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带着系统去宋朝

更新时间:2019-02-10 01:03:21

带着系统去宋朝 连载中

带着系统去宋朝

来源:落初 作者:老板数签签 分类:历史 主角:武大郎蒯飞 人气:

经典小说《带着系统去宋朝》由老板数签签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大郎蒯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蒯飞带着厨神系统穿越大宋。宋江大概是属猫的,只要天天有鱼吃,也不肯再造反了……赵佶的逼格比宋江略高一点,蒯飞这家伙悍然清炖了皇上的芙蓉锦鸡,不但无罪反倒有功。无他,只因为这道菜实在太好吃啦。徽宗大大也是肉体凡胎要吃饭的,只要真的好吃到爆,工笔丹青什么的哪赶得上大快朵颐更爽呢?然后,完颜吴乞买和他的侄子们肚子里的馋虫跟着作起怪来,大金国发兵15万,兵临太原城下,想要把蒯飞和他的饭馆子抢回东北那疙瘩去……再然后……岳飞什么的其实也是要吃饭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时辰过后,这三个人在堂屋里围着一张大方桌,分别坐了下来。

武氏父母早已不在,大郎就是一家之主,理所当然地一屁股坐上了主人席位。大郎带头落座之后,武二郎不用任何人指点,紧跟着坐到了左首第一位。

蒯飞的心里头始终惦记着水浒英雄排座次这么一个经典范本,心知这个时代的风气便是理应如此。讲究座次,这无疑是个很有内涵的传统国粹,必须认真加以观摩和学习。

可是那水浒传毕竟是明朝的小说了,施耐奄的徒弟就是罗贯中,水浒传成书也就比三国演义早不了多少一点。施老师书中所描写英雄排座次的那些套路,真的是北宋风尚?不是大明风俗?

仔细想想,施老师在这个细节上应该不会写错。毕竟他是个元末明初的退役武将出身,解甲归田之后客串成了大明写手。大宋和大明之间,其实也就只相隔一个元朝。蒙古人的大元帝国十分短命,对于元末明初的施老师而言,大宋其实是刚刚过去没多久的事情,施老师写起来应该是相当的贴近真实。

所以,武二郎坐上左首第一位,想来也是很符合宋时规矩的。

就好像电影里蒋校长召开军事会议的场景,校长大人当然是坐在横头主席位上,长长的会议桌两边坐着两排国-军-将-领。大种花家每一个小地主家里,在堂屋里落座的时候,都是同样的套路。

主人坐在上方主席位。

自家人按长幼尊卑的次序,一顺风地坐在左手边。倘若有宾客来访,宾客也要按照地位尊卑的次序,一顺风坐在右手边。

此刻武家并没有任何来宾,二郎是自家兄弟,并非什么稀客,所以他不耐烦等待大郎夫妻两个招呼,自己径直就坐到了左首第一位。

这些都是蒯飞感觉可以接受的大宋日常,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潘金莲鬼神神差地,紧挨着武二郎,在武二郎的下首坐了下来。

这场面看起来就让人感觉非常难受了。

蒯飞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相当难看!这也太扯了吧?大郎跟二郎基本上是挨着坐的,中间只隔着桌子的一个拐角。这潘金莲不来坐在自己老公的身边,倒远远地跑去另一端,隔着一个武二郎,与武大郎遥遥相望。

我读书少!我个子矮!我天性懦弱!你们不要趁机欺负我啊!九娘你竟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傍上二叔?你这么X气外露,街坊邻居们知道吗?程颐老师知道吗?大宋伦理允许吗?

话说这年月包拯、王安石、司马光是早就入墓了,苏东坡却还没有死。朱熹还没有来得及开创白鹿书院。程颐却已经在朝中当上了大官。

只是这程朱理学的伟大奠基人程颐先生,此刻并不在汴京。程颐大概就是不久前刚刚被蔡京摆了一道,明升暗贬,远远地调任到了陕西省西安京兆府。

程朱理学已经露出了峥嵘的苗头,暂时被蔡京一伙儿打压着,尚未形成太大的气候。

总之,蒯飞此刻身为武大郎,对潘金莲如此明目张胆地X气外露很看不惯,他是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绑上了程朱理学的战车,坚决抵制北宋妇女界目前的歪风邪气!

蒯飞此刻就在琢磨着:这话究竟应该怎么说出口呢?武大郎不过是一个蒸馒头的布衣厨子,嘴里头忽然说出些程颐先生尚未推广的伦常理学思想,以此来教育不知廉耻为何物的潘金莲女士,这么玩,真的合适吗?

却没想到武二郎主动帮他解了这个围。

潘金莲的身子软绵绵的,眼看就要倚在二郎的肩膀上。

二郎推开椅子,霍然跳了起来。

一本正经地冲着嫂子拱手作揖,口中言语道:“俗话说长兄如父,现如今爹娘不在了,哥哥就是这一家之主,嫂嫂便是主母。还请嫂嫂上座。”

武二郎这个意思,就是让潘金莲坐到武大郎的旁边,跟大郎一起共掌主席位。

看得出来,二郎对金莲做出来这个明目张胆傍二叔的不雅之举,也感到颇不耐受。他这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强行捧高了嫂子的身份地位,硬要让嫂子老老实实坐回大哥的身边,不要傍在二叔的这一侧肩膀上。

蒯飞的心中感觉十分欣慰。

我家这个二郎啊!拳脚功夫也许比武松差了一截,这好男儿看重兄弟情谊,绝不肯为美色所惑的英雄气概,倒也不输给那个传说中的武松。

武二郎虽然这么表明了态度,潘金莲却并不肯轻易认输。

她粉脸泛红,含着羞,恨声说道:“呸!我才不是什么主母!叔叔你去江湖上闯荡,一去便是三年,并不知道家中的这些长短。我也不是你哥哥三媒六证娶回来的正经嫂子。不信你问你哥?他可曾为我说过媒下过聘?我跟他可曾拜过天地高堂?没有!他什么都没为我做。只因我并非良人家的好女儿出身,你哥哥待我并不如何尊重。”

关于她所抱怨的这一节,蒯飞也是刚刚才第一次听说,一时还来不及详察这个版本的真-潘金莲出身本末。

按水浒传里的说法,这潘金莲原本是清河县王大户家的使女,只因跟主人有染,被主母撵了出来。这主母却是个极其毒辣的角色,平生最恨小三。不单单把金莲撵走了事,索性把她配给了当地最矮最丑的三寸丁谷树皮。这才算是十分解恨。

此事在潘金莲看来自然是奇耻大辱,武大郎却是傻人有傻福,平白无故捡到了这样一桩大便宜。

细推起来,这邓九娘所做的这番抗辩,听起来好有道理,竟让人无言以对。

虽然这个真实位面的邓九娘并不曾做过甚么清河县王大户家的使女,但她之所以不幸落入武大郎之手,其中的根由,跟书中的设定倒也相差无几。

邓九娘的父母起先都是极其懒惰的自耕农,既不擅耕耘,又没有别的什么傍身的手艺。邓父好吃懒做,嗜赌如命,十赌九输之后败尽了乡下的田产,不得不来到汴京城里做一个专门帮闲的破落户。邓母贪慕虚荣,耐不得这三餐不继的苦日子。于是这不靠谱的母亲便去揭了官府招募佃户的榜文。

说起来大宋朝廷拟定的这套佃户政策,本来是相当的高明。官府收购那些闲散疏耕的土地资源,作为公田,让失去土地的破落户们以契约佃户的身份进行耕种。这正是后世“长工”一语的由来。

按照德国大胡子老马的说法,这在当代其实还是一种蛮先进的生产关系。

无奈何!任何优秀的政策都需要廉明公正的吏治来维护。大宋吏治腐那个败,再好的政策也会变成吃人的火坑。

于是邓家三口儿便跳进了北宋历史上最有名的这个佃户政策大火坑。

这其中的猫腻实在太多了,一时也说不尽,只说第一个负责办理这项重大改革政策的人,就是大宦官杨戬。主掌这项工作的机构,就是臭名昭著的“西城所”。

再说一件事:大奸宦杨戬亲自负责的西城所项目,惯爱将良田诬指为荒地,然后按照国家垦荒制度,将这这所谓的“荒地”,“依法”充公。

这其实就是公开的掠夺。

此举令得当代常有“朝为富家翁夕作乞丐郞”的说法。宋江起义,这起因其实就是西城所把梁山泊这块地方也诬指为荒地,强行纳入了国家公田目录。既然是公田,那么耕作者就要缴纳相应的租金。梁山泊的渔户们原本是自给自足的自由民,打的是祖传的鱼,种的是祖传下来的自留地,凭什么无缘无故要交租?

官府要收租,渔户和农户要抗租。于是黄世仁就必定带着民团来抓走杨喜儿,赌债肉偿,以人抵租。事情闹到了这个份儿上,渔户农户们想不造反都不行了。说起来,这正经历史上真实的梁山泊农民大起义,跟建国早期黑白老电影里“白毛女”里头的桥段几乎是一模一样。

杨戬和他的西城所,不折不扣就是大宋版本的黄世仁。虽然杨白劳欠债不还,确实也有些不大不小的过错。但是梁山泊的好汉们,在正式举旗造反之前,是没有任何过错的。他们本来就不欠租子。是杨戬和他的西城所,以及杨戬之后的继任者,以蛮不讲理的手法,强横鲸吞民间私产,楞将当地人大好的私有田产,诬指为公田,继而引发了暴力强征和武力抗租的激烈械斗。

宋江后来为什么要接受招安?也就因为宋徽宗的秉性其实并不怎么坏。听了李师师帮宋江吹过的枕头风之后,知道了西城所将顺民逼上梁山这个真相,这位风流皇上立即下旨处斩了负责西城所工作的宰相级贪官。

徽宗大大在此事表现得如此有诚意,宋江顿时失去了当初造反的理由,当然要接受招安。这招安必然不能是免费的,毕竟梁山贼寇伤害过辣末多的大宋官兵性命,于是宋江必须去打方腊。在这个环节上,历史和小说倒是大致有些相似。

邓家三口人不幸生逢乱世,一头撞进了西城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里来。

西城所这个坑,可比水浒传里王大户的那位妒妻,厉害百倍千倍。

身为佃户,邓家三口儿根本拿不到地图上标注出来的理论田产。那些所谓的公田,此刻还掌控在山东河南两个改革试点省份一众英雄好汉的手里。官府目前只是在名义上掠夺了大宋顺民们的田产,山东河南的英雄好汉们,此刻正在与官府斗智斗勇,每逢春耕与秋收,一年两次不断循环着可歌可泣的暴力抗租斗争。在高俅童贯点检十大节度使十路兵马合围梁山泊之前,这抗租斗争仅仅止步于暴民围观乡政府,暂时还没有上升到井冈山起义的那个战略高度上来。

于是,邓家虽然跟西城所签订了佃户长工契约,却无地可耕无鱼可打。

来自汴京的破落户想去梁山泊种田打鱼?先问过阮小七手里的钢叉答不答应。

没有耕地没有打鱼就没有收入,但这契约上厘定的租子,还得照交。

一个铜板都不能少!

什么叫官僚?这就叫官僚!西城所才不管你为什么拿不到耕地。地图上指派给你了就是你的。现如今主管中央财税工作的中南海特派员亲自驾到,你还敢抗租?你知道“死”字有多少笔划吗?

主持西城所工作的第一期干员都是杨戬手下的小太监,他们的确是日日夜夜服侍皇上的近臣。那都是货真价实的中南海特派员。就好像白居易卖炭翁里头那两个惯爱强买强卖的大内高手。

可怜邓九娘年方二八,便被西城所十几个大宋朝大内少年高手,挨个儿狎玩了一遍。还好这些全都是大太监杨戬手下的小公公,他们木有小JJ,并没有顺手夺走九娘的童贞。

邓九娘被西城所玩残之后,不要钱免费赏给了蒸馒头的武大郎。只因为武大郎的馒头有嚼劲,口感相当不错,小公公们用一个大美女换来日后若干年永远免费的高品质手打面食。

这样的婚配关系,又如何可以三媒六证?原版那个软弱善良的武大郎,又怎敢将此事祭告天地祭告列祖列宗。

所以从邓九娘的视角看起来,武大郎日后倘若发达了,必然是要重新明媒正娶,另迎一位良家女子进来做正室的。九娘在武家混的再好至多就是个侧室。混不好也就是个丫鬟的命。这苦日子过不下去呀,这真是让人心生绝望。她的心里存着各种怨恨,这是必然。

早听大郎说起过武家二郎在江湖上薄有些微名,结交过南来北往各路英雄豪杰,在没有见到武二郎之前,邓九娘的心里早就有了些未来美好的愿景。

这个愿景当然没有大话西游里紫霞姑娘说得那么高大上。

邓九娘的愿望很简单:大王!快来抢走奴家!奴家愿意跟您上山落草!去到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山头,远远逃离这个要遭雷劈的西城所。

武二郎看起来其实并不像是个山大王的模样……

不过邓九娘心里先入为主,早就认准了:你虽然不是山大王!但你肯定认识一个甚至不只一个山大王!快带我离开这里,求求你带我一起装逼一起飞!只要逃得出眼前这个万恶的大火坑,要奴家做什么都可以。

邓九娘的这番心事,武大郎是不知道的,蒯飞当然更不知道。

武二郎却已经略略知悉了一小部分。

也就是蒯飞在小厨房里替二郎煨烤狗皮膏药的时候,九娘偷偷地掐了二郎一把,低声下气,十分恳切地说了这么一句:“叔叔!嫂嫂如今有一事相求,请叔叔务必要应承下来……”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