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品神探

更新时间:2020-01-13 18:22:01

一品神探 连载中

一品神探

来源:落初 作者:君了了 分类:历史 主角:周宁明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君了了的原创小说《一品神探》,主角周宁明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运奇谋,智惩凶顽;设巧计,抽丝剥茧。作恶的,罪孽清算;受屈的,昭雪深冤。脚踏是是非非地,头顶青青白白天。法网恢恢疏不漏,明镜高悬放过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真相欲出

“没有疑问。”周宁只是想在渡口多找几个人证,没有也就罢了。“从刘家到渡口有五六里路?”

“是的,路上也不应该有问题,那段路向来太平,也查访了几个月并没有其他人在那条路上出什么事。”

“嗯。”周宁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也不认为路上能出事。若是路上被人劫掠,多少会留下些痕迹的,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一点线索都找不着。

案卷后面附着审案的口供,周宁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周宁慢慢的勾起唇角,心中有了定算。

他把所有的口供都翻看了一遍,合上案卷‘啪’的拍到了方几之上。他看了方几上的那包茶叶一眼,转过头笑着对张县令开了口。

“这桩案子我若能审清,张兄的茶叶我也算是受之无愧了。”

“哈哈哈,周老弟真会开玩笑,茶是我送你的,难不成你还多心了?”张县令有请他帮忙的意思,但送他茶叶真的没有多想,是师爷把‘茶’和‘查’扯到一块去的。

张县令只是见他懂茶,猜度他必定喜欢才送给他的。今天这事闹得太过于尴尬,他总要拿出点诚意来缓和关系。

毕竟都是同朝为官的人,谁也料不准谁的将来会是怎样的。周宁又是这么一个惊才艳艳的人物,张县令没有不结交他的道理。

周宁帮他查案也绝非是贪图他那半斤茶叶,也是有意缓和一下关系。刚刚在公堂之上,周宁实在是一点面子也没给张县令留。

毕竟是同僚,保不齐以后要跟他打交道。仕途险恶,多交个人和多得罪个人显然是不一样的。

“哈哈哈,拿了你的茶,自然要帮你查啊。”周宁也不是不会做人,两人哈哈一笑中气氛立马融洽了起来。

相逢一笑能泯恩仇,何况这点小小摩.擦?

见周宁成竹在胸的样子,师爷笑着问道:“依周大人之见,这桩疑案当从何处查起?”

周宁右手食指点着案卷:“真相就在这里边。”

“哦?”张县令和师爷两个人瞪圆了四只眼睛,四只眼睛冒着光的盯着案卷。

真相在案卷里边?案卷里边有什么呀?案卷就是简单的陈述一下事件,夹杂着涉案人员的口供以及物证。

这个案子连一件物证都没有,就只有几个人口供而已。张县令和师爷早就把案卷看得倒背如流了,他们也没发现一丁点蛛丝马迹,周宁竟然在案卷里看出了真相?

看周宁那个笃定的态度简直是不容置疑,张县令和师爷都动了动唇又都没有出声。他们心里都不相信周宁真的能在案卷上看出什么线索,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真相就在这里面’。

张县令在心里暗暗的吐槽了一句‘光凭这个案卷就能看出真相?也太神了吧?’,师爷则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你能从案卷里看出来真相,我就把案卷吃了。’。

他们虽然没有说话,周宁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看出了震惊和怀疑。他淡然的轻笑一声,继续点着案卷慢慢的开了口。

“钱大说他寅时一刻就到了渡口,钱大媳妇也出了证词,证明了这个时间。夏老三说他卯时登舟,钱大以及夏老三的母亲都出了证词,证明了这个时间。”

张县令和师爷都像在听评书一样的盯着周宁,虽然他说的话没有一点趣味性,他们听得却是全神贯注。

“刘王氏说刘五柱出门时天还没有亮,也就是说还不到寅时他就出了门,最多寅时两刻他也该到渡口了。”

“夏老三到渡口时,钱大正在船中小睡,钱大说不曾见到刘五柱。夏老三在船上一直等到天时近午,没有等到刘五柱,他因身带银钱不便行走,央钱大去刘家催促刘五柱,这些都对吧?”

“对。”张县令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这些全都对,没有一点差错。可是这些能证明什么呢?

周宁没有卖关子,他继续说道:“从刘五柱出门到夏老三登舟,这段时间内只有证词证明钱大在渡口,却没有人能证明钱大是不是真的没有见过刘五柱。”

张县令和师爷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还以为周宁有多厉害呢,原来他就发现个这个。

这点张县令和师爷早就想到了,钱大也早被调查了个底掉儿。钱大、刘五柱、夏老三他们相识多年,而且钱大做摆渡的生意也很多年了。

钱大家境不富裕却也衣食无忧,家有老母在堂,有妻有儿,他犯不着做这铤而走险的勾当。

周宁也感觉到了他们的不信任,他并不以为意,人家不信任他实在是人之常情,他还没有说出重点怎么能够服人?

“无论刘五柱是不是真的走出了家门,都只有两种情况存在。一是他到了渡口,二是他没有走到渡口。如果他到了渡口,那么就是钱大在说谎。如果他没到渡口,那么钱大就应该没见到他,对不对?”

这一次张县令和师爷连对视都不对视了,他们彻底呆了,这个周宁有病吗?他都说点啥?他们俩谁也猜不透周宁的用意何在,但是都配合的答了个‘对’字。

“假设他真的没见过刘五柱,他到刘家时是不是应该找刘五柱?如果他没见过刘五柱,他是不是应该认为刘五柱是在家里?”

张县令和师爷都满眼疑惑的看着周宁,周宁这话说的也没错,只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他们俩都反应很慢的回了个‘是’,然后静静的等待周宁来揭晓迷底。

周宁翻开案卷里钱大和刘王氏的口供:“你们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师爷把案卷平着捧到张县令面前,两个人认真的看着口供,上面也没什么可疑之处啊。

上面写着衙役问钱大是如何到刘家催促刘五柱的,钱大和刘王氏的口供一致。钱大很急切的拍打着门板,高呼:“五嫂子开门,五嫂子开门啊。”

刘王氏打开房门,钱大问道:“五嫂子,夏老三在船上等着呢,刘五哥怎么还不出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