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强明

更新时间:2019-11-28 06:37:56

强明 已完结

强明

来源:落初 作者:西方蜘蛛 分类:历史 主角:丁云毅丁家 人气:

西方蜘蛛新书《强明》由西方蜘蛛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丁云毅丁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起点第四组签约作品]  理论上,他是一个大明的官,但他还有一个副业:海盗!当官和当海盗,都是充满了前途的两个职业。“海盗抢得,为什么我抢不得”?这是他的口头禅。巡检是再小不过的官,但他偏偏敢打出“大明巡检丁”的大旗;海盗是让人敬畏的职业,而他就是这份职业里的王:  海盗王,丁云毅!  一个亦官亦盗的大明巡检,一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大明传奇!  ————————  读者群:大明帝国:67939068  海盗总码头:10459749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丁云毅的骁勇,极大的激发起了大明水师官兵的士气,也极大的削弱了荷兰人的战斗意志。

战不多时,这艘船上的荷兰人选择了投降。这也成为大明水师缴获的第一艘荷兰人的战舰。

此一战,大明水师大获全胜。击沉、烧毁荷兰战舰四艘,生俘一艘,其余荷兰战舰全部遭到重创之后逃跑。而海盗刘香带来助战的战船五十艘竟然全军覆灭。

“万岁”的呼声响彻海面,此是为大明海战大捷!

看着那些欢呼着的兄弟,丁云毅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战斗带来的刺激和兴奋。

尽管现在是崇祯六年,大明内忧外患,但是大明的水师还是依旧强大无比,杀的欧洲海上霸主荷兰丢盔弃甲,损失惨重。

丁云毅唯一想不通的,是这样的大明怎么说亡就亡了呢?

包雎华捂着受伤的肋部走了过来,对丁云毅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已,再三道谢。

而海战以这样的方式取得胜利,甚至是福建巡抚邹维琏都没有想到的。

在这次海战中有两个人的表现特别突出,一个是先锋,参将郑芝龙,还有一个就是福建赞理军务丁远肇之子:丁云毅!

丁云毅虽然隶属于郑芝龙的船队,但他的身份特殊,身后站着的是他的老子丁远肇,郑芝龙刻意交好,在叙报战功的时候,特意重重的加了丁云毅一笔。

也因此丁云毅以一个小小的水手身份,居然能和一众参将、副将一起,得到福建巡抚兼提督军务邹维琏的接见。

“此一举也,烧沉夷众以千计,生擒夷众一百一十八名,烧夷甲格巨舰五只,夺夷甲板巨舰一只。夷大员总督兼舰队司令普特曼斯者,海战后即辞去总司令之职......”

在抑扬顿挫的念完了上报给朝廷的奏捷书后,大为高兴的邹维琏话锋一转:“此一战能够大捷,除赖圣上鸿福,参将郑芝龙身先士卒,奋战作战,乃克成大功。本抚已据实保举,想来朝廷恩折不日就会到了。”

郑芝龙听了大喜,急忙谦逊几声,朝坐在邹维琏下手一直默不作声的丁远肇看了一眼:“回抚帅,此一战我船队水手丁云毅,奋勇当先,与红夷两船接近,云毅奋不顾死,率先登船,格毙红夷勇猛善战之士二员,重伤一员,迫使红夷投降,缴获红夷巨舰一艘,实乃首功。不得不予嘉奖,还请抚帅提拔。”

邹维琏和丁远肇素来交好,本来就存心提拔丁云毅,但顾及到丁远肇的古怪脾气,暂时按捺不说,此时由郑芝龙率先说出那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这个,项文勇敢,实在大出本抚意料......”邹维琏叫了一声丁云毅的字“项文”,然后略一沉吟:“本抚决定以项文为把总......”

这话才一出口,丁远肇已经抢先说道:“丁云毅年纪轻轻,今年尚未满十九,又无功名在身,仅凭一勇蛮力,如何当得把总?职下以为当一巡检足矣。澎湖地区‘彭湖标’把总洪调元前次上书,说‘彭湖标’尚缺巡检一名,职下以为丁云毅可去该地上任。”

只这一句话,就把原本丁云毅已经到手的正七品的把总,降格到了九品的巡检。

丁云毅倒也不在乎官多大,他知道“彭湖标”是澎湖的一个正式的纯军事单位,以前叫“彭湖游”,该军事单位因荷兰攻打暂时裁撤,之后明朝则以不干涉荷属东印度公司之台湾事务为条件复设此单位。

大明天启年间,原先的“彭湖游”被升格为“彭湖标”,最高主官也由把总升格为游击,但因为澎湖该地荒凉贫瘠,从来没有哪个游击到任过,一直是由把总管理澎湖军事和地方民生。

官多大无所谓,但问题是现在的澎湖可不是丁云毅那个时代的澎湖,荒凉的要命,丁云毅记得只有甘薯、落花生、高粱这三样东西可以食用。而且澎湖气候和台湾也大不一样,连植物都看不到什么!

把自己扔到这么个地方去,真的是要了亲命了!自己究竟是不是丁远肇的“儿子”?

邹维琏脸上露出踌躇,把丁远肇叫到身边低声说道:“端冉兄,澎湖那里如何可以驻人?你先前只得两个女儿,好容易有了项文这么个公子,怎么舍得把他派到澎湖?”

“抚帅。”丁远肇不慌不忙地道:“正因为远肇中年得子,所谓爱之深,则责之切。项文从小聪明,但Xing格懦弱,故此我才把他安到军中磨练。这才短短数月,抚帅请看,项文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居然能够手刃强敌,若非亲眼看见,我几乎不敢相认这就是我的儿子。”

这点丁远肇当真没有说错,现在的丁云毅,可真的换了一个人了。

丁远肇又接着道:“我的意思是再把他放到澎湖历练一年,将来才好成材。他今年才只十八岁又三个月,年轻得很,吃点苦怕得了什么?”

“端冉兄啊端冉兄。”邹维琏连连摇头,拿这个好朋友一点办法也都没有:“就依了你了,将来尊夫人闹上门来,可千万不能怪到我的身上。”

说着,面色一正:“丁云毅。”

“卑职在!”

“卑职”两字一出,众人无不哑然失笑,丁远肇气得眼睛直瞪儿子。

丁云毅就算当上巡检,也不过是个小小的九品官而已,哪里有资格自称“卑职”二字?可眼看众人发笑,丁云毅却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邹维琏一笑而过,想来是丁云毅在众官面前太过紧张,这才错口,也不在意:“丁云毅,你此次立下大功,本该重赏,但念你年轻,火候稍欠,故委你为澎湖巡检,你可愿意?”

到了这个地步,丁云毅能说不愿意?硬了硬头皮:“谢抚帅!”

心里却把自己“老子”骂了几千次,把自己弄到澎湖那么个荒凉的地方,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也不知道之前的那个“丁云毅”,是不是得罪了这个老顽固,致使老顽固这么整儿子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