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盛唐霸业

更新时间:2019-10-06 08:14:32

盛唐霸业 已完结

盛唐霸业

来源:落初 作者:五岳为轻 分类:历史 主角:荀冉荀家 人气:

完结小说《盛唐霸业》是五岳为轻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荀冉荀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灭南诏,平吐蕃,迁十姓突厥,尽收大食河中之地。壮海运,下南洋,控室利佛逝,拓建海上丝绸之路。这里的怛罗斯没有遗憾,睢阳城不再悲叹,唯有气吞万里的健儿,倒卷珠帘的铁骑,豪气干云的都护..盛世之治,朗朗乾坤,江山万里,美人如歌,这是属于我的大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崖州的雨说来就来。

阮千秋披上蓑衣,戴了斗笠冷冷推开了桃花庵的大门。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雨夜。

空山寂寥。

雨水拍打在斗笠上发出哒哒的钝响,在寂静的夜晚显的十分突兀。

阮千秋任由雨水从他的面颊滑落,不发一言的朝山下走去。

他的背上绑缚着一个黑色的布包,用油毡严严实实的裹着。鹞子静静的立在他肩头,双眼在黑夜中发出可怖的亮光。

他并没有朝崖州城的方向走,而是浸着夜色钻入了一片密林。

林内空间十分促狭,阮千秋走的很慢,尽量避开伸出来的藤蔓和树根。枝桠划过黑色包裹发出“吱吱”的怪响,引得鹞子躁动不安,不停拍打翅膀。

过了半柱香的工夫,他停在了一处茅草棚前。

屋内燃着蜡烛,透出微弱的昏黄光亮。阮千秋皱了皱眉,还是走上前去敲了敲大门。

三声响后,门还是开了。

阮千秋有些失望。

“这么容易就找到你了,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你很有礼貌。”

一个耄耋之年的老者颤巍巍的拄着铁拐走了出来,摇了摇头。

“该来的总归要来,我躲又有什么用呢。”

天空闪过一道闪电,凄冷的月光洒在老者的脸上,阮千秋看到一道蚯蚓般形状的疤痕从老人左眼眉骨一直延伸至下巴,十分可怖。

“你若不想躲,又何必逃到这里。”

“不过是想最后一段时间一个人图个清净罢了。你是从长安那边得到的消息吧?”

阮千秋点了点头。

“三日前接到的传书。我在想......要不要来。”

阮千秋的眼中闪过一丝犹疑,但很快就被平静掩饰。

“福报祸报,报了就好。”

“当年的事当真是你做的?那人......”

“是谁做的真的那么重要吗,千秋你听我一言,人有时糊涂点好。”

“你不愿说,我便不问了。嗯,对了,你是倒数第二个。”

“这一场雨过后,怕是你那庵里的桃花都要败了。可惜,可惜啊......”

“花有重开时。”

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老者再抬起头时一只黑色的弩箭已经射在了他的心口。

“人无再少年......”阮千秋将弩机重新用黑布包好,掏出一张泛黄的白布,在尹丰年的名字上提笔一勾。

......

......

在少年看来阮千秋是个怪人。怪人一般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譬如郑板桥爱鹅,白居易好色,阮千秋嘛自然是嗜酒了。

有嗜好就有弱点,有弱点事情就好办多了。

今日清晨他便打算再次拜会一番自己这个古怪师傅,一来是他有几处心诀不太明白想要请教一番,二来这人情往来是十分重要的,即便是阮千秋这样的人也不会无欲无求。

少年提起两坛荀府珍藏了十年的好酒阔步朝府门走去。府门外马车早已准备好,少年冲扶Chun吩咐一番叫她今日再去总柜催催吉他的进度,此事已经发动全府之力,他不必再事事躬亲只要做到运筹帷幄即可。了却了心事,少年纵身一跃跳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疾驰直奔城南而去。荀冉脑中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和阮千秋相处,距离的保持实在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倒不是说荀冉对阮千秋个人有什么看法,实在是朝廷政策不允许将他和阮千秋的关系推到明面上。侠以武犯禁,纵然是大唐这样尚武的王朝也不能容忍凌驾于朝廷的侠客存在。若是人人都做那“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朝廷还怎么管理子民,这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正史对侠客记载甚少。

快意恩仇,不过是一场虚幻缥缈的梦罢了。

既然荀冉已经选择了仕途,自然不能以一个侠客的身份出现,那么他便不能跟阮千秋过多的接触,若是被多事之人指摘一番,对他自己对荀家都是一件进退两难的事。

正自沉思间,马车停了下来。

“这是谁的马车,要出城做什么?”

一个冷厉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荀冉不由得眉头一紧。

“我是荀冉,崖州刺史刚刚推举的孝廉郎。有何事?”少年掀开马车车帘,探出半个身子。许是在衙署当了一个月差的缘故,他的声音不怒自威,竟然隐隐带着一股官腔的味道。

“原来是荀郎君,小的失敬了。”一个身着衙役班服的中年男子陪着笑脸朝荀冉拱了拱手。

“荀郎君有所不知,昨日有人在城郊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是被弩机射死的。这弩机可是军中之物,如今流落在外被人用于行凶。刺史大人震怒,下令彻查此事,现在全城戒严正在搜查凶手呢。”

“噢。”荀冉扣了扣手指:“便是城门也不能开吗?”

“现在啊这崖州城是只许进不许出,郎君若是没有急事还是不要趟这个浑水了。”

崖州城一向治安很好,虽不至于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命案却是极少发生。如今竟有人在城郊被弩机射杀,甚至牵扯到军中之人,也难怪刺史大人如此震怒了。

“若是这般,我不出城了便是。”

荀冉也不想为难这差役,冲车夫摆了摆手示意启程回府。

.......

.......

长安城,西市,醉山阁。

吏部侍郎章解元正翻阅着各州县推举的孝廉名单。照理说这些琐事本不需他亲自来做。但皇帝陛下有意从中挑选两人出任东宫的伴读,这便成了顶天的大事。虽然选中的伴读还要入秋才会来到长安赴任,但对他来说越早确定人选越有利于后续工作的开展,毕竟审验伴读家世背景的工作量十分巨大。

为储君挑选、延揽辅佐人才关系到国本大运,必须是慎之又慎。一来其本身不能在朝中任有要职,不然便有结党之嫌;二来其必须品德高尚,因为他们肩负着规劝谏言太子的重任,必须德行能够服众。故而这初入仕途如一张白纸,可随意涂抹敲打的孝廉郎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孝廉郎的数量实在太多,他翻阅了两个时辰也没有找到中意的人选。

章解元端起一杯刚冲泡好的龙团Chun茶,微呷了一口,目光无意间落在了一个叫荀冉的名字上。

荀冉,字徐之,崖州荀府长公子。

章解元看着文碟上简短的介绍,心中突然想出一记万全之策。

......

......

ps:真心求推荐,收藏啊。新书不易,请大家多支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