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甜心小捣蛋

更新时间:2020-08-27 07:41:27

甜心小捣蛋 已完结

甜心小捣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桦树风 分类:女生 主角:乌冷曼卓沐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甜心小捣蛋》是桦树风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乌冷曼卓沐沐,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的友情上一刻还好得骨肉不能分离,下刻就能变成杀父仇人的憎恨。对这就是女人的友谊,卓沐沐和乌冷曼上午肯定是想不到两人会因为这么点小事闹翻,虽然都有意向和好,但心里就像梗着一口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蒋寻俪觉得她的耳环好像掉了,伸手摸摸耳垂,“这分明是占你的便宜。”“以下要拍卖的是编号零零一,是由文艺书报捐出的‘如意纸镇’一个,”拍卖官对着麦克风说:“纸镇由白玉雕琢而成,底价是一万元,各位可以开始出价。”几家大型出版社开始争相表态出价。乌冷曼觉得拍卖会有点无聊,她假借补妆为由,退场呼吸新鲜空气。她走出会场,出入口处空无一人,所有宾客的焦点都聚集在那个“如意纸镇”上。她打开手提电话,发现李晓阳传了一个短讯给她:“欣欣把派对的邀请帖送到公司,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交给你。”欣欣是陶东白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陶国欣。“我上来拿好了。”她这样回覆。“你果然在这里。”乌冷曼回头,那人是尼政。多年不见,他依然神采飞扬。她没有说话,只是把电话放回提包里。“所以,”他迟疑了几秒,“你回到他的身边。”乌冷曼点点头,“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恭喜你。”他的眉宇间夹杂着一份失落。“谢谢。”他深呼吸一下,“我要回去工作了,再见。”“再见。”他静静地走了。乌冷曼心中感到一阵冲击,被搁在深处的回忆被钩起了。她记得他骑上自行车的姿势,她记得他在腰间的疤痕,她记得他经过售卖沙漏的货物架时会把所有沙漏倒转,她记得他那嘶嘶的鼾声,她记得他会拍她的头,然后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没错,他是乌冷曼的旧情人。可是热带鱼始终活不过寒冬,乌冷曼和他的恋情只是维持了一个夏天。热带鱼再次相遇,而冬天也将再次降临。“我们快要迟到了。”乌冷曼在梳妆檯旁团团转。还未更衣的李晓阳仍然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我们不会迟到,现在才七时。”“对不起,我只是想找邀请帖。”她跑到办公桌前胡乱把李晓阳的文件翻来翻去,“咦,这是什么?”她感兴趣地抽起其中一份文件,“我经常去这家超级市场。”乌冷曼所指的是在公寓附近的一间小型超级市场,那里有售卖别家不卖的黑醋栗酱,这是李晓阳的最爱。“噢,”他瞄了瞄文件,“那是李氏旗下的一家连锁超级市场。”她皱着眉,仔细地读着文件,“发生什么事情?”“有一个顾客投诉我们的冰柜不够冷,总经理想更换所有分店的冰柜,因为涉及的金额太大,所以提案请示母公司。”李晓阳的心思回到彼得案子的文件上。她摸了摸眉毛,这个动作代表她在认真思考,“你会签署这份提案吗?”他摇了摇头,“我们派人去检查过冰柜,它们全都符合标准。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多言的老太太而拨出那么大的金额。”“可是一个投诉的背后显示有二十七个顾客不满意,他们人传人,然后就有二百四十七人知道这个过失。”明显地,乌冷曼不认同他的做法。“乌冷曼,”他盯着电脑,“公关那一套说法不可以套在李氏上。”她放下文件,“为什么?”“因为李氏不是公关公司,我们的业务范围很广。”他显得有点不耐烦。乌冷曼不甘心,“这是一个潜在危机,你应该立刻召集危机处理小组。”“太夸张了吧?”李晓阳轻视地笑了笑,“危机处理小组的成员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危机处理小组是由各个部门的精英组成,他们只是在危机出现的时候才会被召集在一起。她耸耸肩,“它一爆发就会不可收拾。”李晓阳不想跟她讨论下去,生怕会与她起冲突。“我找到了邀请帖。”刚才太着紧公事令乌冷曼全然忘记了派对的事情,“对,你快去更衣,我们会迟到。”“陶国欣的派对不会准时开始的。”他对她眨眨眼。他们要去的就是陶国欣的十八岁生日派对。首先要说一说陶国欣是个什么人。她是陶东白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已被认定为天才。她十一岁的时候,一个人解决了父母闹离婚的事件;十四岁那年勇夺了全市青少年模拟企业比赛的冠军,所有对手的企业都清盘了;十六岁开始进父亲所创立的陶氏集团打暑假工,摆平了当时闹得热哄哄的劳资纠纷。陶国欣现于北含书院就读,是一位社交名媛,致力提升陶氏的形象。因为妹妹的在做生意上非常有天份,陶东白才放心跑去当医生。她的生日派对在市中心港口的船屋餐厅举办,主题是高贵或淫荡。“可以出门了吗?”已经换好衣服的李晓阳问。穿着一袭栗红色荷叶边束腰连衣裙的乌冷曼走到他身旁,“请帮我戴上。”他微笑,帮她戴上由山茶花编成的腕花。“可以了。”她也笑了笑。没错,他们都选了高贵。他们驾车去到船屋餐厅。船屋餐厅位于市中心港口,浮在水上,分为室内用餐区和露天用餐区。此时,处于半退休状态的超级模特儿卓沐沐正准备步进餐厅的范围。她穿上一件黑色银边的紧身连衣裙,头上戴着优雅的圆顶小礼帽。她也选了高贵。“谢谢你。”卓沐沐对着开门给她的服务员说。忽然,她被拉着了。她回头一看,发现是李晓阳。“乌冷曼想找你聊聊天,”他低声说:“她在车子里等你。”卓沐沐点点头,转身往回走。她找到李晓阳的车子,乌冷曼伸手打开车门让她钻进后座。“唏,我听说了。”乌冷曼说:“蒋寻俪说你想要一个小孩。”她洩气地笑,“他反对。”“我知道你正经历着事业的低潮,”乌冷曼握着她的手,“可能你会觉得很迷茫。”她清醒地摇摇头,“我不觉得迷茫,相反,我已经考虑了好一阵子。”“那么,做你想做的事吧!”乌冷曼绽出微笑,“我只是想你知道,我是你的好朋友,你想做什么我也会支持你。”她叹息,“谢谢,如果陶东白像你一样就好了。”“你跟他怎么了?”“没什么,”她低头把玩着手指,“我们没有吵架,不过当我看着他的时候,他会移开视线,回避我。”乌冷曼指了指餐厅,“欣欣知道了吗?”“我正打算跟她说。”欣欣早熟,她们早就把欣欣当作同龄的朋友。说到欣欣,她正在跟李晓阳说话。“生日快乐!”李晓阳递上礼物。“谢谢。”欣欣经过悉心打扮,她穿着胸前鏤空的玫瑰色小礼服,可是裙的末端有遭艺术性撕破的痕跡,双手戴着长长的同色手套,把高贵和淫荡融合了。“对不起,我只可留半个小时。”李晓阳道歉,“我刚刚才修补了当久控股的事,现在又要忙彼得的案子。”欣欣明白事理地点点头,“我听说过了,当久控股倒闭了,害苦了你们。”她推着李晓阳,“我不介意你这就离开,公司比较重要。”李晓阳回头,“真的吗?”“当然,”她露出成熟的眼神,“无人比我更清楚作为一个承继人的压力,而且你已经来了,又跟我说了生日快乐。”这时,乌冷曼和卓沐沐走进来。“咦,”乌冷曼拉着他的手,“怎么了?”欣欣解释:“我特别批准他可以离场回去工作。”“可是……”乌冷曼来不及阻止,李晓阳已经快速地亲了亲她的额头,说:“玩得开心点,我会派车子来接你,再见。”说罢,他不等服务员伸手就自己打开门走了。乌冷曼呼出一口气。她就是知道李晓阳最近的工作量和压力,希望借着这次机会捉他来放松一下。“欣欣,生日快乐!”卓沐沐愉快地说,“陶东白呢?”欣欣左顾右盼,“哥哥还未来,我以为你们会一起来。”“不,我们最近很少一起行动。”最后一句,卓沐沐很肯定她的声音小得没有人会听到。“你看起来明艳照人。”乌冷曼赞美着。欣欣很开心,“谢谢。”卓沐沐心不在焉地说:“我看到那边有巧克力脆皮香蕉,我过去吃一点。”说罢,她飘走了。“她怎么了?”欣欣问乌冷曼。乌冷曼摊摊手,“还是让她自己告诉你。”欣欣熟稔搭着她的肩膀,“那边有水果酒。爸爸不让我们喝太烈的酒,不过我偷偷准备了李子白兰地在厨房。”“好,”乌冷曼发现惠特利正在不远处捧着酒杯跟一个女人聊天,“你邀请了《空翔》的总编辑?”欣欣挨近她,低声地说:“别装蒜,你认识惠特利。”她停一停,用神秘的声线说:“我知道你就是艾莉尔。”乌冷曼张大嘴巴,“你怎么知道?”“是哥哥告诉我。”乌冷曼生气地从银盘上拿了三文鱼卷狠狠地咬了一口,“陶东白怎可以出卖我,他知道这要保密。”“他说是提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欣欣也吃了一口三文鱼卷,“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乌冷曼很清楚欣欣的行事作风,她总是顾及别人的感受。她绝对可以放心。“谢谢你。”欣欣笑瞇瞇地看着她,“‘午夜门匙’的确写得不错,我很喜欢。”“太好了。”“相反,虽然《空翔》已经改版了,”她拉着乌冷曼走到角落,“但我认为惠特利仍然故步自封,不晓得怎么推陶出新。除了你们这几个新加盟的专栏作家较值得期待之外,《空翔》不再吸引我。”乌冷曼扬起眉毛,“我想我要好好跟惠特利谈一下。”欣欣摇摇头,“我已警告过她。”乌冷曼看着欣欣。这个女孩子果然不同凡响。她竟然警告《空翔》的总编辑。“总之,”她回复温柔的一面,“你干得很好。”乌冷曼开心极了。能够得到欣欣的称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欣欣是个预言家,只要是她赞赏过的东西必定会飞上云端,相反是她批评过的东西便会一落千丈。乌冷曼有点担心惠特利和《空翔》,还有她自己。“生日快乐!”一群青春的女生簇拥着欣欣。乌冷曼知道她们是欣欣的同学,即是她的学妹。她皱了皱眉,因为这群女生全都选了淫荡,旁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实在有点糟糕。她独自走开去寻找认识的人。刚刚来到的蒋寻俪抓着她。“乌冷曼,卓沐沐在哪里?”“唏,你来了,”乌冷曼回头,“我也不知道。”乌冷曼有点诧异,刚才她跟卓沐沐聊天的时候,二人一致猜测以蒋寻俪的性格她一定会选淫荡。可是眼前的蒋寻俪穿着一件蓝色条纹的渐变裙子,头发梳成一个小圆髻,整齐大方。不过,乌冷曼很快就知道背后必定另有原因。“那不是大财团李家的千金吗?”蒋寻俪双眼发亮,“我要去认识她。”她就这样跑开了。蒋寻俪这趟的目的是为了认识一些有权势的人,希望能够帮助她发展事业。如果她以淫荡示人,恐怕只会让人以为她真的很淫荡。高大的陶东白终于来了。欣欣马上看见突出的他,“哥!”“生日快乐!”陶东白说:“有东西吃吗?你无法想像我有多饿。”“什么?”欣欣瞪着他,“你来我的派对为了吃?”他摆摆手,“拜託,我连续十二个小时在医院里当班。我打算吃完就回去睡。”她分不清他究竟是认真,还是说笑,没好气地说:“你至少等到我切完蛋糕之后才可以走。”陶东白投降,“生日的人是你,你说什么就什么好了。”“谢谢你提醒我,”欣欣伸出手来,“我的礼物在哪里?”“我不是送了给你吗?”他无赖地说:“你已经知道艾莉尔是谁。”欣欣生气,“我不知道原来你是认真的!”“爸和阿姨送了什么给你?”他转移话题。“是一只叫‘芝士’的撒拉布列特马。”他成功了。陶东白大喝一声:“好马!”撒拉布列特马是英国的纯种马,品质优良。“原本你在这里。”他的耳边传来卓沐沐的声音。卓沐沐走过来,“怎么那样迟?”陶东白淡淡地回答:“我一直在医院工作。”“这里的空气好像有点侷促,”欣欣似乎看出端倪,马上说,“你们何不出去露天那边跳跳舞,吹吹海风?”这边厢欣欣把陶东白和卓沐沐推到露天用餐区,另一边厢,惠特利找到了乌冷曼。“艾莉尔,谢谢你代表我们去了午餐会。”她笑容可掬地说。乌冷曼笑了笑,“不客气。”惠特利装作老朋友那般挽着她的手臂,“老板要我们下一期创下三千本的销售纪录。”“我会去找更有趣的题材。”乌冷曼保证。惠特利眨眨眼,“你本身就是个有趣的题材。”“我不太明白。”“艾莉尔,”她压低声音,“外面有很多人揣测着你究竟是哪位钻石王老五的女朋友,不如我们下一期就公开你的身份,我相信一定会造成哄动。”乌冷曼害怕得连忙说:“不,不可以。”“可是——”“我不想造成哄动,”乌冷曼大力地摇头,“而且这样对我和李家也会就造成不良的影响。”惠特利倒抽一口气,“既然你不想就算吧。”此时,一个捧着相机的男人忽然出现在她们面前。“这位是我们《空翔》借出来的摄影师,负责今次派对的摄影工作。”惠特利笑着介绍。乌冷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心里想着得是另一位摄影师。她很幸庆蒋寻俪没有跟别人提起过她和尼政的重遇。事实上,她认为根本没有被提起的需要。她和尼政已是过去式,午餐会上只是偶遇,不代表什么,而且之后他们也没有再见过。如果李晓阳知道了,他可能会大发雷霆,为了这种无意义的小事而伤害他俩间的感情,实在不值得。“我看到朋友,再谈吧!”惠特利吩咐着那位摄影师,“多为艾莉尔拍照。”她一走开,蒋寻俪便走过来。“欣欣好棒!”蒋寻俪兴奋地说:“她介绍我认识一个画廊的交易评荐人,我可能要成为一个画家!”乌冷曼笑了笑,“恭喜你。”“所以,”蒋寻俪忽然以奇怪的目光看着乌冷曼,“不是只有你和卓沐沐才会赚钱,我也是有能力的人,我也会成功。”乌冷曼吃了一口刚偷出来的李子白兰地,“什么?我从来没有低估你。”蒋寻俪退后一步,“就是这个眼神。你总是这样看着我,告诉我我也很棒,但其实你是同情着我是个怀才不遇的人。”“不,”乌冷曼一愕,“我没有这个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