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我是蒲将军

更新时间:2019-02-10 01:20:31

我是蒲将军 连载中

我是蒲将军

来源:落初 作者:嘉宝儿 分类:历史 主角:项羽张良 人气:

《我是蒲将军》是嘉宝儿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是蒲将军》精彩章节节选:我给项羽打过工,我给韩信上过课,我给刘邦劫过道,我收季布当过小弟。我在江湖时锦衣夜行,我不在江湖以后江湖上有我的传说。司马迁说我有经天纬地之才却甘于寂寞,我只想说: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事了拂衣去,藏身功与名。我就秦末那神秘的蒲将军。新人诚意之作,保证更新和质量。有知识有梗有深度,并非小白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天,可能是项羽受了伤不能出战,或者粮草不济,又或者是楚军汉军已经精疲力竭,反正固陵对峙的双方大军都没有动静。此时就像是暴风雨前来临的前夜,安静而压抑。汉王营帐里,刘邦在与张良及夏侯婴商量对策。

“他娘的韩信和英布彭越不按约定出兵,这三王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吧。”张良见汉王又说粗话,劝阻道:“汉王,将来君临天下,礼法为首要啊。汉王要以身作则,莫忘记当年约法三章的事情啊“

汉王一脸尴尬:”行了行了,本王知道了,那你们说怎么办啊?“夏侯婴抓耳挠腮,不知所措。还是张良开口:”汉王,许诺三王大片封地不就可以了么。“”啊,那不行,那本王怎么办,按你说的那个计划,本王也就差不多要龟缩到关中做关中王了,本王刀山火海的打天下,给那三个龟孙子,特别是韩信这个叛徒,本王咽不下这口气。“

张良一听就急了:”大王,大局为重,对了,那个人不是还留了锦囊么,说是走投无路了就打开。“刘邦急忙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查看里面的帕子的内容。由于以前吃亏太多,他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敢托大了。

”分关东与三王,合击项王于垓下。项王死则楚地蹦,封楚地与英布彭越。预知后事如何,你来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汉王刘邦突然站起来,不顾形象踢倒了身前的桌案,又不解气的拿出配剑拼命劈砍。”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夏侯婴连忙过去抱住汉王,抢下佩剑。

汉王过了很久才平息下来,面无表情的说:”张良,按你原来的计划,多多的分封三王,越多越好,比原先计划的还要多,底线是只要有关中和蜀地就行,快去!“

张良大喜,领命而去。汉王就是这点好,听得进劝告,当然,也得看是谁说话。张良自己和那个人也是有联系的,只是谁都不能说,大家都是聪明人,而且还都是胸怀大义的聪明人,没有生死大仇,多个朋友多条路,有时候这样的人,一句话就能影响大局,能不得罪是最好。

汉王叫人拿热水来烫脚,又想起那个人说的话:”汉王啊,你这是脚气,要多烫脚才行的,啧啧,脚真臭,以后会客别光着脚啊,我都要熏晕了,你看房间里蚊子都没有,都被你熏死了。“

心下一阵苦闷,尼玛的,这人好久都没出现了,一有他的消息就能把你气个半死。但是汉王不敢轻视,那个人要么就安安静静,一出手就必定风云变色。”唉,不想了。“汉王故作洒脱的不擦脚,套上一只鞋就往壁垒上走去,观察楚军的动静。刚才营帐里的冲天怒火仿佛从来没发生过。

如果说汉王和项王在固陵累得像狗,那么此时的齐王韩信就过得别提多滋润了。临淄的齐王府,韩信主座,左边是李左车,右边是蒯通。再下座的均是韩信的亲信将领,自从韩信攻陷齐国,就有计划有步骤的排挤了原来沛县和刘邦一起打天下的将领,换上了自己人,一副要称孤道寡的架势。

但是越是这样,投靠的人反而越多。蒯通是谋士,计谋不亚于张良,而且更老到。李左车是将军,智将,运筹帷幄十分了得。现在齐王韩信已经隐约能够和汉王项王分庭抗礼了。

王府大厅里丝竹编钟之音不绝于耳,十多个佳丽翩翩起舞,那娇媚的脸庞,妙曼的腰身,如精灵般纷飞的舞步。尤其是为首领舞的那位佳丽,浓妆艳抹却不失清纯,身材更是胜过其他人一筹。

看的韩信手下的将领心驰神往,口干舌燥。韩信拍了两声巴掌,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舞女们站立在中央不敢动。韩信高声说道:”各位将军劳苦功高,这些佳丽,看中了的,直接上来抢,谁抢到就是谁的,怎么处置我概不过问。诸位请吧。“

一时间将军的大笑声,佳丽们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场面十分混乱。在场的只有韩信,李左车,蒯通岿然不动,仿佛眼前香艳而又刺激的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各位将军回去和佳丽们好好亲近亲近,各位都散了吧“

”谢谢韩元帅赏赐!“”韩元帅待俺们真够意思!“”韩元帅不要啊,奴家。。。啊!“这位叫喊的是领舞的那位佳丽,却粗鲁的直接被一个虎背熊腰的精悍大将扛走,诸将有的没反应过来,有的却是不愿在这小事上和他争执。过了一会场面就清净了,只剩刚才不动的三位在场。

“两位一起去书房议事吧,这里实在不是商量事情的地方。”

韩信领着蒯通与李左车来到书房,和大厅的喧哗浮夸截然不同,书房里陈设很简陋,除了书籍的竹简就只有一个桌案和几把椅子。可见韩信虽然已经拜为齐王,齐王府也极具奢华,刚才的宴席更是荒Yin无道,但是哪些是本Xing,哪些是保护色,还真不好说。

“韩元帅,从刚才的试探看,手下的将领还是缺乏心智坚定之辈,难保不会将来倒戈啊。”韩信也是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些人难堪大用,这样的将领,酒色之辈。一万个都抵不上一个蒲江军。”这时蒯通说话了,蒯通平时话不多,爱喝酒,不了解的人容易轻视他,但他一说话就能直接说到点子上。“元帅,您是齐王,但名义上还是汉军的元帅啊。”一时间有些冷场,这三位都不是笨人,一听就能知道言外之意。

蒯通又说:“现在汉王催促出兵,许诺大片土地。是救还是不救呢。如果救,将来天下平定了怎么和汉王相处,如果不救,那又要何去何从呢?”这时李左车开口了。李左车面色白净,虽是中年却保养的很好,毫无普通将领那般粗糙的面庞,看上去像个儒生。

“齐王,汉王救还是要救的,但是我们可以走慢一点,有多慢就走多慢,等汉王被项羽杀了,咱们得到消息再去找项羽的麻烦,到时候哀兵必胜,项羽现在根基已失,不会是你的对手。“李左车的办法可谓是毒辣,一箭双雕,借刀杀人而且谁都还说不出什么。

韩信现在手中有三十万大军,汉王一死,谁都挡不住韩信彻底控制这只军队。而现在韩信能完全彻底控制的只有敢死营。”不用说了,我意已决。我自从领了汉王的帅印,除了项羽和蒲将军,还没有人没被我打败过,现在是最好的机会,相信蒲将军也会参战的,我要一口气击败他们二人。蒯通你去回复汉王的使者,我大军不日就到,约定在垓下围歼项羽,去吧。“

见韩信已经下定决心,蒯通默然的退下。李左车也无声退下。书房就剩下韩信一人对着一封书信发呆,这封信很短,上面只有十一个字”异Xing封王者死无葬身之地“。一看就知道是蒲将军的字,也只有他会这样写字。

”蒲将军,不,师傅,你看到了吧,我现在战必克攻必取,我把你教我的发扬光大,天下没有谁是我的对手,项羽,很快就会是我的刀下亡魂。很快,我就会向你讨教,报答你的再造之恩,我们垓下见。“韩信喃喃自语,顺手把信放到烛台上烧掉了。

这时候蒲将军已经退到了顾乡,军队昼伏夜出,于山林中扎营。”大哥,我们粮草不多了。“大帐里没有外人,就是季布季心李平等亲信将领。

这时蒲江军端坐于桌案,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突然眼睛睁开,说道:”楚国大司马周殷打算投降汉王,作为一个二五仔,要干的肯定是把前任主人的亲信和亲人全部杀掉,去讨好新主人,所以周殷必须要死。我将亲自带我的直属部队暗夜去做。“

众人听着心里就是一紧,对蒲江军的一些奇怪词汇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要啊大哥,太危险了!“”是啊,大哥,何必你出马,我季心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关中大侠里没谁是我的对手,取周殷的脑袋还不容易么!“”不要说了,我意已决。“

”季心你带着执锐,去东城埋伏,项王落败以后必然会走东城,你在那里接应项王,记得,广树旗帜多放箭,一人双弩双马,吓退汉军即可,随后你直接从小路退往关中。“”大哥,我带走执锐军,那你怎么办,这可是咱们的精锐。“”无妨,我自有办法脱身,这个袋子里有封书信,你到了关中打开,里面有联络的方式的地点还有信物,你带着兄弟们安家,大战完结,兄弟们该享福了。“

”季布!“”大哥,在!“”你带着披坚军,随时听号令,我解决了周殷就回来找你。这封书信是约定的地点和暗号,你看完后烧掉,任何人都不能透露。如果没有等到我,或者我死了,你也去关中找季心吧,好好活着,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别死啊。“季布听完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无奈蒲将军治军极严,法皆斩那是不分对象的,只能领命。“你们今日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出发前我将会誓师。季心季布两兄弟都领命而去。

只剩下蒲将军与李平,李平是当年秦国大将李信的后人,后来阴差阳错做了暗夜的队长。”李平,坐吧。“账内现在只剩下两人,李平十分恭敬的端坐。腰背笔直,一丝不苟。

”蒲将军,当年你仁者仁心,在新安拯救了项羽要杀的10万战俘,我就是那时候决定誓死跟随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誓死追随你血战到底。“”当年的事情不说了,现在的事情有几件,大司马周殷必须要杀,项羽这次肯定难逃一劫,我也不说了,他是你们的仇人,但是我还是想救他的爱人和至亲。这点你怎么想的。“”蒲将军想做什么在下绝无二话,再说血已经流的够多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次事情了了,你们愿意回秦地的就回秦地故里,不愿意回秦地的就跟随季心在关中定居吧。“”蒲将军那你呢?“这时候蒲江军平静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了留恋和萧索:“我将会有我的归宿,你下去准备吧,也是明天咱们一起出发。“

李平从蒲将军的脸上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安,但是没说什么,领命退下。蒲将军吹灭蜡烛,静静的躺在床榻上,睁大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滴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滑落,仿佛那只是一粒水珠。这时,账外一个黑影悄悄无声退下。

深夜,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溜出营寨,鸽子扑腾飞离手心,黑影没入黑暗,突然几只利箭穿过他的四肢,将其钉在地上,周围火光大作,竟然不下百人,为首的正是蒲将军。

“原来是你啊,纪飞,其实我一直知道是你,不过不教而诛是为虐,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就不会害你。”“蒲将军,我敬重你,但是各为其主,我是汉军大将纪信的亲弟弟,我不可能为汉王以外的人做事。”蒲江军神色倒是很轻松:“我明白啊,你好好上路吧,我那天说的话不是白说的,说杀你全家我一定会杀你全家的。”“你!”纪飞露出恐惧的神色但是蒲将军手下已经斩下了他的头颅。

“都散了吧,白天的命令作废,各大将早前按约定进行。”这时天上飞来一只大雕嘴里咬着一个鸽子,缓缓落到蒲将军身边的树枝上,蒲将军叽里咕噜的说了些怪话,大雕扔下鸽子飞走了,临走前那眼神似乎在嘲讽蒲江军。

“臭屁鸟,我迟早炖了你!”天空中大雕又返回来扑腾拉了一泡屎到蒲江军头上,又迅速的飞走了。周围卫士忍不住哈哈大笑随后又噤若寒蝉。蒲将军冷着脸:”回营帐,散了,把纪飞的尸首厚葬了!“四周领命而去。”他娘的真晦气“涵养不错的蒲将军难得骂了次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