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史上第一绝境

更新时间:2020-02-06 19:55:43

史上第一绝境 连载中

史上第一绝境

来源:落初 作者:蓝火机 分类:历史 主角:安抚尚书令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史上第一绝境》的小说,是作者蓝火机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自封亚丁湾海盗王的殷诚被上线出卖穿越了穿越到一个马上就要被废掉的太子已经更悲催了正当他刚刚稳固地位绝地反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皇帝爹好像也是穿越来的朝堂上的文官大佬们好像也被历史上的名臣奸臣们魂穿了边疆的武将好像也被历史上的名将魂穿了偶然认识一个美女不是魂穿,却自称奴家貂蝉史上第一绝境,生还是死,这还是一个问题么?水友群:92998275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骊山行宫是没有天牢的,别说天牢,关人的地方都没处找去。

梁三爷嘴一快,说把沈状元压入天牢,梁定昌当时只想着要把这个敢想拿太子开刀,为自己扬名的卑鄙小人关起来,但是一出了宴席,梁定昌却头疼了。

押着这卑鄙之徒回京师?

陛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召唤,到时候再从京师押回来?

这一来一回,可是得小半天的功夫。

办事不利是小,让圣人等着可是大罪了。

可是不押进天牢的话又是抗旨,这地方虽然华丽的皇宫不分上下,但唯独这一点不好,没监牢。

怎么办呢?

手底下一个机灵的小兵道:“将军,后山有些废弃的宫殿,咱们可以把他关在那儿,让兄弟们好生看管,您再去找大相寻个手书,写上天牢二字,不就成了么。”

梁定昌一听,直拍大腿,命人将沈云好生看管,自己带人去寻方护去了。

折折騰騰了半夜,终于把后山废弃的宫殿改成了监牢。

后山的宫殿年久失修,前朝皇帝本想要修建宫殿,谁知修了一半,从云南山林中拉石头拉木材到京师,逢镇开路,遇河拆桥,加上老天爷也不给面子,天下大旱,北边边境上蛮人来犯。

在内,朝廷无度,皇帝荒淫。在外,蛮族势大,破城必屠。

于是,全国农民起义了,骊山的宫殿盖了一半停工了。

当朝太祖也跟着天下大势坐上了皇位。

一坐上皇位没几年,太祖也要想在骊山修宫殿,有正直的大臣挺身而出说,不能修。

太祖皇帝杀伐果断,出了名的喜欢杀人,当时正在打猎,大臣一说,太祖提着刀问那位大臣,为什么不能修。

大臣义正言辞道,当年前朝败家皇帝就是因为在骊山修宫殿,导致天下皆反,因此陛下不可以重蹈覆辙。

太祖皇帝虽然爱杀人,但是平时也听劝,谁知道那次就不知怎么的,非要修,谁要拦着就砍谁。

正直的大臣以死相逼手,死活不让太祖在后山上修,前朝因为在骊山后山上修宫殿结果灭了国,因此可以骊山后山风水之差,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大凶之地。

而所谓福祸所依,凶吉相伴,大凶之地旁边一定有大吉之地。

而这个大吉之地经过这位正直的大臣判断,是在骊山前山,因此若想修建宫殿,需在前山上修建,方可保证大炎朝春秋万代。

太祖听了大喜,于是就命这位正直的大臣工部侍郎,主管骊山行宫修建。

这位大臣也幸不辱命,两年之内将行宫修好,并命人刻了一墙壁画放在骊山废弃的宫殿中,说是可以占压住前朝的怨念,保佑本朝。

壁画上刻的是自己如何挥斥方遒的向太祖进谏,太祖又如何心悦诚服的采纳自己的意见,共同谱写一曲传承千古的君贤臣忠的佳话。

梁俊站在壁画前,太阳升起,阳光照来,墙上树影斑驳。

“人无耻起来,果然是不分位面的。”梁俊弯下腰,擦了擦壁画一角,上面写着一个人名,崔大忠,不由得道:“这老小子脸皮也忒厚了,这种事一般人避之不及,他还上杆子刻壁画在这,这是打算遗臭万年么?”

刘胜最近慢慢的开始和梁俊亲近起来,好像恢复了当初的关系。

梁俊不知道那天到底让刘胜干嘛去了,但是观察刘胜最近的变化,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却也不应当是小事。

懒得问,船到桥头自然直。

刘胜凑过来,道:“殿下,这个崔大忠是京兆尹崔文昭的祖上。”

梁俊有些意外,刘胜没事提这个干嘛,京兆尹是个什么官,值得他当朝太子注意?

见梁俊好像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刘胜接着道:“这崔家终究是殿下的生母德妃娘娘的娘家,望殿下慎言。”

梁俊这才反应过来,也就是说这个自己嘴上骂无耻的人,原来还是自己生母老祖宗。

梁俊略微有些尴尬的咳了咳。

功课没有做到位啊,自己这要是再说下去,只怕不仅仅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那是大水吊起来龙王抽了。

刘胜接着道:“殿下,虽然崔家与殿下有些许间隙,这样的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妙。”

是么?合着这位太子爷和自己外公家还有这档子事呢。

看不出来啊,那么多穿越的,难不成真让自己拿到主角剧本了?

这个太子爷的副本还真多,还和自己外公家关系不好,这按照正常套路,哪天遇到了必定是得让扮猪吃老虎,打脸外公一脉,让他们刮目相看。

不过,这崔家怎么能和太子关系不好呢?

按理来说,自己的外孙是太子,这从龙之功历来是世家豪门必争之事,怎么到了崔家就变了样了呢?

好像那个妖娆绝尘的皇后也是姓崔,难不成是自己的姨妈?

梁俊正寻思,德喜和梁定昌快步跑了过来,梁定昌也顾不上行礼,急的拉着梁俊就要往外走:“祖宗啊,我的太子殿下,您怎么能来这啊。”

“停停停,怎么着了?”梁俊被他拉着走了两步,晃过身躲开梁定昌道:“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梁定昌道:“这里是大凶之地,殿下千金之躯如何能来这里。”转头看着刘胜怒道:“刘总管,你也是宫中老人,太子不知道这里的凶险,你还能不知道?怎么能带着殿下来这里?”

刘胜知道梁定昌是个浑人,有理也说不清,更何况,这事还是自己没理,当下也不说话,站在一旁,不去理他。

“来都来了,就别废话了。”梁俊踢了梁定昌一脚,指着壁画道:“这不是有千古忠臣镇着呢,怕什么,走,带我去见见那个状元郎。”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梁俊自己径直往里面走。

梁定昌吓得赶上去,跪在梁俊面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道:“殿下,去不得啊,去不得啊。”

“又咋了?”梁俊对这个耿直缺心眼还爱想好事的小老弟有些无奈,毕竟这位号称是太子党头号先锋大将,打不得骂不得,为了团结所谓的太子党,当然,这太子党人也不少,全是梁定昌这些年喝酒请客撺起来的。

人虽然多,出身也都挺高贵,不是国公的公子,就是侯爷家的宝贝儿,可惜全都是庶出,都是在军中混个百夫长,管个一二百人就了不得的了。

即便如此,梁俊表面上还得对他恩宠有加,轻易打骂不得。

梁定昌将梁俊拉到一旁,警惕的看了看刘胜,唯恐他听到,刘胜不屑一顾,转过脸去,梁定昌这才低声:“殿下,这沈云被陛下关在这里,从昨晚到现在,没有一人前来探监,殿下可知此中深意?”

梁俊看着梁定昌一副睿智的神色,配合道:“奥?定昌有何教我?”

梁定昌略有些得意道:“殿下,那沈云年纪轻轻便是状元,莫说本朝,就是前朝也没有他那么年轻的状元,这中间必然有猫腻。”

“梁将军,前朝不仅没有状元,连科举都没有,科举之制,乃是我朝太祖爷开创。”刘胜突然没头脑的插上一句。

梁定昌一愣,睿智的面孔出现了意外:“是么,我说怎么捋都捋不顺。”

突然又道:“卑鄙小人,偷听我与殿下君臣奏对。”

梁俊哭笑不得,这梁定昌一个武将哪里学来的那么多骚话,道:“是你声音太大,怪不得刘总管,日后那些粗鄙之语就不要说了。”

梁定昌无奈点头,接着压低了嗓子道:“殿下,就算如此,你想一想,二十出头的状元,你说可疑不可疑?”

“确实可疑,那是因为这孙子是穿越来的。”梁俊心中道,但是此时看着梁定昌没了刚刚的不耐烦,没想到梁定昌这种五大三粗的也有这种绣花心思。

“殿下,若说这背后没人帮他,我是不信的,我昨晚查到这小子是蓝田县的,卑职连夜快马去了蓝田,找到了蓝田令,您猜怎么着。”梁定昌看了看四周,又把梁俊拉到一旁偏远的地方,递上来一卷纸。

梁俊接过来一看,纸上正写着的正写着沈云的生平经历,梁俊有些心惊:“这是谁写的?”

梁定昌笑道:“殿下,这正是蓝田令所写,这沈云一年前还只不过是个落魄秀才,母亲是江东葛氏嫡女,父亲沈雄没什么本事,却让葛氏不惜与家族决裂也要和沈雄私奔。”

梁定昌一边说,梁俊一边看,知道的这是蓝田令写的沈云的生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扑街作者写给网站编辑的小说大纲。

“这葛氏生了沈云就去世了,沈雄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积劳成疾,去年也去世了,这沈云悲痛欲绝,哭死了过去,再醒来,您猜怎么着,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大冬天能发绿菜,原本穷的叮当响,为了葬沈雄差点卖了家养的丫头,短短一年,因为才学出众破格参加科举,结果中了状元。”梁定昌越说口气越阴冷,好像把沈云看穿了一般。

“原本将沈雄踢出家门的沈氏被沈云教训一顿,沈云母亲娘家葛氏也被沈云施计吃了大亏,葛氏小辈还因此入了大狱。”梁定昌贴近梁俊,肯定的道:“这人背后一定有问题,殿下,他昨日又冲您发难,不可不防啊。”

梁定昌能想到这,足见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头脑简单,相反,这小子还真没看起来这样简单。

果然,现实和小说还是有差距的,这个沈云穿越而来,完全按照小说套路行事,怎么会不招注意?

连梁定昌这样一个武将,都能看出这些,庙堂上那些人精中杀出来的大佬们想不到么?

“定昌,你觉得这背后,会有什么?”梁俊此刻改变了对这个莽汉的看法,反而耐下心来,不急着去见那位穿越同行。

梁定昌一瞪眼,道:“我的太子爷啊,还能有什么原因,别人的刀都架在咱们脖子上了,沈云那獠必是别人推到前面试探太子爷的人。”

梁俊呵呵一笑,终究还是受时代限制啊,梁俊拍了拍梁定昌的肩膀,倍感欣慰。

不管如何,这个世界还是有人真心担忧自己的,即使这人是因为利益与自己捆绑。

但,这天下大事小事,谁人不是因利而聚,因利而分?

“这事,我心里有数。”梁俊说完,转身就要进入监狱,梁定昌急道:“殿下,去不得!”

“如何去不得?”

梁定昌道:“殿下,此獠关了一夜,满朝文武一人未来,这中间大有文章啊。”

“你说,继续说。”梁俊鼓励道,手下莽将能思考,不管思考的东西让人发笑不发笑,总是好事。

梁定昌道:“殿下,此獠背后必然是有帮凶的,而这帮凶一定是朝中大人物,陛下最恨做臣子的攀援私门,暗存党见。此时,谁去见他,必定会被陛下当成此獠的同党啊!”

梁俊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梁定昌终究是世家纨绔子弟,又是武人,想不通也情有可原。

“定昌啊,这沈状元的同党为啥把他推出来,陛下会怎么想?”

“这还用问?他们要害殿下,他们想好事!”

“对啊,既然陛下会认为他们是为了害我,满朝文武谁去都会被怀疑是同党,我去,却不会。”梁俊笑了笑,大步转身走去。

梁定昌一皱眉,一琢磨:“嘿!可不是这个理!殿下,殿下,等等我,我要护着你周全。”

梁定昌想明白其中关键,快步追了上去。

梁俊一进监狱,就见沈状元端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听到声音,微微睁开眼,看了梁俊一眼,又闭上了。

“殿下,我看你印堂发黑,面带大凶之兆啊。”沈云闭着眼,悠悠说道,一片超凡之气。

“凶你***兆!”梁定昌快步上前,一巴掌扇在沈云脸上。

沈云突逢变故,反应不得,一下子被扇倒在地,吃了一嘴土。

“狗一样的东西,这话也是你能说的?目无君上!”梁定昌还要再打,梁俊赶紧拦下,看着有些懵逼的沈云,梁俊有些哭笑不得。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