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附身做皇帝

更新时间:2019-01-03 11:44:56

附身做皇帝 连载中

附身做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兵魂 分类:历史 主角:季玄陵张丽华 人气:

火爆新书《附身做皇帝》是兵魂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季玄陵张丽华,书中主要讲述了:大秦末年,宦官当道,主弱臣强。  金牌保镖季玄陵,重生附身在少年天子身上。  杀替身,诛奸臣,夺王权。  重振朝纲,开疆辟土,四海臣服!  爱江山,更爱美人。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朕要让大秦锐士,踏六合,平八荒。  日月所照,皆为大秦疆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季玄陵照高连所言一一做完,暗生怒火,内心嘀咕道:“这个死太监,对我呼来喝去,过阵子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郭天禄在旁始终没出声,看着季玄陵举动不知思量什么。

“义父,您还满意?”

“不错,举动轻浮了点,其他的,倒可蒙蔽群臣!”郭天禄肯定了季玄陵的身份。

“义父,这小崽子进宫一日,身上难免有几分痞子态,孩儿会让他尽快改变!”高连说。

郭天禄微微颔首,露出了满意之色:“走,过去瞧瞧。”

高连带着郭天禄走到床榻前,掀起床幔,露出替身的尸体。

郭天禄看向替身,又转身看向季玄陵,来回对比嘀咕道:“像,可真像,只是为何大王肤色黑了一些?”

闻声,季玄陵,张丽华对视一眼,瞬时紧张起来,生怕郭天禄查出些许端倪。

若是露馅,功败垂成不说,面临生命危险。

不过,高连巧言解释道:“义父,大王中毒而亡,半日过去,身体自然发黑,再留下去会出现尸臭,须尽快处理!”

郭天禄不放心,转首盯了眼季玄陵,走到床榻前认真打量一番,似乎得到某种确认,吩咐道:“安排人处理掉尸体吧!”

“带出去,葬在乱坟岗!”

两名太监快速上前,抬起替身的尸体,走出兴乐宫内。

这时,郭天禄转身瞥了眼季玄陵,吩咐道:“今夜,你在南宫内休养,高连会满足你所有要求,明日祭祀时,你以身体抱恙为由,把政务全部交给本府令。”

“当然!”

季玄陵伸手揽着张丽华,举止轻浮的亲吻着她柔荑,笑语道:“南宫把寡人伺候的很好,近日,她必须照顾寡人起居。”

“没问题!”

郭天禄鄙夷的轻笑,这小子越沉迷美色,越容易掌控,免得给他带来麻烦:“你若安分,本府令派人给你再找些美人供你享乐,你若有什么歹念,乱坟岗会是你的归宿。”

“哈哈哈!”季玄陵笑着道,左右亲在张丽华丹唇上,大大咧咧走上来,臂腕勾在郭天禄的脖颈,放肆的说:“老郭,寡人能今日之荣华富贵,全靠府令提拔,府令也晓得寡人非良才,今后美人,美酒,多多益善,军政机要事务,你自行处理就好了,没事不要入宫,打扰寡人在宫中享乐。”

这个痞子!

郭天禄不满季玄陵的举动,可瞧着他轻浮放肆的样子,内心又彻底打消警惕。

大王性格唯唯诺诺,对他毕恭毕敬,怎敢如此放肆,也唯有眼前这个街头的痞子,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一时,确定季玄陵身份无疑。

放下内心的戒备,郭天禄拍在季玄陵肩膀,仰头声音极为刺耳的笑道,甚是满意的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亲自检查替身后,郭天禄认为季玄陵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没有在兴乐宫内过多逗留。

转身离去时,张丽华追上来:“郭府令,我按照你所说的做了,府令该让我出宫探望家人!”

郭天禄阴邪的眼眸扫了眼张丽华,思量片刻道:“南宫夫人,祭祀之后,本府令自然派人送夫人回家。”

王上没有授予他王权之前,为避免意外发生,季玄陵,张丽华,谁都不能擅自离开王宫。

“郭府令,你言而无信,将来如何服众。”张丽华争辩道,她必须出宫帮季玄陵传递消息,不然再好的安排都空中楼阁,梦中幻影。“今日府令食言,谁敢保证来日,府令不过河拆桥,杀害王上。”

“郭府令,南宫夫人说的没错,你会过河拆桥吗?”季玄陵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神情认真的询问。

岂料,郭天禄不为所动,阴鹜的面孔中泛起阴寒的杀气。

张丽华胆敢挑拨王上与他的关系,心急如此之深,留之必生后患,

一时,郭天禄欲除之而后快。

季玄陵捕捉到郭天禄眼中划过的杀机,心生顾虑。

张丽华出宫无望,唯有另想办法,但是郭天禄心生杀机,将危及张丽华安危,

季玄陵迈步上前笑语道:“郭府令,小南宫是个美人坯子,寡人打心眼里喜欢,切莫要伤害她,不然...”

“不然怎样...“

郭天禄没想到季玄陵看穿他的心思,还胆敢出言威胁,猛然转身,沧桑的脸颊越发阴鹜,阴毒,动怒的询问。

“小南宫受到伤害,寡人不痛快了,府令休想痛快!”季玄陵语声慷锵有力,又略显无赖泼皮,护在阮倾城身旁。

从除掉替身后,季玄陵努力适应着帝王身份,早把张丽华视为自己女人。

谁敢伤害她,他绝不轻饶。

“臭小子,你敢威胁中车府令,活腻了吗?”高连抓住机会,欲教训季玄陵。

岂料,季玄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光脚不拍穿鞋的,你们处理了大王的尸体,又欲杀掉寡人,没有寡人支撑门楣,朝堂文臣武将得知你们的勾当,你们下场比寡人更惨!”

光脚不拍穿鞋的?

郭天禄反复咀嚼着这句话。

季玄陵索取的不多,仅仅一女子而已,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自己堂堂中车府令,位高权重,志在掌国,何须与一个痞子计较,辱没了身份不说,还影响自己的计划。

不屑的轻笑道:“你小子倒是个情种,罢了,罢了。”

闻声,季玄陵松了口气。

张丽华不能出宫传消息,唯有把希望寄托在阮倾城身上了。

季玄陵故意装出泼皮无赖的模样,得寸进尺说:“郭府令,寡人听闻舞阳夫人美貌无双,能否召来为寡人起舞一曲。”

嚣张。

这小子太嚣张了。

召来舞阳夫人跳舞?

鬼才相信他的话,这混球祸害南宫夫人,又心生歹念准备祸害舞阳夫人。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胆,敢向府令提要求!”不等郭天禄做出决定,高连率先怒喝。

季玄陵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郭府令出尔反尔,欺负南宫夫人,又如何保证府令对寡人的承诺呢,寡人这条命不值钱,王妃能给咱跳舞,将来被府令杀了也死而无憾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