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鬼师典韦

更新时间:2019-11-28 06:01:06

鬼师典韦 已完结

鬼师典韦

来源:落初 作者:光武纪元 分类:历史 主角:张显夏侯敦 人气:

《鬼师典韦》是光武纪元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鬼师典韦》精彩章节节选:新书狱火已经正式上传,传送门就在下方,请大家支持纪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是如此的寂静,天黑的似乎有点可怕。在大帐里那一丝烛光的折射下,曹Cao的面色显得有些可怕。这时,他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枭雄,这才是真正的枭雄。但凡是人,只要是在曹Cao这样的情形之下会有几个忍的住?谋划多日竟然在快成功时功亏一溃,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已经暴跳如雷了吧?

“没有人可以威胁我,我会让你后悔的,一定!”曹Cao紧紧的握紧了双拳,紧的指甲都已经刺入肉里,但自己却混然不知。

“传我军令!速招曹洪前来帐中议事。”曹Cao不带丝毫人气的说道。

片刻,曹洪已至帐外。

“主公,深夜召洪前来不知有何要事?”曹洪伏首道。

“你速回兖州告知曹仁,让他派人监视吕布那厮的一举一动,如吕布大军压境,务必让他死守。这是鬼神令,必要之时,可以调用虎豹骑!”曹Cao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曹洪闻言大惊,没想到这次居然要动用虎豹骑那群怪物!

“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曹洪还是什么都没说,领了军令转身即走,丝毫不拖沓。这也是曹Cao最欣赏曹洪的地方。

曹Cao在赌,他在赌陈宫不敢把这消息召告天下。否则他为什么要说出最后那句“吕布会在十日之后攻击兖州,你自己下决断吧。”的威胁?这岂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这只不过是台阶,让曹Cao放弃进攻徐州的台阶而已。他不敢和自己撕破脸皮,这对他和曹Cao都没好处。

所有人都知道兖州是曹Cao的老窝,如果老窝让人端了这还了得?一但兖州受到攻击,曹Cao肯定会放弃徐州转而回来保护兖州,这样,一切都顺理成章了。既保全了曹Cao,又保全了徐州的百姓,陈宫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

但,陈宫还是算漏了一点,那就是人Xing!

如果曹Cao就这么屈服了,那他还是曹Cao吗?还是被许邵称为“乱世枭雄”的曹Cao吗?历史在一瞬间变的扑朔迷离了.....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好一派草原风光啊。”张显看着眼前那一片平原之地骚包的买弄起了他那仅有的文才。

“通令全军停止前进,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张显对身边的将官说道。

旁边这个将官这叫一个汗啊,早上才赶了不到50里的路程而已。但是将军发话了,做手下的却也只有执行一途。

看着无奈离去的将官,张显感叹道:“曹Cao果然是曹Cao,带兵确实是有一套啊。”本来张显是急着去看戏的,那么多历史名人都在那呢,确实可以说是“萝卜开会——群英会萃”如果没赶上,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边让送去见阎罗大人了,一下子追上去肯定会惹夏侯敦怀疑啊,那五千人又不是站着给你杀。张显倒不是怕什么,主要就是怕麻烦。

忽然,只见一阵狂风挂来,风声呼呼大作,挂的张显是晕头转向,连带所领大军也是被挂的人仰马翻。可是只一会儿,这风就停了。

“你爷爷的,才三月份怎么有这么大风?”张显郁闷了。

一夜无话。

经过几天旅行式的追赶,张显如愿的赶上了夏侯敦所领的前部。听得张显已将边让截杀且人马分毫未损,夏侯敦不由大是惊奇。但张显可没理他问什么,只管自己走了出去,只留的夏侯敦苦笑不已。

“狂人始终是狂人啊。”看着张显离去的背影,夏侯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道是张显用他变态武力把边让干掉,边让部下做鸟兽散了。

两天之后,曹Cao也终于带领着中军到达了下坯城前,自此,徐州之战正式拉开序幕!

打仗乃是两军交战,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战争的男二号“仁人之君”陶谦在干些什么。

且说Cao大军所到之处,杀戮人民,发掘坟墓。陶谦在徐州,闻曹Cao起军报仇,杀戮百

姓,仰天恸哭曰:“我获罪于天,致使徐州之民,受此大难。但陶谦虽是忠厚,却也不傻,现在曹Cao已经兵临城下,当下急召众人商议。

“哎,如今曹Cao大军已至,不知道诸公有何办法可使百姓免此灾祸?”陶谦发问道。

下面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楞是没有一人出来说话。半晌,却只听一人出列道:“曹兵既至,岂可束手待死!某愿助使君破之。”

仔细一看,正是曹豹。

陶谦听得此言,先是看了看在场所有人,见没人说话只好道:“只好如此了。”于是引兵出迎,远望Cao军如铺霜涌雪,中军竖起白旗二面,大书报仇雪恨四字。军马列成阵势,声势好不惊人!曹Cao纵马出阵,身穿缟素,扬鞭大骂道:“陶谦匹夫!纵兵杀吾父此仇不共戴天,你今何面目见我?!如若开城投降我还可放过徐州百姓,不然城破之日,鸡犬不留!”

听得此言,陶谦肝胆具裂,连忙解释道:“谦本欲结好明公,故托张闿护送。不想贼心不改,致有此事。实不干陶谦之故。望明公察之!”

陶谦这话什么意思呢?其意有二

第一,我不想与你为敌。第二,你老爸以及全家老小不是我杀的,跟我没关系。

事实究竟是怎么样,我们暂且不论,只听Cao大骂曰:“老匹夫!杀吾父,尚敢乱言!谁可生擒老贼?”

“主公未急,元让来也!”夏侯敦应声而出。陶谦慌走入阵。夏侯敦拍马便赶,看的张显是大乐。张显到曹营这么久还没见过夏侯敦出手呢。只见夏侯敦单臂握着一把斩马大刀朝前追去,杀机大现。

快要追上之时,只见一人一枪朝夏侯敦刺来,正是曹豹!

“这家伙明显找死。”张显可怜的看了一眼曹豹。

夏侯敦见曹豹一枪刺来,大喝一声举刀便砍,带起阵阵刀气。看的张显是眼前一亮!

见夏侯敦如此勇猛,曹豹额头冷汗直冒。刚刺到一半的枪硬生生的改刺为架,这才挡着夏侯敦这一招。

曹豹暗暗叫苦,枪上传来一阵大力让他差点握不住枪。夏侯敦这级别的猛将哪里是他可以挡的着的?“神啊,救救我吧!”曹豹不住的祈祷。

不知道是上天真的听到了曹豹的祈祷还是怎么回事,忽然场上刮起一阵大风,挂的沙尘满天,飞杀走石!但一会却又停了下来。

曹豹趁机虚晃一枪,拍马便走。心里直道老天有眼!

但张显却是眉头紧皱:“这风有点不对啊...”

PS:啥都不说,刚睡醒就是一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