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通天塔丁吉尔拉

更新时间:2020-01-10 06:36:32

通天塔丁吉尔拉 连载中

通天塔丁吉尔拉

来源:落初 作者:世界山 分类:历史 主角:姚平辛瓦 人气:

完结小说《通天塔丁吉尔拉》是世界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平辛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亚梭尔帝国的石匠将第一块塔石安放在基坑中时,位于世界南北两极的巨大冰川,同时崩裂出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艘斐顿战船借着黎明前黑夜的掩护,顺嘉兰河而下,飞速的驶离了已被亚梭尔人占领的嘉兰,进入到了大海之中。

丰富的战利品将三艘船的船舱堆的满满当当。塔雷加利尔甚至有些担忧的对弗里德利尔说道,“塔鲁,现在船已经超载了,如果再在颤栗海遇上什么鬼天气,恐怕...。”

弗里德利尔看了看船只的吃水线说道,“确实如此。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塔雷加利尔说道,“我们必须要再抛弃一些没必要的东西。”

“我们已经遗留了很多本该获得的战利品在嘉兰。”弗里德利尔说道:“我不想再丢下什么了。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吧。”

塔雷加利尔想了想说道,“或许我们可以沿着金色海岸一路向北,绕道极北耀洋,然后再从那里返回斐顿。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躲开颤栗海。”

“不,那样太远了。塔雷加利尔。”

“塔鲁,那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其他办法了。”塔雷加利尔摇了摇头说道。

弗里德利尔望着远方沉思了片刻,之后他忽然开口说道:“塔雷加利尔老兄,我们改变航向,去守望岛。”

“守望岛?”塔雷加利尔有些惊讶的说道,“塔鲁,那里只是一个荒芜的小岛。”

“我知道,那很好。”弗里德利尔微微一笑。

斐顿战船靠着守望岛的浅滩抛下了锚。

弗里德利尔令除了一些在战斗中受伤的斐顿战士外的所有人都下了船。

席柏丽丝见包括被俘获的嘉兰妇女在内的所有人都在下船,她也爬上船舷侧板上,准备跳下星光号。但此时,弗里德利尔却站在船下的浪花中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下船。席柏丽丝迟疑了一下,又返回到了船内。她坐回原处,看着所有人都下了船,并向岛上走去。

“泰利尔,把女人们带到一旁。”弗里德利尔等人们都聚集在了守望岛海滩上后说道。

泰利尔照他的吩咐做了,女人们聚集在一起,约有四五十名之多。

“现在,女人全都留在这里。一部分的布匹,毛皮,补给也将留在这里。除此之外,我还希望能有人自愿留在这里。”弗里德利尔对所有人说道。

塔雷加利尔此刻方才领悟弗里德利尔的用意,他走近他说道,“塔鲁,如果女人都下了船,那我们就根本不需要再卸下更多物资了。”

“我要在这里建造一座补给营地。”弗里德利尔对所有人说道:“自愿留下的人,将获得所有的女人和留下来的物品。不过,你们需要在这里重新砍倒树木,搭建房屋。当然,在我回到斐顿后,也还会再次派船送来更多的补给物资和必要的工具。”

有几个年轻的斐顿战士在听了弗里德利尔的话语后蠢蠢欲动,窃窃私语。但他们始终没下定决心。

安静持续了片刻,弗里德利尔看着人们,他在等待第一个敢于留下的人。

“有女人,有物质,有补给,难道没人愿意留在这里吗?”弗里德利尔见无人应答,于是再次开口说道。

一个人突然开口说了话。“我留下来。”

弗里德利尔抬眼看去,正是泰利尔。

他举着战斧从一旁走来,他看了看弗里德利尔后,然后转身冲大伙说道:“嘿!下次战斗只要从这里乘船就好了。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受够了那该死的颤栗海。”

泰利尔的话带动了很多战士,有几个泰利尔手下的战士很快选择了加入他的队伍,选择留下来。

“看看那些女人,孩子们。”泰利尔指着那些被俘的嘉兰妇女笑着说道,“其他的我不知道,但起码我敢保证,在这里,她们会每天都为你做饭,洗澡。”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笑声,更多的年轻战士选择了留下。

弗里德利尔微微一笑,他走到泰利尔身边小声说道:“我的兄弟,谢谢你。”

泰利尔:“哦!塔鲁!我真的只是受够颤栗海的鬼天气,才不是因为你和那些女人。”

弗里德利尔微微一笑。

埃文森清点了战死和留在守望岛的人数。重新分配了每艘舰船的士兵,星光号上只有三十余名水手了。而勇气号和力量号,则还不足三十人。

船上的人数恰足以保持船只航行,很快,三船载着大量的战利品驶离了守望岛,航向了颤栗海的另一方。

颤栗海的暴雨如约而至,疯狂的海浪将战船托起又抛下。弗里德利尔很庆幸没有冒险超载航向,否则在这种天气下,船只将很快进水倾覆。

面对颤栗海给船只带来的巨大颠簸,第一次坐船航行的席柏丽丝显然很不适应。她在一阵眩晕和恶心之后,呕吐了出来。

弗里德利尔在看到她呕吐后,转身从货箱里找出了一条嘉兰产的上等手帕递给了她。席柏丽丝在用嘉兰语向他说了声谢谢后,接过了毛巾。虽然船只的晃动让她很难保持平衡,但她还是将毛巾折叠整齐后,才擦了擦她的小嘴。

“塔鲁,她只是一个孩子。”埃文森摇晃着跨过船凳凑过来对弗里德利尔说道。

“我知道她是个孩子。”弗里德利尔看了埃文森一眼后,“有什么问题吗?”

“难道在我们回到冰语港后,您给大家说您的战利品是一个孩子?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不,这不是我的战利品。这是我从黑暗中拯救的一个灵魂。”弗里德利尔说道。

“我不明白,塔鲁。”埃文森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虽然我很遗憾,您的之前的妻子没有给您留下子嗣就病故了。但如果您想要儿女的话,是完全可以再娶个年轻漂亮的老婆,给您生孩子的。”

“这是我个人的事。埃文森。”弗里德利尔说道,“这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吗?”

“也,没有。”埃文森看着弗里德利尔眼睛说道,“好吧,对不起,塔鲁。我只是觉得..有点..。”

“意外?”

“是的,有点意外。塔鲁。”

弗里德利尔转而看向一旁坐在船凳上的席柏丽丝,她此刻两只细弱稚嫩的胳膊正用力的抓紧着身下的船凳,手帕在她的小手下按着。他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得到,她此时正坚强的抵抗着海浪起伏给她带来的不适和痛苦。

弗里德利尔一笑,转而对埃文森说道,“真是个美丽的意外。”

三艘满载而归的战船泊进了冰语港,停靠在冰语港简陋的木板码头。港镇中的妇女和小孩在看到船只驶来后,早早就等候在了码头。他们兴奋的准备迎接他们的丈夫或父亲凯旋而来。

弗里德利尔指挥战士卸下了丰富的战利品。他首先命埃文森向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士的家属送去了丰厚的慰问品,还有他们应得的那部分战利品。

而几个装有昂贵金银制品的沉重箱子,则被弗里德利尔下令让伊奥利尔送到了塔鲁长屋。

夜晚时分的长屋里,灯火通明,丰富的美食被妇女和女奴们端上长桌,这些战斗归来的战士们集聚一堂。

弗里德利尔坐在长桌的一端,他向一尊新得的嘉兰银酒杯中倒入了土豆酒。而后,他稍稍端详了一会儿酒杯上精美的嘉兰国花浮雕,最后才将酒杯举起,对着长屋内的所有人说道:“死去的勇士已乘上先祖的永恒之船,他们满载荣耀与先祖同行。而我们的勇武也得到了先祖的恩惠,今天,就享受先祖的恩赐吧!下次先祖也必将庇佑我们!”

战士们呼喊着塔鲁,然后陷入到了疯狂的欢庆之中。他们大口吞食着桌上美味,尽情豪饮着浓烈酒水。他们将战斗的残酷遗忘,他们享受着获胜的喜悦。

席柏丽丝站在屋内一角,她静静的看着狂欢的人们。直到弗里德利尔在扶起了一个身边被撞倒的座椅后,他才向席柏丽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并要她坐到他的身边。

席柏丽丝缓步走来,她有些拘谨的坐到了座椅上,然后抬头向弗里德利尔看去。

弗里德利尔微微笑着对她冲餐桌歪了一下头,示意她用餐。

席柏丽丝有些勉强的对他报以微笑,而后又礼貌的对弗里德利尔说了几句嘉兰语。

弗里德利尔丝毫不懂她的话意,他从桌上拿起一块大面包,将它塞在了席柏丽丝的手里。

席柏丽丝看了看手中的面包,对弗里德利尔点头表示感谢后,才安静的吃了起来。

席柏丽丝咀嚼面包时,小嘴微张,面颊鼓动的可爱样子令弗里德利尔产生了一丝迷恋。他在看了一会儿后才又恍然起身。他去装着金银制品的战利品箱子里找出来了一副闪亮的银制刀叉和一个铭刻华丽的银盘。他在将一大块颤栗海特产的白额鱼肉装入银盘中后,连同刀叉一并推到了席柏丽丝的身前。

席柏丽丝微微一愣,但很快礼貌的向弗里德利尔致谢,得到弗里德利尔的回应后,她才将手中的面包也放入银盘,并拿起刀叉。

弗里德利尔看席柏丽丝,她用细嫩灵巧的小手握着餐具,不紧不慢的剔除了白额鱼上的鱼刺,而后又将鱼肉切成小块,最后才叉起无刺的鱼块,放入口中。弗里德利尔看她的小嘴随着咀嚼一张一合,脸颊也因食物微微鼓起。直到席柏丽丝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后,她忽然转过了脸来用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弗里德利尔,弗里德利尔才自觉有些尴尬,他迅速避开了她的眼神。而后他顺势拿起了桌上的酒杯,并将酒杯倒满救,而后一口痛饮而下。

长屋里的宴会,随着酒水的不断消耗,也变得越来越闹腾。

弗里德利尔在见席柏丽丝喝完了最后一口蘑菇汤后,起身准备带她离开。

“塔鲁!来喝一杯吧!”一个战士举着酒杯,对正穿过大厅的弗里德利尔说道。

“塔鲁,你这是要去哪里?”

“嘿!塔鲁难道是要带这个小女孩...”

“哈哈哈..”战士们借着酒力开始肆意讲话。

一些喝至半酣的战士,借着酒力挡住了弗里德利尔的去路。弗里德利尔没有在意这些,他在接过一个坚持让他喝酒的战士递来大酒杯后,一饮而下。然后他推开了那些喝得摇摆不定的战士,并在一片呼喊声和调笑声中带着席柏丽丝从长屋后门离开了这里。

弗里德利尔有些醉意,他招呼席柏丽丝跟着他,他则自己率先走到了位于长屋后的塔鲁寝屋,也就是他自己的住宅门前。他左右回顾,见不见了席柏丽丝,不禁心中一惊。待他猛然回身准备前去寻找席柏丽丝时,才发现原来席柏丽丝她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一路上紧紧的在跟着自己。

弗里德利尔一笑,他看了看席柏丽丝,然后又转回了身。他将手按在了屋门上,他本打算推开寝屋的屋门,却又突然又犹豫了起来。屋内传来女奴清扫房间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又对着屋门低下了头。在静止了片刻后,他又转而向席柏丽丝伸出了手。

席柏丽丝看到弗里德利尔对自己伸出了手,不明白他的用意,于是有些犹豫。在在她犹豫之时,弗里德利尔突然上前一步,躬身直接拉起了她的小手,然后他拉着她离开了寝屋,并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弗里德利尔抓着席柏丽丝的小手,感到了一丝莫名的感觉。他无法确认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但他喜欢此刻的感觉。他一直拉着他的小手,在绕过了港镇中的无数房屋和镇子边缘几株古老的龙栖树后,他带她来到了一个略显简陋的小木屋前。

弗里德利尔轻轻敲了敲小木屋的屋门,屋内里面很安静。

“是我。米基查兰女贤。”弗里德利尔说道,“请开门,我知道您一定在屋内。”

门毫无征兆的被缓缓打开。席柏丽丝看到,屋内只点着一盏忽明忽灭的蜡烛,一个有些苍老的妇女走到了门前。

“哦~!原来是我们霜迹岛的塔鲁,弗里德利尔大人。”米基查兰说道:“夜晚到访,不知道你可有什么事?”

“米基查兰女贤,我的确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助。”

米基查兰看了看弗里德利尔身边站着的席柏丽丝,而后微微笑道:“一定是和这个小女孩有关的事情吧。让我想想..”

“确实,是关于她。”

“哦!我可以帮你照顾她。”米家查兰突然说道。

“女贤。”弗里德利尔有些惊讶的说道,“我都还没有说出口,您就知道我是来找您,要您帮我做什么了。”

“塔鲁,这不难猜。你身为塔鲁,总不至于每天带着一个小女孩吧。”米基查兰说道:“好了,告诉我关于她的事情吧,她是从哪里来的。”

“很抱歉,米基查兰女贤,关于她,我一无所知。她只是我此番外出作战,从亚梭尔人手里救下的一个俘虏。”

“你们这次突袭行动,去了嘉兰?”米基查兰问道。

“是的。”弗里德利尔感到有些意外的问道,“您看出了她是一个嘉兰小女孩?”

“我只是猜测。塔鲁。来,让我看看她。”米基查兰说着蹲下了身来,她平视着席柏丽丝,而后伸手将她额头前散落的些许发丝捋向一侧。

“多么漂亮的小女孩啊,她的父母也一定长的很漂亮。”米基查兰看着席柏丽丝说道。

“也许吧。”

弗里德利尔继而向米基查兰问道,“女贤。您愿意帮我照顾她吗?”

米基查兰起身沉思了片刻,然后才向弗里德利尔回应道:“好吧,我帮你。但是我要说,我只能是帮你照顾她的生活。而她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在你身边,你需要陪伴她,需要引导她。”

弗里德利尔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您,米基查兰女贤,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也会这样做。”

米家查兰在看了看席柏丽丝后又意味深长的说道,“她会成长,也很快会长大,塔鲁,这些您...”

弗里德利尔点了点头,“我明白,女贤。您不必说了。”

“如果你明白,那就好。今晚她就住在我这里吧。每天一早吃过饭后,我会把她送到你那里。”米基查兰说道,“你可以在每天的任何时候将她送回来。”

“非常感谢您,米基查兰女贤。我会因此给您支付一些费用的。”

“那可就不必了。”米基查兰转而对席柏丽丝伸出双手说道:“过来吧小姑娘,以后你要跟着老巫婆住咯。”

席柏丽丝见米基查兰示意自己过去,她先抬头看了看弗里德利尔,然后才走到了米基查兰身边。

“看来你还要从头学起我们斐顿的语言。”米基查兰说着将席柏丽丝向屋内领去。

席柏丽丝脚步虽走向屋内,但却转着头一直看着弗里德利尔。她一直看到屋门关闭,弗里德利尔的身影被门扇挡住。

次日,弗里德利尔正坐在院内保养着“夜幕”。隔着栅栏,他抬头望见米基查兰领着席柏丽丝出现在了通往这里的道路上。

他看到席柏丽丝换掉了她那件脏了的衣服,转而穿上了一件斐顿特色的连衣裙,她金色的头发也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在阳光下散着丝丝柔软的金光。

在走近弗里德利尔的时候,席柏丽丝有一丝兴奋,她快走了两步,来到了他的身边,并冲他微微笑着。弗里德利尔伸手摸了摸她白净的脸蛋,然后对米基查兰说道:“谢谢您的照顾,女贤。”

米基查兰抿着嘴角笑了笑,抖了抖肩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身回去了。

狂欢过后的次日,弗里德利尔命塔雷加利尔即刻启程,前去给守望岛运送补给。而后他又召集了埃文森和伊奥利尔,以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塔鲁,冬季虽然很快就要到来了,但我想我们还可以再出击一次。”埃文森说道。

“伊奥利尔,你觉得呢?”弗里德利尔看向伊奥利尔,在伊奥利尔消瘦的脸上有一道骇人的伤疤。但他目光中透着忠诚和敏锐。

“塔鲁,我听从您的安排。”伊奥利尔没有发表意见。

“伊奥利尔,你总是这么坚定的支持我。”弗里德利尔说道:“但我现在想听听你的建议。”

伊奥利尔稍稍思索后说道,“我认为最好不要再继续出击了。”

“说说为什么。”

“我们此次伤亡很重,很多勇敢的战士死去了,也有很多战士受了伤,又留了一部分战士在建设守望岛,可以再次参加战斗的战士太少了。”伊奥利尔说道:“我们应该在寒冬来临之前用得来的财宝,再去各岛招募些自由民,并加以训练,以成为我们的战士。”

“情况虽然如此,但是我们毕竟还能再凑集一条船的战士,至少可以再前往金色海岸行动一次。”埃文森说道:“至于招募新战士,我想在寒冬来临之前,我们的时间足够用。”

弗里德利尔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想还是先到各岛招募战士吧。然后尽量将他们送往守望岛,给那里也增添人手。顺便也好让泰利尔训练他们。这样的话,等到我们明年春天我们再次行动的时候,也会更有实力一些。”

伊奥利尔点了点头,埃文森也没有再说什么。

“等塔雷加利尔回来,我们就前往龙心城。”弗里德利尔说道:“顺便变卖掉一些值钱但是没用处的战利品。”

“去都城的话,我们还顺便去拜访国王吗?”埃文森问道。

“不,我不希望他知道我们进入了嘉兰。”

“可是,如果我们在龙心城变卖嘉兰的东西,那样会被人说起,最后恐怕会传到国王的耳朵里。”埃文森说道。

弗里德利尔:“我当然不会那么做,我的兄弟。我们要从龙心城外远一些的海面上拦住兰蒂的商船,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战利品卖给那些商人们。”

伊奥利尔:“塔鲁,如果兰蒂的人们知道他们的商船从斐顿拉回了属于嘉兰的珍宝,我想他们会非常生气的。毕竟嘉兰和兰蒂有很亲密的关系,他们信着一样的神明,说着一样的话语。这会影响到他们对我们的看法。”

“但是亲密的关系也没有令强大的兰蒂帮助嘉兰抵抗亚梭尔人。以致现在翡翠城沦陷,嘉兰也不复存在。”埃文森说道。“至于兰蒂对我们的看法,那是国王才在乎的事情。”

弗里德利尔笑了笑,说道,“我有说是拦住返航的兰蒂商船了吗?”

“塔鲁,您的意思,难道是说,拦住驶往龙心城的商船?”埃文森有些惊愕的问道,“那样的话,和我们自己去卖又有什么区别。”

“听我说,埃文森。”弗里德利尔带着一丝浅笑说道,“我们将货物从海上便宜些卖给兰蒂商船,让他们再加价到龙心岛去卖。无论谁买到了这些嘉兰的货物,他们都深信是兰蒂商人从嘉兰带来的。而兰蒂商人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愚蠢到在卖给斐顿人商品的时候说,这些东西其实是你们斐顿人在海上低价卖给我的。”

听完弗里德利尔的一席话,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而后同时笑了起来。

“希望国王会喜欢这些来自嘉兰的货物。并舍得为它们花个大价钱。”埃文森笑着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