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美人痣青碑

更新时间:2019-11-30 14:38:39

美人痣青碑 已完结

美人痣青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梓漪月 分类:女生 主角:姳嫣霄 人气:

《美人痣青碑》是梓漪月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美人痣青碑》精彩章节节选:这,是梦开始的地方。一段千年刻骨的爱恋,换一世感伤。一身傲骨,与谁独恋。一朝红颜魂归何属?一世记忆,愿下个轮回遗忘。那么,歌中雨月,愿人永难别。我是我,永远都是,永无悔。我,南宫姳嫣,痛过,爱过。一切因果,最终留下的唯有一句重整河山待后生……红尘一生,十里红妆,梦魇如空。是非功过,任天下评说!流萤舞成蝶,化作不朽青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突然南宫沐逸一叹气,让人想不注目都难,南宫姳嫣正愁着呢并着南宫沐逸的烦心事一起问了。“怎么了?我的好皇兄,你也有事情要忙啊?最近不应该是我才是最愁的那个吗?你叹什么没有用的气啊~!”

“你这丫头还有心思说我呢!”南宫沐逸冷冷的点了点她的小脑瓜,埋怨起来了,“你说你是真不着急还是假不着急啊、人家都快到帝都了。长兄为父,你光顾着玩也不透露我一点儿风声,及笄礼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啊!你直接和皇兄说说,如果不想走啊,耍性子就留下吧。有皇兄在,我看他有谁敢扣下你!敢对我说不!大不了,天下之大,四海为家,还怕会没有你的藏身之处吗。他们与昭鹭为敌,大不了我就还真的把你给藏起来,信不信他们就算掘地三尺找也找不到!我的行事手段难道不比他们雷厉吗?”南宫沐逸皱着好看的剑眉说,他还真不信有人会这么做绝来,这也逼得太不像人了吧!

“皇兄啊,你太用不着这样小题大做了吧。我只不过是出去玩玩嘛,又不是把我卖掉以后就见不到了一样,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永远都不会回来之类的那么担忧劳神干什么。我们要是觉得自取气馁有用的话,那还不如想想怎么整他们一顿才好。说来说去,皇兄你就是太操心了怎么连冷静都做不到了。这及笄怎么能就只是我们倒霉呢?不敲他们吗?”她向南宫沐逸投去狡黠的目光,她知道皇兄一定懂!

“你的意思是……”南宫沐逸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办法,展露笑颜的靠在椅背上。

“你想想,我的及笄礼上啊,肯定有不少人会惹事端来搅混水。所以我呀还特意把我要婚嫁和迎接挑战的消息放出去,就连着各国各家各户的名门闺秀都来了,这样一锅汤想要变动都难啊……嘿嘿麻烦当然也多越好啦!混乱的他们就自然而然忘了我,还用得着想这些讨厌的事嘛!看看我是不是很聪明?”南宫姳嫣笑的异常开怀向着南宫沐逸讨赏一样道,全身上下都是激动不已啊,能有机会把他们一团耍耍的机会还真的不曾有过呢!哦吼吼——

“你可真不怕乱!这下可是真有意思啊!”南宫沐逸宠溺的摸了摸南宫姳嫣的头,这个小皇妹,精灵古怪也冰雪聪明啊,他还真舍不得就这么把她嫁出去呢。

南宫沐逸被吸引的望向窗外的盛开御灵花有感而发的问道:“皇妹啊,其实这也许没有那么糟,说不定啊还是一件好事。乘着这个好机会,你可有所属意的人?你也不小了,都要及笄的人还整天黏皇兄一起处理政务吗?天下暂时也都安定了,你也要要不要有自己的……”“

“皇兄。”南宫姳嫣自己也不习惯冷淡的开口,她心中异样的抵触的不想谈这个话题,“不是说好只是个幌子吗,你真以为我是萝卜白菜随便卖啊!”“再说了,宫有宫规,要找也要长者先嘛!皇兄比我大你怎么不找找羽娴姐回来封后成亲呢?你如果要是真这么想我走,等你找回羽娴姐我再嫁也不迟,比比谁更快喽,我又不是花痴和那些七老八十的婆婆们专要赖在这些儿女情长上,我还有大好的年华等着我呢,什么都没做,那不是悲哀是什么,你怎么就忍心把你可爱的妹妹送出去呢~~!”原本还有些热闹的昕薇殿突然静了下来,静的他们听到了自己痛苦的呼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她不愿意揭开皇兄也是。说开了也不就还是那样,开开玩笑都觉得荒唐至极起来了。

不愿聊就不多说了呗,反正,我还有你……

南宫姳嫣抱着御灵花的花瓶,缓缓起身走了出去,回眸对他安心一笑,然后转身离去。然而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眼角清凉透骨滑过一滴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眼泪就绷不住的往下掉却还要在皇兄面前隐瞒的好好的,难受到气血不畅也不想多呐喊任性一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开始使我们都变成这样,记忆的扉页要是枯落成泥又有谁能足矣讲清呢?

你若安好就是晴天。

白衣飘飘,是离愁。

南宫姳嫣莲步袅袅的穿梭在御花园,玉指轻挑一花枝,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像是无视一切美景的不食烟火的仙子,但只有南宫姳嫣自己知道她心中的美,早已随他而了……

泪,不自然的又流了下来,仿佛没有止境源泉。那,就是她无尽的暗。

御灵花啊,御灵花,要是你真是祝福。那就再满足我还我一个梦吧,就像当初见到他时一样呢,这也许是我最后愿望了,容许我再贪心一点,救赎那过去的空虚,别再回头了。南宫姳嫣于是好像着了魔法一样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耳畔小溪流淌,鸣声嘤嘤,世界回到了原点一样……

那年,我还只是豆蔻年华,你还未曾加冠。我还只是一个小小公主,你也只是备受冷遇的皇子;但三年后,物在,人,也该不再了吧。

南宫姳嫣的十二年华——

我在幼时就独自喜欢来这御花园的未央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看这题字苍劲流露出的一股神伤深深吸引着我吧……未央,未央,世事无常啊,知情冷暖,央求些什么呢。这未央亭据说还不是父皇和母后起造的,开国的时候昭鹭皇宫里就有了。小时候我就常爱在这里玩耍。

上天的算计,其实有时候还挺是阴险的。你不开眼,未央,为什么就注定了我和他了。

我当时就已经被冠上了“天下第一公主'的名号,各国的拉拢联姻必不可少,皇室走动最为频繁;让我在无形之中已经厌烦。讨厌的礼节啊,为什么他们非要这么的啰嗦呢!这些表面的虚假繁文缛节,背地里怎样的黑暗和风起云涌还无从知晓呢。于是……我自然就偷懒的来到自己的一片土地喽,任太监宫女急的半死也毫不理会,反正又没有人会把我带走!(嘿嘿,最让我得意的就是连大内侍卫也拿我没有办法呢~这个阵法可是没有那么好破的~就算我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施展不了拳脚~啧啧,想想他们的憋屈样子~)

我总是爱一个人坐在未央亭的秋千上,独享自然的世界。

可人生总是那么戏剧;我,遇到了他,一个不应该的开端。

花雨旋转零落,纷纷扰扰,飘飘洒洒;痴痴醉醉中看见了一个恍若谪仙的男子,飘逸清华,欺霜赛雪。难以言喻,心间仿佛穿过了一层纱,懵懂的感觉丝丝划过,令我的心第一次从没有过的带着一份不安。

可惜,画中人只是在欣赏风景,并未注意到我,心中一闪而过的惋惜不容忽视。他,是谁?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吧,不如……可是,皇兄那边……哎,好奇敢刚露出苗头就被掐灭的顿消,南宫姳嫣失落的停下,敛下好看的舞蝶睫毛。我知道,我不能过去。因为我突然害怕了。我害怕,这样俊美的人儿会是我遥远的镜花水月。

他拿起玉箫奏了一曲,缠缠绵绵里交织心酸,眼前的浮桥曲径都盈透灵活;碧水潺潺伴着淡淡花香,让人脱胎换骨。好意境!想必他必是个文人雅士吧,曲艺高深,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作为从来都在这方面有点小开心的我才不要输给他呢!

我不甘的背对他,跑向未央亭合着引弦拨动了古筝,芊芊玉指柔舞滑动,音符鱼贯而出,一气呵成。当我正得意自喜的朝他看去的时候,却没有发现玉箫声停了,缘也断了。心里好像突然空了一块,琴弦也在不经意之间断了几根,划破了手指也不知道,眼里触及的满目萧然,说不出的惆怅……懵懂间,自觉。

这,是喜欢吗。不清楚,也许吧,对于除皇兄外的男子有这种痒痒挠心,很希望认识一下他的我从未可是从未有过的。再说,何况,我们只有一面之缘。我要是这么冲过去,开门见山就跟他说话,不可笑才怪嘞!于是,我突然萌生出来的兴趣就这么馁消了。

缓过神来,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发现他不见时立马抓住未央亭外无辜路过的宫女询问他的去向,但我却比知道更难受了。他,是景麒国十一皇子,岚墨尘。

知道吗?岚墨尘,这个皇子只要一被提及就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岚墨尘,他的母族几乎可以说是败落到濒临消亡。其母亲只是个从四品的弃妃,并且还被人污蔑为妖女害死皇室多名皇子,被景麒帝亲自观看处以火刑焚烧致死,这件事一度成为百姓们饭后谈资的传闻,震惊三国,这么个大事南宫姳嫣就算身处昭鹭也有所耳闻。

污蔑,陷害,这种手段在后宫从来不会停歇。筹码,牺牲,一轮接着一轮……想必他的心一定是充满了恨吧,眉眼里揭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是那么若即若离;拒人千里之外,好像,就在身边也是远隔天涯,似乎永远都碰不到他的衣抉。但人生来就是受苦,有的苦难就是一个跨不过的坎,在这来来回回不甘的尝试里,对与错还重要吗?恨?还有什么意义呢……即使再伉俪情深也抵不过所谓的“江山社稷”,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悲可叹,令人唏嘘不已啊。相爱无错,

只是红尘喧嚣多烦忧,庸人多自扰!

据说他一直被囚禁在皇宫,如今怎么会在这里。也难怪我从未见过他了……

于是我拎起裙摆,快速跑向安政殿,想要探查个究竟,快点啊,再快一点啊莽撞的我就像一只到处瞎跑的兔子……殊不知,他就这么寂静的站在路口的转角……四目相对,一眼万年,奇异的感觉在周围升腾我也移不开,不想移,当真就沉醉了。

知己惺惺相惜,多少个九州五湖任天下也难寻!

就这样的我莫名其妙的做了他的红颜,共赏风月,在几月之后他就走了,我们再也没有了联系,断的还真是一干二净……

我一直以为我并不贪得无厌,我以为这就已经够了。他内心的深沉,有自己的力量却不对我言一字,哪怕是担心和欢笑都不会对我吐露,其可怕却叫人落寞,我也许就是他们之中最傻的单相思吧,守了一座千年的冰雕,他高高在上无情无爱,我也永远只是个蝼蚁般渺小,但我总是带着一丝的光亮……或许还把我看得太重了,即使我一文不值;我,南宫姳嫣也要祝他幸福啊,默默的……别让我们错过……

醉是哭时醒是笑,到头却是自己的世界,沉醉不能自醒。到底什么是爱情呢?爱情,爱情……

“公主,公主!”霓雪看南宫姳嫣又自己一个人哭着睡着了,急忙摇醒她生怕她出了什么事。看她这样又来了未央亭,看来还是走不出那段回忆吗?也放不下那个人吧这样伤害自己又是何苦,他根本……

“嗯嗯嗯?怎么了?”她狼狈的一抹脸上的泪睁着朦胧的睡眼慌乱的答道,可是这一触觉,让南宫姳嫣呆呆的看着以为错觉的眼泪,为什么会哭,不是不会痛了吗,还是我已经相信的不能自拔了吗……

霓雪无奈的递过娟帕,她什么时候连自己是怎么样都已经照顾不好了吗。“现在已近三更天了,你又不在宫殿休息,没什么事好端端来这里干什么,要不是皇上猜到你可能在这里我都要把整个皇宫翻出来了!公主你可真让我担心的好找,你却还如此这里安心的睡!我真是白担心了!下次再也不找你了。”南宫姳嫣苦涩的散尽那骨子里的冰冷,和声细语的对气鼓鼓的霓雪说道:“我错了还不行?这就回去啦!”说完连忙整理衣裙转身踏幽径而回,她都明白,大家都在为她好,只是我,就是这么的无用。

霓雪虽是个婢女,却身份不一般,和南宫姳嫣也堪比姐妹,没有主仆之分。南宫姳嫣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从小到大一清二楚,互相也极少有隐瞒,只是那个岚墨尘……

“公主,能忘就忘了吧,何必捅入心扉。就算一生一世白首不离,却还是未央的结局啊,放手吧。”

南宫姳嫣的脚步猛地停住了,抬头深叹抑制了她早已疯狂的思念,沉重的闭上了眼。放手又怎生容易,她,已经等了三年了,三年的未央,我们的结局,只会是御灵凋谢。它的盛开,由不得我,这一切,就当是已经尘封了的岁月安好吧……

“呵。”不配吗,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不配说爱,岚墨尘……

物依旧,人可脱青春年少?我们都是无错的。女孩子有个念想,空如梦,终归比痴梦一场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