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小说在线试读全文阅读】主角安静殷亦桀

更新时间:2019-06-19 18:19:09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小说在线试读全文阅读】主角安静殷亦桀 连载中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小说在线试读全文阅读】主角安静殷亦桀

来源:网络 作者:甲乙明堂 分类:历史 主角:安静殷亦桀 人气:

火爆新书《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是甲乙明堂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安静殷亦桀,书中主要讲述了:苗苗流着口水,眼巴巴看着我。   我点头,去就去。   这家店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在巷子里走好长一段,再拐进去,才到。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坐了三、四成人了,看来口碑是不错。   看着她们大快朵颐,我慢慢吃着辣白菜,嚼着玉米饼,捣着石锅拌饭。望着窗外浓重的黑,忽然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真是奇怪,我素来爱雨。因此对暴风雨前的黑暗比较泰然,可今天的黑暗,为何给我如此沉闷的感觉,一种从未见过的压抑,随着迟迟未下的雨,愈发带给我一种恐慌。   难道是夜里,殷亦桀给我盖被子时,也盖住了我的一半冷静,还是打开了一扇慌乱的门?   窗外渐渐起风了,巷子口两棵大树使劲儿摇头拒绝,还是被吹得发丝凌乱,脸无血色。看来,风挺大,不知道,一会儿的雨,大不大?   我忽然有些期待,期待一场暴雨,涤净我心头的压抑,带给我片刻的宁静,只有雨的宁静。   “妆可人,你现在可是有钱人,请客吧?”苗苗摆弄着小模样儿,冲我撒娇。   自从拿了殷亦桀那么多钱,我还没机会花。忽然有些想笑,生活费,我生活貌似不用再费什么了。甚至连卫生巾,舒服都给我买进口的,家里我厕所柜子内放了好大两包。   付了钱,让俩丫高兴的不得了。   “从这里走近些。”苗苗拉着我们,往巷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里少有死胡同,穿过小巷,应该就到另一条街上了。   我没意见,跟着她走,到了街上坐车回家,走哪头都差不多。   离饭店不远处,有一盏路灯,昏暗的灯光,连灯座底下都是暗的。再往前,几乎陷入黑暗。   “哟,三个可爱的小妹妹!”   忽然,前头,一点点烟头的红光,一个亵猥的笑声。   闪电撕裂厚重的云层,狠狠的抽到我们心头。   一闪而过的光,照亮了方寸之地。   对面,站着两个男子,一手拿烟,一手揣兜里。   墙上靠了一个,双手抱胸。   身后不远处石凳上,还坐了一个。   四个人,穿着典型的墨社会职业装:衣冠不太整、模样不太正、眼睛有些阴暗、嘴很臭。   只要一眼,脚趾头也明白,这就是最古老最经典的虐恋戏码之一,这几个男人准备强行和路过的不走运的陌生女人发生不愉快的肉体恋爱关系。   闪电过后,雷声喀拉拉响,随后才是轰隆隆的余音袅袅,气势磅礴,闻着色变。   我不怕雷,可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些心寒,一种没来由的心寒。为什么,我不知道。   以前去看妈妈的时候,这种片段也见识,为什么,这一刻还会觉得恐慌?   但他们没有给我们太多思考的时间,转瞬,路中间两个高头大马肌肉结实的男子,就向我们靠过来。嘴里淫秽的笑道:“运气真好,遇上哥哥,哥哥以后一定疼你们。”   运气好?见鬼去吧!   我竭力保持镇定,思索对策。这个时候,慌,只会给别人帮忙;我需要的,是冷静和理智。   逃,非常不现实。苗苗精装打扮,穿着细跟鞋,两寸高,她也别指望能逃走。   廖亮,这会儿已经吓坏了,拉着我的手不停发抖。   这时候让我推开她就跑,似乎怎么也做不到。   三个弱女子,如何对抗四个大男人,这是个难题。   看着那两人过来,我近似本能的冷静,又暂时归位,把我保护起来。   苗苗道:“怕什么,大不了还有一死。不是今儿咱们死,明儿就摸到他们家,杀死他们全家,什么猫儿狗儿,一个不剩!”   “就是!”廖亮忽然挺起胸膛,身型立刻赶上她的嗓门,冲着对方喊道:“你们这是犯法。早晚要遭报应的。还不如放了我们,我们也当什么事儿没发生过。”   “哟,小美女伶牙俐齿,我喜欢!炳哈哈哈”其中一个回过神来,冲着我笑。   “这个小美人也不赖,看着有点儿辣,祟仔,正对你胃口不是?”一个看着苗苗,垂涎欲滴。   这情形,有些诡异。我盯着对面三人,脑子里在想办法,一边儿判断,这究竟是彩排还是直播现场。   “这么水嫩的小鲍主,我怎么舍得打劫?疼你还来不及呢。哈哈哈哈哈”另一个两眼盯着我今儿格外束起来的胸,邪笑着向我走过来。   我微微的垂眸而立,手去滑进衣服里,悄无声息的捏住刀。没等那个男人近身来碰我,廖亮使劲儿抡起书包,猛的朝他头上砸过去,一下两下。   苗苗学着她的样子,赶紧拿书包打另外一个,一边儿大声喊:“救命啊!有流氓!”   “救命啊!抓流氓!”廖亮的嗓门,真不是一般的大,大概三条街外都能听见。   “有流氓!”苗苗奋力自救,被流氓忍痛抓住的时候,还在喊。   这,明显出乎我的意料,这二丫头极其英雄侠义,拳打脚踢,勇猛得很。   “不用喊,这里没人。”三个流氓也吃惊,被打了几下,还想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留着点儿力气,一会儿床上使。”另一个流氓忙着躲闪,一边儿找机会还手。   “救命啊!”苗苗一边喊,见廖亮动手,才回过神来,滑溜的从恶棍胳膊底下里出来,反手一劈,再一拳,一个猛踢。   呃,她学过跆拳道,刚才一时吓都忘了,这会子想起来突然大发神威,以一敌二,打得虎虎生风。   石凳上那个人起来,闪电明明灭灭的光,犹如鬼魅,瞬间照到对方狰狞的脸,这会儿明显已经怒了。   大步冲过去,苗苗把刚把一个男人打倒,自己却这男子抱起来,禁锢了手脚。没了苗苗,我们两个,在劫难逃。   虽然对方未必要我们的命,可女生湿身,有时候和丢命差不多。   女生被强了。就算你自己不在乎,环境也会给你莫大的压力。其所带来的痛苦,通常要让你背负一辈子。   巷子有些窄,两个男人倒在那里,路就堵了一半。   “该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地上两个的先后爬起来,捂着鼻子揉着后脑勺,恶狠狠的骂着。   雷声,依旧响个不停,似乎在等一个结局,不论输赢。   抱着苗苗的恶棍把苗苗退到另一个人怀里,向我靠过来。   “做什么?乖乖的跟我,保你快活的飘飘欲仙,以后请我还来不及呢。”石凳男人没停。   我倒退两步,他逼近两步。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口气绝对不善。   而且,还很奇怪。不是那种就是那种,呃,发情的时候,不像恶狼;反而像猎犬,带有明显的沉稳和目的性,感觉不同,也更危险。   对,也许这就是我觉得诡异之处,让我觉得恐慌。   也许这种第六感很奇怪,但仓促间我来不及细想。   随着闪电在我们中间划过,我看见那男人一脸的狠厉和决绝,大概没想到我们三个会这么难缠吧。   苗苗不知被打到哪里,这会儿不怎么叫了,踢打的声音也停下来。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呼唤。   忽然,我觉得有些累了。   很想回家,至少,楼下有二十四小时的保安。   家里有防盗门,里面舒服会给我放好热水,摆好一桌的美食,督促我先洗澡,吃饭,写作业,冲澡,睡觉。   如果出了事儿怎么办?殷亦桀会管我吗?   舒服呢?   他是不是还在家里,守着电话,等我回家?   石凳男子鼻孔朝天嗤笑连连,轻飘飘的嘲笑道,“你妈我试过,味道还不错,就是太老,底下松了。不如今儿试试你,没准儿比你妈能好些。”   “老大,要不要先试试,没准儿还没开苞呢。”塌鼻男和我有仇,口气格外阴森。   他们认识我妈妈,那就一定是在这等着的。心下忽然打颤: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走这边?   石凳男子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另二个男人向着廖亮走过去,耳边听到她的尖叫和痛苦的挣扎声然后是男人们笑声。   那个男人手一用力,将我慢慢拉向他的怀里,我抬了头,真诚地对男人提醒:“请你放开我。”   男人喘息的声音于夜里带着噬血的狂潮,“放开,呵,不如你放开你的身体,让我进入呵呵呵”   我仍旧淡淡再次强调:“请放开我,我不愿意!”   “要玩,也要玩得刺激一点。好吧,你是要乖乖听话,还是要挣扎一下。”男人给了二种选择。一只手熟悉的抚上了我的胸口,刷得一声,撕开了那件衣服。   撕的一声,于暗巷中发出清脆的跳响似记忆里的恶梦重演我僵硬了一下,整个人被扯进男人的怀里......   好恶心,好恶心的感觉!   我轻轻地真诚地笑:“我还是挣扎一下吧。”   笑,可是笑容里寒光一闪,手指用力一按,弹簧短刀已刺出......   深深地插入他贴紧的小肮......   男人没有听清楚,呃了一声,继续笑,可是笑,只有一瞬间,整个人就呆在那里......   然后,慢慢的后退,低下头,这里很暗,但还是能看到自己的腹部不断的晕出深色的液体腥腥的,粘粘的那是血吗?   二对眸子同时看向那慢慢沾染血色的衣服,还有那血,慢慢顺着刀沾晕过来......   我轻轻松手,推开了男人。   口袋里伸出一段雪亮的刀锋,二个人分开,那刀锋上还不断的滴下血来......   我手指一动,将刀收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淡淡的建议:“刀刺中你第五根肋骨下方,你愈早住院治疗愈好。”   男人惊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平静的面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会一招输在我这样看着极为软弱的少女手中。   很抱歉,让他失望,我从来不是一只待宰的羊。   也许迫于生活,有时候,没有办法,只能披着羊皮过着无辜羊只的悲惨生活。   但若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证明我的本性。   另三个男人都放下手里的猎物向我凑近……   我站在那里,安静的似一只小白羊,不过,我想他们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把我当成吃素的种族了。   轰隆……   一阵暴雨,在雷声停歇的空当,骤然而至。   “可人,你没事吧”   廖亮的声音变得有几分焦急,和破碎,混在雨声中,整个身体犹如折了翅膀的鹰,带跑带滑得向我跌落过来,身子,一直保持俯冲的姿势。   苗苗胳膊肘猛然发力,撞向一个男人的腰侧,抬脚照着他脚背踩下去。就算不是高跟鞋,脚后跟的力量也不小,然后又被另一个男人大掌挥开……   雨幕中,我隐约看到苗苗,正在挣扎。   “救命啊……”廖亮尖叫着……然后不远处有灯光亮起来……远远的,隐约有警车的声音,估计着有人暗自报了110。   “走!”三个男人,在脚步声和瓢泼大雨的双重压力下,仍下苗苗,抱起那个男人转身跑开。   很快,脚步声就消失在雨中,雷声再次响起,“轰隆隆”掩盖了一切。   闪电中,我赶紧过去扶着苗苗,问道:“怎么样?”   “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了。”苗苗蔫蔫的应了一句,在看见廖亮的时候,忽然抱着我,哇的一声,痛哭出来,大叫道,“我第一次打架,好害怕!”   呃......   那么今天晚上这个游戏就算落幕了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