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苍南火虎

更新时间:2019-02-10 01:31:56

苍南火虎 连载中

苍南火虎

来源:落初 作者:夜阑的猫 分类:历史 主角:占星元嘉 人气:

火爆新书《苍南火虎》是夜阑的猫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占星元嘉,书中主要讲述了:他被称为狼子野心而又有自知之明,他是帝国末年最为桀骜的那只虎,苍南火虎。以火嗜黄泉,以虎行碧落。最终成为了天下之人最为畏惧的存在。他对此毫不在意,只愿与兄弟们一起,守护一份承诺,创建一个时代。乱世悲歌,人命如浮萍。有人执刀,以杀止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押送物资的车队缓慢的行进在返回苍南军大营的大道上。

白姓将军不时向左胤询问各种草药的事情,似乎对此十分感兴趣。

而左胤也在周围马夫士卒的闲聊之中知道这个白姓中年人是苍南军火部的都统,率领着两万精锐的火虎骑兵。

看到白都统的一路上的好学姿态,不知道的人没准还会以为是哪个药店的老学徒,在这里谦虚地向“前辈”请教问题。

一路上,左胤对白都统的这种对于草药的求知欲望感到奇特,但还是依照自己从小跟爷爷的所学,对将军的疑问一一解答。

交谈之中,白都统也对从小在青山城附近长大的左胤介绍了苍南军的大致兵力构成。

比如苍南军共拥有常驻兵力五万余人。

风部五千余人,负责军情的刺探。

林部五千余人,都是执行暗地里下绊子的任务。

火部两万余人,负责每次异族进攻时的出击。

山部两万余人,主要负责苍南军附近关隘的防守工作。

听得左胤一路的出神与向往。

南疆的Chun天常常会有细雨,好在对车队的行程没有大的影响,最多也就微微润湿了地面。

不少老兵和马夫倒是打笑道这天气的脾气就像江南的小姑娘,温温润润的,同时还插科打诨讲些荤笑话。

声音飘散过来时,左胤作为一个山城的少年,听的时侯倒是脸红了不少。

让白都统在一旁颇有兴致的看着。

左胤就这样一路随车队行进了四天有余,四天时间里,一般车队早起赶路,中午进食休息,下午继续赶路到天黑。

晚上一般情况下,士卒和马夫们也就三三两两的在一起吹吹牛皮,自我指点下天下大势,讲讲人生的所见所闻,也就直接睡了。

左胤深知自己只是一个山城的少年,虽然也想和别人打个招呼什么的,只是毕竟还是有些内向。

加之左胤知道自己与那些老兵和马夫的无形距离,也就没有主动去接触。

四日的奔波劳累,左胤咽在了肚子里。

他在上山采药时候,往往七八天都在深山老林,大都是阴暗潮湿的树林。

加之爷爷略懂得医术,经常让他吃服一些山中的野果野草。

所以左胤的身体要比同龄人强上不少。

这种身体素质倒是让一旁的白都统啧啧称奇,似乎颇有兴趣。

第四天夜晚,车队就地在一片宽阔的草地上休息,车队驻扎好了营地。

刚刚晚饭过后,白都统找来左胤,仔细询问了他的身体素质情况。

得知左胤从小锻炼后,白将军转头对一路扛旗的年青人道:

“子瞻,把你的刀拿来。”

原来这个一路沉默不语的人叫子瞻,左胤暗暗记住了这个一路领路青年的名字。

看到左胤盯着子瞻,白都统解释道:

“杨子瞻是我的副将,年纪轻轻就到了这个职位,帝国上下倒是有不少权贵的年轻女子对他爱慕有加。”

说罢,还一脸揶揄地看着左胤。

左胤心中一阵苦笑,这个白都统还真是“平易近人”。

不过也因此,左胤心中对他充满了好感。

再向杨子瞻看去时,却见他的脸上依旧默然,似乎对自己主将的轻浮之言毫不在意。

杨子瞻从腰间抽长刀,三指宽的修长刀身在月色和篝火之间闪耀着银色和火红色。

刀身之上还有类似鱼鳞一样的花纹,点点的点缀在刀上。

整柄刀则是弯曲成了一股特别的流线型,显露出一种古朴的质感。

好美的刀,左胤恭敬地双手接过刀,瞬间手一沉。

他才知道这柄刀的重量不轻,好在还是能挥的动。

整把刀被擦拭的十分明亮,刀身之上则有不少的划痕,显然是柄百战之刀。

刀柄用干净的布条包裹着,可见杨子瞻对自己的佩刀十分爱惜。

左胤爱不释手的翻看着,却丝毫没有发现子瞻的淡漠神色。

白都统看左胤拿到了刀,对他命令道:

“提刀,用力砍向旁边的这棵树。”

左胤不解其意,不过还是依言走到树旁,双脚张开有肩宽宽度,双膝微曲,然后双手握刀,将刀提起。

看着这架势,周围围观的士兵倒是不少人眼中有赞赏之意。

微吸一口气,左胤左脚向前,快速用力斩向那棵树。

“咔”的一声,刀已经砍入那树四分之一有深。

而瞬间的反弹之力则从刀柄传来,几乎要震得左胤脱手!

然而左胤深知此时是他的机会,白都统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让他这样做。

所以左胤死死地握住刀柄。

直到丝丝鲜血从虎口渗出,阵阵刺痛刺激着左胤的神经。

“哈哈,子瞻,这个少年如何?”

白都统对左胤似乎颇有赞赏之色,却不知为何又要问杨子瞻的看法。

“Xing子坚忍,懂得草药,体质超出一般同龄之人,看他刚才的步伐手法,于刀术一途小有天赋,是个苗子”。

杨子瞻似乎丝毫不介意刚才左胤对他爱刀的“折磨”,冷静地做出了对于左胤的基本评价。

而周围围观的士兵听闻这个评价,再次看向左胤的眼光,就已经不再是对与他一路与将军同车的暗暗嫉妒了。

而是深深的羡慕之色。

他们当然知道,能够被将军和杨子瞻两人关注意味着什么。

“呼”,左胤听到了子瞻副将的评价,却不多说什么,而是低头将刀双手递还给他。

看到左胤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杨子瞻的夸奖而有自得的神色,白都统脸上的赞许更甚,最终变为哈哈大笑。

“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白都统收起欣赏之情,他开口朗声道: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大战在即,我老白也不知能否活到战争结束,乘此将我白氏的刀法传承下去。”

“虽然只是整个帝国不入流的刀术,不过当作入门,还是适合你的。”

“至于跟随医师采药之事,并不冲突,你采药一旬,扎实练刀一旬,只是采药期间,要好生练习才是。”

听闻此言,左胤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为白都统这突如其来的收徒宣言而惊到。

不过很快清醒过来,立刻如同初次见面之时,跪下拜向白都统,只是,这次是双膝。

“徒儿,叩见师父。”

左胤对白都统深深一拜,内心则是朴实的感激与激动之情。

“你叫左胤,从今日起,仍然按照初始的身份,是火部医师营的见习药师,帮助医师们采药制药。”

“不过在我的亲卫营给你留一个位置,两个身份,一旬一换,只是无论何时,都得每日早起练刀。”

白都统一席之言,便已敲定左胤在苍南军的生活。顿了顿后,白都统又开口道:

“对了,你师父我,叫白常之,还有,记得包扎下虎口的伤口。”

言罢,白常之露出了关怀的笑容。

虽然对这样稀里糊涂的有了师父感到有些发懵,虽然对开始练刀还要继续做药师表示不解。

不过想到日后必定繁忙的生活,左胤倒是充满憧憬。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听闻这句话而露出思索神情的杨子瞻。

入夜

“何大哥,你说为何咱们都统非得找一个小子当弟子,我看子瞻副将最合适了。”

入夜时分,士兵马夫们大都入睡,守夜的士兵看着熟睡的众人,悄悄地打抱不平。

“你啊你,人家子瞻副将可是有师父的,还是“五宗四姓”中的博陵崔氏,要是再跟着白都统学刀,那不是打自己师父的脸嘛,要被他们家打断腿的。”

一旁抽着烟草的何姓中年士兵指点到,烟雾弥漫之中,何姓士兵莫名有种沧桑感。

“唉,现在太平无事,虽说咱们这边小仗不断,可是朝廷那边也只是赏赐些虚爵,大头都被几大姓氏占了,还好咱们大将军出身贫寒,敢于为我们这些士卒索要勋爵,要是帝国其他地方,打仗卖命,到头来只是赚几个小钱,真是烂日子”。

“得了,你小子也被叽歪了,一个小兵Cao什么大将军的心,只要命不白卖,我老何就知足了。”

说吧,老何狠狠吸了一口烟草,拍拍身旁熟睡的士卒。

“换班了换班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