑琉璃铺制的地板发出的巨大撞击震住了屋内两人绕过软榻走向棋盘的脚步,随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片刻之后,怀柔王率先反应过来,厉声道:“谁在那里?!” 无人应。 月白身影轻功掠过,飞身捡起地上的不明物体,抬头看到房顶的角落中一个不起眼的洞依稀还有星辰可见。 “来人!抓刺客!” 这夜,注定是整个怀柔王府都无法安宁的黑暗之夜。 虽然,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在千米开外的卧房内窃喜自己挖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