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江山如画之风雨

更新时间:2019-11-28 06:00:26

江山如画之风雨 连载中

江山如画之风雨

来源:落初 作者:玄月寒江 分类:历史 主角:李毅平郡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玄月寒江原创的历史小说《江山如画之风雨》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毅平郡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乱世浮沉,九州烽烟。皇权霸业,谈笑枕边。道家疑云,阴谋惊变。爱恨情仇,自在心间。天降陨玉,创造出九个存在千年的不死传说······浩瀚神州,再临风雨,我们不知道的,还有太多······ps: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文笔还是太过稚嫩,故事结构也不成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煜酒至半酣,紧紧抓住秦威臂膀,“秦兄,在下想与你永结。。。永结。。。”秦威一愣?当即苦笑道“永结同心?白兄攥错人了吧!”看看众人,皆瞠目结舌,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古怪,悄悄动了动胳膊,想从白煜的手中挣脱,岂料白煜攥的更紧了些,“没错,就是秦兄!”

“白兄定是喝醉了!”

一时间,众人目光里竟多了几丝嫌弃!秦威深感芒刺在背,虽然这是醉酒之言,但是这实在是。。。

白煜见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之状,突然一拍脑门,自嘲道“喝多了,秦兄见谅,不是永结,是义结,义结金兰!我,和我燕弟,愿意与秦兄义结金兰,可好!”

“呵!”看着秦威仍然一脸不明所以,海棠终于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心中却似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倒不是担心白煜有这龙阳之好,而是害怕他对秦威说出另一番话来,那恐怕是她最害怕的言语了。

“原来是结拜”秦威终于反应过来,心下暗暗称奇:‘此人当真是江湖儿女不拘一格,只是数日之缘,竟会生出此等念头,恐怕多半是醉酒的原因’当即笑道,“白兄醉了,不如早点休息”白煜瞪了瞪惺忪醉眼:“方才听言,秦兄竟是被那无良郡王坑害,险些送命!即便如此,秦兄仍然要去那睢阳城,为李唐尽忠,方,方知秦兄是心有大义之人!白煜佩服,在下不才,愿从此与秦兄共患难!生死与共!”说此话时,秦威竟发现白煜眉宇间神采奕奕,哪还有半分醉酒模样。心中不由的一阵感慨,回忆起前事,突然觉得面前此人并不如他原先所想,只是世家子弟,当即便道“承蒙白兄看得起秦某,在下亦愿与二位结为异Xing兄弟,只是这匆忙中未有准备,不妨明日我们去城北关帝庙”

“不用那么麻烦!就以此时明月为证”白煜见秦威答应,欣喜若狂,当即拽着川宝秦威向着窗外明月就地噗通一跪,无暇月色映照在三人脸上,就连一直大快朵颐无暇他顾的晓晓也停了下来,咬着一只鹅腿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

这一夜,月白风清,棋布星罗,三人皆面目深沉,“以天地为证,明月为镜,我白煜”

“燕行川”

“秦威”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生灵犀,齐声道:“愿结效法先贤刘关张,在此结为异Xing兄弟,从此生死与共!”

三拜之后,秦威和川宝抬起头来,却听到一阵似有似无的呼噜声,循声看去,白煜,竟然就这么伏倒在地,睡着了,众人不禁哑然。

将海棠晓晓安顿好之后,秦威回到自己房中,坐在榻上,手指轻轻触摸颈间伤痕,医仙圣药名不虚传,一日功夫,竟恢复的七七八八,前日明明还痛入骨髓,到今夜就只是轻微刺痛了,想起今日白煜所言,心中又是一阵怅然,又想起临行前李毅将军的话“秦威,一定要保护好陛下,有朝一日,复我大唐大好河山”

“李将军,我......”看着透过窗棂斑驳的月光,秦威心中感慨万分,就这样,一夜无眠。

......

白煜直睡到第二天晌午时分才苏醒,朦胧中看到秦威川宝正在屋内饮茶静候,自知已经睡过了头

“岁末试炼?那是什么”秦威有些不明所以,白煜未等秦威多问,便将来龙去脉以及心中所图尽数告诉了秦威。

在昨日饮宴之时,川宝便已然将白煜心思猜测了七八分,如今听得白煜首先提起此事,知白煜已将秦威当成了岁末试炼的第三人选,便和白煜一同解释起来,一来二去,秦威终于懂了二人想法。

“这个忙我自然义不容辞,可岁末试炼之后,二位真的相随我去睢阳吗?此行甚是凶险”秦威微微皱眉,说出了心中所虑。

川宝接道“你我兄弟,既然秦兄想要去,我二人自当随同,况且就如秦兄和燕将军所言,睢阳若失,江南安在。”

白煜道“我从小被祖母教导男儿当以天下为重,说实话,在遇到秦兄以前,我并未觉得家国天下有何意义,可是听完秦兄过往,心中也有一股怒火难平,我与燕弟此行本是要参与试炼,取得神兵,守护其不被反贼夺取以致用其祸国殃民,直到昨日我才懂得祖母所言,我与燕弟虽不曾经历沙场,也知其凶险,但是仍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守护住那些宝贵的东西”

“宝贵的东西......”秦威喃喃,思忖片刻后,答应了二人。

二人听后大喜,开始继续和秦威商讨起岁末试炼来。

......

初四子时,正是诗中所约。

秦威白煜川宝三人换上夜行衣,遮掩面目,如约来到紫苏教坊,此地在数日前平地燃起大火,如今只剩烧黑了的断垣断壁,三人见状,内心皆有些许不安生出,本想现在暗地里查探一番,却发现教坊门口赫然出现一位枯瘦老者,再无他人,难不成还见了鬼了?白煜疑虑间,便小心翼翼凑近,老者见三人前来,也不多言,径直伸出手来。

白煜见状,思索片刻,从袖中取出字条递给老者。

老者接过字条借着月光端详了一番,立即笑呵呵道“富阳白家?”声音却有些鬼魅。

三人见老者如此轻易地猜出了自己所属,心下惊诧不已,当即纷纷拱手,老者也不回礼,摆了摆手道“跟我来”

只见老者将手伸进教坊一侧一截烧焦的树枝中,只听咔咔数声,平地突然凹陷,显出一个内有火把的入口,只是这火把竟是燃着绿火,入口内堆砌着青石台阶,在火把照耀下下散出冷幽幽的光芒。老者也不多言,径直走进入口,沿着台阶一直走下去,白煜三人见状,只得不顾内心疑虑,跟了下去,又是咔咔数声,入口从新被遮掩,一切平复如初。

石阶蜿蜒而下,一路上,川宝小心问了问白煜“白兄,此地怎的如此鬼魅,不似你白家风格”白煜此时心中疑虑更甚,当下示意二人停住脚步,对走在前面的老者喊了一句

“不知阁下要引我们去何地?”

老者闻言,止住脚步,头也不回道“难道你们仨不是来参加岁末试炼的吗?”

“是”

“那就少废话”老者说完,脚下速度更快了三分。

三人听到这句,只得硬着头皮跟着老者继续前行,石阶蜿蜒而下,一时间似没有尽头。

大约走了数盏茶功夫,下方似有亮光出现,三人见状不禁欣喜起来,他们走下最后一阶石阶,面前出现一百尺长的通道,老者停下脚步,从石壁一侧取下三件带覆面兜帽的白色长衫,命令三人换上,见老者不多言语,三人只得听话,换上衣服,三人发现覆面竟是由金丝打就,留有鼻眼数窍,奢华异常,只是造型有些诡异,看起来十分鬼魅,三人感叹片刻,见老者似不耐烦,当即老老实实穿好衣服带上覆面,跟着老者向前走去。

三人行至通道出口,惊觉里面竟宽阔异常,偌大的平地,数不清的火烛将四处映的通明,三人揉了揉眼睛,方才看清,平地四周立有数百石墩,似是看台,似是有规律的摆放,团团围绕着中间一个数丈宽的圆台,黑白二色石砖顺势拼接,秦威见四周均匀排列七个洞口,每个洞口上方赫然一个用朱砂描出一个大字,不禁念道:“惊、开、休、生、伤、杜、景、死”当看到自己身后洞口上赫然是赤红的“死”字,秦威心中惊觉,“嗯?八卦?”这时,其余七个洞口各有一位枯瘦老者引领着身后三四个同样穿白衣,带覆面的人,应该是余杭其余七个郡县的白氏族人到了。

老者递给三人一人一枚黑色玉牌玉牌一面刻着富阳,反面却是一个雕刻出的死字,看的三人心中一怵,玉牌入手温良,一看便价值不菲,加之眼前情形,已经惊得三人说不出话来,秦威川宝更是在各自心里重新定义起余杭白氏的财力来。

发完玉牌,八位老者各自引自己身后的人在石墩处安坐,可能皆是被眼前景象所惊,四周竟无嘈杂只因,白煜侧脸看了看不远处从景门进来的几位白衣人其覆面也是精美异常,只是图案要不自己这个要平和好多,“死门出来的我这简直就是个鬼脸”白煜喃喃“谁说不是呢”川宝秦威二人同样发现了此中端倪,压倒声音道。

半盏茶功夫,一位素衣老者来到圆台中间,用低沉的嗓音说道:“余杭八县白氏终于到齐,岁末试炼开始。下面我说一下规则”老者声音虽不大,但可能得益于场地构造,声音清楚的传达到了各个人耳中。

“本次试炼共牵扯到十件神兵和三件宝甲的归属去向,因为白氏主家非常重视这此试炼,同时为避免试炼后同宗内争夺神器,徒增内耗,因此才让诸位隐藏自己身份,诸位可以放心施展自己才学,取得宝器”

听到这里,白煜心下松了最后一口气,一直以来,他还担心这种试炼会让白氏内部不合,这样一来,既避免了族内争斗,又可以合理的考验各族能力才学,三者,取到神兵之后还不会被发现尾随,心中开始赞叹白氏主家用心良苦。

老者休息了片刻接着说道“比赛规则,每场比赛前会先请上宝器一件,愿意争夺此物品的家族将手中玉牌交到老朽这里,然后便可在这圆台上进行一对一的比试了,最后得胜的家族将有资格拿走此件宝器”

显然此等比赛规则大出所有人意料,当下便有一二声人语传出,似是在商量对策。

老者又清了清嗓子“试炼开始,接下来,请出第一件护国神器”

围坐在四周的众位白衣人纷纷探头,想看看,这第一件推上圆台中央的到底是何物。

“这是。。。。。。”川宝看后大吃一惊,“这就是护国神器?”秦威看清台上之物后,当下也心生惊疑,眨了眨眼,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一块,石头?”四周众人皆懵在那里,四周窸窣之语传出,显然在座的白氏族人已经都对这“神兵宝甲”心生疑虑了,只是各自脸色都带覆面,看不清各自表情。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