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公家的战国

更新时间:2019-01-03 12:07:52

公家的战国 连载中

公家的战国

来源:落初 作者:大饼酱 分类:历史 主角:公卿纳言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家的战国》的小说,是作者大饼酱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文11年,京都五摄家之一的二条家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送到了大雪漫天的北陆道越后国,自此战国的历史走上了另一条路……我庭浅草复萌发,无限天地行将绿。PS:这是一个穿越众抱紧谦信公大腿伺机开天辟地的和风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文十三年冬天,大雪已经封山了,往常这个时候日本北陆道的各国往往会进入休战期,因为这种天气打仗确实不是上上之选。但今年冬天却并不如常,在准备了两年之后,越后国守护代长尾晴景终于说服国内势力,出阵越中国,讨伐越中国东部的豪族,讨伐联军一支只有四千人的队伍,即使比晴景两年前估计的还要少五六百人,毕竟这种天气征召民夫是十分困难的。

中下层武士们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怨言,毕竟功勋代表着财富和声望,与此相比,寒冷并不算什么,而且这支四千人的军队,对于越中国来说绝对算是庞大,可以预见这一战必定十分顺利。

天守阁里,玉千代看到了一个失落的身影。

“乘松丸?”玉千代惊讶的叫道,“你怎么没和父亲大人一起出阵?”

“是玉千代殿下啊,是啊,殿下只带了家中侍大将以上的家臣,连在下的父亲大人都没被叫去呢!话说我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居然还没有元服,没机会出阵!”乘松丸倚在天守的栏杆上,望着远方已经消失在雪地尽头的队伍。

玉千代很理解他的感受,怎么看,这场战争就是赤裸裸的刮取功勋,身为家督的小姓却不能参战,再加上都已经十五六了一直没元服,对于武士家庭出身的孩子还是蛮气闷的。

“乘松丸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出色地武士啊!”玉千代赞叹道。

“这不是当然的吗?”乘松丸诧异的说道,“玉千代殿下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啊!我的梦想是每天能吃很多美味的食物,穿华美的衣服,有一大堆侍女服侍自己,有一大群手下听从号令,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玉千代一脸认真的搬着指头说道。

“玉千代殿下!”一个严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千叶女房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乘松丸俯身行礼,虽然千叶今年只有十七八岁,又是一介女流,但却是青岩院夫人一手培养的女官,负责传达青岩院夫人的意见,不要说乘松丸这个小姓,就是很多家中重臣都十分尊重她。

“玉千代殿下!”千叶女房面容严肃的说的,“刚才的话我们全当没有听到,在这个乱世,武家的子嗣说出如此轻浮的话是会被世人耻笑的!”

玉千代揉揉头,自己从小便是由千叶女房照顾长大的,对于千叶的性格还是很清楚地,这是一个对自己既宠溺又严厉的人啊。作为祖母,青岩院夫人给予玉千代更多是溺爱,但从小照顾自己的千叶,却似乎充当了严厉老师的角色,在生活中,也多是千叶教导自己如何做这个如何做那个,甚至识字也是千叶教授的课程。

作为从小被青岩院夫人带身边细心教导的千叶来说,玉千代无疑是自己对长尾家偿还养育之恩的途径,千叶一值试图将玉千代培养为一名出色地武士。

“千叶姐姐啊!”玉千代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乘松丸,知道没法指望这位帮自己说好话,讨好道,“你知道的,我就是随口感叹一下啊。”

“殿下,身为武家的孩子,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梦想说的如此虚华,如果让夫人听到会不开心的。”

“祖母大人从来没有说过让我一定成为武士啊?”玉千代继续说道。

“怎么可能!夫人自然是希望您能够出人头地的!”千叶说到。

“但武士出人头地是要做好被讨取的决心的啊,哪有长者会喜欢孩子为了如此飘渺的目标而出生入死呢?”玉千代看似随意的回到。

“或许是这样!”千叶顿了一下,“但是殿下啊,没有功勋和武力怎么能保证殿下所说的豪华的生活呢?我见过很多平民或浪人挤破头的杀敌立功就是为了成为武士,殿下如今却说得如此随意。我不是武家的孩子,所以我知道这个时代的冷酷啊,殿下!你总不可能一辈子依靠家督大人的庇护啊。”

玉千代心想,我还真是想着一直受家督的庇护,不过这位家督不是养父长尾晴景,而是军神大人。突然想到千叶说自己不是武士家庭的孩子,玉千代记得它倒是第一次说道自己身世,玉千代曾经问过几次,都被千叶含糊的应过去了。千叶对于某些东西的看重,是来源于自己所不知道的生活吧。

“千叶姐姐!”玉千代突然很正式的跪坐下来,身体笔直的俯下,让千叶一愣,“您对玉千代的期望,玉千代心里知道,虽然说出来让人笑话,我也没有什么宏图大愿,仅仅希望借家族庇护安度此生,并非千叶姐姐所说的如公卿般贪图安逸,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希望千叶姐姐理解。”

千叶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殿下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聪慧,前些日子连光育大师都夸奖呢。殿下刚刚三岁,便能识字作文,言语思维与成人无异,是为天赋大才之人,天室光育大师都十分赞扬的,武道方面大熊朝秀大人也经常夸奖。殿下却只知道偷懒,尤其是近半年来,殿下只偷看和歌、物语,却从不把精力放到两位师傅教授的课程上来。”

玉千代总不能告送他,再活一次的人是尤其怕死的,所以玉千代想了想说道:“就是越和两位老师学习我才越觉得人生不易,这世道战乱不止,已经有那么多人慷慨赴死,何必多我一个,危险的东西能躲便躲吧。再者说来,茶道等的技艺也是武士的必修啊。”

千叶心想,你不向危险边上凑,危险可是很可能找到你的啊。

“好了好了,千叶姐姐!”玉千代不想进行这个话题了,“父亲大人不在,母亲每天礼佛,城里自然是我说了算了,好了,让厨房准备些点心吧,等我和乘松丸回来时吃。”

“什么回来?”千叶不解的问。

“乘松丸要带我到城下町逛逛!”

“什么?”一直沉默的乘松丸猛地抬起头来,“千叶女房!我可没……”

“好了!”玉千代打断要解释的乘松丸,“反正母亲大人在专心礼佛,要天黑才会出来!我正好抽时间去看看朝秀师傅。千叶姐姐,我以长尾家家督之子的名义命令你替我保密。”

千叶心说这都是什么啊,但转念一想在城周边应该也没什么危险,叮嘱了注意在雪下大之前回来,算是点头默许了。

……

走在城下町的街道上,乘松丸感到一阵的无力,自己可得看好这位,要是出点什么状况,不用等家督大人回来,青岩院夫人就能砍了自己。

大熊朝秀在半个月前喝酒堕马,摔伤了左腿,所以一直住在城下町的私人屋敷里,所以这次也便没机会随大部队出征越中国,估计正在家失落呢,作为徒弟,去看望一下也是应该的。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自己的父亲不在城里,祖母礼佛顾不上自己,玉千代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到城外长长见识,这八年可真是被圈成宅男了。

城下町当然不是真的就靠在城下,而是坐落在春日山脚不远处,抬头可以看到春日山城,但又有一定距离,这也多是出于安全考略。玉千代新鲜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从主城里跑出来,虽然冬日的城下町带有些许的破败感,但是这还不能阻止玉千代的好心情。春日山城的城下町面积不大,仅仅有几条街的商户,其他的错落而建的多是农人的房屋,偶尔看到几栋豪华的屋敷,应该是家中武士营建的居所。

转了大约半个时辰,玉千代终于看到了个不大的酒屋,拉了拉乘松丸,说道:“走,给朝秀师傅买点酒。”

后面的乘松丸心里一阵哀嚎,说道:“殿下,这里人员很杂的,很多不得志的野武士会游荡到各地的酒屋聚集,妄图有主家赏识,这么一群人聚在这里经常出现决斗什么的,很不安全啊。”

“没事的,咱们只是买东西!”玉千代安慰道,“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没想到玉千代玩笑似的话却让乘松丸当了真,他紧了紧腰间的佩刀,一脸严肃的跟进了酒屋。

酒屋里人确实不少,也确实如乘松丸说的那样很乱,屋里横七竖八的摆着五六张桌子,围坐着各式各样的人,有货郎、有僧侣,当然更多的还是乘松丸嘴里所说的野武士,他们大多穿着破烂,用麻绳随意将头发束其,有的人腰间别着没有壳的长刀,有的人桌边依放着竹枪。看到玉千代两人进来,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目光火热的望着乘松丸。

玉千代知道,自己两人精致的衣服让在座的野武士认定是高门武士出身,所以也就有些激动,认为自己找到了引荐人。

这是后屋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头发很讲究的在脑后盘成一个大鬓,和服的前襟故意开的很大,热情的和乘松丸打招呼:“这位武士大人,我是这里的老板美芽,二位是想在此用餐吗?”

在玉千代的暗示下乘松丸点点头,老板娘看了一眼屋内的桌子都满了,忙叫人从后屋又抬出一张桌子,在前厅搭好,招呼两人坐下,另有侍应端上两碗茶汤,说道:“在下这里太寒酸了,请二位不要见谅。”

其他几座的野武士看到老板年这么热情接待两人均起起哄来,但慑于乘松丸穿着没有闹得太凶。玉千代眼睛转了一圈,便拉了拉乘松丸的衣服,示意乘松丸让老板娘也坐下,乘松丸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叫美芽的老板娘有些顾虑的看了乘松丸一眼,又望了望玉千代,坐了下来。

玉千代其实也没有什么很特殊的事,就是想打听一下大家对长尾家的感觉,看了一眼木头式的乘松丸,知道还是得自己问。

“美芽姐姐!”玉千代故意奶声奶气的喊道,“怎么不见老板呢?”

老板娘美芽愣了一下,没想到是眼前长得像玉雕式小家伙说话,有些调笑的你了下玉千代的脸蛋,笑道:“小姑娘才多大,话已经说得这么好呢。”

玉千代是满脸的黑线,一旁的乘松丸已经拔出刀来了,指着老板年说:“大胆!居然如此对殿下无理!”

这时满屋的人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是侍从啊,那个面容甚至有些娇艳的小家伙才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美芽在脑子里将事情过了一遍,低声微微躬身道:“失礼了,敢问是城中的小殿下吧!”

示意乘松丸收起刀,有些惊讶的说道:“啊,你认得我?”

“啊,住在町里的武士大人我基本都见过面,也没听说哪家少主长得这么标致的,但城主大人从京都过继了个像女孩一样漂亮的少主,小人还是听说过的,听说见多识广的光育大师都称赞殿下是‘东国第一美人’。”可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老板娘压低了声音。

玉千代听到老板娘的回话,刚含到嘴里的茶汤一口喷了出来,嘴角一阵抽搐,当年虎千代的一句戏言被传成天室光育大师的夸奖了。

“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玉千代不想再纠结这个称呼了。

“殿下是说小人的丈夫啊,说起来,曾经也算是个武士吧,八年前在前代城主大人军中做个足轻组头,跟随前代大人在天文六年赴越中作战时便没有再回来。”毕竟过去多年了老板娘美芽说起来也不是很伤心地样子。

“既然是武士的家眷,怎可化身商贾,混迹于市井之间,让乡野游人调笑,状若流莺!”乘松丸皱着眉插嘴道。

“哎呀!这位武士大人也是出身高门望族吧!”美芽明显不喜欢被这么说,“您又怎么知道我们这种下层武家的日子啊,我丈夫在时,薪俸也仅仅只够家用。丈夫死后我们仅有一个五六岁的女儿,又不能继承家业,自然要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啊,难道真的全家饿死?就是这个小小的酒屋还是在我母家的资助下才开起来的呢。”

玉千代对老板娘的话表示赞同,乘松丸出身斋藤家虽不是名门望族,但父亲斋藤定信也是赤田城一城的城主,领有数千石的土地,衣食无忧,自然不能体会下层武士的困难。在这个战乱的时代,实际上底层武士过的也并不好,风险却远远高于大将,但即使这是一条凶途,也是大家羡慕的晋身之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