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8:31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 连载中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

来源:落初 作者:木木三大少 分类:历史 主角:李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木三大少原创的历史小说《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主角穿越回1116年(宋政和六年)北宋京东西路东平府阳谷县的西门庆身上,正好看到王婆与潘金莲毒死武大郎,这点儿赶得可真好。招惹了杀神武松,真是要命啊!武松背后,还有宋江等黑道势力。西门大官人表示压力山大!此时,西北边境宋夏大战爆发,而北方金国崛起,在护步答岗大败辽国70万大军。1125年(宋宣和七年)金国将大举攻宋,乱世就在眼前。只有十年时间准备,西门大官人应该怎么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却说那王婆在武大郎家帮衬潘金莲,买回棺材,安排几个火家将武大郎入殓。停丧安灵已罢,又叫了两个和尚前来伴灵。

潘金莲自是身穿粗麻衣,以生麻束起头发,梳成丧髻,守在武大郎灵前,乔模乔样地在那儿守灵。

王婆正在潘金莲身边伴着她说些小话,忽听得隔壁茶坊外传来西门庆的声音:“王干娘,可有什么茶吃?”

王婆听得是西门庆来了,给潘金莲递了个眼色,急急地出了武大家门。那潘金莲也听到了西门庆的声音,跪在那里只把眼儿望门前睃。

王婆回到茶坊里,只见西门庆已在水帘下坐下,也在向武大郎家张望。

王婆笑道:“大官人,多时不见,吃盏老婆子的姜茶,暖暖身子?”

西门庆笑道:“干娘,我吃了许多酒,正有些渴,直管把茶水上来。”

王婆点了一盏茶汤,放在西门庆面前的桌子上,对西门庆笑道:“大官人直恁地晓事,你也来给武大伴灵?不知大官人念得甚么好经?”

西门庆饮了一口茶,放下茶盏说道:“干娘休要取笑!我来问你,那何九叔今日在武大家可有甚么异状?”

王婆轻拍桌子道:“大官人莫非长了三只眼?如何知晓那何九叔在武大家里中了恶?何九叔吐血晕死后,还是老婆子我用水将他喷醒的。”

西门庆听王婆这么说,确认那何九叔果然跟自己玩起了小花招。他冷笑一声说道:“干娘,我观那何九叔定必有诈!哼,鲁班门前耍大斧,他也须瞒得过我这双眼睛!我来这里,正为确证此事。既如此,我亦有对策在胸,管叫他伏地认输。此事干娘勿忧,也让小娘子无须烦恼。”

王婆恍然道:“我就说那何九叔是精细人,必是他看出了甚么破绽。既然大官人有法子对付他,我和娘子自无担忧的道理,一切都凭大官人做主。大官人,可要老婆子把武家娘子请过来一聚?”

西门庆本就有几分醉意,王婆这一说,点燃了他体内一团烈火。西门庆透过窗户看向武大郎家,只觉得挡在茶坊和武大家的墙壁已经消失了。

只见那潘金莲背对西门庆,跪坐在武大郎灵前,西门庆忍不住走上前去,站到潘金莲身后。

“大官人,醒一醒,你可不要吓唬老婆子!”王婆那干瘪尖利的话音在西门庆耳边响起,把他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西门庆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还坐在王婆茶坊的茶桌边。

看着桌子对面王婆那张诧异的老脸,西门庆陷入深深的迷之沉思.

王婆憋着笑,对西门庆说道:“大官人,可想好了?不如老婆子把武家娘子请过来一聚?”

西门庆此时虽然欲火焚身,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这两日是武大郎的守灵日,实在是不适合与潘金莲幽会。于是,他拦下了王婆,让王婆给潘金莲带话,就说三日后待武大火化后,自己再来与她相会。

分付完毕,西门庆又塞给王婆一锭银子,就走出茶坊,离开了紫石街巷。王婆送走西门庆,又闪到武大郎家,在潘金莲耳边窃窃私语数句,把个潘金莲羞得双颊飞红,坐立不安。

离开紫石街,耳边没有了武大家两个小和尚的念经声,西门庆被压制的欲望又冒了出来。大官人我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就这么辛苦奔波了大半日,也该倦鸟归巢,享受享受大宋朝土豪的丰富文化生活啦!

西门庆抬脚准备向自家府宅走去,又突然停住了脚步。自打妻子过世之后,在自家宅院里,现在只有一个小妾李娇娇可以伺候自己就寝。

身为一个穿越有为青年,看来只有去东街外宅张惜惜那里过夜,听一听她的动人歌喉了。

那张惜惜年方十八,娇小美貌,擅长诸般乐器和唱慢曲,是西门庆养在阳谷县东街的外宅,她本是个路歧人,跟着老娘穿州过府浪迹江湖卖艺为生。去年路过阳谷县时,不幸老娘病死,剩下她孤苦一人。西门庆一是看她可怜,二是贪恋她美貌,就出钱帮她收殓安葬了老娘,并把她收为外宅。

西门庆从前身的记忆中回想起了张惜惜的樱桃小嘴和婉转歌喉,腹中那团火焰燃烧得愈加旺盛了。不知道今天夜里,是否箫声依旧?

到那东街正好路过生药铺,西门庆就让铺里小厮回府通报,说自己今日在东街过夜,不必等候。如果明日早晨有人来拜访,就让来人在府里等候。

阳谷县东街西门庆的外宅里,张惜惜精心装扮,手抱一个琵琶坐在二楼窗前,望着西门庆府宅的方向发呆,有一下无一下地弹着琵琶。她日日在这里望西门庆,却不知道西门大官人这十数日为何都不来她这里。

张惜惜也曾让侍女出去打听过,听说西门大官人最近撩拨上了一个有夫之妇。难道那妇人就真的美似天仙,迷得大官人都忘了奴家?

张惜惜正在没可寻思处,忽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街边,是大官人!

张惜惜急忙整理仪容,高声分付侍女在楼下安排诸般酒食果品,自己急急地迎下楼去。

西门庆也是急火烧心,步履如飞地到了小楼前。他正要进门,那张惜惜就如小鸟一般投入他的怀中,口中嗔怪道:“官人,怎地许久不上门来看看奴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