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隐龙录之鬼王爷

更新时间:2020-03-23 18:58:42

大宋隐龙录之鬼王爷 连载中

大宋隐龙录之鬼王爷

来源:落初 作者:林清岳 分类:历史 主角:叶风宝宝 人气:

完结小说《大宋隐龙录之鬼王爷》是林清岳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风宝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传上古时期,龙行于大陆,作而腾天布雨成江,息则盘踞砺石成川。故,山川河流皆为龙脉。叶风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平行位面的大宋朝,这里生活着上古的生物:神龙。故事从他卷入一起灭门惨案开始……(本书为系列小说,第一部鬼王爷持续更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湖中有个传言,莫与敌酋行天恶,夜梦无首森罗殿。意思就是不要通敌卖国和做大恶事,不然你就在睡梦中失去了你的头颅。

不过这只是三十年前的故事了。

三十年前,北蒙南侵。大宋岳家军一直在北境镇守,使得北蒙未得寸进。

后北蒙召集北方江湖奇人异士组建魔域,网罗了天下高手刺杀岳家军高级将领。当时征北将军岳山河、上将军王扬等高层遇刺。

北境一时无将,北蒙连克七座城池,都打到大同了,大同守将韩惊霍夙战七天,终于打退敌军。

当时的宋宁宗赵琦炫派出骠骑大将军岳山海,也就是岳山河的兄长,又组建森罗殿对付魔域。

森罗殿组建后,花了十年时间一举将魔域的高手消灭,大宋终于收复了被攻克的城池。想到江湖门派为了利益的苟且,赵琦炫十分失望,故扩大森罗殿,血洗了无数有弟子加入魔域的武林门派。

赵琦炫完成这一血洗武林的壮举后,又派出森罗殿专门诛杀世间做恶事的凶徒。而且还是在凶徒最得意洋洋的时候取走头颅。

一时间关于森罗殿,江湖谈之色变。

没过多久,赵琦炫驾崩,太子赵友礼即位。临死前他下令解散了森罗殿,而森罗殿却认为赵琦炫没有死,是太子假传圣旨。最终被迫造反,攻入皇宫。

赵友礼哪里还忍得了,当即召岳山海带甲八千进宫勤王。

那一战,杀得天昏地暗,皇城到处都是血。

最终森罗殿一百单八人全部被诛杀,而包括岳山海在内的很多岳家军的嫡系子弟也战死。赵友礼也身受重伤,三年后传位于当今皇帝赵正廷便病逝了。

无影鬼卒,着身法傲啸之辈十八名,修十八炼狱阵,立黑暗之中,奉天子之召,遣地府云堂。御赐青罗丝,元灵陨铁铸,缠丝手腕间,杀人于无形。——《宁宗纪要•森罗殿•无影鬼卒》

如今岳家子弟凋零,现在除了岳山河的幼子岳川桥任正三品怀化大将军驻守雁门关外,就只有在京城开封的从三品归德将军岳司渠和临海守将从四品明威将军岳剑柏了,其他岳家子弟都籍籍无名。

连岳剑梳的父亲岳山涛也死于森罗殿之手。所以岳剑梳一说起森罗殿就恨得牙痒痒的。

时隔十五年又出现了青罗丝。难道森罗殿又死灰复燃了吗?这背后又是谁组建起来了森罗殿?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风正在巡城司听及秦新谈起森罗殿的故事,心里默默地叫了几个“卧槽,牛逼啊!”

正在这时,竹竿头走了进来,先是见了个礼,然后开口说道:“秦校尉,陆家在江宁府进学的陆家小少爷陆渐鸿回来了。”

“嗯?”秦新皱了皱眉头,从墨落笔那里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除了一个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不存在的组织所用的兵器青罗丝,他几乎没有任何头绪。

“他可有说什么?”秦新又问道。

“他想见刘大人一面,说有要事。已经在巡城司外等候。”竹竿头回答道。

“唔,正好,我也想问他几个问题。你跟他说刘大人未归,带他先来见我。”秦新吩咐道。

不一样,竹竿头领进来一个着青色锦衫的青年男子,那男子倒是有几分英气,只是面容显得比较憔悴,兴许是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与秦新见礼后,他悲痛地说道:“没想到,我去江宁才一月有余,在下已与家人阴阳两隔。在下此番回来,一为让家人入土,二就是有要事要与刘大人相谈。不知秦校尉可知刘大人归期?”

秦新好奇地问道:“刘大人归期未定,不知是何事?可方便说与我等?”

“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是家父一月前往大同府经商,回来的时候为在下购得一副天山垂钓图。只因三天前回临海时携带禁品,所有货物被扣押在巡城司。别的倒是无所谓,只是这副图,我想拿回。不知……”

叶风看之前他悲伤的语气始终觉得有点别扭,此时听完他这番话顿时有了一丝明悟,一阵疑团绕上了他的心头。他暗中给秦新使了个眼色。

那副画秦新看过,不是什么值钱的画。这陆渐鸿身为人子,父亲要留给他的遗物,他自然应该归还以全了他的孝心。

但是看到叶风使的眼色,那意思就是暂时拖住。他犹豫了片刻,对陆渐鸿说道:“抱歉,陆少爷,这个我无法做主,只能等刘大人回来才能决定。”

陆渐鸿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秦新又问了一些关于他父亲仇家的事,然而陆渐鸿也并未给出什么让他值得追查的线索,最后,只能让陆渐鸿先离开,等刘大人回来再通知他。

“这幅画有问题!没准跟陆家被杀有关!”叶风在陆渐鸿走后笃定地说道。

“这副画没有什么特别的,上次查收那批货物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秦新不以为然地说道。他还以为叶风发现了什么线索呢。

“从陆渐鸿进屋以来,一直是一副伤心的表情,虽然装的很像,但表情骗不了我。”叶风在审问犯人的那段时间专门研究过微表情,悲伤源自损失,哭是悲伤情绪最直接的反应。亲人离世时会大哭,眉毛紧皱,眼睛紧闭,鼻子和嘴巴大咧着,就是悲伤情绪的经典表情。悲伤情绪微表情的最关键因素在于眉毛,也就是:眉头处上扬,但整体眉毛保持下压。而陆渐鸿明显是装的伤心,可见他对自己家人被杀并没有真的伤心。

“他一进来就询问这副画,而并没有询问你有没有查出谁杀了自己亲人。可见要么就是他根本就知道凶手是谁,要么就是他根本不在乎谁是凶手,明显这副画要比自己的亲人更为重要。所以,我推测,这幅画会是破案的关键!”叶风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最后秦新还是听懂了个大概,两人去库房取出那副画,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次日一早,刘天明便回来了。秦新忙把这几日发生的事跟他说了,也说出叶风所分析出来的东西。

刘大人却不以为然,只道是人子尽孝,也打算归还这副天山垂钓图给陆渐鸿。

眼看这么重要的线索要还给陆渐鸿了,叶风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他走了上前,低声和刘天明说了几句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