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孽海恩仇录

更新时间:2019-09-09 08:21:59

孽海恩仇录 连载中

孽海恩仇录

来源:落初 作者:欧阳妖月 分类:历史 主角:周钢威庄主 人气:

新书《孽海恩仇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欧阳妖月,主角周钢威庄主,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懵懂少年,离奇遭遇,演绎出多少江湖恩怨情仇。风流皇帝,春风一度,播种下无尽江山孽缘苦果......  有歌唱到:  驾轻舟,赤膊摇橹,昂首笑看江渚。一曲渔歌唱威武,惊起鸭鹭飞无数,鱼虾竞相渡。仰头雁南飞,笑问天涯何处是归路。  猛回眸,浮尘衰土,旧时帝王住处。曾骑蛟龙逐玉虎,江山社稷囊中物,天下众生苦。转瞬烟花尽,惊叹锦绣繁华空无物。  心相印,朝思暮瞩,怎奈银河难渡。空守蟾宫伴玉兔,海誓山盟寻无处,独自当空舞。忽闻鸿雁来,但求天荒地老春常驻。  挽长弓,天边击鼓,誓与后羿比武。烽火狼烟断归途,金戈铁马英雄路,折腰应无数。豁然乾坤开,唯有丹心碧血后人诉。  -------------------话说大明万历年间,宫里发生了一件史籍未载之事,到底是什么事呢?嘿嘿,卖个关子,点开正文看看您不就知道了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瑜本来已经到了周庄了,可因为梅武艺的一句话就又向更远的地方去找周庄去了,俗话说拎着棒子叫狗越叫越远,这回刘瑜可是彻底的迷路了。等刘瑜在雨中不知又绕了多少圈冤枉道才终于找到躲在关帝庙对岸的郎海利和古生豪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天过去了。

刘瑜担心道上耽误了时间,既怕其他四路人马赶回来抢了头功,又怕让这阿尔斯楞给溜了,所以见到四个人后顾不得擦拭满身满脸的雨水,赶紧询问:“锦衣卫的人到了吗?那魔头还在庙里吗?”

郎海利马上凑过来向被浇的落汤鸡似的刘瑜报告了监视的情况:“回公公:锦衣卫的人还没到。那魔头早上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只是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向公公禀报。”

“什么事?说。”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那魔头竟然有同党接应,早晨魔头进到庙里不到一个时辰的光景,就有一个穿蓑笠的家伙进去了。这两个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只是穿蓑笠的那人进去不长时间,有个半大小子出来了有好几十趟,拿个好像是竹筒之类的东西不停的从河里往屋里取水。那半大小子没看到什么时候进去的,估计是头天晚上就在庙里面等着了。再之后就一直都没什么动静了,现在三个人应该都还在庙中。”郎海利误把梅武艺穿蓑笠的时候和不穿蓑笠的时候当成了俩人儿了。

“穿蓑笠的家伙?***,就是这个该死的家伙今天早晨把我们给骗惨了,害得我们多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找到这里。”刘瑜恨恨的说道。

刘瑜此时一边抹着满脸的雨水,一边不解的说道:“真是奇了怪了,这魔头哪来的接应呢?这个还真是出乎杂家的预料之外…嗯,出来取水一定是给那魔头疗伤,这魔头号称水魔。取了几十筒水估计也疗得个八九不离十了,既然里面还有接应,这功不争也罢。我们就先在这里按兵不动。估计天黑之前锦衣卫的人陆续就会有人赶过来了,到时候再伸手不迟,另外马上派个人去沧州城调人,让他们即刻抽调高手过来协助抓捕。”

刘瑜合计着这阿尔斯楞一定是在等天黑以后再出庙逃跑,估计没等天黑锦衣卫的人就会有人赶到,到时要是真打起来,先拖住他就行。拖的时间越长自己的人就会到的越多。此时刘瑜也就只好放弃了要争功吃独食的想法,只好安下心来等待援兵了。

可是刘瑜的算盘打错了,还没等等来援兵,天也还没黑下来呢,这阿尔斯楞就像冲霄的罗汉一样从房盖上冒了出来。

见阿尔斯楞突然从破庙的房盖儿上冲出来叫阵,刘瑜连忙带着三四十骑随从从河对岸的树林里和土丘后显出身来。

刘瑜一面暗示手下扇形排开,准备冲过河去实施包抄。一面扯开嗓子尖声的对着屋顶的阿尔斯楞喊话:

“阿尔斯楞听着,你的四周都是我的人,你已经被包围了。就算你今天突围出去,前面也是关卡重重,你最终还是要被捉拿归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我家总管礼贤下士,你若归顺了我大明,绝不会亏待你的。”

阿尔斯楞一听刘瑜的尖嗓子就知道一准是个太监,张嘴骂道:“我呸,老子在那铁盒子中呆了将近二百年,孤陋寡闻。没成想你明朝没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明朝是真没人了,竟然派你这种裤裆里没鸟的东西来跟踪老子,你这进不得庙堂的废物趁着还能喘气,赶快回去找个夜壶钻进去躲起来,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跟你们这些个没种的阉货打架,老子觉得丢人。”

其实阿尔斯楞的确是在铁盒中呆得太久了,他完全不知道明朝这些个大内护卫机构都是些太监当政,什么东厂西厂更是他闻所未闻。

刘瑜听阿尔斯楞骂自己的短处,气的脸都绿了。本来刘瑜想跟阿尔斯楞对一会儿话,拖延一点时间,以等候后面的援兵到来,没成想开板就让阿尔斯楞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太监最恨的就是别人骂自己的短处。他也顾不得援兵到不到了,恶狠狠的把手中马鞭一挥,尖叫一声:

“猴崽子们上去把这混账魔头给我拿下来。”

随队的两个橝拓寺的法师左手持除魔咒符,右手持镇妖宝剑,嘴中念念有词。一左一右凌空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后面三十几个快骑侍卫一起拉开暴雨弓,搭箭便射。这暴雨弓乃东厂发明,不仅弓力强大,而且每一张弓都能同时发射十到二十只铁箭,若百人齐射,就会有一两千只箭同时发出,宛如暴雨一般,别说一般的个人,就是一队人马都经受不住这一顿箭雨。

可阿尔斯楞是谁,阿尔斯楞二百年前就是威震天下的大魔头,兄弟三人曾经力斗数十位中土高修法师。对面这几十个铁骑还不太能放在他的眼里,何况领头的还是个太监。

阿尔斯楞狮口轻轻的向两边一咧,从牙缝中射出两道如剑细流,一左一右同时洞穿了两个冲向自己的法师的前胸,两个法师立刻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跌落到河中。

阿尔斯楞动嘴的同时,手也没闲着,左手轻轻一挥,只听‘轰’的一声小河塘中流淌的河水立刻全都立了起来,宛如凌空竖起了一道巨大的水墙,暴雨弓发射的鉄箭遇到水墙就像苍蝇撞到了铁幕一般纷纷落下。阿尔斯楞紧接着右手一拨,竖起的水墙立刻化作无数的水珠飞向对岸的人马,这水珠打到人的身上立刻变得像钢铁一样坚硬。几十个大内铁骑侍卫立刻就挨了一顿钢珠雨,凡是被打中的人马都是立刻被水珠洞穿。

两招过后,对岸只剩下五个东厂的大内高手还立在那里,其中两位还受了轻伤。剩下的人马悉数去见了阎王。

阿尔斯楞站在屋顶大声笑道:“哈哈哈哈,敢情是一群没眼睛的小猫——瞎虎呀,老子还没等怎么着呢,就都躺下了。就这两把刷子也敢来追捕老子,这不是瞎胡闹吗,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你使剑,我就还给你剑,你下雨,我就还给你雨。你用什么招,老子就用什么招还回去,这样比较公平,你看怎么样?要不就赶紧给老子滚蛋,别在这猪鼻子插葱装大象了…”

刘瑜眼见着双方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根本没法取胜。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保命要紧。所以暗中跟剩下的四个人使了个眼色,他要虚晃一招,准备逃跑。

两个受了伤的大内侍卫已经明白这个时候自己必死无疑,临死之前能够做到的只有冒死一搏,争取掩护厂公刘瑜逃走。于是两人怪叫一声一起手持利剑冲过河来,刘瑜也虚张声势的大喊了一声,手中的万蛇剑冲着屋顶就飞了过去。万蛇剑飞到空中忽然变幻出无数只咝咝作响的小剑,像蛇行一般蜿蜒着飞向阿尔斯楞。

阿尔斯楞冷笑一声,二目圆睁,肚皮微凸。身体外面立刻蒙起了一层透明的水屏,好像穿了铠甲一般护住了阿尔斯楞,所有飞过来的蛇剑都被挡在了水屏的外面。梅武艺今天喂给他的几十筒水算是没白喝,现在大大的派上了用场。

阿尔斯楞紧接着一声暴吼,水屏突然向外猛烈的爆裂开来,崩得蛇剑纷纷返身向原路射回,两个大内侍卫还没等冲到他的身边,就被劈头盖脸迎面飞来的暴雨和蛇剑打成了筛子。

古生豪和郎海利二人知道要跑,所以当刘瑜飞出万蛇剑的一刹那,两个人就远远地各自撇了两只雾镖,然后转身钻进树林就跑。雾镖放出几股浓雾遮住了他们的身影。两人素来以行动快捷见长,所以虽然遭遇如此强大的对手,二人仍然能够全身而退。

没多久刘瑜也尾随着二人逃了出来,可刘瑜就没有他们二人那么幸运了,行动只是比他二人稍微迟疑了半拍,就被飞过来的水屏击折了一根肋骨。

郎古二人接着刘瑜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坐下休息,一边帮助刘瑜疗伤,一边等待援兵的到来。

阿尔斯楞看到对方的人都不见了,一方面因为自己有伤在身,刚才在庙内又消耗了很多元气,好在对手实在是太弱了。而且大战一场打退敌人的主要目的是为继续逃跑腾挪出宝贵的时间。所以他并不追赶刘瑜他们。他知道不能在此地做片刻停留,因为敌人后面的援军随后就会赶到。所以他转身从庙顶跳下,朝海边的方向快速前行。

就在阿尔斯楞和刘瑜一伙在庙外激烈鏖战的时候,梅武艺在庙内也在和他身体里面的痛苦做着斗争,梅武艺顾不得外面打得如何热闹,只能是难受的在草垛里捂着肚子来回折腾。梅武艺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忽冷忽热。腹中更是饥饿难耐,宛若百爪抓肠一般。梅武艺把藏在庙中的几个甘薯都塞进嘴里吃掉了,可是这饥饿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轻,梅武艺感觉这饥饿难耐的感觉慢慢的已经不仅局限于肚子里面了,而是整个身体似乎都有一种需要吃东西的迫切愿望。

看书的朋友麻烦点下收藏推荐!您的举手之劳!就是俺创作的最大动力!谢谢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