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彩云千里陌上歌

更新时间:2020-10-08 06:02:18

彩云千里陌上歌 连载中

彩云千里陌上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暗香留影 分类:女生 主角:小姐左云 人气:

主角是小姐左云的小说《彩云千里陌上歌》此文是暗香留影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将军府的千金左云裳不甘于平淡一生,故而精心策划了绑架事件。她就如天上的云彩,渴望着自由,在追寻她想要的一切的时候,她的命里迎来了她的宿命陆长风。他们相恋成痴,却又因为种种原因,而心生误会,兜兜转转,好不曲折。然而最是辛苦,却也最是能清彼此真心。左云裳就这样坐着在陌上踏歌而行的美梦,与倾尽相思之人,一点一点地靠近,直至有情人终成眷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受到嘲笑的白衣公子,面色潮红,像是不服气,却也无法与其继续争论的原因,毕竟对方的家世和权势都高过于他。这是个忌惮权势的社会,所以贵族们的目光也显得有些肆无忌惮,不过因为国主在的原因,也不敢太过于放肆,他们垂涎地看着那个缓步走来的女子,似乎忘了自己身处何处。虽然自小便开始服侍小姐,没怎么见过外面什么人,但是苏云看到那些所谓的王公贵族却不由得蹙眉,他们似乎都空有一身皮囊,全然不知自己的眼神过于直接。一生要醉多少回,这是个难以解答的难题,但是此刻,还未怎么饮酒的人们貌似都醉了,而且醉的不轻。可是看到左云裳第一眼的人们,便知道,这个女子可不是随意就能碰的。那些正在笙歌曼舞的管乐坊女子也都停了下来。因为没有人再留心欣赏她们的舞姿。左云裳慢慢走至左将军处,众多的眼神也跟着挪移。“嗯,来了就好,为父还怕你不肯来,心里实在焦急万分呐。”左承郁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知道若是今日女儿不肯出现,必将会负了国主亲临的圣意。左云裳淡淡一笑:“父亲说哪里话,女儿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次,感激还来不及呢。”征战沙场的左承郁怎不会明白女儿口中的讥讽,想必她是埋怨他对她的管教过严,如今却因权势不得不让她现身一事。将军叹了口气:“云裳,为父只是希望你出来透透气,顺便结识一些人,免得你闷得慌。”左云裳闻言,眸光微动,她勉强适应了这些人的注视,细眼瞧向那位位高权重的人。想是在屋里呆的久了,他的目光看起来竟有些咄咄逼人。“女儿也出来了,是时候该回去了。”说着就要起身。左承郁用眼神制止了她的举动,他的意思她明白,他是想让她去与国主见一面,左云裳不自觉地拽紧手指。她太久没有这样直视自己的父亲了,她轻启嘴唇:“父亲是想让女儿像母亲一样为众人弹琴献艺么?”左承郁怔住,他避开左云裳的视线,想起那个如芙蓉一般的女子来。他沉思片刻,叹道:“也罢,你且回去吧,明日就要去昭云寺了,切记注意安全。”“女儿明白,父亲,告退。”左云裳没有丝毫犹疑地起身离去,这让达官贵人们深感疑惑,他们的神情里都隐隐透出遗憾来。有些心急的公子竟想一路跟了去。圣辰国国主看见此景,没有什么表情,他是一国之君,自然喜怒不形于色。他只是微微眯起了眼,但其中情绪无人知晓。终于脱离将军府了。左云裳的笑容也变得明朗了许多,她此次上昭云寺,不单是为了上香,还有些许别的原因。不过因为身份的关系,父亲特意派了人一路保护她,她也被迫带上面纱。尽管如此,左大小姐的心情还是不受影响地愉悦了起来。她让护卫守在寺外,只带苏云一起进寺。护卫有些为难,要知道小姐若是有什么意外,将军可是会要了他们的命的,毕竟谁都负担不起这个责任。可是禁不住小姐的软言细语,竟都同意了。“小姐,奴婢都确认过了,这寺里并没有其他人。”苏云低声说道。左云裳不言语,她望着那高大的佛像,眼神忽然沉静无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声说道:“既然已经来了,就先拜一下吧。云儿,你也拜拜,说不定还能嫁个好人家呢。”“小姐……”云儿的脸色顿时微红。左云裳又说:“你我虽是主仆,可也是与我一同长大,我心底里是将你视作亲妹妹的。而此次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怕是牵连于你,我实在对你放心不下。”听闻此言的苏云,泪珠已经含在了眼眶里,她知道小姐待她不薄,可是如今说出这番情深意切的话来,却是在她意料之外的。她愣了许久,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小姐做的事情,虽然云儿有些笨拙也没有爹娘,可是小姐从来都不嫌弃,还对云儿那么好。所以就是立刻为了小姐去死,云儿也愿意。”左云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盈盈笑道:“真是傻瓜,说出这样的傻话。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父亲知道我们之间的情谊,不会对你那么严厉的。而且,我已经做好了让你不受罚的准备,你只管将这封信交给他就是。”苏云眼泪汪汪地点头,二人又说了许多话。左云裳点燃一炷香,跪在佛前,眼神专注。她轻轻一拜,道:“佛主,信女左云裳有事相求,求您保佑我能够完成我的心愿,虽然信女有许多不足,但是人人都有的东西,信女却没有,故而心生痴念,求佛主见谅。”寺里的香客渐渐多了起来,而此刻寺外也落起了细雨。缭绕的香气,配上丝丝的细雨,为这座百年的古寺增添了不少庄严之气。护卫看着苏云扶着小姐从里面出来,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而就在此时,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突然从天而降,左云裳一时惊吓不已,苏云也吓得脸色苍白。所有香客也都尖叫失声,因为男子手中有一把闪着亮光的剑。左云裳还没跑几步,就被那男子拽住了手腕。苏云忍不住哭出声来,她大叫小姐,可男子锐利的眼神让她顷刻间闭了声。护卫立刻拔出剑,他们如临大敌。可仅仅是片刻,他们的兵刃便都落了地。那人一双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冷声说道:“真是不好玩,一点力气都没有。”说完,他便带着左云裳消失在屋顶之上,护卫们面面相觑,紧接着的就是无比惶恐,这下他们是真的命不保夕了。其中一名护卫叹道,那人真是好剑法,我们居然连招式都没看清,就被他缴了兵器。说到此处,他的脊背一阵发凉,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百姓却是纷纷议论道,那人定是看上了那姑娘的美貌,不知那姑娘是哪家府上的千金,真是可惜了。将军府的小姐被劫持了,这事很快便传遍了整个京都。就连街边卖油条的小贩也不例外,他们都猜测,这次国主必定是要大怒了,毕竟左大小姐还背着公主的名衔呢。说书先生也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添油加醋的,将这次劫持事件,形容得天花乱坠。在说书人的版本里,这位将军小姐美貌如天仙,唇红齿白,指尖如嫩葱。如此佳人不可多得,于是被好色的江湖中人看中,将其劫了去。而那好色之徒此刻正与一位俊俏的公子哥在酒楼喝酒,他们正听着的就是说书先生形容他如何使出绝技将小姐带走的。“他说的真有趣,”公子连连发出笑声,用扇子指着那好色之徒道,“不过好像你也并非浪得虚名,是不是,越离?”被称作越离的男子掀了掀眼皮:“你怎样说都无所谓了,这个黑锅我是已经背上了。不过……公主殿下,您是不是该少吃一点呢?”左云裳被惊了一跳,她连忙伸手去捂越离的嘴,却被男子轻巧地躲开。她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到他们,才舒了口气。“你是想害死本小姐啊,”左云裳转过脸瞪着他,“幸亏本小姐聪明,女扮男装,不然会被你害惨!”越离轻轻叹了口气:“左公子,你似乎变了一个人,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出来么?”左云裳夹起一片牛肉,吃得津津有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父亲可是顽固的人,我要不是用这个法子,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越离听她说的头头是道,私想若是继续和她讨论下去,怕是天都要黑了。他故意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让左云裳以为他是心悦诚服。这个表示“我服了你了——”的表情含义似乎太过明显,让左小姐终于停了下来。不过她还是有些狐疑地打量他,她自小就和越离相识,怎会不知他表面做一套心里又是一套的把戏。她鄙夷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眉眼间皆是妖娆的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她想起小时候,他第一次来将军府时,有点呆笨的样子。那时候,他们皆是年幼,父亲常请一些隐士来家中,其中就包括越离的父亲。越离始终跟着父亲身后,寸步不离。他对京城里的一些事物都是第一次见,更何况是大将军的府邸呢。他的眼底全是好奇,不过他似乎更好奇,那个被将军夫人怀中的小女孩。她生得真是好看啊。那是左云裳虽然年纪小,但也只知道,那男孩眼中的种种惊奇,是出自于对外界的好奇,可是她也不是省事的主儿。她拉着娘亲的衣角说:“那个男孩子好没礼貌,一直盯着我看,娘,我要挖了他的眼睛。”娘亲还没有回答,父亲的眼神就开始凌厉起来。他对隐士道:“真是抱歉,小女的话,请各位不要在意,所谓童言无忌嘛。”看着父亲郑重其事的样子,娘亲只是轻轻摇头,并没有言语。小云裳由此感到了娘亲的孤寂,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母亲就不再爱说话,很多时候,她都只是默默地看着父亲,像是在看一个从未相识的人。越离打量着迷离中的左云裳,眼神微沉:“云裳,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是和我一起去四处游历,还是……喂,左云裳,你有在听吗?”“啊……你方才说……什么来着?”回过神来的左云裳露出抱歉的表情,她知道这个世上若是真让她选一个人相伴的话,她一定会选择越离。因为他们都太熟悉彼此了,所以她不能得罪眼前这位少侠啊。越离不禁扶额,表示头疼。不过在他眼里,左云裳就像是一块美玉,还是一块质地完美的美玉,而她那双清澈的眸子,更是时常让他陷进去,根本无法自拔。当他听到她有关劫持的想法时,他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晓得,云裳还是那个喜欢玩闹的小姑娘,只是那些亭台楼阁拦住了她的去路。大概她是适合生长在平凡百姓家的,那样的话,至少她的本性不会被磨去,自然也就不会同那些贵族小姐一般,整日郁郁寡欢。所以,他顾不得许多,便匆匆奔赴京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