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玉炉胭脂香

更新时间:2020-11-14 21:45:20

玉炉胭脂香 已完结

玉炉胭脂香

来源:掌阅小说网 作者:徐洛一 分类:女生 主角:南陵缙周瑾仪 人气:

《玉炉胭脂香》为徐洛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两年前周瑾仪被许配给皇帝当皇后,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这对于周瑾仪来说,就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谁会想到,一个刚刚就结婚的皇后就失宠了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承和六年暮春,轻寒薄暖,繁繁珠玉碎。淅零零的细雨将未央宫的天空晕染上温润的粉青颜色,如极薄的素瓷,而至积云浓处,又似错落的开片裂纹。春末落下的几场雨,迎面扑在人脸上,恍然以为是深冬存的雪霰子,贪心地藏掖着,直到再也留不住,索性一股脑儿全抛了出去,上天不堪怜,骤使人间满瓢泼。

想必,是残春最后的雨了。

一场雨,洗尽帝都天色碧,也将未央宫前的金戺玉阶仔细拂拭得明丽非常,却也干净得落寞。独独是雨后的上林苑,芳草淑郁,花胜锦绮。

我起身将窗子再支开些,倏尔微风徐过,落下一片栀子树叶,那片树叶缓缓坠地,连同我思绪里的过往一并跌得粉身碎骨,南朝的皇后,我竟也做了两年之久。

沁萝轻言劝道:“娘娘,外头阴湿寒气重,莫伤了凤体。”

未央宫离上林苑脚程不远,依稀闻得那处莺声燕语,言笑晏晏,许久未曾听到这样爽朗鲜活的笑声了,我不禁侧耳倾听,“沁萝,是新人入宫了?”

唐儿低眉敛目,手捧锦绣罗裳,静静站在我身后,怯怯地唤了我一声:“皇后娘娘。”沁萝默默接过她手中的衣裳,让她暂退。

“如今朝暮可闻新人笑,只消一年,转眼又都成旧人。”两年前,我以皇后之尊入主未央宫,也一一走过竹影摇金,穿过锦绣花开,可再未展露欢颜。

南朝周氏,世代鼎贵,自元德二十七年至今,出过三位皇后。

当今太后,故去的肃谨皇后,还有我。

可我并不想做贵倾后宫的女人。

沁萝将衣裳轻轻披在我身上,温言道:“娘娘,太后的意思,您也该出去瞧一瞧了,毕竟南朝的正位中宫,是皇后您。”我缓缓转身,言辞语调平静无澜,不悲不喜,仿若已是百年身,喃喃道:“皇后啊……”

我已经三月未曾见到南陵刈。

两年前太后赐婚,我入主未央宫,自此长明宫灯夜夜燃,却怎么也等不来南朝国君。新婚之夜,李公公传来圣谕,陛下正和军政大臣商议边关要事,怕是来不了,娘娘淑惠,定能体恤陛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娘娘便早些歇息吧。

于是,我看着龙凤烛垂泪到天明,龙凤呈祥的希冀幻灭在灰烬里。也只是一夜,宫中人人皆知,皇后在新婚之夜便失宠。

沁萝看到我怔怔出神,立即下跪叩首,无不端正地向我行宫礼。再抬首的时候,一双眸子已潸潸含泪。

我微微昂首,竟有几滴斜雨吹落在眼角,我心中一落,旋即不动神色抹去,微笑道:“久不至长信宫请安,也不知太后凤体是否康健,顺道也去瞧瞧后宫的新颜色。”

沁萝眸光微动,浮上一丝笑意。

还未来得及起身,凉风一过,外头又簌簌落起雨来,凄风苦雨,想来也是应了心境的。听雨半晌,唐儿禀我,郑公公求见。

既是太后身边的人,我也只得宣召。

太后素来赏识郑公公处事为人张弛有度,眼见不过四十左右,早已升为长信宫的主事公公。他恭顺地向我请安:“皇后娘娘,太后说着您许久不曾过去她宫里了。若是平时有的,也不过是随了后宫妃嫔一同去请安,近来是十分牵挂皇后娘娘。”

我微笑道:“倒是本宫懈怠了,劳烦郑公公回禀太后,待本宫更衣后便去长信宫向母后问安。”

长信宫,后宫之西,离未央宫脚程极近。想当初我入宫的时候,南陵刈便把这未央宫赏了我,言官之笔皆恶语,他只说是皇后与太后姑侄亲厚,常来走动,太后每每宽慰。在深宫中亦有家眷相伴,享半世欢颐。

乘着凤辇,须臾便至。

太后悠然沏茶,只着了石青色缎绣衣裙,云髻也未梳,用素黑的木簪松松挽着。鬓间依稀的白发任凭巧手也难遮掩,褪去荣华,也只是个寻常的老妇人罢了。

我双膝着地,缓缓下拜,手掌着地,额贴覆于手掌上,后直上身,双手亦随之齐眉,平身再拜,“臣妾参见母后,母后长乐安康。”

茶水声疏疏漏漏,偌大的宫殿唯有这清冷的声响平静地徘徊,随着缠绵的茶香萦绕漫回。錾花银鎏金凤凰步摇伶仃,太后这才抬眼看我,唤我免礼。

太后颔首笑道:“帝妃里头,到底还是皇后的礼数最周全,不似外头胡乱飞来的莺莺燕燕,没个端正样子。”

“臣妾甫一进宫的时候,宫礼学得并不是最好。”我淡然一笑,两年前的那日也是下着雨,雨势漫天卷地泼洒在帝都城内,似要将人间的污秽冲刷得一干二净,宫砖上砸下无数豆大的雨粒,污泥沾水飞溅在我的裙角,而我一心急着去长信宫请安,并没有察觉。

那时,我直直跪在大殿中央,冰冷的寒气直入骨髓,而太后见我仪容不佳,蕴着怒气道:“女有四行,皇后,你说说是哪四行?”

我听出太后言外之意,闷着嗓子一一道:“女有四行,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

太后此言一出,我羞惭地低下头,不敢再抬眼看她。

太后愈加生气,“一国之后,除了皇帝,你无需向任何人低头,你对哀家谦卑恭顺,却不必事事将自己摆在下首!”

此后接连四月,我日夜勤勉练习礼节,无一不是尽善尽美,再被人指不出半分错漏。

“皇后,你过来尝尝这茶。”

玲珑青花玉瓷镂空茶盏,端看是上好的玉瓷。我浅啜一口,用帕子轻拭唇角,笑道:“这茶入口延绵,甘而不涩,十分清爽。”

她亦执起茶盏,撩着盖子,似笑非笑地凝视于我,氤氲的烟气迷蒙着她历经沧桑的华贵面庞上,恍惚有些慈蔼之颜,“瑾仪,你独独不夸这茶是好的。”

“姑母亲手泡的,当然是好的。只是瑾仪不尚茶道,恐拂了姑母的好兴致。”

太后浅抿了一口,方道:“你素不喜吃茶,哀家莫不是老糊涂了,才不知道?”

我扯了帕子,掩笑道:“姑母这样好的记性,瑾仪倒是惭愧了。”

太后的目光一凛,旋即又浮上了祥和的笑意,“瑾仪,你是后宫之主,是我南朝的皇后,即便皇帝待你情意不深,你依旧是皇后,有哀家一日,你的地位便无人敢来觊觎。如今新人入宫,你是聪明的孩子,应当知道该怎么做……”

太后轻轻按着额角,她的头疾一直反复。而后,她疲惫地摆了摆手,“退下吧,哀家累了。”又转头看到外头雨势已止,柳翠欲滴,心旷神怡,尽是一派好春色,又道,“既然来过长信宫了,皇帝那里也该走动走动。”

“是。”

出了宫门,方觉雨止风静,春光潋滟,上林苑群芳吐蕊,鸟语花香,那片沁人的香气幽幽然连长信宫内都可闻得这般真切。

沁萝搀着我,“娘娘,是回宫吗?”

我闭上眼,沉沉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去宣政殿。”

才至殿外,内便有嬉笑声传入耳中,我不禁皱眉。守在殿外的小太监见是我的凤辇,急忙高唱。内帏笙箫鼓乐,熏炉暖香澹淡骤然飘卷在鼻息间,流转着暮夕颓败的绮靡光色。

殿外天寒气清,远处的树木枝叶在风中伶仃,瑟瑟作响,连我也不禁拢了拢衣袖,小太监见我受寒,颤着嗓子再次通传。半晌过后,殿门洞开,一阵艳俗的胭脂粉味扑面而来,几个妃嫔仓皇离开。见到我的刹那,美眸里满是惊讶,连问安亦是草草了事。

沁萝低低啐了一口,替我愤愤不平:“不过是区区几个美人采女,竟不如宫里歌舞伎知尊卑礼教,若再晋几个位份,哪还会将娘娘放在眼里……”

我面色一凛,厉声道:“放肆!”

“奴婢失言,请娘娘责罚。”说罢,径自跪在宣政殿前,我知她年轻气盛,也是为我抱不平,可这后宫之中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未央宫的言行,一失足,便是万劫不复。

抬眼看了一旁垂首默然的宫人,沉声道:“静跪思过吧。”

“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