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轮回劫:花若殇

更新时间:2019-04-15 22:23:18

轮回劫:花若殇 已完结

轮回劫:花若殇

来源:掌中云 作者:微末温暖 分类:女生 主角:沈逸之林清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轮回劫:花若殇》的小说,是作者微末温暖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轮回劫,花若殇,大梦初醒已十年,红尘一梦只为相思,入骨相思知不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 天空乌云密布,闷累滚滚,还不时伴随着一道道闪电辟下,照亮惨白的夜色下隐约可见有几点黑影正在缓慢移动。 地点是城外的樟城林里,一棵棵高大的樟木林立,一阵狂风突起,吹得树枝哗啦啦乱颤,发出的呜咽之声如鬼哭狼嚎,惊起了枝头几只栖息的黑鸦,哗啦一声飞上天,哀嚎不已………… 一个黑影走在最前面,隐约可见身材魁梧,方脸大汉,正是刘二,后面还跟着几个黑影,衣衫褴褛,人人手上都拿着铁锹铁铲之类的农具。 “刘……刘哥,这这这……太…太吓人了,我…我们……还…还要……要不要去了?”一个人影颤着双腿,哆哆嗦嗦地问。 “废废……废话,这……这还没怎么着呢,你们一个个的都他妈孬了!”刘二梗着脖子怒道。 “刘哥………”一个矮个子都快吓哭了,,另外几人也都苦着脸面露哭色。 “刘哥,我走前面吧!他们是我叫来的,有鬼有夜兽先冲我来,我不怕”,突然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声音青涩,带着少年变声期微微的嘶哑,响在沉沉的夜幕中。 刘二身形一震,猛然扭过头,突起一道闪电自眼前辟下,浓浓的夜色中生生被扯开一道白幕光,他清晰的看见少年眼底深深的墨色,坚毅而无所畏惧,那是野兽才有的眼神,置之死地而后生! 刘二心神凛了凛,收回思绪。 “嗯”,他点了点头。 其余的几个人,愣愣地看着少年,心下冒出一个同样的想法,都不明白这孩子是怎么了,难道真被那区区几个钱就给打发了?猪油蒙了心? 少年不发一言,当先走在了最前面,双腿依旧还有些微微的颤抖,却昂首挺胸,腰背笔直。少年的背影坚毅不可摧。身后陆续地有人跟上,默默地跟在少年身后。 一行人穿过树林,像远处的官道而去。选了个离官道不远的地方,几个人举着农具动手挖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几人挖了一个宽约五尺,深越两尺的大坑,少年拿出火折子在坑里烧了一堆火。火灭尽后,刘二把怀里抱着的一块大石碑小心翼翼的放进坑里。那石碑上是按照姑娘给他的一张纸刻的字,他小时候读过几天私塾,字认不全几个,可他以前是街头卖把式的,最拿手的就是刻木头、小人儿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门手艺竟还没有荒废,他弄不动姑娘要做什么,可他知道就算是给他说了,他也不一定能弄的明白,姑娘那是个干大事了人啊,他只管跟着就是了! 几人看他那发呆的样子,一个伸手捅了捅他,“哎,想什么哪你?” 他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的几个人都神色怪异地瞧着他,刘二被几人瞧的心里毛毛的,他面色涨的通红,半响才嚅嗫着怒道“前个儿遇到个半瞎子,臭算命的非说我那早早死了的媳妇儿克我,非得半夜给她移个坟才行,包准我以后能飞黄腾达,哎,看什么看哪,哪来那么多屁事儿”,说罢就朝着一人腿弯踢去。 那人不防一下被他提进了坑里,几人嘻嘻哈哈地去拉他。 头顶上不时有几个闷雷伴随着闪电辟下,刘二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夜空, “这天,就要下雨了啊!” ………… 后半夜果然起了大雨,风声、雨声、雷电声,声声如耳。 樟城的这场大雨一连下了两天两夜。 第三天早上,望着窗外依旧瓢泼的大雨,湘晚荷却是坐不住了,唤来刘二和申知翼,她把一叠银票扔在两人面前,“拿去全换成银子!” 两人一脸不明所以地望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湘晚荷皱着眉头,沉声道“刘大哥还记的我们前几日进城的时候,看见分水岭河道附近住着一些分散的人家吧”。 “嗯”,刘二点点头。 “进城时,我无意间察看了一下,分水岭的河提很是陈旧,提边已有一些隐约的裂痕!” 申知翼低头想了一下,沉声道“分水岭的河提应该有三年之久没有修缮了!” “洛河流经半个湘国,分水岭是一条最大的支流,如果今晚雨还不停的话,今夜可能分水岭就会决提!”湘晚荷望向窗外依旧没有任何停止迹象的大雨,声音蓦然变的沉重,“你们把这些钱拿去,召集人手,钱可能不够”,她低头想了想,“去召集全城乞丐,不管用任何办法,今天之内一定要把分水岭附近,下游,还有上游所有人家都安排到城里来!” 申知翼和刘二自是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两人拿着银票急急出了客栈。 看了看窗外的大雨,她低头想了下,转身取了一把油纸伞,也跟着出了门,脚步却是往城中主街而去。 樟城府衙,大门紧闭,门外空无一人。 湘晚荷擂响了府门前用来沉冤的铜皮鼓。 鼓面发出沉重的“嗵嗵”声,一声声传进府衙内,直入人耳膜。 当值的小衙役一脸怒气冲冲地打开门时,就看见门外的女子一身青衣碧纱立于廊下,手中撑着把青竹小伞,一双墨玉般灵动的眸子正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小兄弟,我要申冤”,她道。 小衙役呆了半响,恍恍惚惚地打开了府衙大门。 良久。 公堂上,府伊大人打了个呵欠,翘起下巴上的一缕山羊胡子,半眯着眼睛,瞟了她两眼。 ”就是你要申冤?” “是”,湘晚荷眸光盈盈的摘下面纱。 “唰”的一声,府伊大人猛然直起身子,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抖抖眉毛,他一手慢慢地捻着胡子坐下来,慢腾腾地道,“有何冤情,你且诉来,本官一向公正无私,定会还你清白!” “小女子多谢大人”,湘晚荷曲膝躬身行了一礼,并没有叩头跪拜。 上边的师爷却是不乐意了,但瞅了瞅一旁的官儿正主一脸兴奋红光的神色,立马禁了声。 “大人请恕罪,小女子家住樟城外分水岭一带,前几日刚刚进城,不巧就碰上了大雨,小女子来不及赶回家中,心知分水岭的河道一经下雨必定涨水,现今这场大雨突临,一连下了两日未歇,也不知这大水该涨成何样了,心中甚是着急,又担忧着家中的父老和邻里乡亲,故而,小女子实在无法了,才敢来麻烦大人,希望大人定要为小女子做主啊!”湘晚荷语声凄凄,拿出面纱擦擦眼睛,低垂着的眉眼,一双浓密纤长的眼睫轻颤不停,双肩不住的抖动。似是极其的惶然无措,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哎,你别哭呀!”府伊大人唰的一下站起声来,似是还想下来安慰她,瞟见旁边的师爷一干属下都神色古怪地瞅着他,府伊大人呵呵干笑两声,手放在唇边轻咳两声,复又慢慢地坐下。 “嗯,分水岭也属于我樟城管辖,附近的村民自然和城内的百姓是一样的,维护百姓的安全自是大人我的职责,”顿了顿,他望向堂下的女子踌躇着道“不知姑娘的意思是…………?” “小女子若能向大人借几名府内衙役出城帮我救助一下邻里父老,接他们进城内避避,小女子感激不尽!” “接父老进城么?”甚好,府伊大人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一双浑浊的鱼泡眼内闪过一道精光,随即他笑了“那姑娘想借几人哪?” 湘晚荷抬头,眸中光华璀璨,莹光点点,她举起一根手指,笑道,“大人,小女子所要不多,一百人即可”。 “一…………一百人?”唰的一声,府伊大人的屁股从椅子上滑下来了,旁边的师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大人?怎么了?难道是大人觉的一百人人太少了?应付不过来么?”湘晚荷眨巴着一双眼角还微微泛红的眸子,眸中神色甚是欢喜,“如果大人再多给我派遣一百人,不女子也是不介意的,毕竟人多力量大哇!” 府伊大人刚坐好的屁股唰的一声再次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师爷踉跄着扶住了一旁的桌案。这樟城府衙内总共连烧火做饭的加起来也凑不够一百人啊,难道大人还想去守城李将军府那里去借么???堂下两旁的衙役都愕然地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上首的府伊大人,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府伊大人僵硬地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没……没有,其实,大人我是觉得吧,我府中的这些个衙役个个身强体壮,大力魁梧的,区区小事实在用不了那么多人,有五十人足矣,足矣了!” 下方的一众衙役听见主子的如此夸奖,都默默地低头,汗颜了。 “哦~,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五十人吧,小女子在此多谢了大人的相助之嗯!” ………… 湘晚荷带着府衙五十个差役赶到分水岭时,河道里的水还在奔腾不息的上涨着,眼看就要漫上河堤了,滂泼的大雨依旧下个不停。迷蒙雨幕中,处处可见匆匆奔走的三两人影,都朝着进城的方向而去,应该是附近被组织撤离的人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