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牧云天下

更新时间:2019-09-09 08:43:50

牧云天下 连载中

牧云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壹斗墨 分类:历史 主角:玄靖冯 人气:

主角叫玄靖冯的小说是《牧云天下》,它的作者是壹斗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上本没有道理,说的人多了,就有了,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牧云天下》书友群168923534,朋友们一起进来聊聊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能在亲王府当差的亲兵,手底下都是很有些功夫的,就算和皇宫内的大内高手相比,也不会差多少。

李宝儿不过是个普通厨子,怎么能是几个虎狼亲兵的对手,不过一会儿功夫,李宝儿就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口中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一条命只怕剩了不到半条了。

玄靖找了张椅子坐在屋中,冷冷地看着李宝儿,心中冷笑,暗道奴才终究是奴才,你大爷依然是你大爷,不管你背后仰仗谁的势力,要是真的惹到主子头上,收拾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招了吗?”玄靖眯着眼睛,淡淡问道。

“回禀殿下,人赃俱获,这小子挨不住打,招了!”副队长说着呈上一份口供,上面有李宝儿按下的手印。

玄靖看着口供,点了点头道:“辛苦几位差大哥了,一会儿冯妈妈来了,必定为这恶奴求情,我看他们也是一丘之貉,还要劳烦几位差大哥辛苦一番。”

几个亲兵哪里还不知道玄靖的心思,何况这冯妈妈向来在王府中霸道无比,这次居然敢惹世子殿下,好容易殿下发火收拾一回下人,就算不给钱,这几个大头兵都恨不得暴打这母子两一顿,何况还有天大的好处!

众人齐声应是,就等冯妈妈入彀了!

果不其然,众人听见屋外一阵吵嚷,嗓门最大的,正是冯妈***声音:“冤枉啊!天大的冤枉啊!我家宝儿自小就是个老实人,怎么可能偷了御赐的东西,一定是世子丢在哪里了,宝儿不知道,凑巧捡了去的!”

说话间只见冯妈妈扑了进来,看见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般模样,心头火起,推开几名亲兵,就上前抱住李宝儿,眼泪不住往下掉,哭喊着道:

“世子殿下,老婆子入府都二十年了,那时候还没有世子殿下您呢!老婆子向来本本分分,从来不敢干一点出格的事情,为了府中这上下大小事情,老婆子Cao碎了心,熬瞎了眼,谁料到今天竟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世子殿下,你今天要是不给老婆子一个说法,老婆子一定不会干休,否则我们就到于大总管面前说理去!”

冯妈妈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脆响,玄靖的巴掌已经打在她的脸上!

“你是什么东西?于成又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给你一个说法?”

“还有,你和你儿子干出这等事情,应该是于成到我的宏文院来给我讲个清楚明白!”

“冯妈妈,我不管你进府多长时间,你儿子偷窃御赐夜明珠,人赃俱获,口供都已经签下了,你还敢私闯我的宏文院,包庇这恶奴,在这里恬不知耻大放厥词,单凭这条,你就该掌嘴!”

玄靖连珠炮般的几句话一出,冯妈妈顿时被吓住了,是呀,别说冯妈妈自己,就算于大总管来了,难道还敢对世子怎么样?冯妈妈此时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眼前的玄靖可不光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可是皇帝陛下钦赐宝册金印的世子!岂是自己一个老婆子能够随便欺辱的!

冯妈妈正待出口分辨几句,玄靖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张口说道:“将这冯婆子张嘴四十,给我狠狠地打!”

“至于这对母子,以后我都不想在王府中看见他们两人,于总管要是问起来,你们就将今日的事情告诉他,于总管要是有那个胆子,就让他亲自来给我解释解释,他是怎么管手底下人的!”

如何才能让世子殿下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在王府中见到冯氏母子,最简单的办法,当然就是把他们娘俩撵出王府,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玄靖再仔细吩咐,几名亲兵当夜就将冯氏母子一齐扔出了王府**。

而接下来一切都正如玄靖所料,于成就算是王府的管家,在王府之内权势通天,但是他也绝对没有傻到为了一个冯妈妈去质问当朝世子,相反的,于成还严禁任何人在府中谈论和冯妈妈有关的任何事情。

依晋朝礼制所定,在帝畿的四品以上官员,每日卯时上朝开始议政,辰时散朝,此谓‘小朝’,也叫‘常朝’。‘大朝’则只在庆典祭祀、使臣来朝的时候才有。

皇帝已经年逾六旬,一般很少上朝。多半时间都是由皇长子成亲王玄布主持每日朝会议政,待散朝后若有重大事宜,成王请见内宫,上报皇帝定夺。而平日诸般朝堂琐事,则全权由成王酌情处置。中书令一旁记录,写成奏折呈阅给皇帝。

当朝皇帝共育有五子,除最小的睦王少年早夭之外,其余四子均长大Cheng人。

长子玄布乃皇后嫡出,只是皇后早丧,留下成王玄布一人,少年时便战功卓著、威加四海,近十年来则加封亲王,代皇帝监国,治国有方。

次子玄野,生母环贵妃乃是东夷国进贡的美人,天生丽质妩媚多情,最得皇帝宠爱,又为皇帝生下玄野、玄旭两个皇子,自然在宫内地位水涨船高,竟被皇帝越制擢升为贵妃,连带着玄野也得了许多恩宠。近几年玄野在朝中日渐得宠,更兼平日办事精干,善于朝堂手段,能够笼络人心,又讨皇帝欢心,也于三年前被皇帝加封康亲王,辅佐成王共主朝政。

三皇子煜王玄策,是个文采风流的公子哥儿,府中常常召集帝畿附近有些名气的文人雅士,一起吟诗作对、喝酒赏花。

四皇子蒙王玄旭,和康亲王玄野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早年听从自己二哥的安排,一直在军中效力。颇有军功,后来得了环妃和康王的一致举荐,掌管帝畿防卫,领金吾卫大将军一职,手握京城重兵。

只是煜王和蒙王,目前都只是郡王封号,并未加封亲王。

朝堂上几位大臣都在议论着什么,直到掌殿太监高唱一声:“成亲王殿下驾到!”百官才收声躬立。

成亲王年约四十岁上下,一张国字脸方方正正,眉目之间不怒自危,身形魁梧高挑,确实称得上气宇轩昂。今日成亲王穿一身明红色织锦朝服,上绣四爪金龙,正是亲王制式。

“恭迎成亲王殿下!”朝堂上百官一起跪伏行礼,唯有康亲王直立未动,直到成亲王走到大殿内百官首位时,康亲王才拱手道:“臣弟恭迎王兄!”

康亲王虽与成亲王皆是皇帝所生,相貌却和自己生母环贵妃多有相似,一副瓜子脸,面白微须,四十岁上下,眉毛细且长,一双桃花眼顾盼风流,面容似乎极为和善,但却让人不能琢磨。

成亲王先向康亲王还了半礼,然后示意百官平身。环视朝堂,开口说道:“今日有何朝事需议,请各位大人上奏。”

“臣有事上奏!”此时站出来一个锦服官袍老者,花白胡须,眉目严肃,正是礼部尚书胡越。

“瀛洲东夷国遣使来访,本月初十即可抵达帝畿。使团遣副使先行赶到,现住在帝畿驿馆。副使带来东夷国大使的亲笔书信,信中说本次东夷国寻得稀世珍宝,要敬献上国,此其一也;另有一事,就是东夷国提出和亲事宜,这回随使团前来的有东夷国和羽天皇**——泽兰公主。听说这位小公主年纪尚幼,还未满十二岁,请求我朝指派适龄皇子订婚。”

东夷国来朝之事,本就是最近几日帝畿最大的新闻,现在基本已经街头巷尾妇孺皆知。只是这东夷国行为鬼祟,只说要献宝,至于是何宝贝,却只字不提。晋朝上下朝臣,都等着使臣到帝畿时候,一睹宝物风采。

至于两国和亲事宜,其实也不是头遭。皇帝长女山平公主,就在二十四年前远嫁瀛洲和羽天皇的弟弟淳风亲王。

晋朝和东夷隔着扶渊海峡,两国多年以来一直打打和和。四百年前封末晋初天下大乱,诸侯四起。

那时封朝国纲崩塌,天下大乱,诸侯并称,东夷就凭着特制的丰臣战舰,强渡天鹰海峡。中原诸侯混战之中均国势衰微,无一能与东夷国武士兵团相抗衡。短短三十年间,中州、渝州、并州、越州均为东夷国所掠,战火连天,生灵涂炭。

后来晋朝高祖玄楼奋起武功,持三尺剑率天下英雄,浴血百余战,耗时十数年,才将东夷武士尽数驱出中土。

然而同东夷的战争,也极大地消耗了这位高祖的实力,未能实现天下一统。后世史学家在研究封末晋初那段乱世历史的时候,都一致认为晋高祖玄楼是最有可能统一天下的那个男人。

东夷国败退天鹰海峡后,国内也是一片萧条,近四百年来再无兴风作浪的能力。自高祖以后,东夷国对晋朝世代称臣,每年遣使朝贡。历代国书均称晋朝为‘上国’,自称‘下邦’。

“东夷国使团之事,本王已经得知,只是没想到使团副使已经进京。不知这次进献的稀世珍宝,是些什么玩意儿呀?”康亲王微微一笑,问道。

“这个,东夷副使没有提及,只说这宝贝要到了金殿,由主使亲自面呈圣上。”礼部尚书躬身答道。

成亲王玄布却微一皱眉:“两国二十年来未曾通婚,今日使团来朝,怎么又提起和亲的事情来了。目前皇室子弟之中,和这位小公主适龄的倒是不多,何况还要双方交换八字,由两国钦天监核定之后,才能定夺。”

康亲王玄野两眼一转,开口说道:“成王兄忘了,这适龄皇子,眼下就有一位,臣弟没记错的话,玄靖侄儿好像今年就满十二岁了,不是和这位泽兰公主正相匹配。”

玄野此话一出,满堂文武朝臣均是一片沸然。朝堂上人人皆知,目前皇帝已经年逾六十,而朝中大事均以成亲王玄布为重。

玄布膝下只有玄靖一个独子,将来这晋朝天下,十有八九是要轮到玄靖来坐。两国和亲之事,照例他国公主嫁来晋朝,只能作为正室。若是玄靖和泽兰公主定下婚约,那说不定将来晋朝皇后,倒有可能是东夷人。

其实玄野心里更存了深一步的念头,他自己的母亲就是来自东夷国进贡的美人。身份卑微,幸得皇帝宠爱,又生下两位皇子,才得封贵妃之位。皇帝后宫自皇后死后一直没有另立皇后。而玄野这几年办事得力,平时手段丰富,在朝中很是笼络了些重臣。加上自己兄弟两个在朝上一起使力,母亲才破例被加封贵妃名号。

而自己虽然已是亲王,但横在自己面前的,终究还有成亲王玄布这座大山。满朝文武谁人心中不知,虽然晋朝依祖制不立储君,但皇帝老迈,朝中大小事物交由成亲王一手掌管已经十年了。若不是康王母妃深得皇帝宠爱,凭自己的本事,要熬得目前头上的亲王封号,恐怕是此生无望了。

可若是环贵妃能够再进一步加封皇后,到时候母仪天下,那康王作为皇后嫡出皇子,便可与玄布一争皇位。

只是环贵妃出身卑微,又是东夷国人。即使皇帝有心加封,玄野也带着一帮朝臣整日为环贵妃摇旗造势。可无论如何立后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绕过玄布这个监国亲王的门槛儿的。恰巧玄布的母亲就是本朝已故庄皇后,想让玄布答应立环贵妃为后,恐怕比让康亲王当都难。

玄野这番心思,玄布自然不知。玄布半生戎马,为晋朝立下赫赫战功。这些年朝堂上歌舞升平,一半都是有玄布在朝,九州之内皆惧其军威,不敢妄动而已。

不过玄布向来自恃光明磊落,对**上蝇营狗苟的那套深恶痛绝,自己更从来不行结党营私之事,这一点上倒是让康亲王凭白钻了空子。

“嗯,玄靖确实与那泽兰公主年纪相仿,可是玄靖年纪尚幼,还远未到婚配年龄。”玄靖说道。

“成王兄多虑了,本朝法令,男子年满十六岁、女子年满十四岁方可婚配,臣弟岂能不知。只要双方八字经钦天监核定般配,两国便可先形成婚约,待世子和泽兰公主年岁到时,双方再行完婚不迟。”玄野说道。

康王此番言论说得有理有据、滴水不漏。平日康王又极尽笼络朝臣之能,满朝文武本就有半数投在康亲王麾下,此时纷纷出来谏言,倒有多数赞同玄靖和泽兰公主联姻。

玄布想了半晌,竟没什么理由推脱。王子生在帝王之家,本就没有婚配的自由。自己不就是个例子,十四岁上就和许阁老的孙女定了婚,十六岁完婚,这风风雨雨半辈子不也过来了。何况府中夫人知书达理,聪明贤惠,虽然不是心中挚爱,多有遗憾。可是这成亲王府若是无王妃一直打理,也绝无如今这般安定气象。

再说玄靖到下月就满十二岁了,提前给他订下这门亲事也没什么坏处。想那泽兰公主也是一国公主,就算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中上之姿应该是有的。况且玄靖目前只是世子,而对方则是和羽天皇疼爱的亲生小女儿,若能与靖儿婚配,倒也不算辱没门楣。而东夷国将来必然举国之力,都要支持靖儿,于家于国,也是有益无害。

想到此节,成亲王也就再未出言反对,只说此事等东夷国使团进京递交了国书以后再行议定。何况皇室之间联姻不比寻常,虽然当事人自己没什么决定的权利,但是一般订约之前都要安排男女双方私下偷偷见一面,若是实在看不上对方,也能在婚约未宣布前再行商议,免得伤了双方家族的颜面。

朝堂上有商议了些接待使团的事宜,转眼已经过了辰时,掌殿太监高喊一声“散朝”,众位大臣方才依次退去。而玄布、玄野两位亲王,则依制还不能回府,要进宫去向皇帝请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