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仙狙

更新时间:2019-02-10 01:26:35

仙狙 已完结

仙狙

来源:落初 作者:战士双脚走天下 分类:历史 主角:安静林天逸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战士双脚走天下的原创小说《仙狙》,主角安静林天逸,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共和国狙击之王。  他是仙界人民大救星。  在人间,他拯救失踪航班,深入敌境作战,剿灭恐怖组织……  自从莫名其妙妙地飞升,仙界就有了坦克大炮,有了陆海空军,更有了铁血烽烟!  东方仙界,西方天国,荣耀神殿,诸神混战!  叱咤天地,纵横捭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一条男儿成长路,一部仙界战争史!  书友群:仙狙群号54368819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装甲运兵车在山间曲折的公路上嘶吼着奋力前行,兵们紧随其后,迈开双腿,急促地奔跑着。

雷动和一班的兵们,坐在打头的一辆装甲车内,身体随着车辆的颠簸不断摇晃着。

由于140集团军作战区域的划定,大部分在山区,因此这只素以势如雷霆、动如旋风著称的部队,其所属步兵部队,并没有向重机械化方向发展,甚至在一段时间内,还曾经按照总部决定,进行了旅团化的实验。但这种实验在5年前正是宣告结束,部队重新整编,但下辖三个步兵师仍然以摩托化行军为主。这其实也是共和国经济技术力量下,选择的一条最为符合现实的道路。

452团作为全军的主力团,其实配备了大量装甲车辆和大口径自行榴弹炮。但这次野外拉练,主要目的是为了检验士兵的单兵战斗能力,为下一步合成训练提供扎实的基础数据,士兵们仍以徒步行军为主,只有一支连级规模的装甲车辆和一个坦克排随行,实际上,拉练的路线,本身就不适于大规模坦克部队告诉机动。

而为了快速将最强大的作战力量投送到854高地,并充分节省他们的体能,一营长崔朝河临时决定,将所有装甲车全部集中起来,全力将一连运送到目的地。

一班乘坐的装甲运兵车里,因为乘员舱窗户全部盖上,显得阴暗闷热。昏暗中,兵们的心情也莫名其妙地有些沉重。很显然,周伟顺刚刚给他们打的鸡血,已经过了有效期。

他们不是怕,毕竟这是演习,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输得一败涂地,对于刚刚进入部队,集体荣誉感刚刚建立,但还没有完全融入他们骨髓的新兵来说,部队的前途、荣誉,还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最起码,还不是他们应该首先考虑的问题。只有闯过这一关,他们才会真正明白,自己在部队中的位置究竟是什么,在这个大熔炉里,他们究竟应该做些什么,究竟能够做些什么。

但作为一支新兵占据了一半以上的部队,突然面对前所未有的大阵仗,谁心里都免不了打鼓。

雷动和乌云却还好。

虽然被雷动骂了一句“乌鸦嘴”,但神经大条的乌云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反而隐隐有几分兴奋,几分期待,甚至,几分意Yin——如果在这次演习中,能够有突出表现,自己距离让家人过上好生活的愿望,是不是又近了一步?

乌云一双狭长而有神的眼睛,瞄瞄这个,瞅瞅那个,简直有些不安生得过分。

而雷动则有些沉稳得过分。他的行军背囊仍然背在身上,怀里抱着23式突击步枪,脸色很平静,眼睛盯着窗户部位,既不动,也不说话。

龚志刚扫了一眼兵们的神色,却没有去做什么思想工作。该说的团长已经说过了,是骡子是马也到了拉出来溜溜的时候,现在的担心是正常的,早年听真正上过战场的老人老兵说起过,有些兵在上战场之前甚至吓得尿裤子,但枪声一响,周围的战友一有伤亡,那个人反而可能变成最勇猛的战士。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加入蓝方出动武装直升机,在半路对行进中的部队进行空袭。到那时候,面对蓝方强大的空中火力,行军中的队伍仓促反击,不说本就兵力不足的部队损失多少,单说抢占并坚守854高地的任务,要想完成,难度恐怕要成倍增加。

龚志刚微微闭上双眼,一边估算装甲车的速度,一边默默计算着时间。

好在20公里路程并不远,而蓝方显然也没有料到,在对方指挥不畅的情况下,竟然如此果断行事,一直到装甲车猛地停下,兵们带好装具下车,最担心的事情最终也没有发生。

龚志刚松了口气,刚要命令一班的兵们摆出战斗队形,雷动忽然眼神一凝,大喝一声:“卧倒!”身形暴起,闪电般一个虎扑,将龚志刚死死压在身下。

“轰!轰!轰!”连声巨响响起,配属一连行动的营炮兵排和机枪排刚刚下车,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已经纷纷冒起各色烟雾。

“****!榴弹!”透过雷动身体漏出的空挡扫了一眼,龚志刚骇然叫道:“隐蔽!”话音未落,“哒哒哒”“哒哒哒”,并不密集但连贯而稳定的三发短点射,已经在山顶响起,“噗噗噗”,兵们身上的发烟罐不断腾起烟雾。

“突突突突”一阵通用机枪的怒吼声,在兵们背后骤然响起,随即,机枪和步枪密集的怒吼声,迅速吵成一片。

兵们一惊回头,立刻看到了让他们血脉贲张的一幕:连长张合从指挥方舱里猛地跳出来,不管不顾地直立着身子,怀里各抱着一挺机枪,疯狂地向山上扫射。周围几个老兵手中的突击步枪,喷吐着愤怒的火舌。

老兵毕竟是老兵!尽管骤然遭遇袭击,心里也许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味来,但多年训练形成的本能,让他们几乎立刻作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打呀!”机枪不停地扫射,张合大声的喝骂已经响起。

还在震惊中的新兵们如梦方醒,纷纷就地寻找岩体,手中武器猛烈向山上开火。

张合一边猛烈扫射,一边指挥兵们射击,但就在片刻之后,“噗”第一声,头上已经冒起黄烟。张景坤惊叫一声:“狙击手!”猛地一扯,将张合摁倒在地。

张合大骂一声“我草”,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声喝骂:“掩护炮排!机枪排,开火!”

几个老兵立刻从队形中分离出来,集结到炮排周围,枪口吐着闪亮的火焰,对山上虽然精准但并不密集的火力实施压制。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机枪排的轻重机枪,也开始喷射火舌。他们深知,在这种战斗中,乃至随后的防守作战中,如果失去炮火的支援,难度将成倍增加。

迫击炮手来不及安放炮架,直接用手支住炮身,伸出大拇指测量一下方位,填放、击发,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后,数发82毫米口径迫击炮弹带着特有的高抛物线,狠狠向山上的目标砸过去。105毫米口径的无后坐力炮也几乎同时从尾部喷出长长的火龙。

从下车、遇袭、到开炮,这群炮排的兵竟然只用了不到15秒!

“炮排兄弟好样的!”刚刚从雷动身下翻出来,Cao着狙击步枪瞄准的龚志刚兴奋地叫了一声。

但让他不可置信的是,这一轮的炮击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从山顶飞射下来的子弹,仍然不见稀疏,也仍然精准无比。

雷动也几乎被山顶蓝军士兵的动作惊呆了。

以雷动变态的眼神和神秘的神识感知,他当然已经看清楚,山上蓝军士兵并不多,最多只有一个排左右。但让他震惊的是,这些蓝军士兵,似乎仅从炮弹的啸叫和轨迹中,就已经判断出弹着点的方位,飞快地奔跑,翻滚,在炮弹落地之前,就已经跑到杀伤范围范围之外。

“轰轰轰!”

炮弹落地,却没有造成任何杀伤。

尤其让雷动震惊的是,这些蓝军士兵即使在躲避飞来的炮弹的时候,手中的枪仍在没有任何停顿的射击。他们的身形在不断地闪动,他们的动作是那样迅捷实用。他们奔跑着开枪,他们翻滚着开枪,他们侧着身子开枪,雷动甚至看到,一个靠在一块山石上的家伙,为了躲避疾飞而至的炮弹,双脚在石头上猛力一蹬,飞快地来了一个后空翻,就在身体腾空的同时,手中的突击步枪向山下连开三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这帮家伙的射击从来都是三发短点射,既不过分密集,也不显得稀疏,却仿佛带着奇异的韵律,在枪炮齐鸣的战场上演奏着杀戮的乐章。而且这帮家伙枪法准得惊人,交叉火力覆盖范围精确得惊人,每次枪口火光闪动,山下必然有人身上腾起烟雾!

这是什么样的单兵素质?这是什么样的战术水平?假如自己不是一个修真者,加入自己不具有**般的感知、**力量、速度优势,假如不是在演习场,而是和这样的战士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相遇,自己是不是早就被打成筛子了?

原本雷动以为,即使不靠着修真者的身份,单以自己十几年来艰苦的军事训练,军事技能和军事素质就能够在部队称雄,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兵王。但现在看来,不说对面蓝军战士战术配合是如何纯熟,就算是单纯的军事素质,也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更何况,部队的军事行为,本身就不仅仅是靠着强悍的单兵素质,就能够包打天下的!

这一刻雷动终于明白,自己身体素质再强悍,也终究不过是一只没上过战场、没有见识过真正腥风血雨的菜鸟!自己那么长时间为自己的单兵素质骄傲,只不过是坐井观天!

刹那间,雷动竟然感觉有些心灰意冷。

但几乎就在雷动对自己产生怀疑的一瞬间,一股不服输的战意从心底深处升腾而起:我要变得比他们更强!我一定会比他们变得更强!

-----------------------------------------------------------------------------------

“噗”地一声,一个兵头上冒出红色烟雾。这个已经被判定阵亡的士兵懊恼地一把摘下头盔,摔在地上,“当”地一声,类似凯夫拉材质的新型钢盔撞在山石上,发出一阵黯哑的闷响。

炮排的兵们急得眼睛冒着红光,“啊啊啊”地叫着,快速调转着炮口,发疯一般地瞄准、击发,炮声陡然加密。山顶的战士虽然技战术水平让人惊叹,但在“****”怪叫的炮弹追击中,枪声仍然不可避免的微微一滞。

“当当当”枪声响起,翻滚到一块大石后面的龚志刚,趁机飞快地架起狙击步枪,接连开了三枪,“噗噗”,山上两个蓝军战士身上冒起一白一黄两道黄烟。

趁着山上火力一滞的瞬间,张合、张景坤指挥兵们迅速前出,向山下跃进了几十米的距离。

“轰轰”,又是两发35毫米枪榴弹在炮排阵地上炸响,炮排的士兵匆忙闪避,但不等他们跑出榴弹杀伤范围,“哒哒哒”的枪声响起,一名炮手身上腾起了黄烟。而就在炮火稍微停顿的片刻,山上的枪声再度爆豆般响起。张合不得不指挥正在冲击中的兵们重新隐蔽。而就在在短短的时间内,又有几名战士身上腾起红色烟雾,被判阵亡!

龚志刚架着狙击步枪,盯准山顶蓝方的火力手,“砰砰砰”连开三枪!火力手一个翻滚,却没有完全躲开,身上骤然冒起代表重伤的黄色烟雾。但几乎就在黄烟升起的同时,山顶真地一个角落火光猛地一闪。

“班长小心!”正在射击的雷动眼神一凝,张口叫道。

龚志刚眼睛眯成一条危险的小缝,猛然从大石后面翻滚到一边,但身上腾起一股黄烟!

“狙击手!”

就在张合和张景坤的眼睛都红了,在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全连已经有超过十个人阵亡,重伤超过20人,尤其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狙击手,连里的战士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寻找到他的踪迹,更不要说锁定位置进行打击。

而就是这个狙击手,对一连造成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家伙似乎在山顶每一个位置都建立了狙击点,行迹飘忽不定,而且专挑指挥员和炮手开枪,枪法之准更是令人惊叹,弹弹咬肉,枪枪要命。更要命的是,这家伙与火力手的配合天衣无缝,每当火力手的榴弹、机枪发威,兵们躲闪逃命的时候,这个家伙探头就是一枪,全连几个班排长和十几个“阵亡”的士兵,超过一半是被这个家伙打掉的!连里的干部和有经验的老兵几乎不敢抬头投入进攻。就是在这种压力下,整个连队至今还没有形成有效的反击!

其实如果兵们密集冲击对方防守,也不见得全无机会,但硬碰硬的冲击势必带来极大伤亡,就算成功抢下这个山头,恐怕全连得丧失过半兵力!面对蓝方势必汹涌而来的后续部队,兵力本就不足的红方战斗还怎么打?坚守这个高地至少24小时的任务,怎么完成?

“不能这样下去了!”钻回指挥方舱,组织指挥各排班进攻的张合,坐在一台显示器前,面色如铁,对身边的张景坤说道。张景坤点点头:“是啊,再这样下去,不等我们拿下这个山头,蓝方的大部队恐怕就开过来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叫道:“迂回偷袭!”

但张景坤随即摇摇头,深有忧色地看了正在射击的兵们一眼:“他们……行不行!”

“不行也得拼了!也已经很深了,在拿不下这个阵地,就彻底没机会了!”张合断然喝道:“龚志刚,带一班,从左侧迂回上去!陈晓军,二班右侧!”

刚刚翻滚着躲过一枚榴弹的龚志刚应声答道:“一班,准备跃进!”

雷动乌云和几个没有“阵亡”的兵飞快地集中到龚志刚周围,形成了一个班组的冲击队形。

“马景田,你带王刚和李晓华一组,鲁泽兵,你带雷动和乌云一组,李子阳,你带刘世奥和陈晓宇一组,炮声一响,立刻隐蔽跃进到山脚下!”龚志刚神情严肃:“记住,动作要快,要隐蔽,到山脚下之后,立刻寻机迂回,明白吗?”

“明白!”

“好!”龚志刚远远地向张合比了一个准备就绪的手势,然后竖起五根手指,一个接一个按倒倒数:“五、四、三……”

张合时刻注意着龚志刚的动作,就在龚志刚开始倒数的同时,在指挥频道里断喝一声:“炮排,急促射,打!”

“轰轰轰轰轰……”82迫击炮和105无后坐力炮同时发射,密集的怒吼声中,炮弹带着****日的啸叫,向山头扑去!

就在火炮发出怒吼的时候,龚志刚的最后一根手指恰好摁倒,随即大拇指一挑,大喝一声:“冲!”

兵们飞快地跃起,矮着身子向山脚猛冲。

密集的炮弹急促射击让山头的蓝军战士真叫有一刹那的慌乱,而弹着点附近升腾的硝烟,这耽搁了蓝军的部分视线,正是趁着短暂的稍纵即逝的机会,拼了老命奔跑的一连两个班的战士,已经运动到山脚下。

这十几秒钟的拼命奔跑,兵们显然已经用尽全力,躲在掩蔽下,呼哧呼哧剧烈喘息着。

蓝军指挥员几乎立刻意识到,这一阵密集的炮击必然大有文章,随着一连串的命令,几名蓝军战士机敏地调转枪口,向他们认为可能潜伏着危险的区域猛烈射击。

“****日”,一波教练弹从龚志刚头顶飞过,吓得刚要探头观察敌情的龚志刚猛地一缩脖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连续的枪声从二班的队伍中响起,龚志刚猛然一惊,破口骂道:“谁他妈开枪?!”雷动凝神望去,却见聂彪怀里抱着一挺轻机枪,正向山头扫射。

“聂彪,谁他妈让你开枪的!”陈晓军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们,他们发现我了!”聂彪有些不服气地还嘴。

“我草你个新兵蛋子,发现个屁!”陈晓军真是气急了,张口就骂,话音未落,从枪声中判断出兵们潜伏区域的蓝军士兵,已经向这里猛烈开火,子弹和枪榴弹雨点般倾泻过来,兵们一下子被捂仔仔当地,动弹不得。

“噗噗噗”,慌乱躲避的几个兵身上腾腾地冒起红烟。

“***混蛋!”密切注视着这只奇袭小队状况的张合愤怒地大骂,猛地一拳砸在面前的指挥台上,一声巨响过后,张合的拳头立刻现出血红的颜色!但拳头上剧烈的疼痛,也无法掩盖他心头的愤怒,一次本来只有一丁丁点希望的偷袭,就因为一次冒失的射击,彻底失去了希望。而以对面蓝军士兵的技战术素质,在引起警觉之后,将再也不会有任何疏忽,再也不会给红方一点点机会。

“混蛋!混蛋!我他妈毙了你!”张合不住口地大骂,那个叫聂彪的熊兵,平常看起来挺精明的一个人,可偏偏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那是什么!”怒火中烧的张合感觉自己的衣袖轻轻动了动,耳边同时传来张景坤震惊的声音:“你看,那是什么?”

转过头,张合发现,张景坤张大嘴巴,目光定定地看着一班的方向,顺着张景坤的目光看去,张合“啊”一声,嘴巴张开,再也合不上,神情已经陷入呆滞。

在张合和张景坤不可置信的惊喜目光中,两条身影,身体与地面平行,有如离弦的箭矢,贴着还有些枯黄的野草,向着前方一片直上直下、几乎与地面平行的山崖,闪电般向前****而出!

蓝军如瓢泼一般的弹雨射到,两条人影竟然如同游鱼入海一般,在半空中诡异地扭动几下,速度丝毫不减,片刻间已经冲到崖下。

“他们两个要做什么?”张合惊喜而疑惑地看着两条身影,呆了片刻,随即醒悟,大叫:“机枪,掩护!”几名机枪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哒哒哒”的扫射声立刻疯狂地响了起来。

龚志刚刚刚躲过一轮射击,见两条人影就这么冲了出去,大惊叫道:“快回来,你们还没训练过徒手……”话未还没说完,龚志刚的大嘴已经再也合不拢,“啊”地一声,发出震耳的怒吼!只见两条人影一左一右腾空跃起,双手一翻,已经搭住山崖上突出的石块,手脚用力,身体腾空而上!

雷动!

乌云!

从演习开始,雷动就始终处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之中。舞台上短暂的交手,让他几乎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而到了854高地山下,这种情况再一次发生,除了隐蔽,就是四处逃窜,自己手中的枪,几乎打不到任何一个敌人,二敌人手中无论什么武器,却总是招招见血!他惊诧,他失望,他尊敬对手,他不服输!

但当他眼睁睁看着周围的战友身上,一个个冒出红烟黄烟,被判重伤乃至阵亡,眼睁睁看着己方部队被死死压制在山下,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虽然明知道这只不过演习,雷动就觉得种种复杂难言的情绪,不断变成在心中熊熊燃烧怒火,烧得他几乎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生疼!

当看到两个班的偷袭小队被彻底压制,战友“死伤遍地”,一股暴戾之气直冲头顶,再也压制不下去,大喝一声:“去你***!”当先窜了出去!

几乎就在雷动窜出去的同一瞬间,眼睛早已瞪得发红的乌云,也猛地冲了出去。

徒手攀岩雷动早在15岁的时候已经在138集团军特战大队练过,虽然没有像特战队员们那样日复一日地训练,但各个步骤都已经烂熟于胸,而力量、反应速度、协调能力的要求,对于一个**机能强大的修真者而言,简直就不值一提。如果不是老神棍师父封印了自己的真元,他甚至能够展开身形“飞”上去!

在张合、龚志刚和兵们惊喜交加的目光中,雷动手脚并用,攀爬,腾跃,空中转向,竟然如同猿猴一般,在山崖上跳跃。他的动作是那么舒展,他的速度是那样迅捷,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似乎充满了爆炸力量和奇妙的美感,让人目眩神迷:原来徒手攀岩竟然可以做到这样!

而乌云虽然以前并没有进行过哪怕一分钟的攀岩训练,但凭着变态的目力,超人的肌肉控制力,竟然紧跟着雷动的动作,一步不落地攀援向上。一开始,他的动作还略微有一点生硬,手脚登攀在山石上的节奏也远不如雷动精巧,但很快就变得纯熟。

山上的蓝军战士似乎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分出两个人,不断寻找射击角度,希望能够将两个家伙逼下山去。但这山石嶙峋、近乎直上直下的山崖,显然为雷动和乌云提供了足够多的躲避射击的死角。两个人在山崖上如星丸跳跃,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接近崖顶。

此时,张合已经将兵们分成了几个火力集团,不断地指挥兵们集中火力,对山上的蓝军实施压制Xing射击,企图为雷动和乌云的偷袭提供更多的火力掩护。

眼见着二人飞快地攀援向上,只要翻过最上面一块向外突出的巨石,就可以翻上崖顶,实施突击,就算没有太大成果,但以两人的身手,最起码可以制造一定混乱,而即使是片刻的混乱,也有可能为始终被压制的部队,制造出一个全面进攻的机会!

张合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两条飞快香山攀登的身影,心里求神拜佛。

雷动脚下一蹬,腰身轻轻一挺,身体腾空,向外画出一个美妙的弧线,右手闪电般探出,在一小块突出的小山石上轻轻一搭,身体已经倒翻而起,犹如飞鸟般向崖顶飞射。

“上去了!”一直盯着两人动作的龚志刚按捺不住心中的惊喜,几乎就要叫出声来。但嘴巴刚刚张开,却猛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叫,惊喜的表情瞬间凝固!就见乌云在身体向外腾空后,右手却陡然抓空,身体石头一般向下急坠,崖顶距地面数百米,如果掉下去,乌云将被摔成一片肉泥!

眼见乌云手脚乱伸,却始终没有抓住任何东西阻止身体的飞坠,“我的兵,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啊!”龚志刚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雷动身体腾空,刚要翻上崖顶,忽然见到乌云向崖下急坠,心不由猛地一沉,来不及多想,“呼”地一声吐出一口浊气,身形在半空中硬生生顿住,腰身一团,一声变成头上脚下,双脚猛力在崖边一蹬,身体犹如一只风中的苍鹰,向着乌云箭一般扑去。

雷动这一扑去势极快,片刻间就扑到乌云身边,右手一伸,抓住乌云的脚脖子,左手死死扣住一块岩石,全身绷紧的肌肉猛地一松一收,大喊一声“上去!”乌云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不由自主地划了一道弧线,重新向崖顶飞去。

雷动身体更不停留,脚尖在崖边点了几点,紧随乌云飞身而上!

“万岁!”兵们的欢呼声骤然响起,龚志刚猛地睁开眼,惊喜交加地看到那最扣人心弦的一幕。

“打呀!很狠地打!”片刻之后,张合的大嗓门也响了起来。兵们激动地目光互相对视一眼,随即仿佛有人在他们体内打了一针兴奋剂,嗷嗷地叫着,猛烈地扣动手中的武器,密集的火力竟骤然又密集了几分。

乌云在半空中已经稳住心神,身体一挺,双脚已经落在崖边,随即倒地一个翻滚,躲过了一个三发点射,身体前倾,旋风般扑到一个蓝军战士身边,右手一个手刀,击中对方脖颈,左手一扯,将对方扯到自己身前,恰巧挡住了另一名蓝军战士射来的子弹,“噗”地一声,怀里的蓝军战士身上冒出一股红烟。

对面开枪的战士“误杀”战友,竟然只是微微一愣,随即抬枪就要像乌云再次开火。

雷动此时已经飞跃上崖,危急中脚尖猛地一踢,地上一块小石子带着猛恶的风声,飞到蓝军战士身前,“啪”地一声,蓝军士兵手中一震,几乎把握不住,手中23式突击步枪猛然一仰,“哒哒哒哒……”一个长点射飞向半空。

那战士心头震惊之余,反应仍是奇快,枪口一转,空包弹燃烧特有的枪口焰一闪,对着雷动就是一个点射。雷动脚下一个错步,速度丝毫没有减缓,只一晃就已经闪到那个战士身后,右大臂勒住对方的脖子,左手一扣,微微用力,空中叫道:“你死了!”

那战士愣了一下,骂了一声:“熊兵!”将枪收起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笑嘻嘻地看着雷动,头一仰:“上啊,我看着!”

“呸!”雷动吐了口吐沫,对这家伙的惫懒毫无办法。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对面的家伙居然还是个佩戴一杠两星的中尉,放眼望去,四周不断跑动开枪的蓝军战士,最小的都是少尉,竟然没有一个士兵!

“***,又是特战大队的!”雷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撂下一句“不许动啊,你是死人!”对乌云打个手势,示意散开各自为战。乌云点点头,矮身窜进密林,三晃两晃已经不见了人影。

几分钟内,两人冲上山顶,顷刻间解决了两个,终于引起了蓝军的不安。一名挂着少校军衔、看上去像是指挥员的家伙打了几个手势,三个中尉同时转向雷动,枪口哒哒哒地喷射着火焰,向雷动逼过来。雷动身形连闪,也不向密林深处躲藏,只是飞速地在周围两丈方圆内纵横穿插,身上竟然没有冒起烟雾。

山顶某个角落红光一闪,雷动身体前扑一个翻滚,“噗”地一声轻响,加装了消音器的21式7.62毫米口径狙击步枪特有的声音,这才传到耳边。

雷动嘴角带起一股狞笑:等的就是你这枪!大喝一声:“三点!”

乌云远远应了一声,手中的突击步枪连续不断地扫出一梭子子弹。山顶传出一声“我草!”一个身影从一块山石后翻滚出来,雷动瞧得真切,抬手就是一颗手雷。

“我草!”一片不可思议的惊呼声中,那颗手雷带着呼呼的风声,在空中竟然飞过了100多米的距离,轰地一声炸开,狙击手头上立刻腾起红烟!

雷动诱敌之计成功,反身掷出几颗手雷,身形三晃两晃,已经窜进密林。

这时候,一道选择题摆在了蓝军指挥员的面前:究竟是集中人力火力,先解决冲上崖顶的两个熊兵?还是继续用分散队形,一边追击两个熊兵,一边继续保持对山下红军部队的打击,阻止他们的进攻?

集中兵力,也许会在短时间内消灭两个不顾死活山顶的熊兵,但必然会让山下的红军士兵得到喘息之机,招致炮火的猛烈打击,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而采取分散队形,好处是可以保证己方在密集炮火下生存的几率,同时给予敌人连续不断的打击,坏处是,万一两方面都无法彻底压制,令敌形成中心开花、内外夹击之势,那么这次行动将会不可避免地以失败告终。对于战区王牌精锐的特战大队而言,这样的失败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形势并没有给这位指挥员更多的思考时间。简单的权衡利弊之后,他飞快地作出了一个快速招致失败的命令:继续保持分散队形,山上山下两方面同时兼顾!

不久之后,在某个特殊训练场上和雷动重逢之后,这位名叫王雪松的少校苦笑着解释:“谁知道你们两个小子这么变态的?”

王松的致命错误在于,他对雷东和乌云的作战能力尤其是近战能力、格斗能力过于低估了。

如果说,对于怎么样更有效、更准确地发挥手中武器的威力,对敌人实行精准打击方面,雷动和乌云充其量还只是两只经过严格训练、但还没有经过实战洗礼的菜鸟,那么在近距离格斗方面,两个身为修真者的兵,已经完全属于大师水准!

他们可以轻松地感知到对手手中的武器究竟会想那个方向射击,他们可以轻松地潜伏在阴暗的角落,同时也可以悄无声息而又迅速无比地接近对手,他们的身形犹如闪电,他们在密林中跳跃,在草丛中翻滚,只要出手,必然有所斩获。

两个人鬼魅般的身影简直成了蓝军的噩梦,一个接一个蓝军战士无奈地退出战场,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内,蓝军队员减员一半!

随着蓝军战斗人员的减少,尤其失去了狙击手的压制,红方终于彻底“醒”了过来,在张合张景坤的指挥下,连续发起了三波冲击,强大的火力特开始发威。

眼看着红方内外夹攻之势已成,王松长叹一声,下了这场战斗中最后一个命令:撤!

随着蓝方特战队员的撤退,红方一排的兵力率先冲上山顶,将连旗插上了854高地!

-----------------------------------------------------------------------------------------

雷动和乌云看着冲上来发出震天欢呼的战友们,心里一松,“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短短十几分钟的战斗,几乎已经耗尽了两个人全部心力。身体上的劳累还在其次,关键是精神压力实在太大,在对面特种兵精准的枪口下,不但要努力闪避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子弹,还要寻机暴起开枪、搏杀,两个人的神识全部放出去,神经绷得钢丝一般,片刻也不敢松懈。雷动境界较高还尽可支持得住,刚到炼气中期的乌云,大脑中已经隐隐作痛,脸色苍白,几乎已经到了无法支持的地步。

张合大踏步上山,来到雷动和乌云面前,雷动乌云急忙起身立正敬礼:“连长!”

张合还礼,在昏暗的夜色中,注视着着这两个参军还不到一年的兵,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赞叹和欣赏之色,温言道:“怎么样,还支持得住吗?”雷动大声回答:“报告连长,没问题!”

张合点点头,拍拍两人的肩头,转过身看着欢呼的战士,面色严峻了几分。兵们经历了这样艰苦的战斗,兴奋一些无可厚非,但张合知道,抢下这个山头,不过是个开始,离胜利还非常遥远,更大的考验更残酷的战斗还在后面!

也许是因为红方一开始没有料到铁拳团会当机立断,不等上级命令就全力抢占854高地,也许是因为距离过远,投送力量不足,所以才只派出配属主力作战的战区特种大队的一个分队扼守高地,希望能够为主力开进赢得时间。总之,铁拳团的第一步目的达到了,但接到前线报告的蓝军指挥部,一定会加快推进速度,说不定还会加强进攻兵力火力,大战一触即发!

想到即将到来的蓝方的进攻,张合不禁隐隐有些担忧:“真的能够在这里坚守24小时吗?24小时之后,转机真的会来吗?”

“同志们!”张合大声命令:“现在还不是松劲儿的时候,各班排长,马上组织修筑工事!”

“是!”战士们齐声大喊,在各班排长指挥下,飞快地解下工兵锹,开始热火朝天地修建工事。

854高地原来叫做黑虎岭,标高856米。这里位当要冲,地势险要,战争时期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曾经发生过无数次激烈争夺。开国战争期间,我军曾经在这里以一个师的兵力,独立抗击敌军10万大军长达5天的轮番进攻,敌军炮火向这个山头无情地倾泻的上万吨弹药,硬生生将峰头削低了两米,从856高地变成了854高地。

这座山上到处布满了几十年前开挖的战壕工事。和平时期,这一带处于防御北方强大邻国的二线纵深地带,又属于好战成Xing的140集团军的防区内,各个部队拉练基本上都来过,铁拳团的野训拉练演习,更是基本上每年都在这里大战一番。因此山上的工事基本上都是现成的,只不过为了抗击可能很快到来的猛烈攻击,需要加固加深。

对于一支在开国战争之前就已经深谙爆破攻坚战术,出国抗击多国部队时更曾独立抗击数万装备先进、火力强大敌人,具有无可比拟的坑道作业传统的部队来说,显然不成问题。张合现在担心的是,蓝军究竟会派出多少部队,来扎住这个口子,从而实现他们的钳形攻势?

山脚下急促地跑步声传来,张合抬头望去,二连三连以及二营四连的部队上来了,正在快速登山。

营长崔朝河一马当先,迈开大步走到张合面前,盯着他看了半晌,说了声:“辛苦!”

崔朝河原本在后方指挥协调各连后续兵力的开进,听到前方枪炮轰鸣,心知蓝方必然已经派兵扼守住高地,心里着急,拼命催促部队加快行军速度,没想到等他们赶到山下,战斗已经结束。看着山下被强令休息,不得参与后面战斗的二十来个“阵亡”士兵,崔朝河就完全想象得出,这一场短暂的战斗究竟有多么激烈严酷!

“哔哔哔——”张合刚刚敬礼,还没说话,两人随身携带的新一代启明通信系统已经急促地响起来。

新一代启明通信系统是共和国集中极大科技经济力量,历时20年才最终形成的,其背后依托50颗“北极”卫星强大侦察和通信能力,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军用、民用卫星,可以对全球任何一个角落进行侦查,不但在民用领域后来居上,取代米尼亚联邦的卫星系统,成为全星球市场占有量第一的定位系统,更在军事方面与通信指挥网络实现全军互通,达到侦察、通信、协调、指挥的统一,分辨能力也达到了厘米级别。

从理论上说,只要总部愿意,那么首长们不但可以指挥以班为单位的作战,更能够辨识一个极微小物体的清晰形状,就连一个蟑螂也不会放过。目前这套系统刚刚配发到连一级,张合和崔朝河也是刚刚熟悉。两人一怔之下,同时打开只有一个平板电脑大小启明系统屏幕。

看完上面传来的信息,两个人对视一眼,一时不由又惊又喜。

信息并不特别复杂,共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战情通报。

15分钟前,经过全力抢修,师指备用指挥系统已经提前45分钟启用。10分钟前,师指批准同意452团先期作战方案,并以此为基础,确定了全师作战方案。453、454两个团将集中兵力火力,向339师发动反击作战。目前两团正在快速集结,明天夜间二十点左右,将集中通过854高地,向蓝军集结地域运动接敌。

目前,452团二营已化整为零,对敌340师所部发动袭扰作战,部分部队已接敌,初步统计,已摧毁敌油料库3个,摧毁敌团级指挥所一个。我部阵亡3人,重伤5人,轻伤20人。

452团一营及二营四连以抢占战略要地854高地,击溃敌配属战区特战大队一中队一分队,使其基本丧失战斗力。

第二部分,敌情通报。

敌339师、340师主力已经完成集结,以钳形攻势向我部展开攻击。据卫星侦察报告显示,敌两个摩步团,一个重炮营,一个装甲营,已经分两路向854高地运动。预计30分钟后于白沟帮子汇合,一个小时后对我854高地发起攻击,

第三部分,作战指令。

为完成战役目标,师部命令:452团一营、二营四连,必须坚守854高地至明日20点,并大量消灭敌有生力量,确保师主力安全通过该区域。

命令:452团其余各部全力袭扰敌340师,使其主力无法对我部侧翼形成威胁。

崔朝河看了一眼手表,时针正好对准0点。和张合对视一眼,两人目光中均有忧色。蓝方竟然派出超过连个团的兵力,并配属重炮、装甲部队抢夺854高地,可见其决心是何等强大!虽说己方已经抢占了这个易守难攻的要地,占据了地利之便,但面对强大重兵集团和重火力的全力进攻,要坚持20个小时以上,这一仗,不好打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