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末暴君

更新时间:2021-04-03 21:48:43

汉末暴君 已完结

汉末暴君

来源:落初 作者:沉重的日记 分类:历史 主角:刘宏蹇 人气:

火爆新书《汉末暴君》是沉重的日记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宏蹇,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diǎosī刘宏穿越,一觉醒来居然发现自己成为汉灵帝刘宏,是醉生梦死,还是手持天子剑杀出一片新天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糜竺的心里非常忐忑,举族搬迁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动荡之后,稍有不慎族灭人亡的下场!皇帝下旨说明重视糜氏,可是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不派兵甲保护,这到底是不是重视呢,到了洛阳糜氏又会是什么待遇呢?

“大兄,你在想些什么?”

看到弟弟糜芳悄然来到自己身后,糜竺叹了一声说到:“我不知道我们以后将面临什么,帝会如何待我们,士农工商,商处于最下等,自古被人嫌弃,如今帝一封诏书招我们入帝都,我不知道是好是坏!”

糜芳听罢摇了摇头说到:“大兄多虑了,是好是坏容不得我们多想,圣旨即下,自当以尊圣意,如今举族搬迁易招豺狼,当防备才能无患!”

“不错,快要出陶公管辖之处,容不得丝毫大意,豫州刺史孔伷治理无方,天下大乱刚刚停息,在豫州一定要谨慎万分!”

豫州之地大多平原,以农桑为主,黄巾贼起,多为附之,虽然如今黄巾不存,刘宏又下诏大赦天下,可是桑田并未复原,所以仍有民众深夜为贼!

月黑风高,注定是难眠之夜!

连续走了三日,糜氏千余人早已人困马乏,深夜到来只有几十巡逻人,其余之人早已匆匆入睡。临近子时,突然一声锣响,紧接着便是无数脚步声,呼声嘈杂,人影绰绰!

而疲惫数日的糜氏众人还未清醒便被黑暗中冲出的人影包围!

倏忽,无数火把举起,打头一人面容粗犷,操着哩音喝到:“恁们什么人,如此招摇撞市,活的忒不耐烦,儿郎们,把这些家伙送上黄泉,让他们知道俺们的厉害!”

看到贼人不按常理出牌,糜竺心中一惊,慌忙叫到:“英雄饶命,吾等可怜之人,徐州生活不得,故此总览家业,欲洛阳再起,然遇英雄,见之服之,欲拱手让之家业,以求活命,望英雄怜之!”

糜竺说的可谓是可怜无比,然而贼人却嗤笑声彼此起伏,看傻子般的目光瞧着众人!

只听贼人头领冷哼一声曰:勿与狡辩,众死皆为众也,何须汝等赠送,再者,吾等行踪诡秘,不可失也,故此,赠尔等痛快!儿郎皆听矣,磨刀而起,丝毫不留!

看着贼人已经举起屠刀,糜竺瘫软于地,唯有不舍家中舍妹逢此大难!

于是声之溃曰:“糜有此难,徒之奈何也,天可怜之?”

就在贼人头领刀临糜竺头顶,一副看到飙血而兴奋的时候,斜刺里冲出一锦衣人,长剑一挑,便把长刀挑开,然后顺势横扫,便伤了贼人头领右臂!

一切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别说是贼人头领想不到会这样,就连糜竺也没想到,本来已经不打算能活下来,结果却与自己想的完全不同!

就在场面诡异之时,黑暗中再次涌现数十锦衣华服手持铁剑之人!

“恁们何人,居然敢插手俺们的事,简直活的不耐烦了!儿郎们,给俺杀,杀光了他们,抢完他们钱粮!”

贼人如此凶恶,而锦衣卫却丝毫不惧!身为帝手中利刃,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于是尽皆抬起手中利刃冲杀至人群,而糜氏作为富商,手下勇武者同样不少,开始被制住只因太过突然,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束手待毙,于是,跟随着锦衣之人便冲了上去!

就在糜竺也要奋勇杀敌时,却被首先出现的锦衣人拦住,然后便听其说到:“贼人无数,糜氏家人随吾迅速离去,黄白之物皆可抛也!”

听着不绝于耳的惨叫声,糜竺银牙紧咬,带着为数不多的家人随锦衣人趁着夜黑风高奔走离去!

家主以走,家仆战心即溃,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方面的屠杀,只有为数不多的锦衣卫还能做出困兽之斗!

抛却数百车,换上战马,速度显然提升起来,天初明亮,便行有数百里,直至一荒废道观才停下来!

掏出干粮吃罢,糜竺才开口问到:“未知勇士名讳?”

“陈龙!总领豫州杀部!”

“哦?杀部?这是什么?”

糜竺随口问出,可是却没有得到陈龙回答,只见其闭目养神,为此只好作罢!

时值午时,一阵嘈杂之声打破宁静的道观!

“真晦气,以为是些庸手,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这么厉害,数十人拼死俺们数百人,至于那几个跑掉之人,一定要寻得!”

“老大快看,这里有马!”

“哦?快让开让俺看看,嘶……上等战马!大生意啊,儿郎们,冲进去杀人取马!”

自这群人出现之时,陈龙便已经醒来,唯有糜氏几人还在熟睡,不得以,只能推了推几人。待他们醒后,陈龙便让他们绕后借机夺取战马!

而陈龙自己则持剑冲出,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都没想便奋力与贼战作一团,然而只身一人怎么可能是数十贼人对手,不多时就身中数刀!好在糜竺几人抢到战马,翻身而上便冲向贼寇!

战马奔腾,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贼人见此自当躲避,趁此空档,糜竺伸手一捞便把陈龙拽上战马,绝尘而去!

经过两次险生,糜竺一行人可谓是惊弓之鸟,稍有异动便策马离去,居然以几天时间便来到洛阳!

皇宫深处,刘宏刚放下太极手势,便看到蹇硕急冲冲跑来!

“何事如此惊慌,难道有人造反不成?”

蹇硕闻言,便知自己失态,于是伏地说到:“天家,糜氏已到,只是……只是并无家私,而且,贾统领在豫州布署毁于一旦!”

听完蹇硕的话,刘宏沉默良久,为了一介商人毁了豫州布署,到底是亏还是值……

“你起身吧,让贾诩带糜氏之人过来见我!”

“奴婢这就去!”

看着蹇硕离开,刘宏这才回头面向身后典韦!

太极为前世国粹,蕴含刚柔之道,对于自己来说,也就有个活略静脉,强身健体的功效,可是对于武将来说却好似难得的宝典!

一开始刘宏只是无事耍一耍,可身后典韦看到却欣喜若狂,缠着刘宏不教不行,以至于现在没事就陪典韦用太极推两下,起初还好,典韦身体刚硬,不熟悉太极,一直被刘宏耍的团团转,可是到后来刘宏发现自己胜半招都费劲!

“恶来,你已经学会太极,目前主要的是怎么用,怎么把它搓揉到你固定招式中,等你成功后,王师那老头说不定就不是你对手了!”

“公子,恶来知道了!”

看着典韦左抡右甩,不成模样,刘宏相信,等功成后,绝对不会出现什么一吕二赵三典韦的武将排名!

就在刘宏看的入迷的时候,蹇硕带着贾诩与两个陌生人到来!

“天家,贾统领到了!”

“嗯,随我入殿!”

坐在主位的刘宏并未说话,而是在观察面前二人,两人容貌相差不大,一个沉着冷静,一个双目灵动,对一切充满好奇!这说明,沉着之人为兄,好奇之人为弟!

“糜竺糜芳,你们二人坐吧!”

“多谢皇上赐座!”

看着二人落坐,刘宏并没有着急询问二人,反而对贾诩问到:“文和,这事你怎么看?”

“回皇上,臣认为可以借此罢免孔伷,然后着一可靠之人坐镇豫州,但是此人必须杀伐成性,不然镇不住豫州,同时,需要皇上下诏天下,以这次事件为名,着人带领龙牙卫巡视合州郡,以显天威!”

刘宏点了点头,贾诩的想法与自己相差无几,唯一难点就是应该让谁坐镇豫州!

“文和,你认为应该让谁去呢?”

看着贾诩陷入思考,刘宏并没有打扰,而是细心等待!

过了盏茶功夫,贾诩才开口说到:“皇上,诩以为皇甫将军或朱儁将军合适,其一他们杀伐果断,其二,就是他们名满天下,就这两点足以镇压豫州!”

听完之后,刘宏摇了摇头并没说话,自己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们二人,可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换一人比较好,豫州对于他们来说太小,反而用来锻炼年轻人比较合适!

“文和,你有没有想过孟德?”

听到刘宏说的话,贾诩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

“诩不及皇上,孟德亦可胜任!”

“既然如此,事后让孟德去好了,听说这次损失颇重?”

贾诩点了点头说到:“锦衣卫草创,人手多有不足,此一战便毁了豫州杀部,好在杀部头领陈龙只是重伤昏迷,再创也不会太过困难!”

“那就好,辛苦你了!”

说完刘宏便看着糜竺二人说到:“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朕费了很大劲才带你们回来,不知你们怎么想?”

二人怎么会不明白其中意思,于是相视一眼便起身下跪!

“白身糜氏惯行商,余者不孰,蒙天照料,铭感于内,唯有只身侍国,以全忠义!”

过了很久,刘宏的话才传来:“世代商贾,不知可能弄来战马?”

“回皇上,黄白充裕,战马得之无数!然……草民家私尽数从贼……”

“无妨,钱粮朕有,不过朕想听听尔等如何行事!”

看着皇帝沉着发问,糜竺随口说到:“古之商者,唯利尔,利出于何?非寻谬差积少成多!竺以为,战马货也,外族之物,欲得之,当以需之,需之为何?盐铁为首,丝茶次之,如以易马,可得无数!”

刘宏听明白了,外族需要什么就用什么换取战马,只要愿意,多少都能换来,就在刘宏正准备盖棺定论时,贾诩却不干了!

“荒谬!国之贼也,皇上千万别听这二人的话,盐铁的确是外族最需要的东西,可是这东西万万不能流入外族,一旦让他们得到这东西,定埋下祸患,盐巴可使人力久不衰,铁是铸造武器根本,外族至今龟缩,那就是武器不锋,如果武器锋利,定会视机而动,到时候边疆恐怕是战火纷飞,民不聊生!”

公婆皆有理,贾诩说的一点没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铁是万万不能流入外族!可是盐……却可以!

现在的盐皆为井盐,并没有海盐之说,所以盐一直为贵重物品,市井之人吃盐更是不舍,一年下来还不吃一瓦罐,可见盐有多贵,说其堪比黄金一点都不为过!

刘宏说用盐来开路,那是因为知道海盐的存在,海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多少盐都能晒出来,到时候别说是一年吃一罐,就是吃盐吃到齁死都吃不完!

“朕决定了,当用盐换战马!”

“皇上不可!”

“文和别急,听朕说完,朕知道铁不可流入外族,但是盐可以,因为朕知一法,取得的盐用之不竭,所以当以盐开路!”

听到这话,贾诩激动的说到:“皇上可确定?”

“确定!”

“那便可以盐换马!”

“蹇硕,取笔墨!”

“是,天家!”

蹇硕拿来笔墨,刘宏便开始书写海盐制作之法,没过多久便放下毛笔,然后递给贾诩,贾诩看罢不动声色的放入衣袖,仿佛重来不曾有这事!

“糜竺糜芳听谕,半月之后携带井盐百旦前往外族,用以对换上等战马,记住,只要上等战马,嗯……先去乌丸,有公孙瓒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另外这封诏书交给公孙将军!”

说完,刘宏便示意蹇硕把诏书递给糜竺,看到糜竺小心翼翼的收起,这才让二人离去!

旭日东升,帝再次临朝!对于皇帝的一惊一乍临朝法,王公重臣早已习惯!

三呼完毕后,刘宏便示意蹇硕宣读圣旨!

“帝诏曰:天下初定,宵小绝之不尽,经查实,豫州宵小甚重,朕心甚痛,然孔伷一介名儒,不宜处危墙之下,特令接旨之日身返帝都!”

蹇硕读完圣旨,下方群臣却仿佛早已习惯,没有一人站出来说些什么,看到这里,刘宏微不可查的翘起了嘴角,然后示意蹇硕读下一封圣旨!

蹇硕会意,合上第一封诏书后,紧接着打开第二封,然后开始宣读!

“帝诏曰:豫州农桑之地,当农桑,然宵小坏之桑田,特着令龙牙校尉曹操携本部将士即刻奔赴豫州,行刺史之责,扫除芥癣,还与农桑,非劝者,当以极刑!”

“孟德谨遵圣谕!”

看到曹操跪拜,蹇硕踱步其面前,把两封圣旨全交到其手上!

就在众人以为无事之时,猛然听到蹇硕再次开口叫到:

“帝诏曰:黄巾沉寂,豫州宵小多如牛毛,窥一而得全,特令龙牙校尉袁绍,携本部将士一千及南营四千,共计五千兵甲,即刻出发代君巡视各州,如有宵小当灭之!

如果前两封诏书是两个响雷,那么第三封诏书便是磅礴大雨,让人望而生畏!

《商君侯》:幸遇帝,钱粮使天下,成商此一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