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皇上,你太坑爹了

更新时间:2019-11-30 17:05:05

皇上,你太坑爹了 已完结

皇上,你太坑爹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子然 分类:女生 主角:小姐刘夫人 人气:

《皇上,你太坑爹了》为子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天热得吓人,那太阳公公持着自己的热量是免费的,总是一到六七月份便出来夺命,在晒着它那些该死要命的光和热,势要把人晒脱几层皮不可。普天同庆,百姓为皇帝如此专情而欣慰,更为皇帝如此勤政而安居乐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爷、、、、、刘妙音是苦于不知道怎么逃婚,她觉得那些电视剧啊都是误人子弟的,她可是按照那些电视上的逃婚情节来逃的,结果别说逃婚成功了,那可是连门口都没成功出去过。天亡我也啊啊啊!难不成真的像梁祝那个祝英台一样,在半路下来以死明志?我的那个娘啊!

愁!这可是刘妙音这四天来除了让北堂轩督促着学习那些气功外的唯一表情了。说这是气功刘妙音可是有了深入实践证明,她觉得学了这个丹田吐纳后,心中有团热气在她的血管里上下窜动着,这估计就是电视上所说的气功了。没想她穿越来虽然让人给软禁,但是也是有些收获的。

晚上,、刘府已经张灯结彩了,那府里热闹非凡,家丁下人忙忙碌碌的打点着明天的喜事,人手不够还从外面请了些临时工回来。而篮子则守在刘妙音门口,不时会拿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说是这些婚礼会用到。

看吧,还有没几个小时,就得嫁人了!刘妙音急不可待了,她睁睁地看着还坐在床上的北堂轩,今天晚上他表现上窜下跳已经有六七次了,篮子一进来,他就闪到上面去,人一走他又下来。他身手那么好,带我走应该不成问题吧。哼哼我收留了你那么久供你吃供你穿给你住,把你当大爷般供着,你是时候结草含环了。

收拾一下,我们走吧。北堂轩打断她,简单地嘱咐。

啥?刘妙音这还没反应过来。

难道你真想明天嫁人?北堂轩狐疑地望向她,还以为她这几天心浮气躁的是想逃婚呢?想帮她一个忙的,难道说自己看错了?

大爷!我爱你。刘妙音兴奋的走过去,开心的亲了一口北堂轩脸,太好了,终于不用嫁了!她赶紧去收拾些她想带走的东西,钱啊首饰的随便拿了点,再收两件衣服打好包兴奋得直想唱歌。

北堂轩呆呆地摸着让亲的脸,上面还有湿湿的感觉呢,该死,这女人竟然敢亲我!他冷冷的心有些翻腾着,却也是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喜欢?讨厌?说不来,但是并不反感。以前他的女人,从不敢主动对他亲密。的

好了,我们走吧?是从窗口出去吗?还是爬墙?刘妙音很好奇,因为电视上那些都这样演的啊,虽然到了她这里她是失败比吃饭多,就上回爬出窗口,可是那窗口下面便是护院,爬墙吧,就那天大爷掉落下来的那道墙头,可是高啊!两米多高怎么能爬?好在现在大爷身手了得,揪住他肯定没错。

等会,把这个带上。北堂轩指着最近经常逼她用的乐器说。

那是一把简宜的古琴,轻,小,只下面一块磨得光滑的木头,再别着几条弦,便于携带。

刘妙音说:逃命要紧啊,哪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搞琴?这不吃撑了吗。

拿上。北堂轩坚决地语气还是带点冷冷的感觉。

、、、、、大爷,你就一个大爷!刘妙音有些不太怀愿的抱上古琴。只是她发梦都没想到,这座古琴还成了她的武器。

逃婚哪里用得着像电视上那样又是爬墙头又是爬窗口的,这哥们一夹起刘妙音就像小鸟一样腾空而起,刘妙音吓得赶紧的闭上眼睛,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感觉好快,心脏好像就从身体飞了出来,该死,我会晕机的,刘妙音感觉头开始嗡嗡响时,人家已经着陆了。

刘妙音感觉眼前好多星星啊,闪啊闪的。她脚尖落地,却竟然像摸不到北一般,不自觉地沿地转了一圈。

停。北堂轩拎住她的衣服,这女人体质太虚了。

呵呵,头好晕啊。刘妙音扶着北堂轩,怕一不小心摔倒了。

弱质纤纤,女人太不经用了。北堂轩轻蔑地看了一眼刘妙音。他打量这周围,想着该如何走,或是应该在这留几天?这对方好像已经没有耐心了,兴许就这几天必定会有所举动。

朝空打了几个响指,魃便来了。魃恭敬地问:爷,爷找奴才有何吩咐?

给爷在这找个干净的客房,爷还得待几天。北堂轩道。

这男人怎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若冰霜,做事从不拖沓,而且说话言简语骇。刘妙音终于是站稳了把放在北堂轩身上的手也放开来,他连身体都没有一点温度。

难道爷想把这女人收了?魃看着刘妙音心里不由得怀疑,爷有洁癖,从来不给女人近身。

这是爷的烧火丫头。北堂轩看得出魃的想法,马上打消他心中的疑云。

、、、、、、没想到我沦为烧火丫头了。刘妙音擦了擦汗,虎落平川啊。

魃找的并非是客栈,而是影子团在郊外的一处房子,那是影子团的联络站,周围很安静,有几户人家居住,却也都是老实巴交的老百胜。

女人,去给爷找点水过来。

大晚上的,房子里也有仆人,为何就让我去?刘妙音呶着嘴,这已经不像是在她家里那样见不得人了,那时候你说他没人使唤还说得过去。

可是想是这样想了,刘妙音还是得乖乖的去了。

北堂轩知道明天与他成亲的,便是相国的那个傻儿子。明天,刘家将有大难了。按魉给的消息,相国是听信活神仙的话,说刘家这女儿命硬,还是四牛女,出生于牛时牛月牛日牛时,而那傻仔必须要与四牛女交合通婚,方可解惑。

拆散了相国的好事,相国必定会找刘家晦气的。北堂轩与魃交待了几句,便去院子活动活动去了。有好多天没有好好施展筋骨了,他伸展着四肢,在兵器架上拿了一把剑。

第二天一大早,篮子便起来想给刘妙音梳好头,推开门却竟然空无一人,而床枕都是冷冷的,篮子吓得整个人都软下来了,小姐逃跑了,她不得让老爷打死!篮子一冲动自己撞到墙头去了,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一下她便晕倒了。

穿着红衣裙的喜娘从外面扭着屁股走进来,她嘴巴笑得都快裂到耳后了,刘家可真大方,给的红包特别大,像这样的喜事啊,她可真定着做都愿意。

刘家小姐啊,你衣服穿好没有?吉时快到了。喜娘挥着她那大扇子拎起裙罢走进房间,可才到门口便让地上躺着的篮子给吓得脸都发白了。

啊——喜娘大喊着便往外跑,她一喊便把护院的引进来了,平时基于老爷有令,男子不能蹈入小姐的闺房,所以他们从不敢走进院子里面一步,更别说是小姐的房间了。这一进去,便看到篮子晕倒在上,额头上还流着血。

整个刘家马上惊动了,刘老爷心血上脑晕死过去,刘夫人勉强撑住指挥大伙赶紧去把小姐找回来,还让人把篮子弄醒。

篮子醒了过来,刘夫人想在她嘴巴里问出个什么来,可是篮子却什么也不知道,这可如何是好?

吉时已到,相国家的花桥一来,接不到新娘那边马上有人回去回报相国,相国一生气便开始发怒了。

所有家丁奴婢,全跪在后院里,篮子包着额头哭泣跪在前面,刘老爷晕迷过去还没醒过来却也让空丁给抬了出来,刘夫人与两个儿子跪在一旁,相国坐在太师椅上,怒发冲冠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审了一个早上了,也没有问出刘家小姐到底去哪了,他已经用完了他的所有耐性了。

人来,把刘家所有人全给抓回去。朱宏铁着脸,指着地上跪着的人。

啊,冤枉啊,饶命啊——

大伙哭天抹泪的喊着,跪拜着,他们并不想死。确实,也没有人想死。朱家的护卫,压着刘家几十口人,浩浩荡荡的穿过大街,所有路人都停下来看热闹,这了太能闹了,昨天才传说着今天相国家娶新娘,娶的是刘知府下面一个书记的女儿,没想到今天竟然新娘逃跑了。

看热闹的人中,还有刘妙音与北堂轩。只是刘妙音就真像是来看热闹的一样,那脸还露出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

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无情,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呢。北堂轩抱着双手瞄了她一眼。

当然是事不关己了,刘妙音对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感情,除了与篮子真心的相处过几天外,这些不是不给她出院子门就是逼她成婚的素不相识的人。

刘妙音还是戴着北堂轩给她的人皮面具,而且穿着一身丫环的装束,用北堂轩的话说,就是作为他的烧火丫头,暂时还有一点用处,所以不想她一现身便让相国的人给抓走了。

只是篮子!篮子额头让包着白布,让那兵一脚踢着往前奔了几步,差点便摔倒了。

路人只有越来越多,都是看热闹的,却也没有人敢出来说半句。刘妙音拨开人群,直往前冲出去,人群一下就乱了,大家哗闹着,护卫开始用皮鞭抽人,看热闹的人都纷纷逃避,一下子乱成一团了。

而场面一乱,竟然飞来了几个黑衣人,那些黑衣人把串着刘家人的绳子给砍断,让砍断了绳子家丁奴婢一下便跑散了。刘妙音一手拉过篮子便跑。

想跑?一个高个子皮鞭挥过来,刘妙音只想着护命的伸手一抓,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那皮鞭竟然让她给抓住了,她用力一扯还把人家皮鞭扯了过来!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有劲!拿着皮鞭的那大汉赤手空拳的打过来,刘妙音习惯性地挡着竟然也能挡架。好神奇!

这时北堂轩一手提着刘妙音一手提着篮子,身子一跃便离开这混乱的场面了。这没有脑子的女人,本来她只要坚持在一旁看热闹,根本就用不着她出手的,不自量力。

落回郊区的房子时,刘妙音傻傻的站着,把自己的双手打开来看了又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武功!这是每天跟着北堂轩学那气功的成果吧?刘妙音不可置信地望着篮子,对,这篮子就是自己给抢救出来的。

小姐,小姐,呜呜。篮子觉得好生委屈的,看到刘妙音便大哭起来,她身上还有很多鞭痕呢,一道一道的,而且她现在已经让打得伤痕累累的。

好了,你没事了,不要哭了,去找人给你收拾一下伤口哈。刘妙音拍了拍篮子安慰道。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问大爷。

爷,这是你教的那些气功的效果对不?刘妙音脸上掩不住的兴奋及激动。

功夫还没到家,还得好好努力。北堂轩双手托在头上躺在院中的太师椅。

确实。刘妙音这下更加有毅力继续学习气功了,她坐在太阳底下,盘起双腿的,一刻都不想浪费时间。

魉与魃同时落下来,跟紧着又几个黑衣人,一并在北堂轩跟前落定,北堂轩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的杀士。

爷,事情办妥了。魃说。

参见主人。黑衣人跪拜在地,齐声道。

嗯,辛苦了,你们下去休息吧。北堂轩点头道。

那些黑衣人齐齐站起来像是忍者一样一下便闪身消失了。刘妙音睁开眼睛看着这些凭空消失的人,不知道他们到底学的是什么功呢,竟然如此厉害,看来她还得加倍努力了。

哎你们把刘老爷和夫人都安排到哪了?刘妙音问。

北堂轩瞄了一眼她,刚这女人不是还看戏一样看吗?怎么还会主动问起?

都去安排给我当烧火的了。北堂轩冷道。

大爷,你家的厨房还真大!刘妙音开始无限的YY起他家厨房来,莫非里面还放几张麻将桌,一边烧火一边搓麻?

每天你还得继续加紧练习,明天会给你教别的。北堂轩走进屋子前扔下一句道。今天看她这气息用得不错,口诀已经授完,就看她是如何悟道了。

哈!刘妙音一下心花怒放的,想不到自己竟然还能成为江湖侠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