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女帝亦菱

更新时间:2018-12-19 21:18:15

女帝亦菱 连载中

女帝亦菱

来源:掌中云 作者:菱微凉 分类:女生 主角:终若梦初承 人气:

主角是终若梦初承的小说《女帝亦菱》此文是菱微凉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部女帝的成长史。 看男尊社会少女如何成为女帝。 阴谋不断,疑云丛生,她身在局中。 江山美男,难能两全,她如何抉择…… 且看《女帝亦菱》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女帝亦菱》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清脆的鸟鸣唤醒了亦菱。

昨夜赵子安一直看着亦菱睡着才走。

亦菱睁开眼,坐起身,抻了抻腰,然后穿好了衣服,下床推开窗子,闲庭院里洒满了清晨的阳光。亦菱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初春早晨的美好。

昨夜是自从七年前的那个夜晚以来睡得最香的一夜了,她做了许多许多很美好的梦,她梦见了母妃,梦见了父皇,梦见了二皇兄,梦见了宛月宫,梦见了疏影殿,梦见了疏影殿的梅花簌簌地下落……“我们要是普通人家的兄妹该有多好。”……对了,昨夜梦到了那个场景,梦到了有人对她说那句话的场景,是谁?究竟是谁呢?在疏影殿,梅花飘落的树下,那个白衣少年,轻抚着她的脸,轻叹着,难道是……

“七妹!”

“啊!”亦菱一惊,连忙睁开眼,回过头,只见一人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而自己思考得太过专注,竟没有察觉。

“七妹,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二姐?”看清来人后,亦菱惊喜地叫出声,“二姐怎么在这里啊?”

荆紫芸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啊?”

亦菱愣了半晌,忽然眼睛一转,恍然大悟地道:“哦,我明白了,那我以后是不是要改口叫二姐你大嫂了!,或者,叫大哥他二姐夫?”

“臭丫头!”荆紫芸掐了掐亦菱的脸,“都这么大了,嘴还那么贫!”

亦菱被荆紫芸掐得直叫唤,荆紫芸被亦菱的样子逗乐了,“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才松了手。

亦菱揉了揉脸,问道:“二姐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荆紫芸笑道:“笨丫头,当然是你大哥告诉我的,昨天他回来和我说家里来了一个可爱的小丫头,是安先生的妹妹,我一听就是你。”

“谁是小丫头啦?”亦菱一脸的不服气。

“怎么?才十四岁就不是小丫头了?”荆紫芸笑着反问。

“再过几个月我就十五岁了,当然不是小丫头了……”亦菱越往下说声音越弱。

荆紫芸被亦菱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好了好了,七妹快十五岁了,十五岁就是大姑娘了。”

亦菱这才乐了。

“对了,一和你说话我倒是忘了,你大哥和二哥还在正厅等着我们去一起吃早饭呢,我们这就过去吧。”荆紫芸道。

“好。”亦菱简单梳洗了一下,还是换上了男装,然后随荆紫芸来到正厅里。

岳悠然和赵子安已经坐在那里了,荆紫芸在岳悠然旁边坐下,亦菱在荆紫芸身边坐下,另一边正好是赵子安,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四方桌子边,初春温暖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让这一刻变得格外温馨。

赵子安温和地微笑着,“月儿昨晚睡得香不香?”

亦菱点点头,“嗯,香极了。”

“近日情况如何?”荆紫芸坐下后问道,虽然语气平缓,但眼中却充满了担忧。

岳悠然轻叹口气:“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吗?”亦菱咬了一口点心问道。

岳悠然和赵子安皆是一惊,看向亦菱,岳悠然惊奇地问道:“小妹都知道?”

亦菱笑了,放下筷子,咽下口中美味的点心,“差不多知道一些。”

赵子安也有些惊奇地道:“月儿都知道些什么?又是如何知道的?”

亦菱笑道:“几天前我在应镇附近的一片林子中遇到了大哥,当时大哥正被一群黑衣杀手围劫,在我得知了大哥的身份后,就想大哥不是应该在怀远的庆功宴上么,怎么会在哪里?后来又听到了大哥与黑衣人的对话,就想到大哥应该是在回怀远的路上受到了不明杀手的追杀,耽搁了回怀远的时间,所以干脆将计就计,借此查出幕后的人。”

岳悠然惊奇地笑了,然后点了点头。

亦菱又道:“后来又在醉月楼遇到大哥,看到大哥健康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几天前被杀手追杀后受了重伤的人,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前林中的一切都是大哥你演的一出戏罢了。”

“哈哈哈……小妹推测得不错,其实那是你二哥和我商议后演的一出戏。”岳悠然笑道。

亦菱也笑了,又说道:“上次在林中被我用迷药迷昏的杀手现在应该都在大哥的府上吧,这几天大哥派人对他们拷问,可是他们却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说。而上次大哥从边境回怀远的路线只有二哥、大哥的人、定南王以及定南王的人知道,所以你们就怀疑定南王身边有奸细,所以近几日一直暗中调查,可是却没有任何线索。”

“是啊,已经几天了,一直都未发现任何情况。”赵子安点头道。

“小妹真是聪明啊,什么都瞒不过你。”岳悠然笑道。

“你们是不知道,我们七妹啊,最厉害了,姐妹们都叫她小杜宪呢。”荆紫芸一边说着,一边往亦菱的碟子里夹了一小块点心。

杜宪是翳国的前任丞相,杜皇后的父亲,曾在翳武帝赵臻亲征西域时随同出征,运筹帷幄,辅佐武帝打败了西域各国的联军,签订了盟约,使得西域各国在近三十年内均不敢再进犯翳国。后任翳国丞相,清静治国,慧眼识贤,使得当时翳国朝廷政治清明,名动五国。

“七妹?你们之前就认识了么?”岳悠然问道。

“是啊,我和七妹都是芜山弟子,是同门师姐妹呢。”荆紫芸笑道,与亦菱对视一眼,亦菱亦会心一笑。看来即使是二姐和大哥这样亲近的关系,二姐也遵守门规,未将自己濯玉弟子的真实身份告诉大哥。

“哦?你们姐妹两个还真是有缘啊,竟在这里相遇了。那小杜宪分析分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岳悠然打趣道,但目光中却透出一丝严肃与认真。

亦菱不由地正色道:“上次林中的事发生在大哥率军击败吉丹国军之后,但吉丹国人基本上可以排除,因为之前一战,吉丹国中人人闻岳将军之名而丧胆,更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寻仇。再看宁国中人,定南王素来与大哥交好,不可能加害大哥,贤王和九王爷也是,而元帝与睿王则可能有一定的动机。”

“小妹和我想的一样。”岳悠然微微蹙眉,表情也愈加严肃,“只是……”岳悠然忽然止住,满脸疑惑地看向亦菱。

“是啊,”亦菱也疑惑地点点头,“为何上次黑衣人是云国口音?难道是故意嫁祸?”

“嫁祸是不可能的,大哥在云国并无仇家。”赵子安道。

几人沉默了片刻,岳悠然又道:“至今也未发现有任何内奸。”

“大哥和二哥的关注点一直在定南王身边,奸细会不会是大哥身边的人?”亦菱沉吟了片刻说道。

一听此言,岳悠然立即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那些人都是跟随我在杀场上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绝不可能是奸细。”

“可……”亦菱正想说话,只听到外面有一侍卫道:“将军!府西有情况!”

“进!”岳悠然喊道。

那侍卫推开门进来,又将门关上,方才回身道:“报告将军,那些死士全部中毒身亡。”

什么?亦菱不禁一惊。

四人连忙赶往位于将军府西的秘密地牢中。

地牢门口,有许多侍卫把守。

岳悠然快步上前,向其中一人问道:“陈副将,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被称作陈副将的人立即道:“是今早辰时发现的,将军。看样子应该是昨天夜里被毒死的。”

岳悠然又道:“守好这里。”然后对赵子安三人说,“我们进去看一下。”

四人走下地牢,向最深处的牢房走去。十几个黑衣人,皆被铁链拴在柱子上,个个的头无力地垂下,没了呼吸。

亦菱轻轻走上前去,抬起一个人的头,死者面色成灰,嘴唇发青,眼睛还是睁着的,迷离,没有焦距。亦菱不禁和荆紫芸对视了一眼。

“招魂。”两人同时说道。

“招魂?”岳悠然蹙起眉,“拂衣楼?这和拂衣楼有什么关系?”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素来温和的赵子安的脸上此时也有些凝重。

阴暗的地牢中,四个人皆陷入沉默,只有固定在墙壁上的燃烧着的火把不甘寂寞,不停地发出“噼啪”的声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