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桃源

更新时间:2019-11-28 06:17:41

大宋桃源 已完结

大宋桃源

来源:落初 作者:白翼龙 分类:历史 主角:高琮王虎 人气:

白翼龙新书《大宋桃源》由白翼龙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高琮王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到大宋,寻找桃源净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49年9月30日17:30

九楼会议室。

“你们都是吃闲饭的呀~!”局长郝卫东恨恨的把手里的文件夹摔到桌上:“人都抓回来一整天了,连个屁也没问出来?!明天就要大阅兵了,全世界人都在看着,你让我怎么办?难道取消阅兵式吗?明知道这帮畜生在北京放了个Zha弹,居然找不出来?你们平时的本事都哪里去了?没事的时候,整天吹嘘自己当年如何如何,过去怎样怎样。现在倒是吭气呀~!”

随着他越来越大声的吼叫,转着圆桌的一堆与会人员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副局长潘连生沮丧道:“这群人都有外交豁免权,他们明知道我们只能扣留他们四十八小时,所以都不吭声。因为我们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切证据。考虑到国际影响,我们又不能动刑,实在是……”

“屁的豁免权,人家都骑到脖子上拉屎了,你们一个一个的居然还有心思想着什么国际影响?难道非要在北京搞个大爆炸,死上几千人你们才能下决心吗?”郝卫东两眼一瞪,在座的都不吭声了。

“想办法呀,拿出个主意来呀。”郝卫东有些气急败坏道:“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万一那Zha弹真的爆炸了,有一个算一个,老子先把你们都毙了,然后再自尽了以谢国人。你们看着办吧。”

与会众人听到首长连“老子”这样的口语都爆出来了,分明是情况已经失控的迹象了,无不胆战心惊。一个正在做着会议记录的文员怯生生道:“郝局,要不然,让孙晓鹏带他的人去试试?!”

潘连生闻言猛的一个白眼瞪了过去,吓的那小文员赶紧低下了头敲着键盘。潘连生忙向旁边一人使了个眼色。

受到潘连生的暗示,那位赶紧插口道:“万万不可,那孙晓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次不是一连串的麻烦?我们为了他受的牵连还小吗?”

郝卫东大怒,抓起面前的文件夹劈脸扔了去,怒道:“牵连个屁~!那你有什么办法?你要是能把问题解决了,就算是把天捅破了我也帮你顶~!”看着对方面红耳赤闭了嘴,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亏你说的出口~!哪回事临头不是人家帮你们解了围?人家不骂你占着茅坑不拉屎也就罢了,你还有脸在背后说风凉话?!”

见手下被骂,潘连生暗呼侥幸。壮着胆子道:“要不然,就让孙晓鹏他们试试吧,只不过,这家伙每回动手给人留下的尾巴都不少。您看是不是……”

郝卫东这时已缓和了下来,摆摆手打断他道:“现在人还关着禁闭呢。你现在去叫人家还不见得愿意去呢,我们还有什么脸谈条件?”转身向秘书道:“备车,我亲自去和他谈谈,兹事体大,马虎不得。”

一直铁青着脸的特别行动处处长马小建站起身来,横了一眼潘连生,插话道:“郝局,他是我的人,还是我去说吧,也好有个缓冲。要是我不成,您再出马不迟。”

郝卫东转眼一想,点点头道:“你出面也行,不过火烧眉头了也顾不上那么多套路了。我看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免得到时候浪费时间。”

两人边说边走,出了会议室,竟然没再理屋里的其他人。剩下一群开会人员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一位不了解状况的仁兄低声询问身边的人道:“这孙晓鹏是什么人?我听着有些耳熟,怎么这么大阵仗啊?”

被问到的人盯了一眼丧气的坐在椅子上出神的潘连生小声道:“就是上个月在天安门广场打瞎小日本的那位。”说完后又盯着对方的眼睛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位又问道:“我听说这事了,据说是小日本冲国旗翻白眼吐口水了?不是说那哥们是什么什么才子吗?怎么又跟国安局扯上关系了?”

“什么才子?那是他上大学时候的事了,这哥们现在是行动组的人,当天穿了便装带着同学逛街正好碰上了,没客气,当场就发作了。”回答的这位意犹未尽回味了一番又道:“要说这事其实也不大,小日本嘛,打死都不为过。可问题是人太多了,让一帮外国记者现场拍了照。还给传网上去了。影响太坏,所以关了他禁闭。对外只是公布了他没入伍前的身份。”

“我可是听说小日本那边吵吵的可厉害了,要求恶行凶手之类的。闹了半天,动手的还是自己人啊?才子哦,怎么会跑来做这工作,又没多少油水。”好奇宝宝咂了咂嘴巴,用手肘捅了捅旁边一个眯着眼的年长者道:“林老,你老人家管着档案,这孙晓鹏什么底细?”

林老没睁开眼,低声喃喃道:“孙晓鹏,2019年生,陕西富平人。孤儿。在富平县福利院长大。十八岁前便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富平福利院赚了不少钱,也闯下不小的名声。203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文学系,靠勤工俭学完成了学业。曾在国内外各种刊物上发表过不少意境优美的文章,据说过目不忘又精通多国语言。2041年大学毕业后入伍,之后的档案成了绝密,我没看到过。”

看着众人一头雾水,知情人士神秘兮兮道:“听说是因为大学毕业带女朋友逛街,女友被个老外用车撞了,那老外有外交豁免权,所以这哥们加入了行动组。这几年在这方面没少惹乱子,尤其是对那些耍特权的老外,碰到他手里可下死手。已经有化身民族主义者的征兆。我还听说,撞他女友的家伙在瑞士出了车祸,撞的都没个人样子了,很多人怀疑是他做了手脚,不过没有任何把柄。”

好奇宝宝眼球一转:“那……小日本这事,就这么过去啦?”

“嘿,按说出了这事,最少也得意思着表个态,关个一年半载的。可这位,禁闭一个月。有意思吧?”这位又小心的盯了一眼潘连生道:“不过有小道消息说,被人曝了光,才关的禁闭。你也知道,行动组的身份实在不适合上新闻。”说着又向潘连生的方向扫了几个眼神示意了一下。

看到好学的那位一副明白的样子,又补充道:“现在小日本那个独眼龙还躺着起不了床呢,嘿嘿。真他NaiNai的过瘾。”

又有一个问道:“那他捅那么大蒌子,郝局怎么还敢用啊?而且,听刚才那口气,郝局明显有袒护的意思啊。”

知情人士白了他一眼:“郝局是什么人?和他一样,骨子里也是个民族主义者。你忘了三十年前在M国大使馆公然逮捕那个参赞的事了?人脑子差点打出狗脑子来,小日本这点算什么呀?!”

几个在旁边听到他话的与会人员一脸恍然,纷纷点头。又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听着一大片人嗡嗡个不停,潘连生有些丧气的挥挥手:“散会散会……”

……………………

当日18:00

拘留室,五个外籍人士坐在一起小声的谈论着什么,不时的传来阵阵笑声,听声音,他们互相交谈竟然是用的中文。门外的警察没好气的送进来五份饭,转身离去了。

几人端起饭来会心一笑,低头吃了起来。

一人拿着手里的筷子道:“中国人真的很聪明,就说这筷子,都用了几千年了。这么简单的两根东西居然就能完成吃饭的所有动作,太神奇了。”

另一人笑道:“聪明是聪明,就看用在什么地方了……”门外一种物体倒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几人警惕的望着门外。

几个身穿黑衣手持武器的人快速冲到门前,几下捣鼓开了门,向五人招手道:“快走~!”

五人狐疑的对视了一眼,心里冷笑一下,知道这是中国人搞的把戏。一人说道:“我们没罪,不需要解救。等到再过几个小时,自然就可以堂堂正正的走出去了。”

一个黑衣人举着枪快步走了进来,举起枪托不由分说对着五人劈头盖脸一阵乱砸,直砸的几人哇哇乱叫。黑衣人道:“***,不识好歹的东西,你当是请你们吃饭呐,再不走老子崩了你们。”

五人中一个头目模样的人道:“哼,中国人没有权利扣留我们,更没有权利殴打我们。我们……”话音被无情的刀打断了,他圆睁着不相信的双眼,捂着被快刀割开的喉咙,慢慢的靠着墙壁软软的倒了下去,被割开的动脉喷出的血洒的周边几人满身都是。

其余四人惊呼个不停,门外被吵动的一人迅速赶了进来,看了一眼室内的情景,一脚踹在动手的黑衣人屁股上,那黑衣人被踹一脚竟然只是晃了晃并未有别的动静。

踹人的黑衣人怒道:“说多少回了~!不能斯文点呀?每回都弄的血淋淋的,下回再弄一身血取消你的行动资格~!”

被踹的黑衣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道:“别呀,刚刚这是没留神,以后再也不了,保证不见血~!”

四个幸存者对视一眼,眼里除了恐惧就是害怕。乖乖配合的走了出去。

……………………

19:00

北京郊区某废弃的厂房中。四个提心吊胆一路的外籍人士看着取下滑雪面具的孙晓鹏,壮着胆子道:“你就算杀光我们,也绝不会得到什么消息,我们根本没有参与任何你们所指责的非法活动。”

孙晓鹏好笑道:“谁说我要问你们了,我根本没那心情,你们有没有参与破坏关我屁事~!我现在只负责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个把你们切了。”

打了一个眼神,那个在拘留室被踹的家伙上前不由分说,抽出战术匕首来对着刚刚说话的家伙就是一刀,活生生把他的一只膝盖挖了出来。那人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其他三人目瞪口呆,一人怒道:“你们这群疯子,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孙晓鹏看着被挖了膝盖的人已经疼的晕了过去,有些愤怒道:“赶快止血啊,别让国际友人发生流血事件。”说完又促狭的向另外几人打了个眼神。

一包止血粉及时的撒了上去,一个急救绷带将那个缺了一块的腿包了起来。

孙晓鹏对刚刚发怒的人道:“哎哟,居然被你看到了,这事可真不好办了。小四,你说,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小四面无表情,冷冷道:“把他眼球子挖出来就行了。”

孙晓鹏拿着手里的滑雪面具狠狠砸了过去,佯怒道:“知道还站在那跟一桩盐似的,等着我发钱呐?”

得了命令的小四两步上前将那人头紧紧抱在怀里,手里的战术匕首慢慢搭在他的左眼上,依然一副不温不火的口气道:“别害怕,我慢慢挖。保证干净利落。”

另个两人吓的肝胆皆裂,其中一个两眼一翻,已经晕了过去。孙晓鹏招招手道:“国际友人晕过去了,别站在那里见死不救,赶紧实施人道主义救援~!”

“你这个魔鬼。”剩下那个人喃喃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孙晓鹏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挠挠头道:“对啊,我想知道什么呢?嘿嘿,其实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和你们谈话的人已经谈过了,我不太擅长谈话。至于他们想问你们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你们说不说的,没什么关系。我个人更倾向于你们宁死不屈,我就能更加完整的发挥自己的创意。嗯,对对,我没什么想知道的,你什么都不用说,嘿嘿。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夹杂着许多古怪的声音远远的飘了出去,可惜,上帝今天休假……

…………………

孙晓鹏按了一下通讯器说道:“鸿鹰鸿鹰,我是雪狼。目标已经确定……”

在北京某广场待命的指挥车中,马小健冷静的进行着现场行动指挥。不一会,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从某商场中捧出了几堆看起来很普通的物体。行动圆满结束。

………………

松了一口气的郝卫东对在座的几人道:“总算把这个隐患排除了。这帮孙子真狡猾,居然把几种化学物质分开放着。要不是孙晓鹏他们几个,估计我们这次眼就现大了。哼哼,这回我看这帮混蛋拿什么脱罪。”

潘连生道:“郝局,他们是有外交豁免权的,就算定了罪,按惯例,也是要交给对方政府去处理的。”

郝卫东摆摆手道:“那有什么关系,只有证据确凿,他们政府也不留下这帮人落人口实的,就算他们想保,也要掂量掂量轻重了。”

一个文员拿着文件夹快步走进来道:“郝局,可找到你了。一小时前,拘留室被不明身份武装分子劫持,四名疑犯被劫走。”

潘连生奇道:“不是五个么?还有一个呢?”

那文员小心道:“有一个被武装分子当场割喉,死掉了……”

潘连生一脸惊异的看着郝卫东,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连忙拿起桌上的通讯器喊道:“鸿鹰鸿鹰,我是仙鹤,那几只鼹鼠在哪里?”

通讯器里传来马小建的声音:“还在雪狼手里,我让他们酌情处理了。”

潘连生诧异的看了一眼郝卫东,小心道:“郝局,要不要去问一下,我担心……”

郝卫东道:“问个屁,几分钟的路程,一起去看看,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从这帮孙子嘴里掏出消息来的。”

………………

看着地上几堆零碎,潘连生一阵恶心,转身跑了出了,扶着一颗树哇哇吐个不停。孙晓鹏不屑的看着他的背景,吐了一口唾沫。

郝卫东铁青着脸道:“孙晓鹏~!”

孙晓鹏一个立正朗声道:“到~!”

郝卫东怒道:“这是什么意思?”

孙晓鹏大声道:“报告局长,对方说自己有外交豁免权。所以,我们只是取了口供,现在等候处理。”

潘连生怒道:“人都死了,还处理什么?~!”

孙晓鹏又是一个立正:“报告首长,人还活着~!”

郝卫东惊奇的看着地上那四个人,不时的抽动和充满恐惧的眼神的确证明几人还没死。他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看着潘连生灰白的脸色和隐藏着事后算帐意思的目光,轻叹了一口气。怒气冲冲的一把抽出孙晓鹏腿上别着的**,连扣四下将这四个可怜人送回了老家。

看着目瞪口呆的潘连生,郝卫东将**向孙晓鹏腿上的枪套里一塞,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边走边大声喊了一句:“同志们辛苦啦~!”

孙晓鹏和其余几名队员整齐的立正,齐刷刷一个军礼,目视着离去的局长大声喊道:“为人民服务~!”

路上,潘连生几次欲言又止。郝卫东淡淡的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又没别人。”

潘连生鼓起勇气道:“这事这回估计捂不住了,不好办啊,我们怎么给对方交待,又怎么应付新闻界?”

郝卫东冷笑一声:“我们要给谁交待?真是笑话~!还有啊,孙晓鹏已经调去驻非大使馆做武官了,负责那边的维和任务。前天就走了,跟这事一点关系也没有,明白么?”

潘连生大嘴张的能放下个鸭蛋,半天一个字也憋不出来,看的前面开车的司机小刘心里直乐。一辆迷彩军用吉普晃晃悠悠的跟在他们后面,孙晓鹏那坏笑的表情清晰的浮现在小刘的后视镜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