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疼爱

更新时间:2019-08-12 23:05:42

疼爱 已完结

疼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黑白 分类:女生 主角:纳兰晓兰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疼爱》的小说,是作者黑白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因为家境困窘,纳兰晓兰在楚晨风阳家里当女佣赚学费,阴差阳错却和他越了轨,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爱情不知不觉在两人之间萌芽,但是身份的差距是一道无法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晨风阳私人别墅内,纳兰晓兰一人静静的呆在房内,手中抱着手机,不停的在原地打着转儿,焦虑显而易见。

楚晨风阳不肯接她的电话,纳兰晓兰完全猜测不到楚晨风阳的想法,楚晨风阳的表现,明明是已经认定了是她想要加害上官琪,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的手段,这让她觉得很困惑。

虽然和楚晨风阳相处的时间不久,但纳兰晓兰还是了解楚晨风阳的习xing,对楚晨风阳而言,具有危险xing的东西,都会一一剔除,而她,目前应该也算是备入了楚晨风阳的黑名单吧。

可是,他却没有行动。

正在纳兰晓兰冥思苦想的时候,别墅的外面传来有车行驶的声音,她立即从房间内跳了起来,奔到一楼,站在大厅的门口,等待着楚晨风阳回来。

从铁们外开进来的是一辆全球限量版的白色保时捷,但,这并不是楚晨风阳的车。这款车明显较为秀气,适合女佣用的。

除了楚晨风阳,还会有谁来这栋别墅?

纳兰晓兰双眸绽放着疑惑的目光,打量着缓缓驶进院内的车子。

很快,车子便在别墅大厅前的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带着黑色兰镜的黑衣男人下了车,那男人身材魁梧,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保镖之内的人物,他走到车的另一旁,弯腰打开车门。

从车里,伸出了一双修长的腿,那双腿上,穿着来自意大利名牌高跟鞋的,随即,那人的身子也从车内钻了出来。她同样带着灰色兰镜,穿着白色典雅的服饰。

纳兰晓兰的心,瞬间便提了起来,她凝眸,看着已经走进大厅的女人。

那是伍晴纤,纳兰晓兰虽然只见过她一次,但也已经很深刻的把这个作风凌厉的女人记在了心里。

伍晴纤将兰镜拿下,扔向身后魁梧的男子手中,快步朝纳兰晓兰走来。

夫夫人。纳兰晓兰低头,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一旁的管家和女佣立即迎了上来:夫人,你慢点儿走,楚少现在还没回来呢,要不要打个电话让他回来?

伍晴纤挥了挥手,犀利的视线直射还低头愣神的纳兰晓兰,手指一挑:我今天来,是找贺小姐的,你们,散了吧,该忙什么就忙什么。

这群女佣是最通人xing的,看到这个情况纷纷掩嘴轻笑,便退出了大厅,管家看了看伍晴纤,再看了看纳兰晓兰,也不再说些什么,随着大众一起走出了大厅,将整个大厅留给了两人。

贺小姐。伍晴纤踏着高跟鞋,径直走向纳兰晓兰,她脖子上挂着长串的珍珠项链,随着她的走动晃动着,发出验证那价值不菲的声音。

纳兰晓兰又是一抖,上一次伍晴纤和上官琪一起在这儿奚落她的时候,她对伍晴纤,就已经存在着一种恐惧,而后又是因为她,让楚晨风阳当着伍晴纤的面,顶撞了上官琪的母亲,这一切的一切,伍晴纤一定是很恨她。

夫人,您直呼我的名字就好。纳兰晓兰低着头,不看去看伍晴纤。

呵,是不是觉得心虚,连看我,都不敢看了?伍晴纤的眸中闪烁着淡淡的阴影。

纳兰晓兰立即抬起头,直视上伍晴纤的脸,她抖了抖唇,努力的镇定道:夫人,我并没有任何心虚,只是不明白,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即使伍晴纤站在纳兰晓兰面前穿的多么时尚前卫,眼角的那丝丝鱼尾纹还是掩饰不了她的年龄。

夫人,您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纳兰晓兰往右退了几步,伸出右手,弯了弯腰。

伍晴纤也没有拒绝,径直走到一旁的沙发,就坐下来,她抬起头,嘴角含着笑意:纳兰晓兰,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你今年才刚刚十八岁吧,这么花样的一个年龄,应该好好把握青春,你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她虽然在笑,可是那笑意,却达不到眼底,还泛着一丝阴阴的冷意。

纳兰晓兰的脸上一阵苍白,她动了动嘴皮,似乎有想直喷出口的反驳话语,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她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夫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既然如此,我也不绕弯子,就直说吧。今天风阳已经告诉了我琪琪车祸的事情,你小小年纪,心肠却这么歹毒,我们楚家,养不起你这尊大佛,请你离开楚家。伍晴纤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啜几口,语气随意,带着浓浓的嘲讽。

夫人,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事情不是纳兰晓兰有些惊慌,急切的想要解释。

但伍晴纤哪会给她解释的机会,径直打断她的话,继续说道,纳兰晓兰,放过风阳,你还有其他的选择,或许你可以看看身边的人,会有比风阳更好的人存在,风阳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他身为楚家唯一的继承人,他注定了要和琪琪结婚,你最终只有出局的份。

伍晴纤每一句话都至情至理,就仿佛,她真的是为了儿子的幸福着想,也为了纳兰晓兰着想一般,但是熟识她的人就很明白,这不过是她说着好听的表面话而已。

纳兰晓兰的脸色又白了一分,就连嘴唇,似乎也苍白了不少,她摇摇头,想要开口解释,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和楚晨风阳之间,除了亲密接触过之外,完全就没有所谓的爱情基础,而楚晨风阳和上官琪最终会结婚的事情她也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她竟然还是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纳兰晓兰,作为风阳婚姻中的小三,背负着众多的骂名,你真的承受得住吗?伍晴纤还在善良的说着道理,她将茶杯放下,掩住心口,佯装心疼,其实,我对你也没什么大的意见,况且风阳还那么喜欢你,但是情非得已啊,风阳告诉我,你想谋杀琪琪的时候,我都无法相信

纳兰晓兰的耳边忽然一震瓮鸣,她的身子有些无法承受的摇晃几下,脑海中一直回响着风阳告诉我,你想谋杀琪琪的时候,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果然,楚晨风阳还是不肯相信她啊,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纳兰晓兰想笑,可是嘴唇太过于沉重,她连笑的力气,都没有。

说吧,你想要多少。伍晴纤的语气,又回到了最初的傲慢,似乎刚刚所有的痛心,不过是纳兰晓兰的想象罢了。

纳兰晓兰还沉寂在伍晴纤所说的那句话里,忽然听到伍晴纤没头没脑的丢下这么一句话,抬起头,满脸疑惑,不解道:什么?

你不用装了,五百万,我买下你,离开楚家,永远不要和风阳有任何的联系。伍晴纤很是不屑的扫视了纳兰晓兰一眼,随即看向身后的男人。

男人会意的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伍晴纤。

夫人,我不要您的钱,我和楚晨风阳她想要解释,她和楚晨风阳完全不是那种关系,而且她,虽然是为了钱留在这里,但是,对于凭空而来的钱,她没有兴趣收下。

这里没有外人,我也没有带任何录制器,你不用再装下去。伍晴纤将信封扔在桌上,这里面有五百万支票,你拿着这些钱,立刻滚出楚家。你想谋杀琪琪的事情,我也不再追究。

纳兰晓兰望着那泛着黄色的信封,只觉得上面似乎出现了一只眼睛,带着嘲讽的意味,嘲笑着看她,讽刺着她的无知。

她再次退了几步,将快要流出的眼泪硬生生给逼了回去:夫人,我承认,在楚家工作,我是为了钱而来,但那都是凭着我的劳力获取,对于平白无故的钱,我不会要,请您收回。

伍晴纤双手抱胸,她凝视纳兰晓兰,眸中的冷意愈加的强烈:你想要多少?

一分不要。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似乎在考验着对方的耐心。

许久之后,伍晴纤首先收回视线,她嘴角划开一个夸张的弧度:纳兰晓兰,你以为留在楚家,你就不会有事吗?你想谋杀琪琪的事情如果闹了出去,怎么说,你也会去局子里面蹲个几年。

楚家财大势大,就算想让纳兰晓兰蹲一辈子的牢房,也不是不可能。

纳兰晓兰咬了咬牙,她吸吸鼻子,我答应离开楚家,钱,请您收回,我只有一个要求,再见楚晨风阳一面。

她必须要跟楚晨风阳解释清楚,否则,她不甘心。无论楚晨风阳信不信,只要她解释了,就足够了。

伍晴纤眉头一挑,让楚晨风阳和纳兰晓兰见面,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她站起了身,风阳还在医院陪琪琪,他们已经商量,大约就这段时间结婚,估计也没有时间了,你趁早死心吧。

楚晨风阳真的要和上官琪结婚了?

他是因为陪着上官琪,所以才挂断她电话的吗?

在他的心里,她已经成为,伤害他未婚妻的凶手了吗?

为什么连最后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伍晴纤看着纳兰晓兰那张精致娇小的脸上,满脸的哀伤,似乎快要哭出来一般,伍晴纤微微蹙起眉头,这五百万,你收下,就当是分手费用,记住,在风阳回来之前,必须离开楚家。

说完,伍晴纤也不等纳兰晓兰的反应,离开了大厅。

夫人,您慢走。

纳兰晓兰盯着桌上的信封,耳边响起管家谦卑的声音,她的心,顿时就抽了一下,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委屈,当伍晴纤将那五百万扔下来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种屈辱,这种屈辱,让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她的心,似乎被针扎了一般疼痛。

隐约间,她听到门外传来伍晴纤的声音:待会给风阳打个电话,问问他和琪琪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纳兰晓兰的眼泪,从眼睛中翻滚而出,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心中的剧痛让她无法呼吸。

她看着手中的手机,用力的吞了吞口水,将胸口处的压抑吞往肚内,她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满是拨出记录,楚晨风阳的名字,沾满了整个屏幕。

刚刚伍晴纤的那番话,是不是代表,楚晨风阳的手机,已经开机了?

她抱着侥幸的心里,拨通了楚晨风阳的电话。

无论楚晨风阳愿不愿意相信她,她还是想要解释。

刚刚伍晴纤的一番话,重重的打在她的心上,她觉得格外的压抑,这种感觉很难受。

果然,电话已经通了,而且,才刚刚接通,对方就立即接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