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航海时代之自由之翼

更新时间:2019-10-09 17:12:25

大航海时代之自由之翼 已完结

大航海时代之自由之翼

来源:落初 作者:在第 分类:历史 主角:德雷克帕尔马 人气:

完结小说《大航海时代之自由之翼》是在第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德雷克帕尔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书:《是男人上一百层》已发布。还请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帕尔马内心冷笑不断,“大哥你既然不想让我受伤,你为何不直接放弃较量呢?这样你既不会看见我受伤,又不会……自取其辱。”

德雷克摇了摇头,“我不会放弃这场较量。”

帕尔马脸上浮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我这么做是在尊重你,帕尔马。”德雷克说道。——“开玩笑!从小到大每次考试成绩都比我高,我想揍你想了十几年了,为的就是今天,我会放弃?”德雷克内心恶狠狠地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哦?”

“爵位,还有安魂剑,这两样东西原本就应该由我这个长子继承。但是父亲不希望我们遵从这个顽固封建的习惯。我也不认为只因为帕尔马你比我晚生那么一段时间,就要失去拥有的权利。你是有资格,也有权利去获得哪些有可能属于你的东西。而我也是一样!但在这一切的基础上,帕尔马……你还是我的弟弟,我不希望你受伤。”

“或许是你受伤也说不定呢!大哥!”帕尔马冷笑持剑横刺了过去。气势恢宏,剑气凌人,若是常人来受,怕是胸口都会感到沉闷无力,一口鲜血就喷出来了。

但瞧德雷克神色正常,并不在意帕尔马刺来的一剑,他手掌轻抚手中木剑,缓缓立于胸前……

“啪!”

德雷克右手如柳絮拂风一般,将手中木剑的剑背轻轻贴在了精钢宝剑的剑背上面。所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但是德雷克手中的木剑剑刃别说好钢了,就是烂钢都是一块都没有。所以应付宝剑,首先要避其锋芒。剑背贴着剑背,动作虽是轻柔,但是帕尔马却感到德雷克手上的木剑像是一头蛮横的斗牛,一下便是冲开了自己先前狠劲刺出的一剑。

“柔中带刚!”帕尔马内心忿忿说道。这便是进入柔境高人一等的地方,刚境柔境相互杂糅,协同并济,威力岂是单单刚境所能比拟的?

这样说来,仅仅这一招,帕尔马又是输了一次。“可恶,又输在境界!”帕尔马内心暗道。他认为自己的剑术并未差上德雷克多少,但是偏偏境界高低让帕尔马内心越想越气……他臂肘猛然一弯,手中精钢宝剑迅势向上剃去,这是要削掉德雷克的耳朵解气啊!

“唔……”围观众人惊叫……帕尔马此招刚猛迅势,让人防不胜防。众人内心纷纷想道,若是他们来的话,别说一只耳朵了,怕是整个头皮都要削去一块!

德雷克见状,脸色微变,有些沉沉。他的余光飞快瞥了帕尔马一眼,但并未说什么。手中木剑却猛然耸动。帕尔马速度快,德雷克速度更快,剑背贴着精钢宝剑的剑脊雷速滑去,在精钢宝剑的剑刃碰到德雷克耳朵之前,木剑已然砸在了精钢宝剑的剑柄上面。

“哇……”帕尔马右手吃痛,手掌登时松开了精钢宝剑。

身为一名剑士,如果你的佩剑被敌人击落在地,那么意味着二人之间的较量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帕尔马毕竟是德雷克的亲弟弟,他不想伤害帕尔马,只是单纯的想要揍他一顿而已。所以他打算用这种最委婉的方式让帕尔马输掉这场较量。

帕尔马自然深知这一点,但是德雷克这么做,恰恰让他内心羞怒更盛。

他顾不上右手疼痛,手掌迅势将别在腰间的剑鞘摸了出来,倒抓抵挡住了木剑的进攻。而就在精钢宝剑将要落地的一霎那,帕尔马脚背一弹,精钢宝剑又重新回到了帕尔马的手中,只不过现在握剑的变成了左手。紧接左手雷势挥动,精钢宝剑对着德雷克横腰斩去,左右互攻!

“又是一记杀招!”人群内有人惊呼。

“其实德雷克和帕尔马谁能继承爵位和安魂剑,我并不在意。但是不得不说,看到他们兄弟俩打得死去活来的,这画面当真是有趣啊。”人群中一幸灾乐祸的家伙说道。

“嘿嘿,你可真坏啊!”一人回道。

“哦?难道你是过来看他们继承爵位的仪式吗?”

“额……嘿嘿,的确不是。”

“就是嘛!我认为咱们在场的人啊,有一半是过来看他们兄弟两相互残杀的……看来大家都不是好人啊……”此人这番话,引得周围笑声不断,显然这家伙说的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夸张了……”

“咋了?”

“相互残杀有些夸张了吧?帕尔马我是没的说,他这几招要是换做咱们在场的人来,肯定身首异处,被打的屁滚尿流了吧?但是你们再看看德雷克,面对帕尔马的攻击,招架的多么无力啊。他太被动了!唉……相互残杀,最起码是两边势均力敌,但是看这局势,完全就是一边倒嘛!德雷克太惨了!”

“嗯嗯……”周围人应声不断。

“这也怪不了谁啊……谁叫德雷克托大拿木剑跟帕尔马去打啊。你说玩具枪能跟火枪相比吗?这是德雷克自找苦吃。”

……

台下聊得火热,台上打的火热。

德雷克专心致志,他自然听不到台下众人们对他的议论。

他木剑砍在帕尔马剑鞘上,受到冲力影响,二人纷纷向后跳去,分散开来。

德雷克看了看木剑上错综复杂的剑痕,皱眉说道:“帕尔马,你不应该再继续的……”

帕尔马笑道:“大哥,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一句话,放弃可不是好的习惯。”

“可是按照你的打法,咱们二人之间可非得有一人重伤不可。”——“主要是我的木剑快被你砍坏了好吗!”

“那就没办法了。”帕尔马两手一摊,“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如果大哥你不希望我受伤的话,你就自己放弃好了。”

德雷克并未答话,斜指地面的木剑已经替他回答了这一切。

帕尔马冷笑一声,暗道:“虚伪的人……”说完,两手提剑与鞘,再次冲了上去……

武台一旁的观赏席上,奥克芒手掌轻轻捋摸着自己的小山羊胡,眼中精光时隐时现,显然,他两位徒弟的表现都已经大大超出他所预想的了。这次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对他们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

奥克芒一旁有一年轻人,他却不像奥克芒看的这般沉稳。他大呼小叫的形象倒是与外围那些围观的群众市民们贴切得很。这个年轻人叫做戴夫,乃是弗朗西斯科家管家的儿子。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从小就受到弗朗西斯科家的恩惠教育,所以他对弗兰西斯科家也是忠心耿耿。

他和德雷克和帕尔马从小长大,关系都是不错。所以二人之间的打斗,他看的尤为揪心。

“哎呦,老师啊!你说德雷克干嘛用木剑啊。他现在落下风了呢!而且帕尔马双手攻击攻的好猛啊……德雷克现在太被动了!他这样非受重伤不可。老师,要不你让德雷克认输吧。或者老师你跟帕尔马说说,让他放放水……”

奥克芒笑看了戴夫一眼,道:“戴夫啊……你好歹也是一名剑士,你说让一名剑士放水,或者让他去认输,那不是在侮辱他们吗?还有……他们两兄弟,看来你更向着德雷克啊……说,德雷克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然后让你偷偷跑到我这里向我求情?”奥克芒佯装愤怒,不满地审问道戴夫。

戴夫脸色有些赧然……“额,其实不是了。我们三个从小都是一起长大,德雷克还有帕尔马对我都不错。只不过帕尔马总给我一种阴阴郁郁的感觉,德雷克虽然我觉得他干起事来有点贱,但是他还蛮平易近人的,跟他感觉更好相处一些。所以我觉得德雷克更适合拥有安魂剑和继承这个爵位。而且若是德雷克继承了爵位,帕尔马这个当弟弟的,并不见得会比现在过的差。但倘若是帕尔马继承爵位的话,恐怕德雷克……”戴夫突然打住,捂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奥克芒淡淡一笑,他知道戴夫在担忧着什么。他两名最得意的徒弟,他们什么Xing格,他岂能不知?他微微顿了一会儿,说道:“戴夫你其实不用担心,德雷克不会有事的。”

“这叫我怎么能不担心啊?帕尔马双手攻击都好几次要砍到德雷克的脖子了……哇哇!老师你看你看,又是一次!我的天,幸好德雷克躲过去了,真是太危险了……老师,你看,这叫我怎么不担心啊!”

“你确实不用担心的。”奥克芒手掌轻捋白胡,悠悠说道:“因为这场较量德雷克会赢。”

奥克芒此话一出,一旁的戴夫,以及皇家骑士团的成员们,都是惊得纷纷侧目过来。

场上的局势更是明了的很啊!分明就是帕尔马压着德雷克打,奥克芒怎么会说德雷克会赢呢?但是众人碍于奥克芒的身份,也都是不敢出声质疑。毕竟奥克芒是站在西欧最顶尖的剑士之一,他们与自己所能看到,自然有许多不同。

奥克芒知道大家都是等待着自己的解答,也不卖关子,说道:“你们细看二人的状态。”

众人看向台上对斗的德雷克和帕尔马。依旧是一边倒的局势,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奥克芒微笑,“仔细看一下!帕尔马现在的攻击势不可挡,德雷克每次也是仓促侥幸躲过。这是你们所看到的吧?但你们仔细看,帕尔马现在呼吸是不是有些急促了呢?”

戴夫等人顺着奥克芒的引导看去,猛然发现,真的是这样!而且顺着这一层面反观德雷克,他被帕尔马虽然逼得慌手慌脚,却吐气自如,乱中有稳,而且丝毫不受帕尔马的攻势影响。

众人恍然!“好家伙,原来我们都被德雷克给骗了啊!”众人心中愤然,好一个阴险的家伙啊,明明有实力,却要偷偷摸摸地掩着,为的就是打人脸嘛?

“现在明白了吧?帕尔马现在虽然气势惊人,但是双刀流以及强猛的攻势,却是消耗掉了不少力气。反观德雷克,他专注防守,不骄不躁,他已经步步得胜了。”

戴夫等人纷纷点头……

“唉,老师你果然厉害啊……你不剖析,我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戴夫感叹道。他感觉他自己与奥克芒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厉害的不是我,而是他。”奥克芒手指德雷克说道。

“德雷克?哎呦,没有没有。”戴夫摆摆手,“我想德雷克看不出他和帕尔马到底谁能输,谁能赢。老师你却可以,你可比德雷克厉害的多。”

奥克芒笑了笑,“我之所以能够看出他们二人谁能胜负,并不是我的剑术比他们高上多少。而是德雷克的剑术已经不亚于我了。如果将我的剑术本领形容成一个成年人的话,德雷克同样也是成年人,帕尔马却只能算是小孩子,成年人和一个小孩子较量,结果自然是一眼明了。而且他年纪轻轻,却已经进入了剑术的柔境境界,他在剑术上的天赋怕是整个欧洲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如果勤加修炼,假以时日,他定能够傲视整个欧洲!”奥克芒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天赋惊人的徒弟感到无比的自豪!傲视整个欧洲?他奥克芒都不敢这么说,但是他相信德雷克凭借这种惊人的天赋,刻苦努力的话,以后绝对有这个实力与资本做到。

“啊!老师你快看!”戴夫突然惊呼道。

只见帕尔马双手雷势斩动,德雷克手中的木剑瞬间被一节一节地斩断了下来,真是应征了之前一位市民所说的话了。

戴夫等人的心瞬间提了上来,帕尔马这全力一击,德雷克当真能挡下来吗?

悬啊!

“啪啪啪!”

帕尔马双腿快速向前迈动,手中剑与鞘斩的更快。德雷克手中的木剑瞬间只剩下了柄!

“哈!”帕尔马见时机已经成熟,精钢宝剑狠厉刺出!

德雷克气的直哆嗦!他把帕尔马当兄弟,所以只想揍他,他竟然想要上……呸!他竟然想要杀他!

痛心啊……

……

“上上上!”

“上上上!”群众最不怕事麻烦!纷纷起哄叫道。

……

德雷克突然冷喝一声。手中孤单的剑柄迅势变化,在僵顿的一刹那,似乎有一种肉眼隐约能够看见淡白的剑气包裹住了剑柄,聚成剑状。德雷克愤然一斩!

“啪!”

德雷克双手在滴血……只不过滴的不是他的血!而是帕尔马的!剑气将精钢宝剑一斩两段,还划伤了帕尔马的手臂,鲜血喷出,溅在了德雷克的手臂上。

短暂的寂静……

“呼……”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帕尔马丢下了手中那断了一截的精钢宝剑,低沉的脸庞上尽是不甘与愤怒,但是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他已经输了。如果他再继续不依不挠的话,别人只会把当成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来看了。

他强收内心的心情,脸上不着痕迹地做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并未显露出一丝伤感。他抬起头来,微笑道:“恭喜你了,大哥……你赢了。”

“啊?这这……”

“结束了?”群众一脸惊讶,这就结束了?而且是帕尔马输了?刚才他还盛气凌人,大有胜势呢?怎么转眼间就……

“呵呵,不得不说……大哥你的剑术真的是超出我太多了。现在恐怕除了老师,整个西欧都找不出第二个能与大哥你较量的了吧。”

德雷克没有纠结于刚才帕尔马那一杀招,只是淡然地摇了摇头,“不,老师乃是西欧,甚至整个欧洲都十分出色的大剑豪。我怎么能够与老师相提并论呢?”德雷克并没有恭维,他真的很尊敬奥克芒。

“呵呵,能听到德雷克你……噢不,现在应该是能听到爵士这么赞扬我,我奥克芒当真是受之不尽啊……”奥克芒拿着安魂剑,笑着走了过来。

德雷克与帕尔马恭敬地向奥克芒行礼,“老师!”

奥克芒笑着一点头,将手中的安魂剑,双手放到德雷克的手里,说道:“德雷克,你是我最为出色的徒弟,安魂剑交给你,绝对是物得其所!你还记得安魂剑的真正意义吧?”

德雷克点头,“是!安魂剑乃是伟大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的佩剑。持剑之人,必须誓死捍卫大不列颠!”

“很好!”奥克芒拍了拍德雷克的肩膀,“去王宫吧!国王陛下已经知道你们的决斗结果了。国王陛下已经召见你和帕尔马了。你们俩赶紧过去吧。”

“是!”

……

因为国王的召见,德雷克与帕尔马顾不上换洗。飞速地感到了白金汉宫。

二人进入了宫室,年迈的亨利国王早已落座等候了。而立于他旁边的则是他两位女儿。左手边是着暗红色衣裙的玛丽。德雷克和帕尔马并不是第一次见她了。她平时就沉默寡言,阴郁沉沉的,所以看到德雷克和帕尔马进来后,目光也只是简单地看了一下,随后又暗沉了下去。

而较之玛丽,亨利国王右手边他的小女儿伊丽莎白,则要活泼许多。她身着一袭长白素裙,一头靓丽的金发高高盘起,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肤如凝脂,笑靥如花。她眼波流转,迷人地红唇微微向上弯起,勾得德雷克看的有些出神了……

“嗯哼!”奥克芒看着傻愣愣的德雷克看伊丽莎白看的出神,竟然忘了行礼,强忍内心笑意,好心出声提醒了一下。

德雷克一愣,看着台上面带笑意的国王,还有抿嘴偷笑的伊丽莎白,脸色登时有些尴尬,他知道自己失礼了。

德雷克和伊丽莎白二人相互喜欢,这已经是英国公开的秘密了。一个国王的女儿,一个公爵的大儿子,两人门当户对,又心心相印,相互喜欢着对方,那无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即使二人还没有结婚,大家也都就默认他们两人已经是一对了。所以德雷克因为伊丽莎白而失礼,宫廷上的人,除了玛丽依旧面无表情以外,其他人都是微笑带过,并不放在心上。

“参见国王陛下。”德雷克赶忙和帕尔马补上了迟到的行礼。

“免礼,我两位最忠诚的骑士。”年迈的亨利国王轻轻挥手说道。“德雷克。”

“是!国王陛下。”德雷克上前一步,帕尔马自动退到一旁去了。

“首先恭喜你获得了胜利,德雷克。”国王又转头对着帕尔马说道:“抱歉了帕尔马,我的孩子。”

帕尔马微笑的躬身表示自己的敬意。

“按照你们父亲弗朗西斯科的要求,你们决斗的胜者,便将继承他的一切,所以根据大不列颠的法律,德雷克你现在已经是一位合法的公爵了。”

“是!我尊敬的陛下。上帝作证,我将誓死效忠大不列颠!”

“好了,在我将爵士勋章颁发给你之前,你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我可怜的孩子啊。”国王有些哀怜地说道。

“是的,陛下!根据我父亲的遗言,新任家主,必须出海一次,到达属于弗朗西斯科家族的领地,宣誓自己的权利!”德雷克说道。

“没错,我的孩子。不过弗朗西斯科那老家伙还真对自己的孩子下的去手,如果换做是是我的话,我可舍不得折腾我的孩子。”亨利怜爱地摸了摸伊丽莎白的头。

“你的父亲……是个非常勇敢的人。”国王缅怀道……“在一次非常重要的战役中,你的父亲救了我一命,并且多次为我挡下敌人的箭矢枪剑!他是海上最勇敢的男儿……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人却偏偏……唉!”

“请陛下节哀……”大臣们纷纷出声惋劝。

“唉……他生自大海,所以他死后也要葬于大海。德雷克,你这次出海,就顺便将你父亲的骨灰撒在大海中吧,愿逝者安息!”

“是!”

“好了,下去吧。愿上帝保佑你,我亲爱的孩子……”

……

简单地叙述后,德雷克等人便从王宫里退了出来。

正当德雷克打算回城堡准备出海一事时,身后突然有一女声叫住了德雷克。德雷克认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是伊丽莎白的仆人,丽。她叫住了德雷克,是说明伊丽莎白要找德雷克。

德雷克转头对奥克芒和帕尔马说道:“老师和帕尔马你们先回去吧。”

奥克芒想要说些啥,却被帕尔马拉住了。帕尔马笑道:“老师,你就别做电灯泡了,我们先回去吧,何况我还有点事情跟老师你说呢。”

奥克芒无奈,只好说道:“德雷克你可别待太久了哦,虽然你俩……但人家,人家伊丽莎白毕竟是公主!”

德雷克嘿嘿偷笑,“我知道了,老师。我保证不对她动手动脚……”德雷克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但她要是对我动手动脚,那我就没办法了。

……

在丽的引导下,德雷克再次回到了王宫内,不过这次却来得是公主的闺房。

丽将房门关上后,伊丽莎白一把吻住了德雷克的嘴唇,二人相拥激吻好一会儿……

“德雷,你硬了……”

“啊?”德雷克吓得赶忙分开,低头看向自己的兄弟,“咦?并未升国旗啊!”

德雷克疑惑地看向伊丽莎白,但瞧伊丽莎白正在抿嘴偷笑呢……“小莎莎,你竟然骗我!”德雷克很气愤!虽然他这一世尚未***但以前好歹阅片无数,自己小兄弟岂会因为这点小刺激就抬头挺胸了呢!

“不骗你那能行啊?我嘴都被你亲破皮了……”

德雷克听完脸色赧然地搔了搔头,仔细想想自己刚才好像确实有些饥渴了……“额,小莎莎,找我过来做什么呢。”德雷克赶忙转移话题。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伊丽莎白佯装不满,黛眉微皱道。

“当然可以,我可是随叫随到,服务周全的!即可么么哒,又可啪啪啪,要问多少价,不要998,只需三十八……唉呀!为什么拿板砖拍我?等等,王宫哪来的板砖啊?”

“哼!讨厌鬼。”伊丽莎白不理德雷克的贱样,继道:“今天那么多人在场,你还一副色眯眯地看着人家,真不嫌丢脸!”

“冤枉啊,莎莎大人!我之所以色眯眯地看你,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了嘛!你要是不漂亮的话,谁……”

伊丽莎白一瞪德雷克……

“……谁都不看你,我也会看你的!”德雷克惊的一身冷汗,还好自己反应快……

“哼,我不跟你贫。喏,我送你一样东西。”伊丽莎白从柜子中拿出一件精心裁剪过的马甲。

德雷克疑惑,“这是什么?”

“礼物!天蚕宝甲!”伊丽莎白笑盈盈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