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这爱,如此的伤痛

更新时间:2019-08-12 01:25:43

这爱,如此的伤痛 已完结

这爱,如此的伤痛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梅子乖乖 分类:女生 主角:卿卿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这爱,如此的伤痛》的小说,是作者小梅子乖乖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现代人喜欢玩浪漫,但是,玩浪漫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李卿卿和林庆熊相互爱慕,可惜天意弄人,有情人终将不能在一起,可是,在他们都结婚之后,又意外的相遇,不知有情人能否经历人生风雨洗礼,感情重现彩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卿卿独自舔着伤痕,每一天她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心里对林庆熊的恨越加的浓烈,曾经的希望覆灭地不见踪影。

“卿卿,开门。”刘洛在房间外温柔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他温柔地守候在她的身边,温柔地呼唤,生怕她会出什么事儿。

盯着门口,愣了下,她以为刘洛是做好了饭要叫她吃,所以并不在意地回答:“让我安静会儿,把饭放桌上,我饿了知道自己出来吃。”

“卿卿……”刘洛的声音显得甚是着急,他敲门并不是要让她出去吃饭,而是有大事儿要跟她说。

可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她的逐客令给噎得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房门还在不停地响亮着,她瞪大眼睛盯着房门,甚是不满地冲刘洛唠叨:“我说了让我安静一会儿,你没有听见吗?”

在她的吼声里,刘洛的手僵硬了好半响,他盯着房门,好半响才道:“卿卿,我有事儿要给你说。”

“我不听,什么事儿都别给我说,我什么都不想听。”心里莫名地升腾着怒气,她只想好好地安静,只想让自己慢慢地将伤口养好。

“卿卿……”刘洛甚是无奈,他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和她说。

看着她的这么不在状态,这个样子,让他很难出口,但是如果不说,她这辈子一定会恨死他的。

房门里的女人,是刘洛所爱的女人,他当然不想对她说这件事儿,但是他怕给她造成一生的遗憾。

在刘洛的字典里,既然爱情不能够被成全,那么他宁愿选择祝福。

所以咬紧牙关,刘洛冲房门里说:“卿卿,今天是林庆熊和江秋秋举行婚礼的日子,就在下午五点,城西礼堂。”

说完话,刘洛没有询问她到底要不要去,而是安静地坐到沙发上,等待着房门被打开或者是不被打开。

她瞪大眼睛,心里裹满对江秋秋的恨意,绝望到要命,再也不想听关于林庆熊的一切,可是刘洛却那么不给面子地将一切都告诉了她,这让她完全无法忽视。

缓缓地将目光落在房门口,心痛的感觉,让她恨不得将这栋小楼都给拆掉。

“林庆熊,你很喜欢江秋秋,是吗?”她迷茫着双眼,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下来。

她告诉了自己很多遍,对林庆熊只有恨,不可能再有爱。

可是听到林庆熊即将和江秋秋举行婚礼的消息,她的心止不住撕裂地疼痛起来。

怎么回事儿,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能够在逼着自己拿掉孩子之后,就那么像什么事儿都么有发生一样和江秋秋结婚。

“不,林庆熊,我不允许你们结婚,我一定要让你们的婚结不成。”瞪大眼睛,心里溢满冰冷,话语寂静地冲空荡荡的房间说。

走出房门的时候,刘洛坐在沙发上,目光在落到她惨白的脸颊,虽然有些心疼,但是止不住地脸颊上落满笑容,扬起了一片欢愉。

“卿卿,你终于肯出房门了,你知不知道你不出来可吓死我了,我这几天心一只悬着……”刘洛看着她甚是激动,他的激动让他丧失了一贯的冷静。

“好了,别说废话了,带我去做头发洗脸,再给我买一身礼服。”她话语凛冽地让刘洛不得不停下话语。

看着刘洛住口,骄傲地扬起头,目光落在墙壁上的挂钟上面,此时是下午一点,她有足够的时间将自己收拾妥当,然后光鲜亮丽地去婚礼现场。

跟着刘洛一番折腾,总算收拾地妥妥帖帖,眼睛的红肿在化妆师高超的技艺下完全看不出来。

满意地走出美容店,偏过头对身边的刘洛说:“待会儿我们分开到场,走在一起不好。”

刘洛自然知道这一点,但这一点并不是他所担心的,他担心的是她去了婚礼现场会不会做些什么。

“卿卿,你是打算要破坏婚礼吗?”刘洛神情紧张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江秋秋从订婚到结婚一直都很不顺利,刘洛虽然不说,但是他清楚地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介入才会这样。

“或许吧。”她的答案甚是轻描淡写,伸手不顾刘洛的神情,拦车,然后径直去了婚礼现场。

坐在车里的时候,心里的冰冷地就像是冻在寒冬腊月里的冰窟中一样,升腾不起一丝冰冷的感觉。

她想要破坏江秋秋的婚礼,但是知道,她什么都没有准备,要破坏,似乎很难。

“不,庆熊,我不是来破坏你的婚礼的,我是来送你一份大礼的。”本来车都快要到婚礼现场了,但是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师傅,掉头去商场。”李卿卿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但是司机却不买账,话语冰冷地面前的女人没好气地道:“姑娘,你这来来回回的,你到底要去哪里?”

白了司机一眼,懒得跟司机废话,从手袋里拿出三张一百块的钞票递给司机道:“车费我会如数给你,这是小费。”

看着手中的钞票,刚刚还颇有意见的司机一下子住了口。

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仰躺在车子的靠椅上,大脑不停地翻滚,想着到底要送林庆熊一份怎样的生日礼物呢?

思来想去,眸子突然亮堂起来,司机刚刚掉头没有走多远,就被叫住:“师傅,停下车。”

“姑娘,你到底要去哪里?”司机甚是无奈地道。

“等会儿,我去买胃药。”她急匆匆地从车上跑下来,然后径直去了药店,买了整整一箱子胃药。

当她拧着一箱胃药往车上走的时候,司机睁大眼睛甚是不解:“姑娘,你买这么多的胃药做什么?”

盯着司机,难得地脸颊落上笑容,并没有因为司机的问题而生气,而是盯着手里的胃药,嘴角上扬起微笑,像是在回答司机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去参加婚礼,,送他们一箱子胃药当贺礼。”

听完李卿卿的话,司机甚是不解,他讶异地瞪大眼睛问:“姑娘,你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可是不吉利的。”

“住嘴,赶快开车,城西礼堂。”他的话语冷冷的,她就是要让他们的婚礼不吉利,越不吉利越好。

司机低头开着车,可心里却在止不住地嘀咕:“这姑娘是和新娘有仇吗?”

城西礼堂外,早已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李卿卿坐在出租车里打量着外面的一切,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