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清悍匪

更新时间:2020-01-09 04:33:35

大清悍匪 连载中

大清悍匪

来源:落初 作者:夜枫寒 分类:历史 主角:林云大少爷 人气:

主角叫林云大少爷的小说是《大清悍匪》,它的作者是夜枫寒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行事不择手段的小混混,一个立志要做军阀的小地主,在清末民初的节骨眼上,用抢劫、绑架、勒索、敲诈、战争掀起了一场滔天巨浪,改变了这个老大帝国的百年的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大少爷回家,林家大院顿时热闹起来,丫鬟婆子四下奔波,筹备着晚宴。

这顿家宴其实很冷清,林云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林老爷子也没有续弦,上面也没有更老的一辈,亲戚什么的倒是有一些,不过都没来,等着年后一家家来拜年呢。

宴席到了尾声,林老爷子挥挥手让丫鬟婆子们退下了,这才不紧不慢道:“云儿啊,你打小就聪明,不会莫名其妙地跑到德意志去念什么军校,你小子心里恐怕有什么想法吧?都说出来,咱们这一家就我们两爷们儿了,你也不必藏着掖着。”

林老爷子的气消了,也渐渐回过味了,毕竟是在**沉浮了几十年的人,脑子灵光着。

林云呵呵一笑道:“什么都瞒不过爹您,儿子就在这里您说实话吧。不过说这话之前,儿子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爹。”

“什么问题?”林老爷子捧着一杯茶,慢慢地品着,上好的福建铁观音,味道不错。

林云沉吟了一下,忽然语出惊人:“爹,你觉得大清朝还有几年阳寿?”

林老爷子忽然手一抖,茶水溢出来浸湿半边胸口也混然不觉,他没有大声呵斥林云,反而陷入了沉思。

林云通过记忆,知道这个老爹为何五十多岁的年纪就致仕回家,其原因就是中法之战,让老爹对大清朝失去了信心,这才回乡做愚公,眼不见心不烦。

这些年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日俄战争,无一不在撕扯着大清帝国最后的遮羞布,一步一步的将大清朝推向灭亡的边缘,作为混迹**几十年的老人,林老爷子自然心知肚明,林云也才敢有此一问。

“不出五年。”林老爷子说出这句话,仿佛松了一大口气,将心中多年的积郁释放了出来。

林云眼睛一亮,现在距离1911年辛亥革命还有短短的三年时间,林老爷子的估计完全正确,看来这个末世,不是所有人都是瞎子,还是有许多明白人的。

“如果大清真的在五年内没了,爹,到时候要您儿子才二十四岁,那该怎么办?”林云洒然一笑,道。

林老爷子皱起了眉头,但凡王朝更迭,都是天下大乱,流血不止,兵祸连天。更何况是如今这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将来大清没了,这个天下还真不好说。

“所以你去念军校,就是为了在乱世之中争得一席之地?”林老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林云点点头,道:“为咱们林家争夺生存下去的机会,不过现在还得有身官皮才好做事。”

林云没有说实话,在这个民族意识还未完全觉醒的时代,跟林老爷说什么民族尊严什么的都是扯淡,这些话更容易被年轻学生接受,老官僚都是只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林老爷子致仕回家,不外乎就是觉得大清朝没戏,到时候亡了还得拖着林家遭殃,所以早早地撇开关系。

但是林云并不这么看,熟知历史他知道,晚清的灭亡源于辛亥革命,但辛亥革命并不彻底,许多晚清旧官僚在辛亥革命中摇身一变就成了革命党,成为了各地督军,实在是个很奇葩的现象。

所以想搭上辛亥革命这趟车,就必须得手中有枪。如今的大清朝卖官卖得丧心病狂,只要有钱,官衔不难弄,特别是海南这个地方,古来就是流官之地,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典型,没有多人愿意来这里做官,只要给京城那位卖官王爷多塞点银子,实缺不难弄到手。

“爹,我想买官。”

“那你想买多大的官?”林老爷子想了想问道。

“至少县令。”

“难办。”林老爷子摇了摇头,道:“想买个县令的官衔不难,想弄个县令的实缺太难,而且你也没有什么**经验,京城那位庆王爷卖官卖得再猖狂,也不会让个十九岁的青年做县令。”

林云皱了皱眉头,没想到漏了这一茬,却看见林老爷子笑了笑道:“我还没老,如果复出,花点银子,实缺的县令很简单,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林云豁然开朗,看着林老爷子的笑脸,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他想弄实缺的确年纪是小了点,资历不够。但林老爷子不一样,有资历不说,还是他父亲。到时候他想做什么,还不是随心所欲?

“爹,那我们家还有多少现银子?”林云问道,现在想做事情,没银子是绝对不行的。他在德国混的时候就隔三岔五向家里要钱,前后共要了近三万两银子。这些银子林云自然没有拿去乱花,全都交给了自己的犹太佬朋友约瑟夫,让他去伦敦股票交易所大量收购橡胶股票了。

这些都是零七年的事情,那时候的橡胶股票每股才一个多便士,相当的便宜,即便进入了零八年,也不过才两个便士,等到零九年,橡胶股票才进入Chun天,开始疯狂的暴涨,林云就是要趁着这个时机,先大量囤积橡胶股票,等价格上涨后,再一股脑地抛售出去,大赚一笔。

“把房产田产什么的都算上,大概三十万左右吧。”林老爷子到没有隐瞒什么,毕竟他只有林云这个独子,将来家产什么的,终究都要交到林云手上。

三十万两银子对于一个曾经做过十年知州知县的林老爷子来说真的不算多。俗话说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个清当然不是清官的清,而是清朝的清。

“到庆那公司买官至少得花十万两银子,爹你把其他的银子都给我吧,不出一年,我十倍地还给你。”林云想了想,说道。

林老爷子眉头一皱,疑惑道:“你要那么多银子干嘛?”

“炒股!”林云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说道。接着将橡胶股票和他这几年在国外不断要钱的原因说了出来。

“爹,我当初买橡胶股票的时候不过才一个便士一股,今年已经翻了一倍,到两个便士了,这一年多净赚了三万两,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们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以后可就没有了。”

林云侃侃而谈,将橡胶股票的好处一一说出来,当然,其中的风险他是绝对不会说的,这一刻,林云忽然觉得自己和那些到上海坑蒙拐骗的洋人何其相似。不过他赚这钱可不是为了中饱私囊。

“照你这么说,橡胶股票岂不是稳赚不赔?”林老爷子动心了,不过身为传统的汉人,土地观念还十分严重,没有十足的把握,让他卖掉田产去炒股,还真是不容易。

“放心吧爹,田产什么的也可以不卖,抵押出去就行了,到时候赚了钱再赎回来不就行了?”林云继续循循善诱。

林老爷子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咱们林家就你这一脉单传,家早晚是你的,你看着办吧。炒股的事情的我不熟悉,就不过问了,买官那方面我来出面。”

林老爷子想了想又道:“琼崖道的官好买,不过实缺的知县就那么几个,你看上哪个县了?”

“昌江县!”

“昌江县?”林老爷子一愣,道:“昌江县可不这么富有啊。”

“放心吧爹,会富有起来的。”林云笑道。

其实海南这地界,有价值的县就两个,一个是昌江县,一个是乐东县。昌江县有中国最大的富铁矿石碌铁矿,占中国富铁矿储量的71%。矿藏4。66亿吨,不仅含有铁、钴、铜等资源,还有金、银、硫等伴生矿物。而且还是露天矿,开采价值极高,难度也小。

乐东县则是海盐资源,后世华南地区最大的海盐场莺歌海盐场就在此处。不过现在的莺歌海盐场还不存在,需要投资建设。如今林云身家就那么点,根本没实力建设海盐场。

所以权衡之下,林云还是先选择了昌江县,那里有现成的采矿场,虽然简陋,勉强还能用,可以节省很多资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