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踏秦川

更新时间:2019-10-05 06:27:43

踏秦川 已完结

踏秦川

来源:落初 作者:革命咖啡 分类:历史 主角:李信陈 人气:

《踏秦川》作者:革命咖啡,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李信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凡架空者,必是自三国始,尤以三国为甚。基本上《三国演义》里每个人物都能列出一本书来,而写秦未汉初是少之又少,不知什么原因。  其实秦未汉初英雄人物众多,比之三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其中有三代为将、痛击匈奴,修长城、建直道的忠信候蒙恬。  有喊出“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率九百戍卒在大泽乡起义,点燃推翻秦朝熊熊烈火的屯长陈胜。  有以泗水亭亭长出身,一举得到大秦天下的大流氓刘邦。  有楚国战神项燕之后,领三万楚兵一破秦军二十万,二破三十万,三破六十万,威震八方令所有起义将士俯首称臣,烧秦阿房宫,落得个乌江自刎下场的大英雄项羽。  有脸上刻囚,以囚奴身份为楚军前锋大将,常能以少用多,拜封王位的战神英布。  有少年任侠,重金求勇士,博浪沙击始皇车。后又以足智多谋出名,助刘邦一统天下的张良。  有少年不得志,被人看不起。后被刘邦拜为统帅,率军出陈仓、定三秦、破代、灭赵、降燕、伐齐,直至垓下全歼楚军,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相争的韩信。  有深谋远虑、慧眼识才的萧何。等等等等,多如天上的星辰让人一时眼花,都是写小说掂来便可用的素材人物,怎么就无法做小说呢?小子不才,愿凭一支秃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此三番四次的折而返去,连那盒夜明珠也留给王莹后,李信方如释重担的向秦国的方向而去。他确实如释重负了,身上除了防身的短剑,只有那把象骨折扇。

大约走了二里路,遇到一个小水潭。他爬下去喝了点水,正待离去,在水中看到一个血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满脸是血的怪人正是自己倒影。李信把脸洗净,发觉身体被逐壶缇的衣服一熏已经发了臭,跳进了水潭彻底的洗了个澡,穿好衣服躺在草原上仰望头顶的明月,略作休息。

“我这样也算对得起她了,能留得东西都留给了她。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我怎么那么傻,她受不受苦关我什么事,最要紧是先占点便宜再说?现在可好,一点便宜没占还亏了大批的宝物,可惜,可惜啊!谁叫我是个好人呢,是个老实的好人呢?老实人不尽做这样的傻事吗!”

远处传来一声狼嗥,是从大秦国的方向传过来的,声音极远,大概有二十多里路。李信一个机灵从地上爬起,固执的认为刚才的那声狼嗥是从王莹睡觉的地方传来的,满脑子想得都是王莹被狼撕裂嚼食的惨状。

“别怕,我来救你!”他朝王莹睡觉的地方喊道,撒开腿就跑了起来。跑到地方一看,他留下的东西被摔的到处都是,十二颗夜明珠也散落在各处发着白色的毫光。

见到王莹没事,李信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连珠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哭了呢?狼呢,是不是被狼吓住了,狼跑哪里去了?”

王莹跪在地上,手扶马腿正在哭泣。听到李信的话语先是一喜,接着幽怨的抬起头,一对美丽的大眼睛充满恨意的怒视李信。

这一切不说自明,李信挠了挠头,尴尬的道:“你为什么哭呢?谁惹你了?”

“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谁……谁不辞而别了?”李信看着地上的一株小草,右脚踢着一小块土。

“你离开我,是因为我长得不够漂亮吗?”

“……”

“是因为我不配做你的妻子吗?”

“……”

“那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现在明确的拒绝王莹虽然会暂时的痛苦不堪,但总比以后生死离别时来的痛苦少点。李信抬起头,道:“我是什么人?我是秦国人,按大秦的规矩,你一个匈奴人到了大秦只能当奴隶,你想这样吗?”

“我能做你的奴隶吗?”王莹问道。

“这个……能吧!”李信道。

“那我就做你的奴隶。”王莹幽怨的脸色转为一片喜色。

“还有,我可是一个将军,按我大秦的规矩一生会娶很多的妻子,这个你受得了吗?”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匈奴的勇士也会娶很多的妻子,这怎么会受不了呢?”

李信第一次见到王莹,只是惊诧于她的美貌,除了有些意Yin并没什么想法。王莹说要嫁给他,他也仅仅觉得古人是如此的奇怪,动不动就以身相许,就连匈奴人也不例外。当他决定独自回秦国时,认为像王莹这样美貌的女子应该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所以把能留下来的都留了下来。当他看到王莹充满恨意眼神的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子。那种感觉很奇怪,是一种一辈子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的冲动。他怔怔的看着王莹,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好。

“这就是你不辞而别的原因吗?那你为什么又回来,是怕我被狼吃了吗?”王莹笑了一笑,就像Chun天柔和的阳光。

“这个……这个……”李信认为不能让王莹知道他对她的紧张,不然将来会很麻烦,转身去拾四散在各处的东西。

“是不是走了以后想念我,觉得没有我活不下去,所以又回来了?”王莹像跟屁虫一样尾随在李信左右,追问道。

“这个……”李信捡起最后一颗夜明珠,拿在手上道:“我走了以后,突然很后悔,暗问自己,我和那娘们又没什么关系,干么把东西都留给她?尤其是那盒夜明珠,可是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发狂的宝物啊,有了那盒东西将来还怕娶不到老婆吗?所以我赶了回来,其目的就是为了拿回这盒夜明珠!”

王莹笑了笑,红红的嘴唇白白的皮肤,月光下有种诱惑的吸引力。“我知道,你嘴上这样说,心里一定不是这样想的。你喜欢我,怕我被狼吃了,所以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不过你出去一趟满值的,最少你变得比以前漂亮了。当初我还担心会嫁给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丑八怪,现在不担心了,要是你再跑走几趟变成一个美男子那就更好了。”她走上前来,拿过李信手中的那颗夜明珠,道:“按你的说法,这里有十二颗夜明珠,就是要娶十二个妻子了,那我先得一颗。”

李信哑口无言,本想气气王莹,谁知反遭王莹所气。他走到马前把包裹束在马背,一回头王莹已把身上的白裘铺于草地上,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白裘之上。月光下,那一团晃眼白让李信感到一阵的头晕,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结结巴巴道:“你……你……干什么?”

“我知道,按你们秦人的规矩,有了肌肤之亲才算真正的夫妻。我要和你成为真正的夫妻。”王莹说着,脸色羞红的垂下了头。

李信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脸红脖子粗的跪在王莹身畔,伸手欲往王莹身上摸,始终不敢把手按下去。他猛掴了自己两个大嘴巴,把头扭向一侧,嘴中暗骂:“我真是个混蛋,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不能,你不愿和我成夫妻吗?”

“不……我想,可是我们要成了亲才能……才能有夫妻之实。”虽然李信是从开放的现代回到了古代,但对于这方面的事还是十分的保守。

“你们秦人总是有这么多的繁文缛节,一点也没有我们匈奴人粗犷。”

王莹如水蛇一样攀在李信的后背,肌肤如缎,李信一阵的发颤,呼吸更加的急速。王莹对准李信的耳朵轻轻哈了一口气,道:“天与地为我们作证,我们在今晚成亲。……”

王莹的身体很暖,就如初Chun的阳光,李信感觉自己像雪一样融化在王莹的身体上。

“我会一辈子疼你的!”李信把王莹紧紧的抱在怀里。

王莹一笑,道:“我好高兴,你我已有夫妻之实,再也不准不辞而别了!”

“不会的,我要再离开你就是天下最大的大傻瓜。”

马儿嘶鸣一声,似乎也在祝福着这对新人。李信为王莹披上白裘,两人依偎的坐在草地上。

“这是什么马?”

“它叫白蹄乌,是从大宛的商人处买的。听说那里的山上有一种神马,速度极快,人们抓不到就在山下放了一群母马。母马怀孕后,生下来的就是这样的好马,是一种极其珍贵的宝马。”

“大宛国的马,莫非就是后世传说的汗血宝马?”李信暗道一声,走到马前用手在马背摸了一把,借着月光一看并没有所谓的血汗。他道:“你不说倒罢了,你一说我才发现这匹马浑身通黑,只有四个蹄子是白色的,是你起的名字吗?”

“嗯!”王莹点了点头,站起身把衣服整理好,道:“我也不困,不如我们趁夜回秦国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