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隋蚁

更新时间:2019-10-07 05:49:38

隋蚁 连载中

隋蚁

来源:落初 作者:黄灰红 分类:历史 主角:杨老爹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黄灰红的原创小说《隋蚁》,主角杨老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现代人回到古代利用各种动物的故事。风格轻松,欢乐,偶尔逗逼,欢迎品尝。※※※精通各种生物知识的黎青山回到隋朝,发现对自己来说,这是一片广阔无比的天地。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正如蛇吃鸡,鸡吞蜈蚣,蜈蚣却能把蛇搞得肠穿肚烂一命呜呼。蚂蚁、鳄鱼、猴子、巨蟒、鸬鹚、萤火虫、七星瓢虫……没有随身系统,没有超能力,只有对动物的无比了解,主角如何才能愉快的玩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不明黑色液体】

黎青山家——确切的说应该是杨老爹家——就在村西头,离刚才马车所停的地方并不很远,因为不远,所以当姐姐提议说“既然来了,就蛮去看看吧”的时候,棠儿实在想不出很好的理由拒绝,因为这黄蚁村本来就是她执意要来的。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确切地说,还没有深入到黄蚁村的居民区。

黎青山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边有个荒废的池塘。这池塘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也不知道是谁挖的,好在村子不大,黎青山辗转问了几个人,才从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那里打听到。

许多年前村里有人养过鱼,但自从养鱼的老头死了之后池塘就没有人打理了——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再后来有些人打了鱼,吃不完的便暂养在池塘里,那池塘的用处便慢慢的退化了,但好歹还有些作用。再后来,也就是二十多年前,当时的北周政-府在离村子不远的一处山脚下设立了橘香驿,驿站的设立带来了人流,带来了需求,繁荣了这附近一带,也逐渐发展出了民间集市,及周边的商圈。渐渐的,谁家打了鱼便再也没有吃不完的时候,因为那些鱼更多的是拿到集市上去卖掉,换成咣当咣当作响的铜子,总比养在一个无主的池塘里让人安心,于是这池塘便连最后一点暂养的功能也失去了,不可避免地日渐荒废,到最后竟完全干涸了,但总算还可以看得出来,这曾经是个池塘。

当年养鱼的老头并没有子嗣,于是这池塘便成了无主之物。既是无主之物,当黎青山提出说他要借用时,黄村正——也就是黄蚁村的村长,也没有想太多便爽快地答应了——村里的烦心事还是有一些的,一个废弃的破池塘什么的谁会在意。只有一个条件,想用池塘,自己去清理里头的碎石落叶等杂物,并且要尽力保持以后的整洁卫生。黎青山当时还问了一句,说怎样才算保持住整洁,黄村正想也没想:“总之别比现在更脏更乱就成。”

黎青山自然一口应承,回家后第二天便找来锄头和簸箕等需要用到的工具,花了近一个上午终于清理干净,累得气喘吁吁。坐在树下歇了十分钟左右,又咬了咬牙关,从附近流经的溪流里挑来几担清水用于填池。还好那溪流很近,来回也就是十几步路的事,所以总算没有求助杨老爹,自己一个人就把这事情给办了。就这样,一个完美的鸬鹚训练场所便搞定了。

那池塘便成了黎青山经常出现的地方——晨风中的少年,在一个年久失修的池塘旁,安静地做着一些让村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直到今天发现了两只疑似正在交尾的竹节虫,直到棠儿一行的到来。

此时黎青山行在前头,牛老三驾着马车紧紧跟在后面,不多时便进到村子,来到一处略有些破旧的宅子前。

姐妹二人进了门,才发现宅子虽然有些破旧,但地方其实还挺宽敞。

院子的西南角靠近门的地方有棵树,树上有个奇怪的木箱子,不知道干嘛用的,树下堆放着一些竹筐,旁边是一口寻常农家常见的石磨,再过去是一张简易的石板桌,石桌旁胡乱地摆放着几张木凳子,没下雨的时候可以在院子里吃饭。边上放着一些农具,锄头扁担什么的,横的竖的,但总体堆放得还算有序,一根靠墙的扁担下边还有一大筐蒜头,让棠儿一下子就想起杨老爹那长年带些大蒜味的口气。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石磨的磨嘴上还有些白色的残留物,勤劳的杨老爹想必最近刚磨过麦子——姓黎的这小子怎么也不像是会去磨麦粉的人。

与这些东西对应的另一边是一片竹棚子,棚顶上铺着瓦片,可以防雨。从竹子的新旧程度上来判断,应该是新近刚搭建不久的。棚顶上吊着一些稻草包,俗称“茅包”,里头包着精挑细选过的种子——这对农家来说可是宝贝,既怕受了潮,又怕遭鼠虫噬咬,于是便吊在显眼的地方,天天进门出门看着才安心。

除去这些,便是中间那一大片空地。北方经过几百年的动荡,江山几度易手,政-治的不稳定终究对百姓生活影响巨大,民生极为凋敝。此地原本就人口稀少,又地处长江北岸,几乎就在隋、陈边境线上,那些只图过个安稳日子的百姓纷纷举家逃离,家境殷实些的搬去了稍北的县城,毕竟有城墙护着,心里踏实点。更多的人迁到更北的地方,于是这里更加的地广人稀,导致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个大院子。

黎青山回到家便穿过院子直奔厨房,不多时便宝贝一样地捧出一坛子什么东西,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手里头捧着和氏璧。往石桌上小心放好之后又转身进去,迅速拿了三副碗筷和一把长勺出来。

“这什么东西啊……黑乎乎的一片?”棠儿皱着眉心,朝坛子里头望了一眼。想起一百个铜子一块的砖头,她对这小子所谓的宝贝实在不敢抱多大的希望。

陈若兰心里原本也没什么太高的期望值,倒是这干净整洁、处处透着悠闲韵味的农家小院让她心底隐隐触动,叹惜着自己这辈子可能跟这种生活无缘了——这种农家宅子花上少许钱就能买到,但因为某种原因,这种生活是她永远也买不到的。

但这淡淡的惆怅很快就消失不见,一缕清香从面前的坛子里飘上来,很快便将她吸引住。

“棠儿,好像……挺香的。”

黎青山早已经拿长勺舀了一勺,往每个碗里都倒了一些,然后做了个请君品尝的手势。陈若兰刚才闻过香味,脸上便有了一丝期待,拿起筷子在碗里轻轻蘸了蘸,便放进嘴中品尝起来。棠儿则在一旁满脸的担忧之色,目不转睛地盯着姐姐,好像生怕自己这个如花似玉却精明强干的姐姐身中剧毒当场身亡。

陈若兰完全没有理会妹妹的担心,只是用味蕾感受着那份鲜美。总体是咸味,但是不得不说,咸得恰到好处。咸味之后,嘴里是一丝淡淡的清甜余味。直到这时,她脸上的表情才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很快,她又用筷子往碗里点了几下,这回多蘸了一些,放入嘴中再次细细地品尝起来。棠儿见姐姐没有中毒,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一脸戒心地望着碗里的不明黑色液体。

“棠儿,这东西味道……还行,跟咱们铺子里的那些酱汁相比,好像……”说到这里陈若兰忽然停了下来,停顿了差不多两三秒钟才继续道,“……差不多……”

期待着用酱油打个漂亮翻身仗的黎青山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失望,才……差不多吗?

难道是我做的酱油味道不够正宗?

做酱油的想法更多地来自于他自身的需求。隋朝对食物的烹饪处理以蒸、煮为主,虽然民间已经慢慢有一些炒具出现,但许多食物,人们并不会第一时间想到要将它们做得多么美味,清水白蒸是最主流的烹饪方式,这就大大提升了酱料的重要Xing。

而古代的所谓酱料,黎青山在吃过一回之后,便马上——是的,马上便萌生了自己调制酱料的想法,因为他不想每吃一回就要摔掉一块碗,摔掉一块碗杨老爹都心疼成那样了,回回摔那不得把杨老爹心疼死。

思来想去,酱油应该是后世最主流、最常用且对他来说最有把握的一种,因为酱油的制作过程最核心的环节便是发酵,细菌方面的知识虽然接触得不多,但总算与他的专业有所交叉。

虽然算是第一次做,但也已经是层层把关、层层优选过的。经历了舔砖的小小打击之后,他知道自己急需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来改善目前的生活状况,所以对酱油的制作极其用心。对黄豆、食盐等原料的筛选,对器具卫生条件的要求,对发酵时间的掌控——不同温度下所产生的酵菌颜色是不一样的,以绿色酵菌制作出的酱油口感最佳——甚至后期酱醅下缸后,对何时搅拌、搅拌几下,连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黎青山都是严格执行的。

这次做的几批成品,他都一一品尝过,口味有些出入,但眼下这一坛,无疑是他所知道的最接近后世酱油的成品,可惜在陈若兰这里只得了一个中等的评价,离他的期望值有些差距。

棠儿一脸狐疑地望着姐姐,因为她知道,姐姐走过的地方很多,知道的东西也比她多得多,姐姐的嘴巴向来很刁。她若说跟铺子里那些酱汁差不多,那实际上应该是胜过它们吧?可是……姐姐是生意人,处于她的位置,即便是极其难吃,她也不会直说难吃的——关于说话的方式,姐姐教训过自己不止一回了。考虑到这一点,她还真的不太确定姐姐对眼前这种不明黑色液体的真实看法了。

陈若兰见她有所迟疑,轻轻的笑了笑,嘴里还在品尝那味道,“……嗯……这味道倒是挺特别的……棠儿,你也尝尝?”

棠儿这才放下心来,拿起一支筷子在碗里蘸了一些。开始品尝之前突然想到什么,望了黎青山一眼,大声询问起来:“臭小子,这是什么东西——连名字都没有的东西,本姑娘可不敢吃!”

“姑娘请放心,这叫酱油,是我最近利用空余时间秘制的一种调料,我自己平素里都在吃,如果有毒,我早就毒发身亡了。”

酱油?

陈若兰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接下来便开始搜索枯肠,可遗憾的是并无所得。她对自己的记Xing向来很有自信,如果这个名字以前曾经听过,她一定会记得。

其实名字还是其次,重要的是这个味道。在细细地品尝过之后,她非常确定,这是一种全新的酱料。

旁边,小心地尝过一口之后,棠儿脸上很快露出吃惊的表情,这黑乎乎的酱油,一点也不讨喜的名称,可是这味道……

姐姐方才不是说,这东西跟铺子里的那些酱汁差不多吗?

她狐疑地望向姐姐,这个味道,哪里是铺子里的那些酱汁可以比的!

她知道姐姐的嘴巴向来很刁,可是……现在竟然已经刁到这种地步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