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悍臣

更新时间:2019-10-08 09:01:31

悍臣 已完结

悍臣

来源:落初 作者:乌鸦大婶 分类:历史 主角:张儒小太监 人气:

新书《悍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乌鸦大婶,主角张儒小太监,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二十一世纪的文艺青年,莫名之中穿回了明朝成化年间,斗跨了权倾朝野的大太监汪直,弄走了摆设一般的纸糊三阁老,和鞑靼小王子称兄道弟,却又是大明皇帝朱佑樘的奶兄弟。他是臣子,却和君王爱上了同一个女子。他是武将,却让士族俯首帖耳。他心狠手辣,却唯独对她下不去手。且看张儒如何搅动大明风雨,一手打造一个铁血大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衣青年满以为这少年得知万天身份之后会惶恐不安,至少也不会再下死手,不了那少年不仅没有减轻力道,反而打得更加起劲了。

眼见万天眼睛都有些翻白了,黑衣青年一个纵步到了张儒身边,伸手握住张儒的拳头:“够了。”

张儒用了挣了挣,没挣开,心中暗叹这青年好大的力气,想了想还是松开了抓住万天衣襟的左手。

相貌平平的黑衣青年直视张儒双眸:“我已经好意提醒他身份显贵,难道你就不怕吗?”

张儒咧嘴一笑:“怕?事已至此,怕有用么?”

“你很冲动。”黑衣青年紧紧盯着张儒,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端倪,可惜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让他稍微有些失望。

“有位文人说过,冲动是可爱的,我们要保护这种可爱的冲动。”张儒似笑非笑地道。

这黑衣青年处变不惊,出身应该不凡,他相貌平平,而且是武夫打扮,虎口还有老茧,想来应该是个练家子。不过他的行为举止,却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只会练武的武夫。

张儒的话让黑衣青年无言以对,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你还不走?也许麻烦马上就要来了。”打斗之际观察到有青衣健仆离开的张儒轻描淡写地道。

“你比我大?”黑衣青年突然没头没脑地道。

张儒顿了顿:“没你大。”

黑衣青年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你比我小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了,人是你打的,我只是一个看客而已。”

这话让张儒忍不住心生感慨,人可以无耻,但是无耻到这个地步而且光明正大的,他还是头一回见。

在心中酝酿了一会后,张儒很大方的伸出手:“在下张儒,未请教。”

来到大明很少与人交往的他忍不住将前世的礼仪用到这种场合,黑衣青年看了一眼,拱手道:“在下牟斌,锦衣卫中一小卒。”

张儒大感意外,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黑衣青年竟然是牟斌。作为文科生,牟斌何许人也他非常清楚。这牟斌别看现在只是一个锦衣卫的小卒,将来那可是弘治朝的锦衣卫都指挥使。

“原来是牟大人,失敬失敬。”张儒笑着拍打牟斌的肩膀,亲昵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对这种亲昵,牟斌感到不适很习惯,他没有断袖之癖,不是很喜欢一个男人跟自己勾肩搭背,哪怕这个所谓的男人还是个半大少年。

不着痕迹的挣开张儒的手,牟斌有些疑惑的问:“看公子衣着不凡,想来也是京城说得上话的人物。难道公子真的不怕万通?要知道,他姐姐万贵妃可是当今陛下的专宠呐!”

对方略带抵触的挣扎,让张儒有些不好意思,他干咳一声讪笑道:“怕什么,不过是个老妖婆而已。”

牟斌一把拉住他,小声道:“小兄弟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若是传到陛下耳中,只怕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张儒提高声音:“牟大人未免有些小看我大明皇帝了,大明朝不是一个因言获罪的王朝,咱们陛下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陛下。”

牟斌不无担心地道:“陛下自然大度,只怕有些人听到这话,不会放过你我啊!”

声音突兀变高,直接将牟斌架在了火上,他只当这是张儒年少气盛,却不知这是张儒刻意为之。

开玩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跟将来的皇帝会不会离心离德,张儒自然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牟斌现在还是小卒子,将来却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最重要的是牟斌为人刚正。将牟斌拉到身边,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二人正聊天之际,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得知情况不对的小二和掌柜早已躲了起来,之前准备看戏而停留的食客在看到门外的人之后,纷纷朝**奔去。

万通,对于北平城内的官员来说是一个噩梦,对于百姓来说更是噩梦。

正是在万通手中,锦衣卫变得声名狼藉,本来只是负责监视百官的机构,硬生生让他弄成了跟东厂并列的存在。

百姓谈之色变,官员闻风丧胆。这也是为什么万天听到张儒诋毁锦衣卫之后会有那么大反应的原因,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锦衣卫不好的传闻,就算这传闻是事实,就算万通已经不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了。

领头的人是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那人脸黑黑的,身后跟着一群没穿飞鱼服却有锦衣卫气势的褐衣人。

山羊胡子一个箭步到万天身边,扶起万天轻唤了几句没将万天唤醒,抬头一脸阴鸷的看着张儒和牟斌:“是你们打了我儿?”

张儒不知死活地道:“恩,看万指挥使不知道怎么教儿子,小子不才,动手替指挥使大人教教儿子。”

“知道本官身份,还敢殴打本官的儿子,你找死不成!”万通眼睛一眯,马上就有了暴走的趋势。

不过他好歹也是当过锦衣卫都指挥使的人,对方明知自己身份还敢对自己儿子下手,身份定然不俗,他生怕这是大明哪个王爷的私生子。

现在的大明,以万家的威势,除了那几位王爷,他还真没什么可怕的。

张儒笑眯眯地道:“大人这就说错了,这不叫殴打,这叫教训。”

万通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怒火,大手一挥:“给本官打!”

马上就有人欺身而上,大堂虽大,张儒身边却容不下这么多人,几十个健仆在周围咋咋呼呼,功夫最高的五人则将张儒围在中间。

纵观全场,功夫最好的应该是那个一直出阴招攻击自己下三路的短髯汉子,几人的攻击十分精妙,显然合作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一拳拳被格挡过去,那五个围攻的人依然不急不躁,张儒一边抵挡攻击,一边开始有意识的接近短髯汉子。

几个交锋之后,几人似乎意识到张儒要干什么,左右攻击他的两人慢慢靠近,意图将张儒和那短髯汉子隔开。

牟斌站在一旁动也不是走也不是,动手的话,就要得罪权势滔天的万通,不动手的话,只怕张儒今日很难离开。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场中突然传出一声暴喝,抬头看去,只见张儒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短髯汉子身边。那声暴喝,却是他被其他两人一拳一脚击在背上所发出。

敌人欺身而上,短髯汉子脸色微变,双脚急速后退,可拳头却如因随行,那突兀冒出来的食指关节,很干脆的戳在他类型。

霎时间短髯汉子脸色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倾泻而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被张儒如影随形的拳头打了个正着。

看到这两败俱伤的打法,就连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称的万通都觉得有些心悸,那一瞬间,他做了一个决定:这个人,不管是谁,绝对不能留。

背部受击之后一口逆血涌上喉头,张儒强行将逆血咽下,回头目光阴森的看向万通。

“都愣着干什么,给本将打。”那野兽般的目光,让万通没来由打了个寒战,恐惧之下,他暴跳如雷的朝呆立当场的家仆喝道。

张儒脸色的变化没有逃过牟斌的眼睛,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出手。

一个拿着短剑的褐衣认正打算偷袭,冷不防一条实木方凳从天而降,短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方凳将这褐衣人直接砸晕。

没了短髯汉子的掣肘,张儒如有神助,抓起一个褐衣人的衣襟用力一甩,将几个褐衣人砸倒在地,而后飞起一脚踢在另外一个褐衣人的下巴上。

酣战半晌,张儒累了个气喘吁吁,牟斌身上也多了几道不大不小的创口。

门外还有褐衣人不断涌入,地上已经躺了近百哀嚎不断的褐衣人,张儒和牟斌相视苦笑。照这么下去,就算他们两个是铁打的也扛不下去了。

正当两人准备殊死一搏的时候,万通突然喝止了想要围攻的家仆:“都给老子滚一边去,连两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丢人。”

周围的人噤若寒蝉,不敢再上前。

万通慢慢走向二人,神情严肃:“你们两个很不错,只可惜,得罪万某,你们必须要死。”

感觉嘴角有液体在流动,张儒抬手抹了一把,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微笑:“小爷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话音未落,万通已经揉身而上。

许是不想被人说以大欺小,他并没有拔出腰间的佩刀,而是赤手空拳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牟斌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飞了出去,快到张儒只来得及抬手,手掌就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一拳击中,万通还不罢休,趁着张儒在空中,他身体一个旋转一脚踹在张儒胸口。遭受重击之后,张儒一口逆血喷出,血雾纷飞,仿若细雨。

轻松落地的万通拍了拍衣袖,冷笑着慢慢走到张儒身边:“小子,现在我已经没兴趣知道你的身份了,下辈子投胎,记得投个好人家。”

说罢,他抽出腰间佩刀一刀朝张儒脖子砍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