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牡丹倾国

更新时间:2020-11-10 20:23:02

牡丹倾国 连载中

牡丹倾国

来源:御书屋 作者:可可松饼 分类:女生 主角:宁骏苏锦袖 人气:

可可松饼新书《牡丹倾国》由可可松饼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宁骏苏锦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牡丹倾国》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可可松饼。男主是宁骏,当朝王爷,权高位重,却喜欢上了当时的花旦女主。女主倾国倾城,俘获了一大片人的芳心,只是心有所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牡丹倾国第四章

起地上方才被苏锦袖抛开的牡丹绢花塞进他嘴里,从後门上了轿径直向安庆王府走去,路上苏锦袖拼了老命挣扎,闹得宁骏不耐,在他颈後一拍,晕了过去。

在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绣塌上,纱帐绣著牡丹鸳鸯,苏锦袖试著动了动,发现自己竟被红色长帛缠了个结实,打量了四下,墙壁竟然是大块的完整石头砌成,看到另一面墙的时候,苏锦袖一愣,那面墙下设这香案白烛,接著角落里火盆跳跃的灯光隐约看见上面刻得名字是苏慎言。

苏锦袖撤了力气软软的陷进塌里叹道:“苏锦啊苏锦,今日这躯体里的是你不知你会是什麽形状,当初你我的交易,是不是离成功又进了一步”一阵石块摩擦声,方才的石墙竟开了个口,宁骏猫著身子从外面进来,手上端著饭,冲苏锦袖笑道:“睡得怎麽样?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

“放开我”

“放开你你会老实麽?”

苏锦袖闭口不答。宁骏放下食物上前摩挲著苏锦袖的脸:“至此,国色天香,唯我一人独享”说罢手伸进苏锦袖的衣服里在细致的皮肤上游走。

“我先前以为你不谙男人云雨,有些东西一直没敢在你身上试过,既然你早就见识过,不妨我们今天玩得尽兴点。”宁骏扯著苏锦袖的衣服,内力一震,所有的布料顷刻粉碎,苏锦袖方要起身逃跑却被宁骏一把按住。

解下腰间的汗巾将苏锦袖的右手和右脚缚在一起,悬在床头,裸体横陈宁骏也不著急,只伸手在苏锦袖的脚腕小腿上来回抚摸著,苏锦袖用力往下挣动了几下,发现那汗巾不知什麽材质做的,竟扯不烂,只紧紧咬住下唇避免呻吟出声。

可小腿上的触感太过分明,不一会儿,苏锦袖便绷直了身子浑身不停的打颤,下腹的玉茎已经抬头,正可怜兮兮的滴著露水。宁骏将手顺著脚腕小腿滑在大腿根处停住,趴在苏锦袖耳边瞥了眼远处的排位道:“锦袖可千万要忍住啊,苏太傅在看著了”

苏锦袖在心里暗骂宁骏:变态!那是你的太傅,苏锦的爹,可不是我的,不过在个死人面前做,可真是够重口的。

手在床头一叩弹出一个暗格,宁骏从里面翻出一个鎏金小盒,盒子雕镂精细,似乎像是谁家姑娘的胭脂盒,苏锦袖一见却变了脸色。宁骏觑著苏锦袖乍变的脸色,心情大好用手指抿了一些里面的乳白油膏抹在粉嫩的乳首上,柔软的乳尖顿时起了褶皱挺立起来,热辣辣的感觉在胸前分明的凌迟著可怜的红珠,并且隐隐向四周蔓延,苏锦袖开始不停的扭动,左腿也抬向右腿想籍著两腿摩擦来缓解四处流窜的欲望。

见只是胸前略微一抹便惹来苏锦袖这麽大的反应,宁骏大喜,伸出一只手将苏锦袖紧紧缠在半空的腿分开,用身体将苏锦袖的左腿制住,抽出一支狼毫笔,没有被水晕开的坚硬笔尖在苏锦袖玉茎的小眼上戳弄著,疼得苏锦袖一边挥动著自由的左手无力抵抗,一边破碎的低吟出声。见苏锦袖体香变得浓郁,分明动了春情,便伸出一指在苏锦袖的後穴掏弄几下,促使紧紧纠缠的软肉分泌出来些粘稠汁液,将狼毫笔一戳到底,毫不怜惜的抽动起来,不一会有些粉红色的液体溢了出来,想是内壁受了些上,苏锦袖方才红润的嘴唇此刻已经被咬的发白,被束缚的手腕脚腕此刻也都因为挣扎有了红痕,少顷将狼毫笔抽出之後,宁骏见笔尖已经有些柔软,便拿笔沾了沾方才那药膏,在苏锦袖身下的玉茎上仔仔细细刷了个便,把剩下的一些尽数!进了苏锦袖的身後,此刻浑身又热又痒的苏锦袖在空气里模拟这抽插的动作,已接近癫狂。

宁骏坐在床边,像欣赏表演一样看著苏锦袖溺水一般在床上拼命扭动挣扎:“极乐膏,听欢馆的老鸨说只要用了这东西,就算是嫦娥也会心甘情愿扒了衣裳求男人上她。”苏锦袖此刻已经听不见了,只是满脸泪水的拼命咬著牙想忍住在身上泛滥的情潮和被涂上药膏处那热辣的痛楚,方才粉红的身体此刻通红的像被热水即将蒸熟的虾,徒劳无功的在床上喘息弹跳著,这会儿别说求个男人上他,就算是求一群男人把他操烂了他都愿意,只要能解了身上的春药。

“香汗淋漓青丝软...锦袖,你这幅模样真好看”宁骏拂了拂贴在苏锦袖面颊上汗湿的长发,低头舔舐著苏锦袖修长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然後是胸线,再接著来到玲珑的肚脐,对著吹了口气,苏锦袖此刻已经再管不得什麽矜持廉耻,仰著脖颈开始大声呻吟,像一个放荡的妖精。似乎要把那几乎要烧著她的欲火给喊出来。

宁骏伸手一扯,将束缚著苏锦袖的红帛取下来,从床头拿出一根儿臂粗的玉势扔在苏锦袖身上吩咐道:“玉势给你止痒,不过...这药效你想必清楚,没有男人精液是解不了的。过来舔我,舔得我爽了没准能赏你一点”苏锦袖闻言像一只求欢的淫兽一般,一把抓住那玉势也顾不得施润滑,便急著要插进自己的肉洞里,可是因为过於迫切手一直颤抖,在穴口周围捅了好几次也没插进去,只得趴在床上,一手将肉穴抠开,另一手握著玉势猛的一捅方才插了进去,穴口被撑得裂开流了血丝,竟丝毫感觉不到痛苦,只是穴里暂时止了痒,不禁一声长叹。伏在宁骏两腿中间喘息了一会儿,便立即上前捧住宁骏紫黑的热棒直接吞进喉咙深处,喉头因为被肉棒紧紧抵住,苏锦袖不停的进行条件反射性的吞咽,灭顶的快感让宁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抬头瞥见苏慎言的牌位,宁骏一把抓起苏锦袖的头发逼他直视著灵位道:“看见没?你爹正看著你这一幅母狗一样的姿态呢?没有什麽想说的麽?”

踧踖不妨被人拉扯,苏锦袖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不止,回头看了眼灵位,粗喘著冲宁骏媚笑:“不、嗯...不妨事的,哈...你、你苏太傅,恩啊...当年在先帝那儿做的、嗯...嗯...做的...跟我现在、呃啊...做的没有不同的...这种事情...他想必...想必比我还熟悉...”说罢竟又去舔宁骏身下的肉棒,倒是宁骏一愣,将苏锦袖的脸扯到自己面前,满脸惊讶问道:“你...你说什麽?”

苏锦袖伸出潋滟红舌舔了舔嘴唇冲宁骏媚笑道:“原来王爷不知道啊。你苏太傅还是先皇伴读时便时不时夜宿太子榻上,不是行那苟且还能是秉烛夜谈不成?”见宁骏瞬间变得呆傻,苏锦袖心中泛起一股快意,一双手在宁骏身上上下抚弄点了无数的火後才气喘吁吁的将人推开,一手在身下自渎一手抚弄著自己身上的两点笑得勾魂摄魄:“哈...嗯...别说...别说你不信,啊...啊...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