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崎钏往事

更新时间:2020-01-07 06:30:45

崎钏往事 已完结

崎钏往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祭璃 分类:历史 主角:王朝凌奇 人气:

火爆新书《崎钏往事》是月祭璃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朝凌奇,书中主要讲述了:只因生在帝王家奈何自由非人愿,一个乱世佳人,一个不败神话。她是令无数人敬仰和畏惧的不败战神,她又是善解人意和内心孤寂的温柔女子,她的一生,充满无奈和彷徨。天下的安危要由她来背,简简单单的幸福却又那么遥远,耀眼的光环背后,她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一生情,难忘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天麒彻底走远之后,月尘终于叭地一下坐在了地上,光洁的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落在整洁的大殿上。她心有余悸的摸了一下胸口,大皇子越来越令人难以喘气了,他最后一句的意思是……这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让我带给小姐?帝修陛下,大皇子,越来越像您了……

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走向厨房,却看见木果果已经做好了饭菜,带着熙儿向自己走来,看见熙儿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她温暖的笑了。二皇子,对不起,尘姨这次的确利用了你,但绝对是最后一次,我可以死,但延熙的命运不能因我的身份而注定,如果能让她成为名符其实的公主,将来幸福,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凤翔宫

后苑之中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声音很嫩,很清脆:驿外断桥边,寂寞香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很好,二皇子已经背下来了,昨日下官还教过您这首词的意境,不知二皇子可还记得?一个大约五十上下的老人身着一身红色官服,手里捋着一缕胡须,满意的点点头。

天麟看了一眼太傅,脑中思索片刻,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它说的是……

此时的天麟,全身充斥的只有认真,完全没有在熙儿面前的调皮。

听了天麟的诉说后,程太傅满意的笑了一笑,点头说:嗯,孺子可教也,今日在下要教您的是……

虽说天麟总是因没有好好温习功课而被晚颜责罚,但天麟骨子里却是一个极其肯下工夫的人,平常被罚的原因不是她不愿意去话工夫,而是因为没有时间,至于为什么,可想而知,是因为去见延熙。

天麟生在帝王家,手上有握着整个皇朝的军权,地位何其尊贵可以说仅在一人之下,凌驾于万人之上。甚至说只要她愿意,这一人之下的状况可可以改变。外人看来几乎所有的好处都让她一人占尽了,但有谁能了解她内心的孤寂,离今年过年还有半个月,而过了这半个月她也不过五岁,五岁的孩童,正是最贪玩的时候,而她的身份却注定了他没有这件上天所赋予的最应有的权利,这就导致了她连一个同龄的玩伴都没有,谁都怕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即使天麟没有那么残忍,但别忘了,她的兄长,她的母亲,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带坏她,也不会让任何人可以有发现她是女儿身的机会,在这种孤寂的心情下,她找到了谢延熙,唯一一个能让她享受童年欢乐的孩子,她有怎么会不好好珍惜呢。

换句话说,天麟的尊贵地位,是那她整个童年或者说是一辈子的幸福换来的。

太后驾到——

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宁静,来到书房。程太傅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但也不得不停下来,恭恭敬敬的迎接。

老臣参见太后。跪下高呼。

儿臣见过母后。天麟从椅子上站起来,但并没有下跪,而是微微欠身向晚颜说道。

晚颜笔直走向上座,坐定后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声平身。

进来。其他并未说什么,直接想外面喊了一声。

月尘拉着延熙的手,低头走了进来。

天麟看到月尘母女的时候,心里可高兴坏了,还是皇兄有办法,前几天自己刚去向他说过这件事,现在就见到熙儿了。但是不管心里有多兴奋,现在的她也只能低头站在那里,极力掩饰自己的内心,不让它表露出来,更是尽可能的控制自己不要往那边看,否则自己免不了一顿责罚,而且还有可能连累月尘母女。

晚颜现在没有注意这些,等两人站定之后,缓缓开口:程太傅,这位是延熙公主,以后她就和袭儿一起上课了,劳烦您多费心。

程格听言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被月尘拉着的延熙,赶忙说:微臣遵旨,这本就是微臣应该做的。

晚颜满意的点点头,起身,说道:他们两个就交给太傅了,月尘,我们走。

月尘放开了女儿的手,用眼神告诉她:你要听话,便随着晚颜离开了书房。

他们两人刚走就有人搬了桌椅,把天麟的往旁边挪了一下,放在旁边,但却比天麟的更往后一些。

程格就在这时打量了早就走到天麟身边的和颐公主,她比二皇子略微矮一些,衣着并不华贵只能说是朴素,与天麟相比整个人的气质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若无人知晓,还以为是乡下的哪个野丫头,但是她们的眼睛却出奇的相像,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也唯有这一点,才能看出他们是一对兄妹。

回过神来,看了看这对正在互相对视却不说一句话的两人,憋住心中那股不满,貌似恭敬的说道:和颐公主,你的位置在这边,快快坐好,老臣要开始讲课了。突然想起二人的进度不一样,于是乎:公主先在那边坐好,给王爷讲完之后,自会过来指导公主,二皇子,适才老臣讲到……

对于延熙,程格是有些不屑的,宫里的传闻他也听说过,传言这个所谓的三公主是太后身边的婢女所生,且其母虽是在宫里所生却并非在宫里有孕,而是在跟随先帝征战天宁之时所有。听说太后是听了那女子的一面之词而给了她一个华人身份,谁知道这是否是太后为了保住自己的婢女而编造出来的谎言呢,更何况当年先帝回来之后对此事只字不提,那就更加让人怀疑其真假了。

程格在教学上绝对是一个好老师,再多的不屑也只会放在心里,在教会了天麟今天要讲的内容之后便嘱咐她自己去记。

了解了一下延熙咱在的大致情况后,开始了他的教学。

冬日的天空黑的极快,仅仅是饭后便已经大暗,但凤翔宫书房内却依旧灯火通明,延熙正在拿着毛笔一笔一划认真的写着横竖,天麟在旁边认真的抄写文章,一边写一边记,。

太傅已经出宫了。两人的桌边各有一个宫女为他们研磨、掌灯,。外面虽然寒冷,但屋内生着暖炉,到也还暖和。

练习完了今天的功课,又觉得自己已经够熟练了之后,天麟舒了一口气,放下笔,看向一旁的熙儿,但就是这么看着她,一句话不说。先不说她还并未完成今日的作业,就算是完成了也不好随意说话,别忘了,身旁还站着两个眼线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