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唐残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7:57

唐残 连载中

唐残

来源:落初 作者:猫疲 分类:历史 主角:周小旗 人气:

经典小说《唐残》由猫疲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小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街踏尽公卿骨,内库烧为锦绣灰,”金堂玉马的世家门阀,在遍地蜂起的泥腿子面前瑟瑟发抖的大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穿越者和所有野心家而言。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伪装成穿越者的疑似触手怪/吃货,在唐末乱世大杀四方改天换地而吊打全世界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活下去

然后周淮安就见识到了更加奇葩的一幕。

而这些自称怒风营的义军所部用来训练他们的方式,就是让这些新募的兵卒,勉强排好队而站在原地挨打;没错,就是挨打,由那些老卒上前负责用长短木棍用力的抽打他们;

其中短棍用来敲打而长棍用作戳刺的交替突进配合之下,顿时将那些不知所措的新卒,在一片哀鸿遍野声中给劈头盖脑的打翻了个七零八落满地乱窜;却又被三面合围起来而无处可逃的挤压到了墙边上,最终还是难逃个个被放倒在地打滚痛呼哀声一片的下场。

而周淮安也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就是他们攻击的位置主要手脚和胸背不甚要害的位置,而尽量避开了头脸和下阴等致命部位;尽管如此,那些骤然受袭的新丁们还是在一片哀鸿遍野的哭爹喊娘声中,如同切瓜斩菜一般的被横扫。

然后,当他们重新灰头土脸而犹自呼痛的被聚集起来之后,那些能够支撑得最久的,站在挨打没有马上倒下或是逃走的,都被挑选出来而按照五人一组的指定成为了临时的小队目,

而那些见机溜的最快,躲的最勤,或是以挨打就最先躺下装死假叫唤的家伙,也被明显眼尖而富有经验的老卒给按照人头一一的挑选出来,连打带骂的从营地当中给带了出去。虽然不知道他们将要去往何处,但是看那些押解义军的态度就知道决然不会好过道那里去的。

最后还有十几个吐着血的人,却是怎么叫唤和喝骂也站不起来了,而被拉手扯脚的抬了出去,这一刻却是让人让人只觉得生命的卑贱与脆弱。

然后又有一队新的人员,焉头焉脑或是畏畏缩缩的被去赶过来,而由那些老卒们分批如法炮制起来,虽然每次只有处置百人左右,但是被留下的新卒很快就将预留的场地给填满了大半。。

而这时周淮安则只觉心中有一万只***狂奔而过了,还真是让人日了二哈了,居然还有这种奇葩的训练和选拔方式啊。感觉就算是让他们集体去跑马拉松也比这个靠谱的多啊。

不过,仔细想一想却又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光是这些新丁芦柴棒一样的身体,真要让他们拉出去长跑的话,只怕是没跑多远就要到下一大半了,更别说是没有足够的近视来补充体能消耗和调养好身体,只怕很容易就会在剧烈运动之下造成尿血等一系列后遗症,乃至出现严重的内脏衰竭而死人了。

反倒是这种看起来极为粗暴原始的原地挨打考验的性价比还要高上一些呢。只是对于周淮安而言又不免有些庆幸和后怕,自己差点儿就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了;虽然这种程度的殴打和考较对他而言只是等闲事情,但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平白挨一顿打的无妄之灾。

更别说如果混杂在这些人当中,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气力和格斗擒拿的技巧,少不得还会惹出怎样的了麻烦来。他可是亲眼见识过非洲那些地方军阀和部族武装,是如何把刚好勉强拿得动枪支的孩童,从父母的怀抱里夺走一步步的磨灭掉童真与人性,而变成漠视自己和他人生命的消耗品;

相比之下还是自己这个装神弄鬼蹭点吃喝的角色扮演更加安全一些,风险也小得多,只是这种状况又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呢。

“和尚,会看读榜文不”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关注。却是一名紫面阔脸手脚粗壮的大汉,身上相对干净的扎片甲和蓝袍,以及身后几名带盔跨着倒弓的跟随,显示着与众不同的身份显然还在那位带他过来的柴校尉之上。

“略知一二。。。”

周淮安略作恭谨而谦虚的回答道;然后对着一张破破烂烂字迹模糊的告贴,给对方逐字逐句的阅读了一遍之后,来人脸色稍宽又开口道

“那你会计数么。。。”

“略懂一些吧。。”

周淮安继续回答道,然后在几个呼吸之间,根据几行随口给出的数字,又变成心算出来的答案报给了对方。

“行了,那你就在我这儿留下来了”

对方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直到周淮安觉得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了,才突然摆摆手就像是挥走几只无聊的蚊蝇一般果断到

“来人,给这和尚兄弟找身行头来。。回头再去挑几件家什。。”

“顺便换个居处好了。。”

周淮安不由松了一口气,稍在脸上露出某种庆幸的表情,显然又一次蒙混过关了。

“虽然你是柴校尉作中推过来的人,但几无功劳也没有实绩。。”

然后,对方继续又正色道

“所以暂委你做个书办,日常比照火长的用度好了。。”

“其他的一切,要日后看到情形再说了。。”

“其实,我只求能够管一口饱饭就行了”

周淮安故作勉为其难的道。

“好啊,”

对方不以为意的道

“只消你用心做事,怒风营自当管得了你一个饱肚的。。”

“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是当前呼后拥的对方走远之后,周淮安集中精神之后,还是可以隐隐听到他们的低低谈论声,

“黄王最是亲重乡党出身。。”

“不是长恒子弟,便是冤句老乡。。”

“再不然就是那些淮上盐枭人家。。”

“每每驱与阵前,所的好处与利好关系最多的”

“倒是我们这些河南近里的,却是不上不下的没几个着落。。”

“这次下了广州大城,老兄弟又折了不少,却没有我们洗街的份,。。”

“杀尽诸胡,三天不封刀的好事,”

“反倒是让那些新成营的福建子和浙西人,捡了老大的一个便宜。。”

“上头几次请见都没获准。。只让给了些自募的粮械,让我们拿这些羸弱补足凑数。。”

“这次,还从小柴那儿给塞了个来历不明的和尚过来。。”

“却打的是什么主意呢。。”

好吧,周淮安不由喟叹了口气,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有卷进什么是非;另外就是得到一个重要的讯息,那个柴校尉的身份似乎不一般。然后已经身不由己的踏进来了,在条件成熟的寻机脱离之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接招拆招了。

毕竟这时的农民起义军虽然看起来声势颇壮,但相对将来的发展和结局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上好下的船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